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食为天【十二】

嘿嘿嘿……灌醉了

传说中的嫩牛五方啊……

对哦对哦……完全忘了

天鬼和八三在 台湾全职o@有颗圆扣子 的蓝雨12上www


(老被屏蔽……有啥好屏蔽的)

(lofter你再屏蔽我一次我搬家到你对家去)



上一章:【十一】


介于心情各种不爽,方士谦自从收治了一只玄凤鹦鹉后一周三次的找他堂哥闹,方世镜一边擦着酒杯一边看着方士谦抱着他的基酒当快饮喝,和蔼地建议他:“要不我给你调一排?你自己依着顺序喝‘他爱我’亦或者‘他不爱我’?哪杯喝倒了就是哪个?让方锐给你数着。”

方锐在酒吧后台笑得花枝乱颤:“老大这是嫌弃你啊。”

方士谦阴测测地看了方锐一眼:“老大这还缺不少洗盘子的吧?正好自家有个无业小青年,简直是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了对吧?”

无业小青年方锐立马闭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抱着大堂哥的胳膊撒娇:“人家是有业青年对吧老大!酒吧驻唱难道不是正经工作吗?你舍得我这双手去刷盘子吗?!”

方世镜抽回胳膊继续摆弄他的杯子:“舍得,后厨往左转,记得把那批新杯子洗了过后,带着手套把水珠擦干净。”

方锐撅着嘴巴心不甘情不愿的去了,方士谦看着小朋友远去的背影凑过去跟方世镜耳语了几句后,继续一脸被抛弃了的模样趴在柜台上喝琴酒。他的灰鹦鹉凑过来尝了一口酒立马惨叫着在屋子里面盘旋,然后一头撞在了柱子上。

方士谦看着方世镜摇着调酒壶手腕翻转还耍了几个相当漂亮的手势有些不解:“你今天心情似乎特别好,居然亲自动手了?”

方世镜不置可否地哼了几声,挑出两个个长饮杯把摇好的酒汁倒进去,丰沛的泡沫似乎马上要溢出来了的同时苏打水顺势把它们压了下去。最后两杯杯沿上嵌着橘子片的琴费士一杯被推倒了方士谦面前,一杯被方世镜端着慢慢品着。

方士谦默默端过这杯酒喝了口,确定他哥现在心情好到极点了。

“文州晚上说要带一个小朋友过来,”方世镜看了方士谦一眼,“据说一起来的人还包括那个小朋友的某个姓王的新同事。”

方士谦爬起来亢奋了不到两秒钟又蔫了下去:“一般鸡尾酒又喝不醉人……”

方世镜推了推眼镜:“我给你来一杯黑色俄罗斯人试试怎么样?再说喝醉了还玩什么?”

“也是,”方士谦端着杯子认真思考了一下,“喝醉了全身都是软的,该硬的地方都硬不起来。”

方锐洗了杯子出来闻言立马捂耳朵:“你们这群肮脏的成年人!!”

“继续去洗盘子!”两个肮脏的成年人同时开口命令道。

方锐撅着嘴巴气哼哼地摔了手上的东西掉头走了。

虽然不太懂喻文州要带小男朋友来方世镜这么高兴为哪般,但是介于方世镜现在心情特别好方士谦也想打探一下:“所以你今天到底是在高兴什么?”

方世镜随手沾了点酒液在吧台上流利地画出一个签名一般的图案,收手后看了方士谦几眼就随手拿纸巾擦掉了:“懂了么?”

