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食为天【二十一】

螃蟹啊螃蟹……

搞得我也好想吃螃蟹……

上一章:【二十】



张新杰到家门的时候黄少天正在和张佳乐上演“卡门之战”,黄少天堵在门口很有看家狗的姿势卡着门不让跟在张佳乐身后的人进门。背景是喻文州忙进忙出端着各色盘子烤架锅炉什么的,以及一丝丝已经迫不及待要溢出来的香气。

“就是放下酒你可以马上走人了!”黄少天拽着张佳乐的胳膊想把他拖进来,“没你的螃蟹!也没你要找的人!酒放下你们就两清了快点张新杰要回来了!”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张新杰闻言踏了出来:“我已经回来了。”

我屮艸芔茻……

张佳乐脑袋里面拉起了一级警报全是要完了要完了要完了,这是修罗场啊尼玛的怎么早不到晚不到偏偏这个时候到啊!!我说过不把他带回来碍我家新杰眼的!!

然而事件发生的总的过程是,在两个小时前张佳乐开着重机杀到约定地点,趾高气昂的站在孙哲平面前朝他一伸手:“酒呢?”

孙哲平默默地打量了一眼张佳乐这个造型,摊了摊手:“助理买去了,你要好的白葡萄酒要去酒庄提,你准备骑着这个带酒回去?”

张佳乐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眼他的爱车,满目凶光:“你对我的雅马哈暴龙有意见啊?”

“不是,”孙哲平无语地捏了下张佳乐的脸被他劈手拍开,“你这样骑回去酒会晃的。”

这确实是个问题,另一个更大的问题是孙哲平只给代理说了要白葡萄酒,并没有说他要多少白葡萄酒。当然张佳乐也没给他说自己要多少白葡萄酒,介于孙哲平那个土豪的个性和土豪的收入,任劳任怨的小助理吭哧吭哧给他扛了整整两个木箱的白葡萄酒……

张佳乐看了眼自己的机车再看了一眼两个长宽高都快一米的箱子,转过头满脸狰狞地问孙哲平:“你丫是故意的吧?这么多还这么大两箱我怎么弄回去????”

“好办,”孙哲平接过助理手上的车钥匙一拉车门,“上车我送你。”

张佳乐默默看了一眼刚刚从这辆车上被搬下来的两箱白葡萄酒,再看了眼孙哲平,抬腿一个飞踹:“那我的车呢?!扔这不管了??还是说你在前面开车我跟着你后面吃尾气啊?!”

最后孙哲平还是打了个电话找楼冠宁借了个皮卡,到底是吧张佳乐的车扔到了后面然后拉着两箱白葡萄酒和几罐啤酒就一路直接开到了张佳乐他们楼下,然后张佳乐看了看他的左手再看看两个巨大的木箱,简直是累死累活地把它们盘进了电梯。

黄少天正好蹲在喻文州家大开的门口,看见张佳乐特别高兴地扑上来找他要钥匙要酒,然后看到张佳乐后面的孙哲平的时候脸色顿时特别不开心:“他怎么跟来了?没他的饭!”

张佳乐指挥黄少天把木箱弄出电梯的同时,也特别冷酷地看着孙哲平朝他一挥手:“听到没有?没你的饭回家去!”

这个一致排外的小组织思想保持统一性,喻文州拿着铁丝网从黄少天身后挤过去的时候给孙哲平递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更何况张新杰的到来简直能让这个局面成为一个修罗场,幸好韩文清掂量了一下那两个木箱子自觉扛起问张新杰:“放到哪?”

在吃饭还是继续堵在门口这个问题上,张新杰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吃饭。介于韩文清那么大一块再加上箱子那么大一块,“卡门”计划基本上是彻底破产了,黄少天几乎是咬着牙放孙哲平进来的。

然后追随张新杰的脚步把无视发扬到了极致。

鲜活的红花蟹正在水槽里肆无忌惮地横行霸道,喻文州正在烧待会准备清烧海蟹的汤料,透明微黄的酱汁在锅里咕噜咕噜地冒着泡,姜葱蒜等调味品和香料被放在一个布包里在汤汁里面沉沉浮浮,熬出的汁水却越发显得干净透亮。喻文州朝黄少天一招手示意他过来,还在对着孙哲平磨牙磨爪的黄少天立马扑了过来。

“把这个蟹直接对半切开放到锅里,”喻文州点了点黄少天的脑袋问他,“手要快懂吗?”

黄少天刷的一声掏出刀:“没问题,动手的时候要干净利落这种事找我就对了!”

