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十六】

凶悍的小新杰我喜欢

上一章:【十五】


黄少天和喻文州亲亲热热提着几袋食材进电梯的时候,陡然发现张新杰和韩文清都在电梯里,张新杰正摁着开门键等他们两进来,只不过一张脸白的有点不正常,黄少天有一种自己一口气都能把他吹走的错觉。再加上有意瞒着张佳乐的事,黄少天这个时候一见张新杰浑身都觉得不自然。

喻文州还好,若无其事的和张新杰打了个招呼,张新杰点点头扫了一眼他们手上的食材突然觉得有点不对:“黄少天你最近转性了要吃辣?”

黄少天背上一僵直接脱口而出:“这不张佳乐爱吃辣吗?!”

张新杰狐疑地看了黄少天一眼,顺口问了句:“你们昨晚上不是去酒吧了吗?怎么听上去我哥在家等你你才从外面买菜回来一样?”

黄少天觉得自己后背都是湿的,心里一团乱麻生怕张新杰看出什么破绽,磕磕盼盼地往喻文州身后躲:“我们昨天晚上是在酒吧来着,但是他昨天晚上先走了是吧文州?是先我一步走了对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在不在家来着不过乐哥对我这么好我肯定要给乐哥买菜你说对吧……”

“……他要是不在家那买这么多菜他能吃什么?”张新杰觉得今天黄少天简直有点莫名其妙,“还是说你有什么事瞒着我?你一心慌就特别话多。”

苍天!!!怎么张新杰这么难缠啊??!!

喻文州识趣地站出来帮黄少天解释:“张佳乐昨晚上跟人走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哦,那他跟谁走了?”

黄少天感觉自己心都提起来了,紧张兮兮地看着喻文州生怕他说错什么。喻文州淡定地给张新杰解释:“扶着他朋友走的吧,叫什么来着?戴眼镜的那位?”

黄少天福临心智一般反应过来了:“肖时钦肖时钦!简直一杯倒哦!张佳乐笑得贼兮兮地把人家扶走了!都不等我!剩我和大眼一人在酒吧里面大眼对小眼啊!有他这样的吗?”

张新杰觉得有些不对但是一时半会也说不上哪里不对,暂且信了黄少天和喻文州的说辞。电梯到层停下来的时候他似乎有点站不稳身形晃了晃,站在他身后的韩文清立马伸手扶了一把。

黄少天突然想起什么一把搀住张新杰的胳膊:“窝草你又一晚上没睡??昨天吃晚饭没有?今天早饭呢?中午饭是不是也没吃?你敢不敢让你哥知道你这么拼啊小张博士??”

张新杰抿着嘴横了黄少天一眼:“不准让他知道。”

一个二个都这么横??我欠你哥俩的啊???!!

黄少天转移目标把矛头指向韩文清:“为什么今天你也跟他一路?你这个周末不加班吧韩队?”

韩文清抬手拖了张新杰一把:“我换药,他半靠在门框上喊了好几声都没回应,我估计他应该是低血糖到发晕耳鸣了就顺路把他捎回来。”

“张新杰你简直出息啊!”黄少天在他身上摸了两把准确翻出了钥匙,“这么舍己为人模范先锋你简直能干啊,了不起啊张新杰你敢不敢让张佳乐知道你这么拼啊?”

张新杰被他吵得头疼:“你敢不敢不说话?”

喻文州闻言一时没忍住,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黄少天一个横眉冷对过去脸上明明白白就写着,怎么你也这样对我?!韩文清好歹被黄少天这样吵闹惯了有点抵抗力,帮着把张新杰扶到沙发上试图用最委婉的话提醒黄少天:“你还是……给他点高糖高能量的吃的让他安静睡会好了。”

黄少天简直暴跳如雷,你们一个二个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不是都嫌我吵??!

