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十三】

你们想多了……

鱼总怎么可能先上车再补票啊……

喝多了真的硬不起来的……

上一章:【十二】


巴掌长的鲫鱼炸酥炸透上高压锅混着调好的酱汁一蒸,连最粗硬的那根骨刺都能被丰润的汤汁浸透泡软。早市的鲜虾剔去了虾线和片好的潜鱼肉被料理机打成泥,被包进了馄饨皮里面放在一边备用。小米粥早就在砂锅里面熬煮翻滚着,配合着各色香气简直就像是一把钩子在等待着什么上钩。

喻文州早上五点就醒了,趴在怀里的不仅有睡得香甜的黄少天,还有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上床挤在了他们之间的布丁。一人一猫都是睡得四仰八叉的样子,黄少天面朝上一只手放在心口一只手倒在枕头上,可巧布丁也是肚皮朝上一只肉爪前伸向上翻着,一只放在胸前上蜷着。喻文州一时没忍住拿手机照了一张留作纪念,照片上一人一猫连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都一模一样,像是幸福地梦到什么好事一样的。

真可爱。

喻文州捏了捏布丁摊开的肉爪,再捏了把黄少天的手,心情大好地准备起床准备点好吃的。

黄少天在被窝里面被香气勾得不安分地翻滚着,睡眼朦胧地趴在软和的被子上认真思考这是在哪里。床垫软的不像话被子轻柔地能让人陷进去,拖着思维还要向更深层的睡意沉沦。睁开眼脑子还在一片发昏中,黄少天抬手迷迷糊糊找着手机,下巴就被有点刺的东西舔了一口瞬间清醒了。

他费力地从被窝里面扒拉出一只同样睡得迷迷糊糊的猫咪,布丁的毛横七竖八地立着耳朵都服帖地趴在脑后,被抓出了暖和的被窝似乎有点不高兴,甜腻地叫着半张着眼睛就要去舔黄少天。

完蛋!!!!!这是谁家的猫??喻文州家的???那我在谁的床上???

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好像是什么超级不得了的事情?!!!

黄少天把自己整个包括布丁在内一块捂到被窝里面,喻文州听着床上砰砰的几声关了火往卧室里看去。只见床上好大一块鼓起来的蛋卷,听着声瞬间又一动不动伪装自己睡过去了一样。

“早上有炒鲜虾馄饨和炸鱼,”喻文州敲了敲门,“还有一碗奶香粥在砂锅里熬着,不赶紧起来的话可就全便宜我了哦。”

被窝里面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和尖耳朵,布丁爬出一半又被拖拽着腰拉回了被窝,拉长声音咪唔了一下就没动静了。黄少天整个人蒙在被子里黑漆漆的一片,只看得见一对锃亮的猫儿眼已经感受到床沉了一下,大概是喻文州坐上来了。

怎么办喻文州过来了他过来要干什么……怎么这么香啊……肚子好饿……

喻文州把黄少天从被窝里面挖出来的时候,布丁已经迫不及待要从被窝里面出来透口气了。小警察从被窝里面出来的时候整个脖子和耳廓都是红的,不知道是憋得还是害羞的。

“馄饨是虾肉和鱼肉混合打成泥做出来馅的,”喻文州也没强行要黄少天立刻起来,“等下拿黄油化了炒一炒撒点芝麻和葱花,皮酥黄变得脆硬了就能吃了。对了还有那个炸透的鲫鱼,我拿耗油酱汁什么混在一起上高压锅蒸透了,一根扎人的刺都不会有。”

黄少天闻言肚子咕噜就闹腾起来了,再闻着简直想装作闻不见都没办法忽视的香气简直一股饿火加一把无名火就腾腾腾地烧上来了。喻文州见他还没动静就火上浇了一把油:“还有玉米奶香粥,不起来可就那一小砂锅吃完就没……唔……”

黄少天掐着他的衣服领子把人摁倒在床上,光着身子拿被子捂住喻文州的手脚不准他动弹,过了害羞纯情期的小警察警告性地指着他的鼻子威胁着:“我问你答!不准说废话也不准敷衍我!”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阿sir你这是要刑讯逼供吗?”

黄少天警告性地瞪了他一眼:“姓名年龄职业工作地址!?”

