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食为天【十七】

妈个鸡这个本宝宝出出出出……

花式抱画手大腿去了……

(烦烦不是打不过……他是不敢对新杰动手啦)


上一章:【十六】

 

一顿饭吃得黄少天痛并快乐着,除去秋葵以外的饭菜都好好吃,但是一想到有秋葵这个败兴玩意黄少天的表情就十分生不如死。

他偷偷摸摸地把一块秋葵递给守在他腿边的布丁,布丁嫌弃地闻了闻就是一个喷嚏,一溜烟自来熟黏腻地溜到韩文清的脚边,不怕死地挠着他的裤腿要吃的。

“布丁都不吃的……”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向喻文州,“为什么还要我吃?”

喻文州还准备耐心劝劝他的时候张新杰一个眼刀就飞了过去:“吃不吃?”

“……”黄少天万念俱灰地夹起一块秋葵塞到嘴巴里,满眼都是妥协在强权下的绝望,“吃……”

韩文清默默地撕了一小块牛肉递给扒着他裤腿的小胖子,布丁嗷呜一声咬住吃得呼噜呼噜的,满脸的幸福能和黄少天形成鲜明的对比。

喻文州同情地揉了揉他的脑袋,小声地哄他:“待会冰糖雪梨多给你加点糖?”

“晚饭我不想看到这个玩意,”黄少天把脑袋送到他手上拱了拱,“我们多加几道肉菜嘛!要吃肉要吃肉!还想吃海鲜!就是不想吃菜不想吃!”

韩文清默默吃完这碗饭,在一桌人围观饭桶一般的眼神中又给自己添了一碗:“我那有以前战友刚送来的几只海蟹和一篓大闸蟹……”

张新杰和黄少天眼见的眼睛陡然一下都亮了,黄少天眼巴巴地看着文州:“有螃蟹……”

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抓过在韩文清脚边又蹭又磨的布丁:“可是螃蟹不是我的啊。”

韩文清识趣地点点头:“要做的时候上来拿,晚饭记得加我双筷子就行。”

吃饱喝足后的黄少天窝在沙发上,和布丁一毛一样地晒着鼓鼓的肚子。张新杰看着蛮有趣地伸手戳了一下他肚子,黄少天吓得一骨碌爬起来往沙发角落躲:“你没事戳我肚子干嘛!?”

张新杰淡定地看了他一眼:“好玩。”

“你你你……”黄少天指着他抖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好玩你就戳我啊?!!”

张新杰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手撑在沙发上朝黄少天招了招手,喻文州见此情况同情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低头发了条信息出去,决定去厨房洗碗不参合这种事情。

黄少天正要控诉喻文州为什么不帮他就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他可能有事要问你”。

张新杰坐在黄少天面前直视他的眼睛:“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黄少天顿时脑袋一懵,脑海里面一圈一圈的盘旋着四个大字:东窗事发!!

喻文州靠在厨房门上好心地发了一条建议过去:“张佳乐没让你不告诉他吧?”

张新杰翻了一下从黄少天手上缴获过来的手机:“早上10点给你打了个电话,顺便你手机里那张火爆牛蛙照下来是发给谁的?对了喻文州刚刚给你发了条短信。”

黄少天可怜巴巴地抱着布丁窝在沙发上:“我……我我……我……张新杰你怎么跟我妈一样翻我手机……张佳乐他人嘛……他那么大个人了又不会丢是不是人家都成年人了……”

“他昨晚上去哪了?”张新杰敲了敲桌子打断黄少天的话,“或者说,跟谁走了?”

黄少天瞟了一眼喻文州发给他的短信,果断把孙哲平和张佳乐打包卖给张新杰。

张佳乐拿纸一下一下地擤鼻涕,愤愤的看了眼黄少天发过来的火爆牛蛙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咬牙切齿地盘算着过几天好了怎么把黄少天逮着吊起来打挂起来打拎直了打……

晚上时间还没到,黄少天还没吃成他想要的海鲜,他的电话就玩命地嚎了起来。张新杰和喻文州默默守着一篓子张牙舞爪的螃蟹,目送韩文清和黄少天被催命一般的电话催去加班。

“加班复加班……”黄少天在一边碎碎念,“说好的调休都是骗人的,能让我有周末都是开恩了!叶修呢我要把他拖出来打!没事找我干什么来着?!!这次一次去几天?!”

