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六】

送上一份纯情烦

哎嗨~~~~

特别招人爱的小警察

上章【五】


对于张新杰来说,连续一整天不停的吃是相当不符合他的饮食习惯的。但是奈何喻文州手艺太好,而且黄少天和张佳乐生平最爱干的一件事就是帮他打破自己的惯例。他一旦表示不吃张佳乐总是想法设法再塞一点到他嘴里,黄少天则是一脸兴奋地表示他可以把自己那份吃了然后又被护犊子的张佳乐摁着揍一顿。

一整个后腿对于五个青壮年来说并不是很大的负担,更何况这个负担幸福得不得了,似乎每一层肉都有不同的滋味,油脂浸润了进去然后被火焰爆出意外的芳香,蜂蜜让直接接触到火的那一面肉变得金黄酥脆,然后封住了里面肉汁想要流出来的企图。

黄少天就恨不得能抱着那条腿啃了,吃一个人的量还要帮喻文州抢一个人的量,这个时候要是还想矜持一下说够了那就别想他们给你剩着。碍于那锅汤越熬香气越足,大家都按捺住了性子等最后秘密被揭开的惊喜。

“感觉明明都吃饱了,”黄少天戳着关在笼子里的那只竹鼠玩,看着它吱吱叫着咬笼子心情好得不得了“但是闻着味我又听见肚子在叫了……”

那个汤熬到最后浓白得要黏在一起了一样,蛇肉和蛙肉容易被熬散一丝一缕的全部融进了粘稠的汤汁里面。黄少天两只眼睛就胶在汤锅上舍不得挪开,直到喻文州开始处理还剩的两条蛇的时候才稍微移开了一点眼睛。

山区里面天黑时间有点早,虽然他们从后腿第一层烤好后就没停下过吃,但是刚好两条蛇开始处理的时候逼近晚饭时间了,张新杰努力劝服着自己现在是吃晚饭的正点。

至于他们都吃了一整天这个问题了……谁管他啊!

黄少天帮喻文州找来了铁棍放到火堆里烧的通红,拉直了已经放了血刮了皮的蛇的尾巴方便喻文州直接拿着铁棍捅进去清理出内脏。然后看喻文州扎紧了蛇尾灌了调料进去然后再扎进蛇头放在架子上烤。这样蛇肉似乎入味入得特别快,这样混着调料水烤过的蛇肉里面也格外的嫩。

两条蛇似乎不够五个人分,黄少天刚刚嘴贱完张佳乐和张新杰要为了一条蛇兄弟倪墙就被亲哥俩摁在凳子上抢了口粮。蛇段烤的焦酥入味,就算是骨头细碎但是每嚼一口就能压榨出更多的香味。黄少天啃着蛇肉念念不忘怂恿喻文州干脆把那个竹鼠一块片了,典型的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样子。等到一碗汤塞到他手上,黄少天伸着懒腰才发现一个现实问题……

似乎有点……吃撑了……

入秋以后山上本来应该凉的很快的,偏偏身体里面有一把火蹭蹭蹭的烧起来鼻尖额头全是细细密密的汗。喻文州在火堆旁边呆了一天了脸上早就是潮红潮红的一片,些许烟灰糊在他脸上越发衬得他肤质细腻耳后一片白净。黄少天捧着汤碗觉得脸好烫好烫,有些心猿意马地一下一下地偷偷瞟着人。张佳乐看不下去那个呆瓜样了,夺过他手上的碗给了他后脑勺一下:“你就不知道烫啊这样捧着?!”

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了张佳乐一眼:“我觉得我脸上比手上烫,怎么办我又后悔了我又想去追了……你家那个都公开露面了到我这就更不用担心报复什么了的吧……”

张佳乐看他那个期期艾艾的小模样相当不顺眼,仰头喝完了黄少天的汤把碗还给了他:“去吧,我给你制造机会再去要碗汤。”

黄少天看着被喝得一滴不剩的碗目瞪口呆:“张佳乐我跟你拼啦!!!!”

张佳乐乐滋滋地捧着自己那碗,汤真的是熬化了所有肉质后无与伦比的鲜,似乎有什么东西贴着嘴唇被咽下去后还留恋不舍,勾得舌头还要去舔着嘴唇回味一下。胶质被熬化藏在汤中,喝下良久后才会发现嘴角有点粘连。

张佳乐和张新杰坐在一起闷头喝汤,黄少天捧着一个空碗溜达到喻文州身边一边盯着锅一边偷偷看人。喻文州看着他的小动作没点破,有些好笑地伸手揉了一把他的脑袋给他重新舀了一碗汤。热腾腾的香气混在白茫茫的水汽里面纠缠着上升,黄少天觉得喻文州似乎更好看了一点,黏在他身边肩并肩靠着喝汤。

然后他还是终究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喻文州的脸,还特别正大光明义正言辞地摸了好几下:“沾上灰了!我帮你擦擦!”

黄少天殊不知现在自己的脸比喻文州的脸还红,就配着一双被火气烘得亮晶晶的大眼睛让喻文州瞬间想起了每天早上顶着自己下巴睡得超级香的布丁,醒了以后睁着溜圆的大眼睛一脸讨好地舔着自己的脸往衣服里钻的小模样。

哪有替人擦灰用手掌摸的呢?