喻文州一点都不配合审问:“这么好的早晨就没有别的想问的吗?比如昨晚我干了什么?还有例如身高体重血型什么的一点都不想知道?”

黄少天眯了眯眼睛,腰背弓起露出姣好的一段腰线肌肉,一只手顺着喻文州的腰腹往下摁:“再说些有的没的我剿灭你作案工具啊!你要是愿意说我也不介意,不过你先老实交代一下你的身份比较好不然我一不小心你少个零部件什么的……”

“那你到时候可就不幸福了啊,”喻文州放松四肢免得黄少天把他摁得生疼,“姓名喻文州,年龄25,目前职业是甜点屋的老板,工作地址在xxx南路xx号。”

“我不是问你这个!?”黄少天抬手掐了一把喻文州的腰,手指不老实地压着皮肤有些心猿意马地往上摸,“你知道我要问什么!不准装傻!”

喻文州突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身高178,长度大概也是178?我没仔细量过,不过前一个单位是厘米后一个是毫米。”

黄少天愣了愣,简直勃然大怒掐着喻文州的腰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肩膀:“谁问你这个了?!我要是想知道的话不知道扒了你裤子自己看吗?喻文州你少给我装傻!你认识第二代索克萨尔还知道他要找的那个人是我!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什么!?你信不信你不老实交代我把你交给王杰希保证整个拆了还能重装回去?!”

“王杰希还有这本事,”喻文州揉了揉肩膀歪着脑袋打量黄少天,“我以为你会威胁我你要亲自动手拆了然后装回去呢。”

“……”黄少天愤愤不平地又咬了一口,“又不是装电脑我为什么要亲自上!!让你老实交代你就一个劲的给我耍花腔!非要我严刑逼供是不是是不是?!”

肩膀上刺刺地疼,喻文州觉得再不制止一下自己真的要在“严刑逼供”下被咬破皮:“你要我交代什么呢?我有一点点违法乱纪的事情吗?”

黄少天垂着头认认真真想了想,惊恐地发现这货居然真的没有露出一点破绽!

喻文州好心提示他:“再不关火的话粥要溢出来了,我们先吃早饭?”

黄少天不死心地提着他往床上摁:“那你至少要告诉我你怎么知道那个黑客签名的!”

“这个嘛,”喻文州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下,朝黄少天招手,“靠近一点我偷偷告诉你。”

黄少天依言把耳朵凑了过去,呼出的热气触及皮肤给耳廓染上了一层薄红。喻文州对送到嘴边的便宜一向抱着不吃白不吃的态度,黄少天只觉得什么软软的东西刷过耳朵,接着就是一热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湿热中,微微刺痛了一下他立马反应过来……

“喻文州!!!!!”

“我说我说……”喻文州被黄少天摁在床上后颈脖子咬了好几口,被咬中的地方像是破口了一样火辣辣地疼,“我之所以知道你说的黑客签名啊,完全是因为……”

黄少天龇了龇牙,抬手给喻文州亮出自己的爪子无声的威胁着。

喻文州略带俏皮地笑了笑:“海淀网友告诉我的。”

这回真的被黄少天一点都不放水地解除一切武装,制伏在了床上。最后拷问了老半天喻文州还是滴水不漏的样子,黄少天气咻咻地放开他转过身去表示不想跟他说话了。

“我觉得你换个严刑逼供的方式可能有效一点,”重获自由的喻文州翻检出自己的衬衫给黄少天套上,“比如你可以像你昨晚上说的那样。”

黄少天努力回忆了一下昨晚上自己说的到底是什么,毫无头绪地问他:“我昨晚上说了啥?”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来,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凑近的脸庞心砰砰砰地像是要跳出来一样,结结巴巴地逼问他:“我警告……警告你没有的事不准瞎编啊!我喝多了……喝多了很老实的!我喝多了……喝多了就想睡……你说事就说凑这么近干嘛!!!??”

“你说你要勾引我,”他们之间的距离恐怕就隔着一张纸,喻文州稍微一动弹就能碰到对方,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黄少天瞬间红得都要滴血的一张脸,着重强调一下关键字,“恩,勾引我。”

黄少天这回真结巴了:“我……我……我……”

“你猜我怎么回答的?”

