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八】

……我生生差点把自己写爬墙……

小新杰真的超可爱……

乐哥也超可爱……

烦烦也超萌……

(3p吧(喂喂喂))

(邪教……邪教……邪教……)

(我去抄一会党章铭记自己是个喻黄双花韩张)

上章【七】



火锅吃到后面速度就慢下来了,张新杰捧着碗在旁边小口小口的喝黑米粥,放下碗冷不丁地说了句:“我师兄已经回来了。”

张佳乐一口秋笋卡在食道里面差点被辣椒呛岔气,咳得惊天动地抱着杯子连灌了三杯水都压不下去。喻文州有点同情地看着张佳乐那张称得上漂亮至极的脸被咳得通红,稳稳地在张新杰眼神示意下又捅了一张佳乐刀:“王师兄人不错,性子也比较成熟稳重长得也很不错,当年在我们学校追的人能从大一排到大四,男生宿舍排到女生宿舍。”

张佳乐本来都好点了,闻言接着被水呛得生不如死。黄少天幸灾乐祸了一会就扑上去给他拍背递纸,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捅出了第三刀:“或者你不喜欢成熟稳重的?那黄少天这种狗腿的我觉得也将就。”

喻文州微妙地瞟了张新杰一眼,看着脸上憋得通红这回咳都咳不出来的张佳乐和马上就要跳脚的黄少天咽回了刚刚想说的话。无辜中箭的黄少天站起来反抗张新杰对他们两的压迫:“我靠你哥喜欢哪种你不知道吗?还有什么叫做狗腿什么叫做将就?!我哪点配不上你哥啊我跟你说我要是跟你哥有点那什么意思还用等着回来经过你同意啊!?早在云南那会我就把他办了我唔……嗷嗷……你捏我干嘛?!!搞没搞错我们两现在才是友军啊!??”

张佳乐表情扭曲地把黄少天摁回了沙发:“咱两要来真的到底谁办谁?黄少天你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

黄少天气不打一处来:“我说的重点根本不是这个好吗?!!”

喻文州生怕他们两自己先打起来插了一句:“少天的重点应该是他不是新杰你哥喜欢的那种,所以不用考虑他们俩了。”

张新杰从善如流地接过话茬:“那我们讨论一下王师兄是不是你喜欢的那种类型吧。”

张佳乐瞬间翻了个白眼躺在沙发上挺尸。

气氛实在是不太对,喻文州虽然不懂为什么张新杰执意要给他哥找个男朋友,但是不妨碍他稍微拽了拽黄少天的手示意他们两个先走。黄少天站起来气鼓鼓地横了张新杰一眼:“你别什么都管着你哥啊!你两到底谁大啊还是说你暗恋你哥啊他找不找男朋友找几个你着急什么?!我没觉得孙哲平哪里不好我跟你说我唔……唔……文州……唔……”

喻文州捂着黄少天的嘴好脾气地问他,眼睛却看这张新杰:“我新做的草莓酱差不多好了,想来我家吃酥皮草莓派吗?”

很明显吃东西还是闭嘴这是个二选一的问题,黄少天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草莓派,顾不得仗义屁颠屁颠跟着喻文州走了。留下气氛尴尬地要死的张新杰和张佳乐兄弟两人,对着还在咕噜咕噜冒泡的火锅相对无言。

良久,张佳乐动了动,从沙发上爬起来关了火才坐回张新杰身边,揉了一把弟弟的头发就搂着腰把他往自己怀里拽。张新杰熟知这个姿势是张佳乐哄人的开始,从小不管是为了哄张新杰也好还是黄少天也好,也都是这样把对方当抱枕揉到怀里又蹭又揉。

“我从来没敢跟你说那个任务,”现在张新杰比张佳乐没矮多少,张佳乐只能把下巴架在弟弟肩膀上眼神有点迷茫地开口,“就像是你其实也瞒着我挺多事的一样哎哎……不准反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四那年敢偷偷瞒着我报名去当随队军医。”

张新杰脊背上面陡然一凉,不自觉地挺直了背张嘴想反驳什么,最后还是软了声音反问:“你让黄少天去查到的?”

“你一报名我就接到通知了,”张佳乐惩罚性地捏了一下张新杰的腰,“你知道中校的权限有多大吗?你还翅膀硬了毕业都没毕业就敢跟我去当随队军医,让你乖乖读书你就给我读到新疆去了你是要气死我啊?!”