方士谦了然地点了点头,扬了扬手腕和方世镜碰了个杯,杯沿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映衬着杯子上方世镜一张漫不经心地脸。方士谦端着酒杯朝他喝了口,意味深长地祝福到:“那现在就祝你心想事成了。”

晚上喻文州比大部队先到一步,趴在吧台上的酒保已经换成了一个懒洋洋的小青年,喻文州有些好笑地拿冰镇的酒瓶去冰他的脸。郑轩被冻得一个激灵勉强睁开眼睛看清楚来人后指了指后面:“镜老去里面了……”

“你这个样子镜老居然还没把你解雇呢,”喻文州看着郑轩又懒洋洋地趴下去了打趣他,“要是让宋晓看到非要闹着跟你换工作。”

郑轩抬起手指了指摇着调酒壶很开心的方锐:“免费劳动力,要给小朋友一个表现的机会嘛。”

喻文州带着几块新烤好的吐司过来,方世镜在后面的休息区等他。进门一看他手上的东西方世镜就没忍住笑了:“让你去开餐馆你还真爱上这行了啊?”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无辜地看着方世镜:“拿来帮你套话用的,我觉得按照他的心理年龄用甜点比酒精管用,不信你可以问问方师兄,对么?”

方士谦面前一堆高高低低的鸡尾酒杯子,手上还有一杯挂着盐霜花的玛格丽特,有些醉眼朦胧地瞟了他们师徒一眼:“用甜点而不是鸡尾酒,难道你防的不是怕你师父把人灌醉了勾走吗?”

“他喝了多少啊?”喻文州挽起袖子拿刀子把吐司里面的部分掏出来切成小粒,朝方世镜要了奶酪和蜂蜜,“这是来借酒浇愁还是准备一会借酒闹事啊?”

方世镜冷笑了一声:“我看他是准备酒后乱性。”

刷上蜂蜜和奶酪的吐司小粒被送进了烤箱,喻文州拿着小刷子给吐司壳继续刷混合了黄油的蜂蜜奶酪。顺便有点好奇地问方世镜:“那待会我把少天给你带进来?”

方世镜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香草味奶油奶酪冻芝士原材料,端出烤好的小粒吐司示意喻文州把吐司壳放进去烤:“我会让他来找我的,前提是他真的能认出那个签名。”

张佳乐是个爱热闹的性子,绑了新的同事去酒吧还不够还要叫上一堆熟人,一下午给堂哥调酒调上瘾的方锐一看到这么大一波人逼近莫名觉得手腕瞬间酸了。不过幸好今天当班的是郑轩,为了正大光明的偷懒他早就定好了今天鸡尾酒的主题。

“星座鸡尾酒?”喻文州在吧台朝着黄少天打招呼,一边拿着单子问郑轩,“一下子能选的鸡尾酒就缩小到12种了,你这么能偷懒镜老他知道吗?”

郑轩懒洋洋地打着碎冰:“哪能呢,又不是我一个人定下来的,主要是有人我问我有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办法让人自己点烈度高的鸡尾酒,问了一圈发现巨蟹座那个不正好嘛。”

喻文州想了想巨蟹座和天蝎座的那个鸡尾酒,突然有点感叹地给王杰希点了个蜡烛。

酒吧氛围确实好得过分,张佳乐环视一圈觉得毋宁说是个酒吧更像是某个灯光偏暗的甜点屋,虽然这个地方能选的除了酒精饮料就是酒。只不过王杰希和肖时钦看着他们手上的两杯一模一样的淡黄色鸡尾酒,表情着实算得上高深莫测。

张佳乐笑嘻嘻地端着一杯蓝色夏威夷凑过去就这王杰希的手喝了一口:“咦是贤妻良母?短饮不快点喝待会就散味了。”

白兰地和白柑橘酒的味道非常浓,再仔细品味一下才能发现甜苦艾酒特有的味道。王杰希有些拿不准这个的酒精度,迟疑地看了张佳乐一眼:“巨蟹座的真是这个?”

张佳乐点头,晃着自己手上的那杯:“双鱼的蓝色夏威夷。”

黄少天静静看着自己面前的那碗冰淇淋,试图用眼神威胁酒保:“为什么我的就是冰淇淋?!”

