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

啊……这个骑着重机买菜的黄烦

(简直不持家)

上一章:【十九】



喻文州一开门就被布丁咬住了裤腿,满脸怨念的短腿猫扒着他的裤腿想往上爬,就被他抓住短腿搂着腰抱回了沙发。没人性没天理了,布丁抱着喻文州的手腕蹭得打滚,以前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给自己加餐,现在连猫粮都不加了简直是虐待啊!

喻文州掰过布丁的嘴看了看,然后对照着镜子看了眼自己被啃得一塌糊涂的耳后,还有从脖子靠下的地方一直到后腰一带的挠痕,深深感受到了给猫剪爪子的必要性。

于是可怜的布丁没有早饭吃连猫粮都不给就被主人抱起来剿灭了所有的指甲。

这是迁怒这是虐待!!!还有没有喵权了还有没有人管管了?!!!

黄少天在床上翻了个身,摊开了手脚抱住一床被子蹭了蹭,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念叨喻文州还是在念叨着布丁亦或者是喻文州许诺的早饭。

荸荠和香菇被洗干净该去皮的去皮该去蒂的去蒂,然后都剁碎了切成丁放在一边备用。喻文州早上起来的时候抓住睡得香甜的黄少天看了看身后的小口,稍微有点红肿行动上应该没事但是还是要注意饮食清淡一点。

新鲜杀好的兔子打理干净剔去细碎骨头和大骨头后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纯肉,稍微配合着淀粉勾出来的芡汁和切成细长丝的仔姜在锅里翻炒了一会,就和切成碎丁的荸荠和香菇一道同淘好的米进了高压锅。

他还没把案板上的细碎残渣收拾干净后背上就一热,黄少天赤裸着上半身走过来抱着他的肩背啃着他的脖子,手不安分地往下半身摸索着:“闻着味就醒了,文州你认真煮饭的样子怎么这么帅,我跟你说我哪天要是精尽人亡了就是被你勾引的。”

“这还怪我了?”喻文州侧过身回亲了一下黄少天的脸颊,“你先去洗漱等一会?马上就好?”

仔姜和兔肉的鲜味混合着传出一种温暖的感觉,香菇加重了香气荸荠加深了鲜味和咀嚼的鲜脆感。黄少天在秋天偏冷的早晨吃出了一身热汗,软糯的稀饭混着脆爽的荸荠再加上咸香软嫩的兔肉让他简直胃口大开。

介于张佳乐好心的给他请了假,黄少天吃完饭黏在喻文州身上一会就开始跟他商量晚上吃韩文清那篓螃蟹的事了。螃蟹已经养在张新杰和张佳乐他们家两三天了,该吐干净的泥沙早吐干净了再不吃的话好好的螃蟹就要减黄减膘了。

“别人谈恋爱出去旅游出去逛街什么都有,”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翻他的衣柜找出一件白衬衣换上还美名其曰情侣装,“到你这就是想跟我逛菜市场了……”

“民以食为天,”黄少天整理了一下领子觉得全扣上憋得慌,直接拉开了上面三颗露出一大片胸脯,“再说了逛菜市场就不浪漫吗?我觉得很浪漫啊文州你知道什么叫做大俗既大雅吗?一边感受着城市的烟火气息一边感受着恋爱的浪漫,那种油盐酱醋茶混着奶油布丁的感觉……文州晚上除了螃蟹我还想吃慕斯蛋糕怎么办?”

“给你做,”喻文州伸手替他扣上一颗扣子,“做一个大的怎么样?要水果慕斯还是提拉米苏?”

“要香草大理石慕斯蛋糕!”黄少天抢过喻文州拿车钥匙的手,“我来!坐我的车!”

喻文州看着兴高采烈地翻检出自己的重机钥匙催自己出门的黄少天,还是决定不要质疑骑着道奇战斧这种暴力重机去买菜是不是有点违和的这种小事情了。

不是有一点违和,但是黄少天他开心就好,就是喻文州坐在他后面觉得自己就像是赛摩女郎一样。道奇战斧顶级的配置几乎咆哮着在两秒加速到顶级赛车的速度。喻文州的手贴着黄少天的腰几乎能感受到那种热血沸腾的能量,透着皮肤向着自己传达着一种肾上腺加速的疯狂感。

黄少天能卡住每一条街道最高速度在车流中自如穿梭着,风驰电掣的把所有的竞争者都甩在身后。虽然骑这种重机又拉风又爽,但是有一点遗憾就是菜市场的大妈一看到旁边立着的重机和一个劲给喻文州抛飞吻的黄少天,一点砍价的余地都不给喻文州。

黄少天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明明昨天晚上被做到全身软糯求饶的也是他,现在满大街活蹦乱跳的也是他,似乎一场深度睡眠后体力就满点恢复了。带上安全头盔后在呼啸的风声里明明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但是喻文州贴着他的后背也能感受到他喋喋不休地在向自己诉说着什么。

……这个就太尴尬了……自己也总不能扯着嗓子问他说什么吧?更何况他能预料到黄少天肯定是更兴奋地扯着嗓子回问他文州你刚刚说什么?