“我……不想跟着你们给我划的道路走,”张新杰惊叫了一声下意识咬着嘴唇挣扎了一下,他哥掐他腰的劲度刁钻狠辣,一下子又痛又麻又痒能瞬间抽干上半身的力气,“凭什么……你什么都做了……啊……不要捏……”

“我什么都做了,你就不能安心的呆在太阳下吗?”张佳乐搞不懂他弟弟的想法,虽然他从小到大就没搞懂过,“当医生都随你了你好要给我去当军医!你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你就去?!”

“那……那你去的……”张新杰死死捏着张佳乐的衣袖,转过去看着他的眼睛问他,“你去的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可以让17岁离家进军校26岁被荣养到公安厅?什么地方能让你的军功章不只是能升个大校还能荣退后是一级警督张佳乐同志?!”

我屮艸芔茻!!张佳乐被问得哑口无言,心想现在的小孩都这么难搞吗?!!

“还是说你挺乐意别人揣测你房子靠脸买的车也是靠脸买的?!!”

张佳乐脸抽搐了一下,捏了把张新杰的下巴把叛逆期的弟弟捂回怀里:“黄少天他妈要是想包养我的话我觉得真的还行,只要干爹不介意我一点意见都没有!真的干妈人挺好的上次还问我要不要给你也买辆,他觉得你骑哈雷新款的突破者特别棒!”

“我就是……”

“乖,”张佳乐苦口婆心地哄他,“人家爱说什么说什么啊,他背景没我硬战功没我多关系还没我铁他除了背地里说两句还能干嘛?!!上天涯挂我啊?扒一扒我们单位那个天天骑着雅马哈暴龙上班未满三十岁的一级警督?!他敢写黄少天第一个查他啊。”

张新杰都要被他哥的强盗逻辑绕昏了,很快理清思路直奔主题:“现在说孙哲平的事。”

我……我……我屮艸芔茻……现在的小孩真的超难搞!!!!

张佳乐崩溃地躺平在沙发上:“任务不能说,他是任务关键人物也不能多说,地点云南。”

“我只关心你怎么想,”张新杰认真地看着张佳乐,“你说你要等我当时想那你就等好了,再深的伤总有愈合的时候,但是呢?你还真没白找这么多年,那份死亡通知书做得很逼真。”

“那个真的不是骗……”张佳乐虚弱地反抗着,“那是第一要务保密的错……”

张佳乐心想这个真的不是大孙的错啊但是奈何保密条款什么都不能说,哎呦我的亲娘唉弟弟怎么这么难搞啊!!

“那你也不能逼我去相亲啊……”张佳乐继续虚弱的反抗,“我是你亲哥哎!”

张新杰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哥,表情上就写着不是亲哥我会管你?

“但是我真喜欢他……”张佳乐顶着张新杰冷冽的眼神弱弱地开口了,“当然我也没说原谅啊……反正他进门不是还要过你这关嘛……”

张佳乐委屈地窝在沙发里面心酸的想到底谁是一家之主到底谁说了算啊?!小时候又乖又听话又软的弟弟哪里去了?!他生来就和母亲有九分相似,那张脸露出委屈的小表情依然漂亮得赏心悦目。张新杰看了一会他哥的脸,伸手捏了一把:“那他最开始喜欢你什么呢?”

张佳乐默默回想了一下自己光辉岁月里面的暴脾气,有些不甘心地承认:“……脸吧……其实你哥我身材也不错的……我……喂喂!”

小孩真的三天不管就要上房揭瓦啊!张佳乐痛心疾首地反思自己是不是对弟弟管得太松散了,捏自己哥哥的脸不说了还掐两把腰这种事都出来了!!!

张佳乐翻身压住张新杰,麻利地单手反剪了弟弟的双手腿压住腿把人制服在自己怀里,空出的一只手掐着小医生的腰挠他痒痒:“我给你胆了是不是是不是?!还敢掐我脸不知道你哥就靠脸和手艺吃饭的吗?!不知道同性恋更看脸吗?!难不成我第一眼看上韩文清那样的你就满意了?!”

张新杰认真回想了一下韩文清是谁,然后被他哥挠的出了一身细汗有些痉挛地脱力靠在张佳乐温暖的怀里。张佳乐听着怀里急促而又细细的喘息声有些不放心地把人脸扭过来看了看,放心地又挠了一把:“体力真不行啊,你就不能换个轻松一点的工作吗?”

张新杰调匀了呼吸抓着张佳乐的手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哥:“你就不想知道他现在还喜欢你么?或者喜欢你什么吗?”