郑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指了指端着一杯红茶一样的饮料靠在吧台上的喻文州:“他说不要给小朋友酒精饮料,我们这没酒精的大概除了酸奶就是冰淇淋了。”

黄少天扑上去大力搂着喻文州胳膊要跟他谈谈心:“你带我来酒吧就给我喝这个?!!你亏不亏心?帝王嘶沫呢?!!别以为我不知道狮子座喝的是什么!!把酒给本少拿出来拿出来!”

要不是他的手指在喻文州的背上画着什么,喻文州还真的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

“我把酒藏起来了,”喻文州朝他发出邀请,“要来找找看吗?”

张佳乐全程目睹了诱拐的整个过程,突然转过头去对搂着王杰希的肩膀说:“我为什么觉得黄少天落在喻文州手上会很吃亏??”

肖时钦顿时被酒呛到,咳了老半天:“不是觉得……是肯定……”

当方世镜把冻好的甜酒冻芝士混着烤脆的奶酪吐司小粒被填满整个酥脆奶香的芝士壳,再在上面堆上奶油冰淇淋和草莓的时候门被打开了。他被黄少天饿虎扑食一样摁到沙发上,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就一个劲的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你是第几代?”黄少天提着方世镜的衣服领子迫切地问道,“那个签名!黑客签名!”

喻文州体贴地替他们把门关好:“要是讲完了出来记得敲门。”

找到了一个联系点,喻文州默默算了一下,端过郑轩递给他的第二杯广岛红茶慢慢喝着像是在盘算着什么一样的时候。方锐偷偷摸摸贴着墙蹭过来:“你带来的人闹起来了,记在谁账上?”

喻文州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谁闹起来了?”

“有个愣头青,”方锐指了指门口,“说要找谁谁谁,不然非要报警说我们是色情场所……”

那是挺有胆量的,喻文州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放心,有人会处理的。”

张佳乐甚至只来得及跟喻文州确认黄少天在他那就扶着一杯倒得肖时钦去处理门口的愣头青孙翔了,可惜刚刚把肖时钦交出去他就被人拽住胳膊绊住了。王杰希看着一个二个走了就不回来有点无语,一杯蓝紫色的幻想曲落在了他的面前。

方士谦眼角绯红坐在了他的对面,笑得有些邪性:“真巧啊,要再来一杯么?”

王杰希顿时觉得自己也喝多了……

黄少天从那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换了第三杯长岛冰茶了,黄少天垂着脑袋出来像是呆瓜一样一头砸在他胸口上。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脑袋:“怎么没和镜老两个谈拢么?”

黄少天看了会他的杯子,突然一把抢过喝了口:“你居然躲在一边喝冰红茶???”

喻文州还来不及解释就看着黄少天一口气把他的长岛红茶喝了个干净,有些哭笑不得地揉他脑袋:“这个只是把长岛冰茶的可乐换成红茶了而已啊,是酒是酒……你慢点喝……”

他身上有一股甜意,喻文州把他搂进怀里闻了闻:“你把整个甜酒冻芝士烤吐司全吃了?”

黄少天傻乎乎地摸了摸肚子:“对啊,难道放那不就是给我吃的吗??”

方世镜跟在后面出来,看着黄少天的样子表情有点纠结:“还吃了两。”

不过得到了想要的信息方世镜示意喻文州赶紧带黄少天回去,喝醉了酒的小网警变本加厉地话唠加磨人,从缠着喻文州还要一个那样的吐司到念叨着方世镜的名字,直到喻文州把苦心劳力地把他搬上床才反应过来一样,一把搂住喻文州的脖子把他压回了床上。


微博

不老歌


【一】

【十三】

黄烦这个小可爱……

完蛋了这是一辈子的把柄

(为何不勾引我呢……


(天蝎座(幻想曲)和巨蟹座(贤妻良母)的鸡尾酒都是很烈的……

当然鱼总喝的那个长岛冰茶……一贯都是拿来骗小朋友的烈酒……

特别……特别烈……(去酒吧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

喝上去像可乐或者冰红茶而已)


  795 79
评论(79)
热度(79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