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十八】

嗯……

这个爬墙的黄烦

下周开始两到三天更一章



上一章:【十七】





就像是张新杰说的那样,喻文州其实并不是特别热爱下厨房的人,自己在家的时候最多翻找了一会冰箱拎出一点食材,把一片牛肉或者一块鳕鱼在铁板上煎了煎,拿切好的洋葱和生菜垫着涂了柠檬奶油酱的吐司夹着,就解决了中午饭亦或者是晚饭的问题。

最多沏上一壶花草茶,然后就悠悠地坐在沙发边上看他的书翻阅文件什么的。实在懒起来了他连他名义上的店铺都懒得去,全靠宋晓、徐景熙和李远在那操心就好。以至于他难得一见出现在店里面的时候,宋晓恨不得摆开全幅地礼节恭迎圣驾的到来。

所以当他最近看着面粉思考要不要烤点小饼干存着供某个人磨牙,亦或者看着一些食材的时候就开始主动思考怎么弄更符合某个人的口味的时候,便开始认真思考张新杰所说的那个事实。

唔,原来在不知不觉之间果然中毒有点深啊。

布丁勾着喻文州的裤腿叫了一声,见喻文州没有什么反应拖着大尾巴扭着屁股跳上了沙发趴在他的膝盖上,得寸进尺地想去咬着喻文州手上三明治拖出里面的内馅尝尝。喻文州点着他的鼻子小声提醒他:“不准太过分啊小家伙。”

最近只给猫粮吃到底谁更过分啊!布丁怨念地抱着他的手腕磨着,什么叫奢入俭难你不懂吗?

他想圈住的那个人可是黄少天,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人。嗯,不知道做饭的手艺能换来多高的好感度,虽然坦白关系后黄少天的表现从暗地里摸把手占他点便宜最近发展成了正大光明地摸他手往他怀里扑,可惜还没怎么加深一下呢黄少天领了个任务就出远门了。

不是有点喜欢他,是很喜欢,喜欢到什么地步呢?

喻文州抱起布丁给他顺了顺毛:“接下来的好感度你可得加油多给我刷几个啊。”

布丁扇了扇耳朵,拿脑袋蹭喻文州的下巴像是要撒娇一样要吃的。

“你说,”喻文州托起他的小短腿让他露出脖子挠了挠,温柔可亲的把猫咪举到和自己眼睛齐平的地方,“我给你挂个饼干相机在脖子上好不好?”

布丁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的喵嗷了一声。

喻文州愉快地当他这是同意了,转头研究了一下找郑轩要了个推荐饼干相机清单研究。

睡觉的时候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有些回味的想了想那个泛着粉红色绮丽的晚上,黄少天懵懂又直接的眼神以及热情的动作,露出来的那片皮肤和细腰肌肉回味起来能带动整个人都略微躁动起来。

晚风吹过窗帘带来一点点波动,喻文州惬意的在秋日凉爽的夜晚翻了一个身,怀里踩进了一只毛茸茸的布丁,暖和的让人在睡梦中沉浸地更深一点。

在梦里他似乎能看到一双大眼睛,带着一点狡黠圆溜溜的转着像是要打什么坏主意一样。他往右翻了个身摸到放在脖子上的一双手,有点不解地开口问道:“我记得我应该给纱窗上了锁的。”

“嘿嘿嘿,”黄少天坏笑着那手去冰喻文州的脖子,还试图往里面再摸一把,“就你那破锁还想防住我?你这什么警觉性?还没布丁有危机意识呢!你瞧你的猫都比你反应快啊!小可爱乖乖布丁让干爹亲一口,你怎么就发现我进来了呢?”

“我怎么会想到人民警察半夜三更还要爬墙夜袭呢?”喻文州懒洋洋地伸手捏住黄少天的手给他暖暖,“你是从一楼上来的还是从你家下来的?”

“这个你别管,”黄少天黏腻地凑上去连铺盖带人搂着喻文州蹭他,“你先管管我肚子饿的事好吗?饿死我了我在外边执勤奔波了两天就想着你的饭……”

“只想着我的饭了吗?”

黄少天笑嘻嘻地亲了他腮帮子一口:“当然还有你的人!乖乖乖还有你好布丁我可想你了!”

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据说瘪下去的肚子,爬起来给他弄点东西吃的。黄少天就像是挂件一样缠在喻文州身上:“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啊,要是换个别的谁大晚上爬床到这份上怎么都要报警吧?文州你就淡定地带我来翻冰箱果断真爱啊。”

“嗯,”喻文州亲了亲黄少天的脸颊,伸手把他抱在怀里拍了拍后背,“好了,刚刚抱警了。”

“才抱一下!”黄少天耍赖不干趴在他背上围观喻文州家的双开门大冰箱,喻文州找了一会拿出一盘子蒜香面包问黄少天:“有多饿?是将就吃点跟我睡觉还是饿狠了我再给你找点主食?”