但是这似乎就是恋爱的魅力,他们在一起就算是干着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的事情,但是又觉得这样比平时更让他们心情愉悦,仿佛幸福是可以实体化被触碰到一样。哪怕是平时最细微的一点小事,都能在这种氛围影响下变得更甜蜜一点。

以前喻文州打发奶油和烤胚子的时候,凑上来想蹭点什么走的是布丁,现在是黄少天抱着布丁时不时就对奶油和巧克力果酱什么的下手了。慕斯液混入奶油和白巧克力后甜香勾得黄少天蠢蠢欲动,喻文州一个不小心没防住,转过身就能发现巧克力和可可蛋糕少了一部分。

偏偏犯罪嫌疑人还一脸无辜地揉着猫,犯罪现场还能恢复到犯案以前的样子,要不仔细看喻文州也没发现蛋糕胚子矮了那么一点点。

“你把你手快用到这个上面真的好吗?”喻文州无奈地看了眼模子,“再偷吃晚上可就没有了。”

“嘿嘿嘿,”黄少天笑得贼兮兮的,“反正最多没有他们的份,我的慕斯蛋糕文州你不可能限量供应吧,那个草莓酱还有吗赏给我一点呗好文州!喻哥哥人家要吃那个草莓酱嘛!”

新鲜的草莓去了蒂切块混着蜂蜜和糖小火慢煮出来的草莓酱,红艳艳地透露出草莓特有的带着微酸的芳香。再加上合适的奶油后那种香气就像是一张网,网上全是甜蜜诱人的陷阱让人在不知不觉中简直无路可逃。

喻文州随手翻捡出一个大口杯倒上酸奶,再铺上厚厚一层刚刚煮好的草莓酱和撒上几片杏仁片就塞到黄少天怀里。黄少天满足地挖了一大勺塞到嘴巴里,满足地喟叹出声然后摸出手机咔嚓一声拍给了张佳乐和张新杰。

太嚣张了,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表示回去黄少天今天下午我回去你就完蛋了!

不!!!现在你就完蛋了!

黄少天的手机玩命地嚎了起来,接通电话就听到张佳乐冷笑几声劈头就问他:“屁股不疼了?”

……我我我我……我我……黄少天顿时脸和手上的草莓酱一个色,近乎声嘶力竭地反驳到:“我屁股怎么会疼!!!谁屁股疼了!!!!张佳乐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懂!”

张佳乐冷哼两声,把腿翘到桌子上转着椅子调戏某个小警察:“屁股不疼啊?那是文州不行还是昨晚上人家疼你啊?腿都不软吗黄少天?”

你你你你……你……

大概想象得到黄少天现在是怎么一个崩溃的小模样张佳乐心情好了点:“晚上吃什么?你倒是爽啊?我给你请假是让你在家歇着你倒好,好吃的好喝的被供着了是吧?”

黄少天低声下气地跟小媳妇一样给张佳乐求饶:“乐哥我错了,晚上我们吃螃蟹,烤的还是煮的还是油爆的葱炒的您老吩咐一声?想喝什么酒您老说一声我马上出去给你买?”

“滚犊子,你才老呢!”张佳乐想起那天似乎在孙哲平家看到的豪华酒柜转头问黄少天,“喻文州准备怎么弄螃蟹?配什么酒?”

黄少天转过头问喻文州:“张佳乐问吃什么螃蟹配什么酒?听上去他像是要打劫土豪?”

喻文州把最后一层慕斯液倒在放在模子里的巧克力蛋糕模子上,闻言仔细想了想回答他:“有六只可大的红花蟹拿几瓶白啤清烧吧?剩下淡水蟹的挑几只拿来生烤挑几只煮着吃,张佳乐爱吃辣就再火爆几只,让他要是有好的白葡萄酒就拿来,香槟最好。”

张佳乐嗯了两声示意他知道了下班了就去搞酒,临挂电话前突然想起一事:“那新杰谁去接?”