他期待着一个答复,脑袋像是在熔浆里面翻滚,血液里面有一千匹一万匹的马在奔腾。但是他畏惧着这个答案,他不知道喻文州是什么样的态度说着这些暧昧的话,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戏弄自己还是想……还是想……

不能想那个答案!!没见过喜欢人还专门这样欺负他的!!那个喻文州肯定不是喜欢你!!

“你怎么回答的,”黄少天磕磕碰碰地别过脸,吞了吞口水,“我管你怎么回答的!!”

喻文州凑上去轻轻亲了口黄少天的脸颊,嘴唇触碰到肌肤的滋味就像是玫瑰花瓣落在了手上,黄少天紧张地瞟了他一眼,眼巴巴想要一个审判结果的眼神让他实在不忍心欺负下去了。

“我说啊,我接受勾引啊。”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这个样子天真天然的像是个青涩的少年,仿佛有点不确定地伸手摆正喻文州脑袋问他:“你……你接受啥???”

“接受你的勾引啊,”喻文州凑过去用嘴唇碰了碰黄少天的嘴唇,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口,“我发现喜欢的人趴在自己怀里又闹又折腾,喝醉了还脱了衣服自慰说要勾引自己的时候啊,要是不接受这个惊喜那一定是被这个惊喜砸晕了。”

黄少天呆瓜一样反复咀嚼了一遍喻文州这话里的意思,有些不确定地扑上去狠狠咬了喻文州嘴角一口:“你刚才是不是说喜欢我?!”

“还有某人昨晚上又闹又折腾,一边脱衣服一边自慰说要……唔……”

“重点不是这个!!”黄少天气得满脸通红,摁着他又啃又咬,“快说你喜欢我!”

喻文州从善如流地开口了:“我喜欢你。”

就算是再害羞也压不住这一刻的狂喜,黄少天再床上滚了几滚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像是要糖吃的小孩子:“再说一次嘛!再说一次嘛好文州!”

“真的再不去厨房粥要溢出来了。”

“不准顾左右而言他!”黄少天勾着喻文州的皮带不放人,赖在床上打滚,“不要管那个粥了!”

“刚刚不是很气势汹汹地在意我是谁吗?还有你的严刑拷问呢?阿sir你这样半途就被糖衣炮弹可不行啊。”

我才不管你是谁!黄少天心花怒放地缠着喻文州还想再确认一下,得偿所愿的感觉简直太棒。就像是浸在蜜糖里面的心事在奶油中发芽,最后绽放的花朵都带着甜蜜的滋味一样美好地不真实。

“我不管我不管,”黄少天耍赖扑到喻文州的背上,手绕着喻文州的手闹他,“再说一次嘛!”

“不说了,”喻文州背着好大一个人肉玩偶到厨房,总算解救下了那一砂锅的粥,奶香混着玉米的甜鲜在砂锅里冒出一个又一个甜蜜的泡泡,“说了两次了,再说了……”

黄少天看着他拿出平底锅点火化开黄油,香气扑面而来开始升腾起热气,包好的鲜虾鱼肉馄饨刺啦一声下锅翻炒露出一点点焦黄色,最后像是幸福一样蔓延到整个馄饨上。

“再说什么嘛?”黄少天咬着喻文州的下巴,一点一点地像是小猫咬人一样啃食着,“说嘛!”

“你都不说,我为什么要说?”喻文州收起吸油纸往炒好的馄饨上面撒了一把芝麻和葱花,装盘的时候回亲了一下黄少天的嘴角,“我可是个锱铢必较的商人哦。”

黄少天愣了愣,立马反应过来扑上去缠着喻文州一叠声地表白:“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快给本少笑一个再说一声喜欢我!听到没有嘛!说了我们好吃饭嘛!肚子都饿扁了好文州我好喜欢你的!”

“我也喜欢你,”喻文州把砂锅端过来放在他们两人之间,满意地再放上一盘压软了骨头的炸鱼,“所以,早上好,该吃早饭了亲爱的少天。”

黄少天心花怒放地摁着他使劲亲了口,mua的一声嘴唇分开后他还回味地舔了舔,理直气壮地调戏喻文州:“早上好!我觉得你比早饭好吃!”

“是么,”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把那盘炒馄饨拉近到自己面前,“那你就看着我吃吧。”

不要!!!黄少天惨叫一声,秀色可餐不是这么用的!!!!


【一】

【十四】

甜到倒牙……

噎………………


  948 56
评论(56)
热度(94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