叶修抽着烟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他:“尽快搞完最好,注意安全,注意扫尾。还有执行任务的时候就不要想着谈恋爱的事了,任务完成后我保证把你系上丝带送你男朋友床上。”

黄少天接过东西的一瞬间似乎眸色都浅了一点,静静摩挲半响后抡起东西发誓不把叶修打残他今天就不出发了!打叶修不用像对上张新杰喻文州之类的那么担心出手后果了,反正叶修皮厚抗打拉仇恨一时半会打不死!

喻文州翻检了一会那几只大螃蟹,换了水把它们养在大缸里面。张新杰在他身后看了一会突然开口问道:“你似乎知道黄少天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

喻文州顿了顿,给螃蟹解绑好的稻草的手继续忙碌了:“我以为你也知道?”

张新杰看了看那一篓的螃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以前黄少天要是说不过我他会直接上手,但是自从某次回来以后他连还手这种事都不太敢做了,所以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是想问他战斗力为什么看上去弱了?”

张新杰冷笑一声抓住一只试图越狱的螃蟹扔回了水缸:“他的战斗力从来没有减弱过,直观上看他各方面的素质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每年他和张佳乐的体检报告我都会看,不过我比较想建议他们找个更专业的伪造体检报告。”

“但是这个跟我说有什么用呢?”喻文州一脸无害地盖上盖子,半撑着料理台看着张新杰,“或者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呢?好歹四年同学情你这样怀疑我可是太没有道理了啊。”

他们两个针尖对麦芒僵持了一会,喻文州像是想起了什么事突然展颜笑了起来:“说起来,我也很好奇一件事情,难道张佳乐就没好奇过为什么他身边没有长期监察的第三方医师吗?”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了然地起身了:“所以都是第三方,你这么玩很有意思吗?”

“至少,”喻文州顿了顿,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开始扒张新杰裤腿的布丁,弯腰把他抱了起来点了点他的鼻子,“某人的反应很有意思不是吗?”

布丁无辜地咪唔了一声,张新杰在这点上倒是对喻文州说的深以为然,确实很有意思。

“那你,”张新杰大概思索了下喻文州的身份,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到底是谁的第三方?”

“我其实……”喻文州捏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似乎有点困惑于这个问题,“我真的只是在度假期间,或者说我一直在上班来着,但是我确定我现在真的就是个点心店老板。”

张新杰一脸不信:“那你这么积极勾引黄少天做什么?”

喻文州根本没有一点被拆穿的觉悟:“有这么明显吗?”

“你大学的时候可没这么热爱下厨。”张新杰毫不犹豫地拆穿他。

“居然这么明显,”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摸了摸鼻子,“那我会注意收敛一点的,感谢提醒。”

张佳乐第二天晚上才捂着腰回来,进屋还张望了一圈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暴露,就大模大样地溜达进了卧室。一打开门张新杰正好整以暇地半靠在床边看书,听见声音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问道:“你舍得回来了?”

张佳乐生生听出来一种,黄少天她娘拎着黄少天他爹耳朵严刑拷问你到哪去浪到这么晚回来?你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干脆就在外面住到天荒地老别回来了的错觉。

哦……张佳乐他娘不会干这种事,这种事一般情况下都是他爹孤零零的蹲在家里化望妻石。

“我……”张佳乐拖了风衣挂衣架上,以一种饿虎扑食的姿势摁住张新杰,“哥这不是回来了嘛?我怎么可能舍不得回来啊!我还要回来抱着你才能睡呢宝贝新杰。”

“是吗?”张新杰皱着眉头挣扎了一下,免得他哥先把他搓散架了,“那你昨晚上抱着谁睡的?”

张佳乐默默放开自己的手,狠狠亲了口张新杰:“你怎么就这么较真呢?!!我又不会乱搞!”

“那你就去吃回头草?”

张佳乐沉默地看了会张新杰,一把掐住他的脸捏了捏:“黄少天把我卖了还是喻文州卖的?卖了多少钱?我还没把他们两个搞上的消息卖出去呢他们还敢来举报我??”