黄少天抓着脑袋想了想,觉得自己舍不得放弃试菜的大好机会去接张新杰,突然灵机一动问张佳乐:“老韩是不是今天下午又要去换药?让老韩接不是一样的嘛!反正是老韩的螃蟹老韩还申请晚上来蹭饭呢。”

……为什么是老韩的螃蟹?张佳乐突然有些不明就里了,他只发现家里多了一缸螃蟹还有一筐海蟹,还以为喻文州存在他家准备吃的,万万没想到是韩文清提供的。

这么大的事怎么新杰不跟我说一声呢?本来吃饭的人就多还要多老韩这个饭桶……

一想起老韩上次在食堂看到的那个饭量张佳乐就觉得恶寒,就算是那一筐螃蟹本来都是老韩的,但是关键问题是他一份就能干掉三分之二啊!

张佳乐闷闷不乐的一个电话过去恶声恶气地仿佛是上门收租子的地主:“喂?!有没有酒啊?!要好的白啤和香槟!晚上乐爷有螃蟹吃没酒配你懂吗?!”

孙总一脸严肃地挂了电话,正巧大老板楼董累死累活开完会出来看到兄弟撑着下巴在办公桌上做沉思状,有些好奇地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背:“文件有问题?”

孙哲平摇了摇头:“文件没问题。”

楼董更好奇了:“那怎么了?上次我看你摆出这个表情还是为了干死那帮狗日的抢我们几个亿生意的龟孙,这次是谁又犯到你手上了?”

孙哲平认真地看着楼董:“张佳乐找我拿酒你说我是给他送上门好还是等他上门来拿比较好?”

楼冠宁认真回看了一会孙哲平,确定他真的是在上班时间认真思考这种事,摔文件不干了!

韩文清是警局中下班最晚的,交接完所有文件后他按照张佳乐的要求去了趟医院,一边查查伤势恢复情况一边准备接张新杰回去吃螃蟹。张新杰似乎刚从手术台下来,脚步都还是虚飘着就要过了小护士手上的病案半靠在门上研究起来了,根本没注意到韩文清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韩文清冷着一张脸问还没来得及离开的小护士:“他几点下班?”

“小张博士下午三点就能走了他昨晚上晚班呢,结果12号那位突然病情恶化推进了手术室他又紧接着上了,”小护士碍于韩文清的脸色实在有点像是收保护费的就往张新杰身后躲了躲,“虽然人家技术好但是我们院技术好的医生很多啊,你们得让人歇口气不是?人家中午饭还没吃呢!”

张新杰瞟了韩文清一眼:“你胳膊还没好?你这样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能拆线啊?”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也比你玩命了一般工作的身体强,下班了就跟我回去。”

张新杰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你又不是张佳乐管这么多干嘛?

韩文清也懒得跟他多说,确定了他早到了下班时间现在走的话根本没什么影响最后问了张新杰一声:“走不走?”

张新杰皱了皱眉:“跟你没关系……啊!”

小护士吓得蹬着高跟鞋拽着韩文清的手不放:“喂喂这位同志你冷静一点!把小张博士先放下放下!你这是非法的!!我们医院有监控的你要把我们院的医师带到哪去!!??”

韩文清扛起张新杰顺便掂量了一下他的重量,觉得他简直轻的可以,单手就能压制住他的试图顶过来的膝关节把人放在自己的肩头:“我带他回去吃饭我干什么,不早过了下班时间吗?这么瘦你倒是真准备晕在手术台上然后见报是不是?”

张新杰一张原本雪白脸瞬间都被气红了:“韩文清!”

韩文清瞟了小护士一眼:“这回确定他认识我了吧?”

确定是确定,但是……小护士看着韩文清扛起人就大踏步远去的背影,简直不知道怎么办了。

韩文清把人扛到地下车库,张新杰简直都要被他气死过去了,使劲掐了两把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的没力气了对韩文清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直到他被摔到后座然后韩文清上车锁了门发动汽车他手脚才算是恢复自由。

韩文清看着小医生气得红白红白的一张脸叹了口气,耐心地解释了一下:“晚上吃螃蟹,张佳乐买酒去了,说是让我来接你回去。”

“螃蟹?”张新杰愣了愣,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喻文州做的?”

韩文清默默地点点头,心想果然还是祭出螃蟹什么的大招最管用了……

比张佳乐说的还管用。

【一】

【二十一】

咦……想问新杰宝贝一个问题

吃的重要还是哥哥重要

美食和你哥落水了你救哪个?

  814 87
评论(87)
热度(814)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