“将就吃点是指?”黄少天伸手想拿一个先垫垫被喻文州抓住了手,“你家还有什么好东西?”

“好东西倒是有,”喻文州突然想起什么从桌柜底下拖出来一个盛满了水的盆子,“生蚝还有两对,来帮忙撬开我给你架起来铁丝网烤来吃了。”

大晚上有这么好的福利???黄少天简直感动的泪流满面,随手抄起喻文州家厨房刀架上得一把菜刀,咔嚓咔嚓几下就硬生生撬开了生蚝壳把肉从里面拖出来洗干净,然后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蒜啪啪几下就拍成了蒜蓉。

喻文州抽开了烤盘露出了能架铁丝网的烤炉,码上料的生蚝肉被装回了壳子里面混着蒜蓉调料和一块黄油放在了铁丝网上烤着。喻文州还翻出一把之前做好的鱼面和一截酥肉火腿什么的,掂量着盘算了一会笑意盈盈地看着黄少天:“你去洗个澡,我给你下面吃吧。”

“下面是指哪个下面啊,”黄少天故意混淆概念凑上去亲了下喻文州的嘴角,舌尖顺着他的唇线舔着时不时还要咬上一口,“我要是两个都想吃怎么办啊?”

他的手冰得很,身体却热的惊人,腰肢一带贴着皮肉透出勃勃的生命力简直一摸上去就细腻得让人爱不释手。喻文州被他摁在料理台上半弯着腰亲了好几口,睡衣下摆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一只手贴着他的腰线还想往上再深入点,喻文州摁住他那只手回应地亲了亲他的下巴,然后唇舌辗转阵地含着黄少天下唇和他缠绵了一会。

“那就先吃面,”喻文州抓住准备扒他睡裤的手,“吃完有力气了我们再说吃下面的事。”

啧啧啧,黄少天摇了摇头一脸痛心疾首地继续往下摸:“文州你怎么嫩这么涉黄涉暴,这样不好啊,要不要我扫黄打非帮你检查一下?”

他说的热切里面带着调侃,听语气仿佛是占了上风手里捏着什么了不得的把柄。然而喻文州伸手一摸才发现黄少天耳根烫的厉害,脸颊一带摸上去就是那种粉润的温度,在厨房的暖灯下一看才发现,脸上泛着不知是被滋滋作响的油烟熏出来的还是自己把自己烫熟了的红色。

生蚝烤的正好,油汪汪的一块白生生的嫩肉在被火焰逼出来的汤水间格外诱人,几乎可以想象到那种鲜软丰沛得可以把舌头吞下的滋味一般一样。离火的时候喻文州恰到好处地撒上了一点柠檬汁,海鲜的鲜味彻底被激发出来透着鲜活的感觉。香气翻滚上来混着柔嫩的肉质,就算是烫极了一边吃一边哈气,四个生蚝黄少天也没用两分钟就全部解决干净,连汤汁都没剩下一点。

喻文州正好在旁边用小碗乘上刚刚焯熟的鱼面,接着铁丝网还没降下去的高温略微炙烤了一下切薄了的火腿和酥肉,金色的酥皮渗出点点诱人的油脂很快浸润了整片肉。

火腿烤制了一会就被切成了丁混着高汤煮了起来,等整碗面浇上高汤盖上酥肉撒上了葱花,推到黄少天面前的时候他都舍不得把视线从喻文州的身上移开。很难想象喻文州这样的人挽着袖子认真的在厨房里面忙碌着,睡衣遮不住他肩背用力时突显出来的薄薄一层肌肉,手腕到肩背一带都性感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喻文州注意到黄少天的视野,伸手去擦他嘴边的汤渍:“怎么我比面好吃吗?”

黄少天端起碗笑嘻嘻舔了下送到他嘴边的手指:“等我吃完面再来吃你就知道哪个更好吃了。”

那碗汤散发着浓烈的香气,晶莹透明的鱼面堆成小山丘露出一个尖尖静静躺在浓白的汤汁里,贴着几片金黄的火腿和酥肉。黄少天夹起一筷子面混着一片火腿囫囵吞下,鲜香柔嫩的滋味化开在嘴里配上烤的恰到好处的火腿根本舍不得停下来。混着温热稍烫的汤汁下肚,一股热气从胃部开始向四肢百骸蔓延,透过皮肤发出一声对美食的喟叹。

微博

不老歌



【一】

【十九】

只能说……黄烦你想上鱼总

大概你想……多了吧……吧……吧


  779 89
评论(89)
热度(77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