至少张新杰是真的嫌他吵,见黄少天还在他身边一个劲的闹腾,在低血压状态下心情和脾气都格外糟的张新杰抬手就给了他后颈脖子一下。黄少天僵直的转过头睁大眼睛看着张新杰,抖着手指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一骨碌栽到在了张新杰身上。

整个房间顿时都安静了。

韩文清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脸色陡然就变了。喻文州自然而然地收回没来得及阻止张新杰的手,把黄少天抬起来让他和张新杰挤在沙发上一起昏睡过去,抬头问韩文清:“韩队吃饭了吗?要是没吃介意一起吃吗?要是不介意麻烦一起打理一下食材?我去喂个猫就回来。”

喻文州带着小可爱布丁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从断片的状态恢复过来,正揉着脖子小心翼翼掐着张新杰的脸报复着。看见布丁简直跟看见亲人一下扑上去嘤嘤嘤嘤把脸埋在猫咪软和的肚皮上求安慰:“还是你最好了乖布丁!乖乖让干爹亲一个!你看他们一个二个见死不救的!还有一言不和连打晕我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韩文清围着围腰在一旁处理牛蛙,抽筋扒皮拆骨这种动作不知道为什么落在他手上格外的血腥暴力。喻文州还顺手带了铁板过来,依照黄少天的点菜把牛背柳肉片成厚度合适的肉片的同时,把铁板也放在了火上加热。

介于黄少天是个标准的食肉动物,喻文州还买了一堆新鲜蔬菜。焯好水的菜心被捞起来切成小段小段的放在一边,等着和混着调好的淀粉羹汤一块下锅翻炒。黄少天丢开睡熟过去的张新杰摸进了厨房,先是被韩文清大刀阔斧砍肉的动作惊了一下,然后狗腿地接过喻文州递给他的香菇卖力地洗了起来。

“再蒸个蛋应该就够了,”喻文州接过洗干净的香菇把碗递给黄少天,“帮忙打散就好。”

喻文州正在把番茄炒成番茄酱,然后混着切好的香菇和水果玉米倒入米饭中一起蒸。等韩文清和黄少天把所有的食材该处理的都处理完后,乖乖地退出了厨房坐在客厅等着一会开饭。

布丁占据了张新杰心口那一块地方,正团成一团舔毛,看着他们两个进来就甜腻地叫唤了一声。黄少天生怕他把张新杰吵醒了,手忙脚乱地给他打手势示意他乖乖躺着:“嘘嘘嘘,乖乖别叫啊,把他吵醒那个起床气低气压美食都没法拯救我们两啊。等下又给我一手刀我简直无妄之灾啊!被军医打晕了传出去我还要不要脸啊??”

韩文清冷冷地瞟了黄少天一眼:“他就是张新杰?军医编号呢?”

黄少天本能地挡在张新杰面前:“老韩你冷静一点!他哥可是张佳乐!!!”

韩文清嘴角抽了抽:“我看上去哪里不冷静?”

“哪里都不冷静,”黄少天实话实说,“再说你自己不吃药……你对麻药过敏就算了镇定剂都不吃,老韩你简直太任性了!”

“我吃了镇静剂很难醒过来,”韩文清瞟了黄少天一眼,不想跟他一般计较,“之前没认出他来,不过他砍你脖子那一下……”

简直是韩文清生平遇到的最耻辱的事情,被一个军医直接放翻过去而且还不止一次。

更可耻的是韩文清连那个军医长什么样叫什么都不知道……

“你还想知道他长什么叫什么……”黄少天继续一脸警惕地看着韩文清,“你敢说你想的不是打击报复?老韩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人!你想清楚啊乐哥那个护短的性子要是他知道……嗷!”

一只苍白纤细的手捏着黄少天的后颈脖子,布丁窝在那只手的主人怀里怯生生的又叫了一声。黄少天内心惨叫了一声艰难地转过头去跟张新杰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新杰我错了放过我的脖子!我保证继续保持安静不吵到你睡觉了。”

张新杰在桌子上摸索了一会找到了自己的眼镜,慢条斯理的带上顺手又捏了一把黄少天的后颈脖子:“没你的事,我是被香醒的。”

……吓死宝宝了!!!!你们哥俩一天不欺负我心里不舒服是吧???!!!

番茄焖饭酸甜的味道勾搭着火爆牛蛙的辣味在不知不觉中占领了整个客厅,黄少天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抓起自己的手机扑进厨房,在起锅的第一瞬间眼疾手快地咔嚓了一张火爆牛蛙的照片给张佳乐发过去。蒸蛋也炖的正好,喻文州正一下一下切着秋葵准备等下放进去。

黄少天看着秋葵就一声惨叫:“为什么要加这个???!!文州好好的一碗蛋羹你不能让秋葵坏了味!!文州你不能这样对它!蒸蛋他容易吗你为什么要加上秋葵这个坏蛋!”

韩文清莫名其妙地听了一耳朵黄少天对秋葵的嫌弃,转过头问张新杰:“秋葵怎么他了?”

