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二】

啊……大概是两天更一次……周末周六让我出去浪……

白天要给老板打工的= =

说好的暑假呢……

上一章:食为天【二十一】



黄少天一点都不想接受这个表扬,在他的计划里这个大理石香草巧克力慕斯蛋糕应该全是他和文州的,而且说不定喻文州看在他昨晚上那啥的份上还要多给他点。

当然他的闷闷不乐不能流露出来,说不定张佳乐一不高兴起来连四分之一都不给他留了。

大理石巧克力慕斯蛋糕带着浓烈的巧克力香,大理石纹路盘旋扭曲仿佛和真的一样。整个慕斯蛋糕刚从冰箱里出来还打着一丝一丝寒气,看上去倒是冷冰冰的像块僵硬光滑的石头。

然而刀几乎是顺着表面就陷下去了一般,慕斯轻盈不腻嫩滑到了极致。入口奶油和巧克力香草的芳香就化开在了口腔里面。温柔而又坚决地攻陷下了所有的味蕾,一点不给人回味晚饭的机会。喻文州烤巧克力胚子的时候加了不少朗姆酒,酒香完全藏入了巧克力蛋糕之中不露丝毫,直到回味的时候才能发现那股意味深长的浓厚意味。

黄少天本来就借着螃蟹的机会喝了不少白葡萄酒,现在一大块慕斯蛋糕下肚他身上的酒意都要泄出来了。黏在喻文州身上时不时正大光明的扑上去就亲一口,浑身火烫地往喻文州身上蹭,根本不管张佳乐和张新杰还坐在对面看着他撒娇耍赖秀恩爱。

“我还要五个!!我还能吃!!扶朕起来!朕可以的!”

“明天再吃,”喻文州摸了一把黄少天鼓得都快摸不出四块腹肌的肚子,有些忧愁地问他,“这样吃下去你年终体检还得了吗?”

张佳乐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两:“不用年检,月末一上秤估计黄少天就要疯。”

“养肥了吃,”张新杰看上去很冷静很客观,“养到月底肥了就能下锅了。”

张佳乐闻言都高看一眼张新杰,这么狠啊月底吃黄少天?喻文州下不了刀怎么办?结果张佳乐伸手一搓脸才发现这也是个喝高的,虽然还是白嫩白嫩带着一点点粉的小脸显得一切都很正常,张佳乐手碰上去才发现热度估计一点都不低于对面那个满脸绯红的黄少天。

布丁也借机爬到黄少天的膝盖上,简直有样学样地喵喵叫着朝喻文州放嗲,喻文州怀里顿时涌入了大小两个心肝。张佳乐一边收拾着桌子都一边感叹他坐想齐人之福啊。

“那我先扶少天去我那歇着,”喻文州一托二心想幸好黄少天不是孙哲平或者韩文清那个体格,虽然整个人不安分地抱着脖子扭来扭去但是好歹抱得起来,“但是等下孙哲平和韩文清怎么办?”

“……嗯”张佳乐也十分棘手地看了看孙哲平再看了看张新杰,没奈何戳了戳宝贝弟弟,“我把孙哲平扔到哪去过夜你比较开心?”

张新杰目光澄澈一本正经地看着哥哥,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吃了比较开心。”

……吃货没救了!比吃货还没救的就是喝多了的吃货!!!

张佳乐认真地问抱着黄少天和布丁要出门的喻文州:“你觉得我把孙哲平扔到老韩家里咋样?”

喻文州委婉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建议:“韩队长是你上司。”

张佳乐挫败地看了现在只知道吃的张新杰,生怕他早上起来还没醒酒看到孙哲平还在屋里,一怒之下干脆把自己都一块吃了:“那我干脆把他扔他皮卡里面好了!”

喻文州一边穿鞋一边转过头给他补了一刀:“想想他的伤,还有你估计还要把韩队扶回去。”

张新杰听到韩文清几个字倒是想起了什么,张佳乐恐慌地扑上去拦住他:“冷静!宝贝!!他是我上司!!!警察局的人吃了他咱们爹妈都救不了你!”

我好好的弟弟是个吃货就算了!!为什么喝醉了会发展到吃人狂魔这种地步???!!

“他下午强行扛我走,还说是你叫他这样干的,”张新杰指着韩文清一本正经地给张佳乐告状,眼睛黑黝黝的又固执又实在是招人喜欢,“还不吃药,伤口一直都不好。”

“……”张佳乐脸色复杂地搂过张新杰拍了拍他的背,“你要干什么?”

张新杰虽然表情还是严肃样,但是眼睛都亮了里面简直闪烁着愉悦和蠢蠢欲动的光:“灌药!”

张佳乐背后一凉,虽然心里明明知道张新杰想灌得是镇定剂,但是为什么他还是有一种宝贝弟弟是要灌老韩毒药的错觉?