鲜活的海蟹被快刀瞬间斩成了两半,雪白透明的嫩肉露出来的一瞬间就被浸在汤汁里面烧了起来。等六只海蟹对半断开全部下锅后,喻文州一点一点守着汤汁完全浸润进去后才要来白啤和柠檬,凭着经验和感觉洒到了锅里面。

几乎是瞬间那股甜鲜味就乘着水汽扑面而来,浓烈地就像是开闸的水和沸腾的蒸汽一般势不可挡。连在阳台和客厅之间按放烤架的张佳乐都被这种陡然升腾起来的香气再次惊喜了一下,简直有种找到了全新的生活的意义的错觉。

这种清汤烧出来的海蟹要趁热吃,本来喻文州以为,刚好六个红花蟹一人一只分起来避免了斗殴的发生。奈何黄少天和张新杰愣是能为了这半个螃蟹和另外半个螃蟹大小不一样,明显不是一只螃蟹断开的这种事情争论起来,当然一般这种争论都是黄少天长篇巨论,张新杰一言戳中他的要害能让黄少天卡壳半天。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吗?”张佳乐吮吸着熬煮进了螃蟹肉腔里面的汤汁,含含糊糊地批评黄少天制造晚饭不和谐因素,“你再这么能说被怪我对你碗里剩下半个螃蟹下手了啊!”

黄少天立马埋头吃了起来,吃螃蟹是种甜蜜的负担,腹腔里面的肉被膈膜弄得小块小块的,非得用足够的耐心慢慢剥离分开然后尝到甜鲜软嫩的蟹肉,同时充沛的汤汁更让人对这一繁琐的过程充满了新的期待。

喻文州灵活地把蟹掰成一块一块的,拿舌尖和筷子一剔就解决了一个膈膜里面的大块蟹肉。黄少天有点羡慕的看了他一眼,以前这种时候黄少天都是直接把整块螃蟹腹部放到嘴里嚼,然后尝到足够的肉味后就连壳带剩下的肉一并吐了。

但是很明显这盘螃蟹他真舍不得,味道鲜软清甜,几乎完美地突出了蟹肉的质感和海鲜的鲜甜。黄少天学着喻文州一个膈膜一个膈膜的掰开总觉得费时费力,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夹过黄少天碗里的半个螃蟹,替他腹腔里的肉全部用牙签和筷子剔出来,然后推到了黄少天面前。

这给在座的其余人员极大的刺激,纷纷有一种被恩爱秀了一脸的感觉。

螃蟹腿就不用别人动手了,黄少天一脸幸福地吸着螃蟹腿,被浓郁的汤汁和奋力吸出来的蟹肉感动地一塌糊涂。介于清烧海蟹很快就被就热解决掉了,喻文州直接看了看吐尽泥沙的大闸蟹掀开它们腹部的盖子就整个放到了烤架上,其余适合蒸的就绑好上锅,同时他还专门留了几个准备剔去了蟹黄的以备给张佳乐火爆。

似乎大家还沉浸在开胃菜刚刚过去的浓厚滋味里面,紧随着登场的大餐给了他们足够的惊喜。

青色的螃蟹很快就被热气熏得通红,掀开了盖露出了烤的油汪汪的蟹黄和蟹膏。张新杰似乎实在对于用筷子和牙签摆弄螃蟹有些不耐烦了,低声给张佳乐说了什么,张佳乐简直一脸你开心就好的模样勉强点了点头。

张新杰掉头从他自己房间里面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着好几把消了毒的手术刀……

“喂喂!!”黄少天抗议了,“你够了啊!把你手术刀收回去感情你就觉得用这个顺手啊!张新杰我警告你这是在饭桌上!不是在你手术台你要不要这样啊!你不要搞得大家没胃口啊!”

张新杰手指一翻灵活地耍了个刀花:“这是我家。”

“……”黄少天一时哑口无言,转过头去问喻文州,“为什么我们吃饭老是要摆在他们家?!文州我们下次自己偷偷摸摸地吃好不好?!你看张新杰那个得意样!”

喻文州同情地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但是这个螃蟹是韩队长送到他们家的吧?”

