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十一】

端午快乐哦(。・ω・。)ノ♡诸位


鹦鹉……真的是一种神奇的动物……

要是我最近更新慢了,大概我去搓猫了……

(你妹的敏感字……傻逼lofter

上一章:【十】

黄少天跟喻文州在电梯里面遇到了张佳乐和张新杰,张新杰看着黄少天躲到电梯一角还死死抱着的盒子,推了推眼镜问他:“盒子里面放着什么?”

黄少天矢口否认:“谁说是吃的!不是吃的!是布丁的晚饭!!”

“哦,”张新杰淡定地继续说,“那让我看看布丁晚饭吃什么。”

“凭什么!!我不!!”黄少天奋力缩在电梯一角挣扎,“乐乐你管管你弟弟!!我警告你张新杰别以为我不打你!!别以为就你一人会护食!!我也会的!!!”

张佳乐瞟了他们一眼:“今天晚上要吃的肋排还在我家冰箱呢。”

喻文州闻言摊了摊手,看着黄少天表示爱莫能助。

“我不!!!”黄少天嚎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一脸张新杰把他怎么了的样子,然而张新杰只是面对面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唱念做打一应俱全,“这是文州给我的!!!我的!!!!”

“那你蹲在电梯里面慢慢吃,”张新杰瞟了他一眼,“出不出来?”

黄少天委屈地抱着盒子出了电梯,不死心的还想挣扎一下:“文州给我的!”

张新杰还没开口张佳乐翻着白眼一一边开门一边说:“那今天晚上你就吃这个吧,其他的别吃了,放心没人跟你抢你慢慢吃。”

不可以!!!那是一扇排骨!!!!

黄少天皱巴着一张脸打开了饭盒,张佳乐一看满满三层全是烤馄饨简直想抽死这个死护食的熊孩子:“今晚上你别吃饭了,这些都是你的,吃不完你也别给我睡觉!”

“我错了乐哥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多啊!”黄少天抱着张佳乐的胳膊嚎啕,一个劲地给喻文州使眼色,“我以为就十来个呢!!”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给他使眼色,开口劝张佳乐:“他确实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但是拎一下有多重大概还是能知道里面吃的数量不少的……”

黄少天整个人都是绝望的,文州为什么连你都要揭穿我?!

喻文州咳了两声,避过黄少天控诉的目光装作在看风景,老神在在地抱着杯子想欺负人这种小恶趣味难道还需要什么特殊的原因么?

本来给喻文州切葱扒蒜这种事打下手的事是三个人平分着干,但是介于黄少天的表现,现在成了他一人蹲在垃圾桶边上打理着葱蒜姜等一系列辅材,张佳乐和张新杰捧着酸奶一边吃烤馄饨一边等着吃喻文州做的大排。

“不知道今你拿来天卤的好不好吃,”张佳乐拿着盘站在喻文州旁边和他一起纠结,“我以前拿高压混着卤汁蒸过了结果还是那么劲道……”

“但是也不能天天吃烤的,”喻文州拿剃刀划了一下,“恩要不然先拿一部分用芝士焗出来的?”

“要不其他的干炝吧?”张佳乐想了想,“抽了骨头那山药撑着炸一炸,然后直接干炝。”

于是黄少天多了一项打下手的工作,切肉抽骨头切山药然后再把它们塞到肉里。

黄少天拿刀砍大排相当有气势,手起刀落直接斩成一段一段的,看上去每一块似乎连大小都差不多。喻文州在一边看着他刀刀稳准狠又忍不住开始感叹:“每次看到少天的刀工就想挖社会主义的墙角了怎么办?”

“那你可以带回去家养嘛,”张佳乐咔嚓咔嚓啃着烤馄饨,“不能公用但是可以家用啊。”

黄少天心砰砰砰的跳,迫切想知道喻文州会怎么回答也紧张地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一个劲地给张佳乐使眼色急的一脸通红让他别捣蛋。

张新杰冷淡地看着手上的医疗报告顺便给黄少天补上一刀:“说不定他很想让你养的。”

黄少天呼吸都要停止了,举着刀动作凶狠地简直就像是要砍人而不是砍骨头。

喻文州靠着门似乎很好奇张新杰的这个说法:“为什么啊?”