“你就……”张新杰把脑袋搁在张佳乐的肩窝上,有些迷茫的问他,“那么喜欢他?”

张佳乐可怜兮兮地拿被子裹住他们两个在床上奋力一滚,把弟弟抱了个满怀:“要是不喜欢他的话,我就只能喜欢新杰你了……咱爹会把我往死里打的!”

“他敢!”张新杰脱口而出,突然反应过来张佳乐又在逗他,有些不满地横了他一眼,“说得现在还有谁能管得着你喜欢谁一样。”

“你啊,”张佳乐哄起人来好话张口就来,“你要是不同意我保证把他养外面不带回来招你眼就是了,乖乖你也不想想,我这种职业除了……还能出去祸害谁呢?”

……张新杰总觉得后半句话是花花公子拿来哄大房原配而不是哥哥哄弟弟的……

“你那个职业……”

突然张新杰也有点迷茫了,张新杰说得没错,他们这种涉毒警察军人不管是在前线还是从前线退下来的,或多或少都会觉得,找一个圈外的人谈恋爱那纯粹是祸害人。有些毒枭的报复狠辣又防不胜防,迁怒缉毒军警的家属、宠物甚至朋友的多不胜数。

“这样一想喻文州和黄少天搞上了这下布丁就危险了,”张佳乐搂着弟弟的细腰上下揉了两把,“你也是哦出门小心有人给你套麻袋。”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拍开张佳乐的手:“我要是14岁你拿这个骗我我还信一点。”

言下之意就是我今年都25了你别拿哄小孩的话骗我。

张佳乐挫败的在张新杰怀里拱来拱去:“我就是真的……真的……不仅是喜欢好吗?”

“那还有什么?”张新杰掰正张佳乐的脸问他,“你想跟他过一辈子?这回你不怕有些什么麻烦事来找他了吗?”

“……”张佳乐郁闷地搓了张新杰一把,“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为什么要找我们这种官二代军二代去那个任务,比起一个毫无根基的缉毒小警察我们至少多了层安全保障。”

“所以你就是想跟他过一辈子是吧?”

张佳乐认真看了会张新杰的脸色,老实承认:“有过这个打算,说仅仅是喜欢那个就是骗人了,最开始就看上眼了呗,反正你哥长得帅你也知道一般很少有人能抵挡住我的魅力,再说了……唔”

张新杰冷酷地捂住了张佳乐自吹自擂的嘴:“那他有多喜欢你?或者说那他怎么想的?”

“这个……”张佳乐默默地试图拉上被子伪造他困了,“这个你得问他啊,哪天你心情好开恩我就把他带回来我们两个一起问?”

张新杰默默伸腿把他哥踹下床:“他喜不喜欢你现在还有多喜欢你你都不知道?你就迫不及待要跟我说你要去吃回头草了?去给我洗了澡再上来睡觉!”

张佳乐委屈的像是个小媳妇,灰溜溜的滚去洗澡了。

 

黄少天接收指令的耳机在至今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机械的电子音,其实在特殊时刻会有处理过的人声传达更精确的指令。经过机械处理和加密传送的声音听上去甚至于比电子音还要冰冷机械一点。

黄少天已经很久没有接收过这样的人声指令了,和所有的组员都不一样,他最擅长不仅仅是电子入侵或者电子战之类的线上任务。如果有需要他的时候,他恐怕是隐藏最深的一把利刃。

挖掘到他这种天赋的指令导师也感到一场不可思议,任谁也无法想象一个家庭幸福美满天性开朗的男孩子,居然在执行“斩首”这一类任务的时候是最绝佳的执行者。

同样的,一旦那个被处理过后的人声响起的时候,交付于他的只会有一个任务。

千里奔波完处理完最后一点痕迹扫尾完成后,黄少天擦着手上的冷兵器看着沉浸在夜幕下歌舞升平的城市委屈的摸了摸自己肚子,发现这回真的是饿狠了……

该死的喻文州!!!手艺这么好干什么??!!我啃战术饼干都下不了口了!!!??

【一】

【十八】

港道理,黄烦凶残起来才……

但是他不敢凶残新杰的23333

鱼总:征服一个人应该先征服他的胃

黄烦攻略度85%……

请问鱼总是否存档?

  738 42
评论(42)
热度(73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