……

自家弟弟从小很聪明这个张佳乐从来都知道,他们三干坏事比如偷隔壁家没事就到自家阳台拉屎的鸽子来烤的幕后策划就是张新杰,整个计划完美无缺结构紧凑,隔壁大叔疯找了半个月愣是没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那个眼神严肃地像是在讨论报告一样,但是更像是恶魔抛出的诱饵散发着黑黝黝的光。张佳乐很想反驳说大孙现在肯定还喜欢我还不单单是因为喜欢我的脸,但是又被张新杰话里的意思勾引得蠢蠢欲动。

其实他也不知道……

张新杰看着他哥的表情就知道鱼上钩了,翻过身面对面看着张佳乐:“我又没说让你去相亲,就当认识一个新朋友?”

张佳乐很是动心,但是一想到他弟弟其实坏心眼不少这个事实又有些犹豫。张新杰再接再厉补上一个让他彻底动心的理由:“反正已经经历过最糟糕的了,你怕什么呢?!”

对啊……我怕什么呢?

张佳乐想起他们一起的时光,想起自己独自走过的日子,最糟糕的已经过去了至少现在确定人还在这个世界上。

你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执着于那段岁月里走不出来。现在人还活着那就一切都还有新的希望,大不了就是……他不喜欢你了而已。

“你说得对,”张佳乐抱住张新杰把脸埋在弟弟肩膀上蹭了又蹭,“就当认识新朋友,大不了他不喜欢我了而已。”

一把无名火烧上来,张新杰当真很想捅那个叫孙哲平的人几刀,以前的张佳乐被再多的磨难打压着都是能笑得恣意地去抢自己喜欢的东西。现在被一个叫孙哲平的家伙弄得都委曲求全成这样了,虽然他很想再掐他哥几把把他掐醒,告诉他那个人不喜欢你了你不知道再追回来啊。但是他还是忍住了摸了摸他哥的脑袋不动声色地哄他:“反正喜欢你的人还有很多。”

“嗯,”张佳乐吸了吸鼻子,大力抱住张新杰狠狠亲了口他的腮帮子,“反正你们都喜欢我!”

反正……

“反正去掉不能说的就是这样,”黄少天一边看着烤箱里面层层起酥飘出香味的酥皮草莓派一边和喻文州抱怨,“其实……哎张新杰也说得没错,孙哲平装死这招真的好让人讨厌!一点联系都没有张佳乐平白伤心了快十年哎!”

喻文州默默心想六年也不能这么四舍五入啊,拖出烤盘又刷了一层混着炼奶的油上去:“其实,张佳乐还是喜欢他吧?”

黄少天抽了抽鼻子,表情也有点不甘心:“就是因为乐乐这个没出息的还喜欢他张新杰才发这么大火,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啊张佳乐至于吊死在一棵树上吗?!现在看这棵树说不定还是二级残障!本来那个任务压力就巨大还来这一招!张佳乐好悬没送心理康复室!”

“哦……”喻文州像是想起了什么,“我是说难怪那个时候明明住一个寝室却很难遇到张新杰,遇到也见他捧着一本心理学专著,我还在想什么时候医科生还要修这个了。”

“咦,”黄少天好奇地凑上去问喻文州,“你和张新杰一个寝室啊?!那你们大学生活怎么样啊?!做不做早操几点起来?听说你们还能逃课的是不是啊?!”

“没军校那么严格,”喻文州夹了一个草莓酥皮放在餐盘里面凉了凉,在黄少天亮晶晶地眼神中挤上冰淇淋奶油后推到了他的面前,“快尝尝,要是觉得可以了的话我们就端过去一起吃吧。”

黄少小心翼翼天咬了一口,草莓酱滚烫地顺着小口流了出来散发出热烈的香气,浓郁到整个房间瞬间都是这种鲜甜的味道。酥皮上铺了冷冻好了的奶油混冰淇淋,把刚刚差点被烫伤的舌头甜蜜而又滋润地安慰了起来。酥皮层层破碎的声音清脆的从口腔回震到耳朵里,黄少天幸福的要死,立马忘了刚刚一肚子义愤填膺抱着盘子就去隔壁敲门。

张佳乐正准备起来收拾吃剩的东西就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欢快地似乎隔着门就能闻到甜蜜的气息。

“吃草莓酥皮啦!!!乐乐开门开门!!张新杰开门!!!不开门我全吃啦!!!超级好吃唔!嗷嗷快开门!!!”

张佳乐和张新杰对视一眼,张佳乐突然很严肃地问张新杰:“话说你为什么不介绍喻文州给我啊现在这手艺全便宜那个黄少天了!!!等下开门我抱住人你立马抢了盘子不准他多吃听到没有!?”

黄少天毫不知情地继续敲着门,喻文州在他身后靠着门板看着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一】

【九】

草莓酥皮……

就是拿两张酥皮中间填了草莓酱然后四边压牢实了烤

上面堆点奶油和冰淇淋比较好次……(私以为)



  937 67
评论(67)
热度(93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