幸好房子够大房间够多,虽然张佳乐时不时要跟张新杰挤一张床,但是实际上他们哥俩不仅各有各的房间还有一张空的客房。张佳乐顶着张新杰对于韩文清没洗澡一身酒味的怨念,把他弄到了客房床上,然后递给张新杰一杯白水哄他:“去灌吧,药给你溶到水里了,放心大胆的灌去吧!”

张新杰使劲点了点头对他哥这种助纣为虐的行为表示了肯定,转身端着杯子去了客房。

然后张佳乐看着在沙发上简直可以叫昏过去的孙哲平表情是十分的复杂,客房被占了但是扔客厅他还真怕张新杰喝多了出来看到孙哲平新仇旧恨一起上干出点什么……

张佳乐咬牙切齿地把孙哲平扶回了自己寝室,决定实在不行的话今天晚上又去和新杰宝贝挤一张床。喻文州安置了黄少天也很快过来帮着收拾一片狼藉的餐桌和厨房,张佳乐跟着他忙前忙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警告他:“明天黄少天是得上班的!”

喻文州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看上去有那么禽兽吗?”

张佳乐点点头:“有点,不过我更多的是担心黄少天扑上来闹你,我觉得他很有自投罗网自荐枕席的趋势,特别是在喝醉的情况下而且还在你床上。”

“我懂我懂,”喻文州点点头,“我保证明天早上他能按时上班,你也早点休息吧。”

其实这个保证很没有效力的,黄少天喝多了浑身发烫,睁着大眼睛看到喻文州回来就傻乎乎地笑。笑容干净又讨人喜欢,简直带着满满的喜欢。见到喻文州就自动从床上爬起来搂着他的脖子,从额头一路吻到胸口,热乎乎的嘴唇似乎一点都不带情欲的触碰着几乎,都能感受到他快要溢出来的青涩到极点的喜欢了。


微博

不老歌



上次也是发泄完了立马睡过去,喻文州搂着软绵绵地一团黄少天在床上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酒这种东西对于他的夜间生活来说到底是好东西还是鸡肋?

虽然醉酒后的黄少天意外的坦诚和大胆奔放,但是老是这样睡过去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酒品这种事情真的要看人了,虽然张新杰喝多了有点暴露他那种站在食物链顶端什么都想吃的心态,但是毕竟听话。张佳乐嫌弃地看了眼睡得死沉死沉的孙哲平,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

还得把他扒了洗干净,张佳乐任劳任怨地拧了一张热帕子扒了孙哲平的衣服准备给他从头擦到尾,看着他的左手有些犯难了。

他忍了忍使劲掐了孙哲平右胳膊一把:“给我醒过来!”

事实证明孙哲平酒品确实很行,三杯倒立马昏睡过去,比蒙汗药还要好使。

张佳乐无奈地先扒光他身上的衣服给擦了一遍,整个过程简直劳心劳力,孙哲平是不会动也不会折腾,但是他真的死沉死沉的张佳乐一遍擦着他身上的皮肉还要一边翻动,到了最后都要反省当年自己为什么会喜欢八块腹肌人高马大的类型?想想清秀美少年不是挺好的吗?

介于孙哲平缠的是矫正绷带,张佳乐小心翼翼确定了一下张新杰确实不会过来了就关了门上了锁,然后扶着孙哲平让他上半身立起来靠在自己身上,一点一点解开了那条绷带。

张佳乐想象过那条伤疤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有多可怕有多狰狞,但是真的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才能真正的感受到当时是怎样的生死一刻。

黄少天没说错,是撕裂伤和压迫伤,张佳乐的手指顺着清晰的伤痕一路往上,更加清楚的发现确实有尖锐的穿刺伤均匀有规律的分布在伤疤左右。

还有一点黄少天没有说到,张佳乐苦笑了一声知道黄少天是不敢跟他说。

如果在往里面一点点,那他不说整条手保不住了,估计命也没有了。

黄少天和张新杰时常说张佳乐傻,但是不知道在这个方面孙哲平和他谁更傻一点。

“果然是那个液压门,”张佳乐抬手替他缠回了绷带,伸手狠狠掐了把孙哲平腰上的肌肉,“你倒是记得让我跑,还记得让我跑快点,你怎么不记得了?关键时刻就一个劲的暴露我们身份是吧?”

他才该是垫后的那一个,当年安排的卧底身份明明是自己是护卫……

然而……

张佳乐吻了吻孙哲平的眉间精疲力尽地跟着他一块躺在了床上,有些嫌弃地把孙哲平往旁边挤了挤:“你倒是真大爷的会占地,给我过去点别以为我不跟喝醉了的伤残人员抢地盘!”

不过幸好一切都快要是个尾声,一切都快要有个结局。

但愿现世安好……

但愿……

“晚安。”

 

睡到半夜张佳乐陡然惊醒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但是他还是想不起自己到底忘了啥……

“管他的,”张佳乐一拽被子往枕头上一倒,“睡觉!”



【一】

【二十三】


吃货真是最可爱……

(搓揉小新杰

  874 45
评论(45)
热度(874)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