喻文州伸手也在黄少天脸上拿指腹摩挲了两下,笑意盈盈地看着小警察脸越来越红:“离火堆这么近自己脸上有灰也不知道啊?”

黄少天红着脸有些不知所措地跟着喻文州傻乐了一会,觉得似乎自己那点小心思没被戳破,又胆子肥起来挨着喻文州捧着碗一点一点地啜着汤。整个山上似乎安静地只听得到火焰哔啵爆开的声音和大家慢慢喝汤的动静。

张佳乐终究没忍住自己一腔想吐槽的话,压顶声音拉着弟弟小声嘀咕着:“完蛋,看样子黄少天是想去当第二只布丁了,你说我俩是不是来当背景墙的大晚上的山沟里看人家两个秀恩爱?”

张新杰冷静地摁住他哥:“这样黄少天每天晚上就不会来烦我们了,他的晚饭有人解决了不说说不定还能帮我们解决了,他想当人家的第二只短腿猫就让他去吧。”

麂肉吃多了蛇汤喝多了的结果就是黄少天亢奋了一路,自己就和车载音乐一样嚎了一路连夜开着夜车把所有人都送回家后倒在床上硬生生地睡不着了。他抱着枕头在床上摆出了无数个姿势还是亢奋地不行,偷偷摸出手机看着之前趁机要来的喻文州的各色联系方式内心蠢蠢欲动但是偏偏行动上怯意满满。

打不打呢骚不骚扰呢?!都这个点了……

他想起在厨房里放着的那只说好明天晚上再一起吃的竹鼠就有些手痒,跑到厨房一看连竹鼠都睡着了怎么戳都没反应,最多给他蹬两下腿以示还活着。黄少天戳着索然无味,又爬回床上打开手机狂call张佳乐。

张佳乐抱着张新杰睡得迷迷瞪瞪的,一看来电显示是黄少天立马翻了个白眼挂掉。麻利的把手机关机扔到自己够不到的地方后,张佳乐看了眼已经睡熟的张新杰抱着狠狠亲了口腮帮子:“新杰还是你好,不像那一个二个的王八蛋……”

然后果断抱着弟弟进入梦乡。

黄少天抱着被子看着被挂掉的手机继续在床上翻滚,他想起送人回去的时候趴在喻文州的门口跟他约好了明天晚上大家一起吃竹鼠,后天晚上解决麂子的腰柳肉和背柳肉然后餐后吃他新设计的泡芙,再然后大后天晚上可以吃肋排然后可以去接已经做完手术的布丁了……

要是麂子再多几条腿或者什么部位就好了,可以趁机和喻文州一起多吃好几天的晚饭呢……

那时候张佳乐和张新杰的眼神微妙的可以,觉得黄少天话多但是也不至于多到少说一句会死的地步。他们总有一种错觉要是喻文州没听黄少天把话说完就关门了,黄少天非得闹腾一晚上。

但是现在说完了话自己还是睡不着啊怎么办啊!?

他从床这头滚到床那头,念叨着喻文州的名字不知道该怎么办。身上一阵一阵的热气往上涌就算只穿着内裤在入秋的晚上黄少天也没觉得冷。像是做贼心虚一般黄少天打量了一下四周,突然想起这是在自己家陡然松了一口气。

“文州……”

不老歌

微博


在破了大案后上班,黄少天和张佳乐这种特殊职业技能的警察明显就闲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韩文清看张佳乐黄少天闲着很不顺眼,连带着看上去随时随地都很闲的叶修,把他们三打包送给了隔壁忙得要死不活的网侦组充当免费劳动力。

网络侦察组真的很忙,而且忙得内容也让一群大老爷们苦不堪言,他们干得最多的就是对网上的扫黄打非,连续好几个月甚至一年都是一天到晚对着屏幕一个一个涉黄网站扫下来,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回家看着老婆老公男朋友女朋友都一点合法的性趣都没有了。

黄少天也很苦不堪言,作为整个警局专业技能职称最高的网警,其实老韩把他当一个武警用的时间比当一个文员用的时间多得多。他以前跟着张佳乐打击黄赌毒各色犯罪的时候什么没看过,但是一般暴力比色情多而且色情场所一般都不带他进去,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潜入切断对外联络的信息中心然后控制他们的指令中心,然后……

然后就等着收队指示了!

第一次直观面对扫黄打非网络各种刷下限的色情视频黄少天脸红得没法见人,可怜巴巴地看了旁边一脸哥是见过大世面的叶修和一脸这都是爷玩剩的张佳乐,完全崩溃地去抱网侦组副组长前警花阿姨的胳膊:“……我能不能换个地呆着……我给你们编程序扫行吗我能不看吗?!!”

配合着电脑里面嗯嗯啊啊的叫声搞得被性骚扰的是黄少天他自己一样。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破三观破下限的片多得是,还得让警察一个一个确认内容然后,再鉴定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黄片然后再处理。黄少天的请求被警花姐姐和阿姨们同情地拒了回来,然后继续面对一堆黄片崩溃得一塌糊涂。

张佳乐一点都不同情他,一边揉着一张滚烫的小脸一边出馊主意:“要不我给你换个口味的?不想看男女床戏我给你找点男男的你看?”

黄少天彻底爆发,一头撞进张佳乐怀里抵死不出来了。

【一】

【七】

(迟钝的发现主线现在才开启……)

哎……

  881 44
评论(44)
热度(88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