“因为你手艺太好了,”张新杰轻飘飘地抛出后面半句话,漫不经心地瞟了黄少天一眼,“而且有人梦里梦外想当布丁的干爹。”

布丁在沙发上找了一圈终于看上了一块靠垫,枕着张新杰的胳膊闻言像是赞同地咪唔了一声,翻过白肚皮抱着张新杰的胳膊使劲蹭。黄少天气得一刀砍断骨头,力气大到在菜板上留下一个清晰的白印子。在他看来,刚刚张新杰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满眼的恶意简直都要溢出来了。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哎,吃完麂子过后就要继续吃猪饲料了,”张佳乐把排骨捡了一部分出来放到喻文州已经处理好了的米饭上,瞟了敢怒不敢言的黄少天一眼,“我发现但凡有你在黄少天话都要少好多,能求着你每天过来至少让我们哥俩吃顿安静的饭吗?”

黄少天这回真的急了,不动声色地狠踩了张佳乐一脚警告他。

张佳乐介于手上还端着晚饭,暂时没动手,等他铺好了奶酪和芝士丝把排饭推到烤箱里面后,立马摁着黄少天掐他的脖子:“胆子肥了是吧?!啊?都敢踩我了!”

黄少天悲伤地觉得比起案板上切好的排骨,他才像是任人宰割的那个。一屋里面不是惹不起的就是舍不得惹的,怎么想怎么心酸。

而且似乎喻文州还很乐意看他被欺负……这是最心酸的事。

晚饭端上来的时候已经快逼近八点了,奶酪芝士混合着浓郁的肉香肆意填充着整个房间,一勺子挖下去可以拉开老长一根依依不舍的丝,米饭浸润了油脂和肉汁,又被番茄浓酱和水果玉米铺垫上了一层甜鲜味。

干炝的山药排骨的香气则较为收敛一点,炸脆了表皮的山药陪衬着里面更加柔糯。肉汁被酥脆的外壳锁死后又被辣椒在干炝中逼出了一点更深层次的鲜味。一口咬下去没有骨头但是入口就化的山药和劲道的肉感混合在一起,似乎添补了需要牙齿稍微用力切割才能完全把肉分离开这种甜蜜的负担。

黄少天闷头吃了两大口饭,感受着芝士覆盖下酸甜酱汁和肉汁油脂混合后两者互补又互相衬托的丰富滋味,然后被一口咬破的玉米迸发的甜汁带来意外的惊喜。干炝的排骨虽然辣的他直吐舌头,但是架不住香辛料和辣椒让人越是被刺激越是上瘾想吃的感觉。

张新杰也被辣着了,小口小口抽着气满脸通红地把额头埋在张佳乐的肩膀上。张佳乐熟练地给他灌了一杯水再塞一口饭,一边揉着弟弟脑袋一边筷子专门朝大块的干炝排骨指着去:“都这么不能吃辣啊?啧啧啧那就便宜我和文州了。”

“辣嘶……”黄少天扇着风一口一口地灌水,“我这叫什么不能吃辣?!你看看张新杰再看看王杰希!他们俩才叫不能吃辣!嘶……你忘了上次王杰希一碰辣椒简直……啊啊啊……好辣好爽!”

“恩?”张新杰抬头瞟了他们一眼,“这么说你们认识了?”

张佳乐生怕张新杰又打起什么主意,夹过一块干炝的排骨塞他嘴里让他继续辣并爽着不能开口:“认识认识,鬼知道为什么一个任务牵扯这么多人,好了好了你最近别作妖了大小眼他家玄凤鹦鹉病得他心肝都要碎了,还相什么亲!”

“就是,”黄少天缓过来了埋头吃饭,“你看为了只鹦鹉聚餐也不去了酒吧也不去,哎乐乐你想你要是上位了待遇肯定比鹦鹉好啊!你看一只鹦鹉人家都那么上心对人肯定更上心。”

张佳乐闻言举着筷子僵直着看姿势简直想插死黄少天,黄少天得意地给张新杰递了个眼神,满脸都是大仇得报的喜悦。

让你丫的没事在文州面前欺负我!没事探口风这种事你以为我不会干吗?!

喻文州和他的布丁在旁边继续沉默地当他们的围观群众,这种家庭伦理事还是少掺和为好。反正看在一桌子吃的份上,到底打嘴仗重要还是抢食重要是一个很明了的选择题。

张佳乐选择在吃饱喝足后提着黄少天和张新杰的后脖领子狠掐:“你们两个没大没小的!有空管我找几个男朋友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怎么不先把自己的终身大事解决了?!”