黄少天默默地把仇恨的目光转向韩文清,韩文清叼着一只螃蟹面无表情地回望他。

算了,和韩文清对视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黄少天默默地低头啃他的螃蟹。

清蒸和姜醋碟的完美搭配展示着大闸蟹的清甜质感,烤出来的逼出了蟹油和蟹黄最深出的美味,火爆的更是带着辛辣的同时把鲜嫩提升到了极致,连那碗蟹黄豆腐都蔓延着浓郁丰厚的滋味。

张佳乐近乎狂欢地开了几瓶白葡萄酒,介于他的酒量基本上是众人中最好的承包走了一瓶,喻文州和黄少天要过一瓶以外,韩文清、张新杰和孙哲平看着最后那瓶两两对视谁都不肯先动手。

果绿色的酒液看上去清澈透明,散发着清爽的味道,一口下去酒香浓郁回味深长还略微有点回甘。酸甜里面带着蜂蜜、水蜜桃甚至于还有杏的滋味,几乎一口下去顺利地解开了蟹黄微微的油腻。

要不是喻文州塞了一筷子蟹肉到黄少天嘴里,黄少天今天能把这瓶白葡萄酒当啤酒哗哗地给喝完。蟹肉踩着酒尾调回甘的韵味凭空融入了更加丰润的滋味,黄少天一口蟹一口酒简直不亦乐乎。还一边不忘怂恿喻文州:“我们下次买龙虾回来用奶油焗了配这个酒吧!味道肯定不错!”

喻文州伸手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是酒配龙虾啊不是龙虾配酒!”

张佳乐已经喝了大半瓶了,韩文清、张新杰和孙哲平他们三还在那里对着一瓶开瓶了的白葡萄酒两两对视,谁都不肯先动手。

韩文清率先打破僵局,拎过旁边一个酒杯给自己满了三分之一:“我先谢你们今晚款待了。”

喻文州回礼地举了举杯子:“我们还得先谢你的螃蟹。”

韩文清痛快的干了那杯白葡萄酒,张佳乐嘴角抽了抽,忍住没吐槽上司喝白葡萄酒喝得跟啤酒一样,继续一点一点速度极快地啜着杯子里面的酒液,顺便怂恿张新杰尝一口。

张新杰酒量并不要太好,虽然好奇但是捧过张佳乐的杯子喝了没几口,就晕乎乎地转过头继续用手术刀和螃蟹搏斗。而孙哲平倒是随后倒了三分之一杯白葡萄酒,配着螃蟹慢慢喝完了再续上。

韩文清坚持在干了一杯白葡萄酒之后再吃了一只清蒸螃蟹一只火烤螃蟹和一口蟹黄豆腐后,没有等到火爆螃蟹上来就光荣地倒在了沙发上昏睡过去。

“啧啧啧,和老叶一模一样的一杯倒酒量,”黄少天摇头感叹了一下,“唯一区别就是老韩还能撑上一会,老叶是秒睡,不过这也足够老韩在这方面藐视他了。对了孙总怎么不喝啊?好歹是孙总你带来的酒啊!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黄少天学着韩文清跟干啤酒一样直接了当地干了一杯白葡萄酒,喻文州想拦他没拦住,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替白葡萄酒叹息一声。

这是白葡萄酒啊不是白酒啊!你们一个二个摆出先干为敬的态度了对得起人家白葡萄酒的品质吗?白葡萄酒是拿来品的不是拿来跟喝啤酒一个干的!

孙哲平沉稳地拒绝了黄少天这个要求:“有伤,不能喝多了。”

黄少天不干了:“老韩也有!乐乐你说孙总这是不是看不起我!?我干都干了他才说不能多喝!就一杯能多多少?!这可是在你的地盘啊乐哥!还是说他现在连你的面子都不给了?!”

张佳乐似笑非笑地瞟了黄少天一眼,孙哲平的酒量他最清楚,这杯下去估计也离老韩那股样子不远了。被他这么一看黄少天的气焰立马蔫了下去,心有不甘地怨念着。

靠,孙哲平都这样对你了你还护着,张佳乐腻简直了……

孙哲平摇了摇头,还是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半才坐下,然后不到三分钟他也步了老韩的后尘。他们两个大老爷们被扔在沙发睡死了过去,统统无缘接下来的美食了。

黄少天看着昏睡过去的孙哲平好歹心里恢复了一点,蹭到喻文州身边问他:“慕斯蛋糕呢!下午冻好的那个拿过来了吗?!”

听到还有个慕斯蛋糕张新杰和张佳乐眼睛都亮了,被三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喻文州实在压力有点大,看了看基本上被扫荡干净的餐桌也就满足他们去拿了那个慕斯蛋糕。

“我突然觉得黄少天你干了件好事,”张佳乐表扬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弄晕了两个现在慕斯蛋糕是四个人分,简直完美!干得漂亮乐哥表扬你!”



【一】

【二十二】

嘿嘿嘿

下章暴露吃货新杰的最……咳咳咳状态

  760 55
评论(55)
热度(76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