张新杰摇摇头:“不知道,不过他真的很讨厌吃秋葵。”

“你什么时候买的秋葵我怎么不知道?”黄少天一脸惊恐的看着喻文州,“明明我们两个一起买的菜没道理你买这个我不知道的啊?!”

“……”喻文州无辜地眨了眨眼睛,“放我家冰箱的,刚刚拿过来的。”

黄少天万念俱灰的看着秋葵滑到了快要炖好的蒸蛋上,铁板牛肉的鲜香味也没法拯救他。

张新杰脸色还是略带苍白,但是看到中午饭的时候明显兴奋了很多。那碗菜心羹颜色翠嫩诱人,清香在一堆肉菜中也能轻易勾走人的注意力。再配着茄汁玉米香菇饭和铁板牛肉,连火爆牛蛙的辣味都更加能让他接受了。

番茄酱汁渗透每一粒米饭中,给莹润透白的米粒染上了一层胭脂色,香菇混着玉米给整碗饭平添了不少亮色和香气。一切都完美的不能再完美了,除了……

黄少天蔫哒哒的看着那碗秋葵蒸蛋:“放过我好吗……蒸蛋真的好嫩但是秋葵他真的好讨厌!”

就是因为蒸蛋嫩滑的和布丁一样入口就化,才显得那个秋葵越发的面目可憎了!

韩文清夹了一大皮片牛肉塞到张新杰碗里,皱着眉头叮嘱他:“你倒是多吃点肉啊,老吃菜你兔子变得吗?都瘦成那样了你是不是哪天想晕倒在手术台上?”

黄少天赞同地点点头,嘴里叼着一个牛蛙腿辣的一个劲地吸气又舍不得松口。

牛肉不知道被喻文州怎么处理过,嫩滑的一口咬下去丝毫吃不出牛肉肉质特有粗硬的纤维感。配上同盘的时蔬被高温逼出来的香气,整道菜在还保持着高温的铁板上滋滋作响,不断散发出更加深层次的美味,张新杰埋头连吃了两片根本来不及反驳韩文清的话。

比起蒸蛋的入口即化,牛蛙肉就是另外一种感官享受上的入口即化了。简直就像是入口了一块果冻,带着肉的甜鲜味在入口的一瞬间就化成了一汪水。然后用辣味和肉质的嫩感把整个口腔填充地没有一点缝隙,劲辣的香气霸道又直接,完美解释了牛蛙肉嫩滑的精髓。

张新杰私心对比了一下还是想再来一口菜心,那种清爽的感觉配着番茄酱汁和香菇玉米焖出来的饭感觉太好了。韩文清看他又舀走一勺菜心忍不住了:“真是兔子变得?”

张新杰冷漠地混着菜心吃了一大口饭:“就是兔子变得我也能在关键时刻打晕你。”

……

黄少天憋笑憋得很辛苦,被嘴里的牛蛙辣的差地岔了气,趴在喻文州的怀里抓着他的手咳得惊天动地。吓得旁边眼馋的布丁立起来的耳朵都贴着脑门放平了,喻文州拍着他的背有些哭笑不得:“这是怎么了?”

“咳咳……你……你不懂……咳咳咳……哈哈哈……”

黄少天被辣的死去活来也被一口气憋得有点崩溃,迫切需要一个宣泄口。不过碍于老韩锅底一样漆黑的脸色他还不敢当众让顶头上司下不来台,只能憋回那口气:“没有没有,我就想说张新杰就算是兔子也是敢蹬老鹰一脚的那种。”

张新杰看了黄少天一眼,拿筷子点了点碗边警告他:“食不言。”

黄少天立马把脑袋耷拉下去跟喻文州小声嘀咕着:“所以说跟他吃饭很崩溃的,张佳乐在还好点,这下……”

张新杰夹了一筷子牛肉,目不斜视地看着自己的碗冷漠地问黄少天:“张佳乐不在又怎么样?”

黄少天捧着碗可怜巴巴地看了喻文州一眼,发现喻文州也只能递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老实地闭嘴:“张佳乐不在我听你的……食不言……我闭嘴。”

张新杰满意地点点头,抬手舀了一大块带着秋葵的蛋羹到黄少天的碗里,还特意看着他的眼睛叮嘱他:“不准挑食。”

哇……

黄少天内心在嚎啕大哭,让我吃菜没问题我吃就是了,但是逼我吃秋葵是什么意思?!!



【一】

【十七】

(感觉烦烦在张家兄弟眼里……

是个只能自己欺负的……

嗯……

  861 68
评论(68)
热度(86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