喻文州恍惚觉得张新杰和黄少天这个时候真像被大猫叼着脖子训的两只小猫崽,随手提起布丁看了一眼,确定那挥着爪子又挠不到人的小模样和黄少天现在简直同出一辙。

“还有都认识还相什么亲?”张佳乐把黄少天扔到一边搓张新杰,“我说去酒吧见面吧你又要翻脸!看看看!你这是什么态度??我要不干脆跟你过了算了!”

黄少天挪到喻文州身后拿他当挡箭牌,闻言支了个脑袋出来:“这个我觉得可以有,兄弟相亲啥的真的我保证帮你们瞒着家里面。”

再闹下去真的会发生事件了,喻文州举手表示他有好建议:“我可以推荐一家安静的酒吧。”

黄少天把下巴放在他肩膀上,不动声色地试图吃他豆腐摸他的手:“张新杰对酒吧有心理阴影,但是估计肯定不放心张佳乐一个人去。文州你说有的人怎么就这么纠结呢?恋兄就直说嘛又没人笑他,你说他会不会打定主意把张佳乐逼烦了再也不相亲了就……哎哎……我的耳朵……嗷嗷!”

张新杰提着黄少天的耳朵,面无表情地问他:“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错了我错了……”黄少天抱着喻文州肩膀不敢不撒手,“文州你快说我们去哪个酒吧啊……啊啊啊张新杰你杀人啊!!我妈才这样揪我耳朵的!!!”

张新杰又拧了一把,不以为意:“好的,乖儿子。”

吵不过还心脏不过人家,黄少天捂着心口佯装被打击死了往喻文州怀里躺:“你说的酒吧在哪啊?好玩吗?哪种级别的?有没有什么夜场啊?”

“就是正常营业的那种,我大学老师开的,其实更偏向于水吧一类的,不过也没啥没有酒精的饮料。”喻文州帮着黄少天揉了揉耳朵,黄少天傻呵呵地抱着布丁沉浸在被男神安慰了的快乐中。张佳乐知道这把火迟早又会烧到自己头上,拎着衣服出门:“我上去灌老韩喝药,对了新杰我跟你讲要不是老韩伤口没好我就和王杰希吃饭聚餐搞好关系去了。”

虽然大概也许王杰希一点都不想当一个猫爬架跟着张佳乐搞好关系。

他拎着一只羽冠立着满脸谄媚的灰鹦鹉,看着他从美人叫到美男然后再到帅哥,然后淡定地把它塞到了笼子里:“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我国大型的鹦鹉都应该是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

方士谦撑着下巴懒洋洋地看自家的鹦鹉撬锁:“第一他不是我国的,第二其实他不是宠物。”

很快麻利地撬开锁爬出来的灰鹦鹉洋洋得意地抖着翅膀开始了一波三折的反派笑法,整个房间充满了诡异地哈哈哈的声音,就差补上一句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果然只有神经病养得出来这么神经病的鹦鹉,王杰希摇了摇头,把手上的笼子递给他:“记得方师兄还在校的时候读的是人类学,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转了兽医学不过希望因为专业更适合师兄本性,您手艺精湛进步不少了吧。”

那只小可怜的玄凤鹦鹉顶着一撮蔫下去的凤冠,可怜巴巴地抬眼看了主人一样,小声小声哀怨地叫着。然后很快就被“砰”的一声扑到笼子上的灰鹦鹉吓得往角落躲了躲。

真的……太tmd人来疯了……

“他真不是宠物,”方士谦尴尬地把灰鹦鹉从笼子上撕下来,“某天早上我发现我家厨房跟遭了贼似的,报了警然后……警察就把嫌疑犯这个东西带走了了,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他又扑到我家窗户上……”

如此锲而不舍半个月,警察都懒得管这种神奇的入室盗窃案了,

王杰希的表情相当高深莫测,心想果然自作孽连天都看不下去方士谦这种人吗?

这只灰鹦鹉似乎深谙撬锁之道,几下又弄开王杰希家的鸟笼想挤进去一亲玄凤鹦鹉的芳泽,奈何那个门是给中型鹦鹉出入了,养得油光水滑超重的灰鹦鹉被卡在了门上……

“嘎……”灰鹦鹉艰难得挪动脖子试图看着方士谦,“救驾!!!救驾!!!”

方士谦眯了眯眼,心想怎么当年就没把这个撬锁翘键盘的丢人货给喻文州拿来下酒呢??

 


【一】

【十二】

你们要的反派笑得鹦鹉……:鹦鹉脸(是个视频,流量务点)

嘿嘿嘿……要去酒吧了

重要转折地……

告白倒计时嘿嘿嘿

  849 57
评论(57)
热度(84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