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五】

预计正文一共32章的样子

我去纠结一下番外是什么……

(想看小乐乐搓小小烦和小小新杰……(怪阿姨脸

上一章:【二十四】

张佳乐过了几天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一只漆黑的龙猫当礼物,孙哲平从方士谦那要来送他的。

那只龙猫黑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有天它光明正大地团在底色是黑的坐垫上打盹,布丁在它周围晃了三四圈愣是没发现哪里不对,然后一屁股做下去差点被咬。

说出去也挺丢人的,一只猫差点被啮齿类的给咬了屁股,布丁现在只要有机会就追着一团漆黑的毛球打。就算是张佳乐把毛球关进了笼舍,布丁也能锲而不舍地趴在笼子上寻求下手的机会。

张新杰倒是挺喜欢它的,当然喜欢的前提是张新杰确实不知道龙猫是谁送的。

为了孙哲平送龙猫的理由张佳乐又跟他打了一架,孙哲平强烈怀疑张佳乐的暴力倾向升级了,以前都是冷暴力现在越来越爱找他释放一下压力了,什么理由都能找他打一架然后妖精打架。

这样的日子孙哲平过得痛并快乐着。

“真的好黑,”喻文州最近负责在中午家里没人的时候喂布丁和隔壁的龙猫,一边给自己下碗面吃一边和黄少天煲电话粥,“关键是这么黑还喜欢躲在阴影里,不仔细找根本找不到。”

“那是,”黄少天瞟了一眼四周,觉得张佳乐应该不在范围内,压低声音给喻文州八卦着,“你看它黑成什么样了,整个一非洲来的似的。你不知道孙哲平从方士谦那要来的时候就说,脸黑成这样觉得送给张佳乐养肯定很合适,一看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张佳乐是出了名的脸黑手更黑,平生不敢参加任何带有赌博性质的活动,就为了攒一攒运气能用到关键时刻。收到龙猫当天张佳乐几乎瞬间明白孙哲平到底想说什么,过去就是一顿暴打。

这只纯黑龙猫呆呆的,喻文州给他蔬果干它就立起身子捧着啃,直到这个时候喻文州才敢确定那一团扭来扭去看不见鼻子眼睛耳朵的确实是它的脑袋。

为什么能有这么黑的龙猫呢……

“叫什么名字呢?”喻文州左手被布丁抱着胳膊右手又被龙猫抱着手指头,拿肩膀夹着电话困难地问黄少天,“都来了两三天了吧?还没定下来叫什么?”

“啊,大家都混着叫来着,我看他漆黑叫他黑森林,然后张佳乐嫌他蠢萌蠢萌的喊他呆瓜……”

“就没一个固定的叫法?”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伸手揉了揉龙猫柔软的皮毛。

“估计你不还知道张新杰给龙猫取名叫啥,简直笑死我了”黄少天的爆笑从电话那端传过来简直魔音贯耳,“他也觉得这个龙猫看上去超非洲的,居然给他取名叫张非我日哈哈哈哈哈哈!”

毛团团呆愣地抬起头似乎还想要个脱水蔬菜干,喻文州同情地递了一个给它后真心感叹一下。

真的看上去好黑好呆好二啊。

方士谦一直怀疑那场高烧烧坏了这只龙猫的脑子,从此平生除了吃就是睡,一点都没有龙猫散养后的野性。喻文州亲眼看到有一次布丁把这只龙猫堵在了墙角,然后无路可逃的小可怜呆呆看了会布丁转头就跑,然后一头撞在了墙上。

喻文州还差点以为它撞出事了,准备来救它的时候。那只龙猫又呆呆地转过脑袋看着布丁,然后继续奋起逃跑一头又撞到了墙上……

如此循环,全程布丁根本没有干什么,喻文州当时恍惚以为自己是在b站看什么鬼畜视频……

“对了文州今天食堂好难吃!”黄少天一边往嘴里塞着饭一边抱怨,“米煮的太硬了肉还少!而且盐都没有炒散吃起来一块有味道一块没味道的!还有那个汤也是……噎,上面全是厚厚的一层油看着就倒胃口,我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我把中午饭吞下去的。”

喻文州了然地点点头:“那晚上想吃什么?”

大概是前段时间大鱼大肉海鲜豪华的吃多了,黄少天今天晚上想吃家常饭菜了。可惜他还没来得及给喻文州报菜单手机就被抢了,张佳乐捏着黄少天的后颈脖子问喻文州:“来份山药肉茸怎么样?!还要香菇排骨焖饭!焖饭里面再加点笋丁就最好了!”

王杰希在张佳乐提议道:“喻文州的海鲜最拿手了,让他来再来份溜虾滑吧。”

张佳乐从善如流地继续点菜:“大眼还要一份溜虾滑。”

黄少天奋力抢回手机:“那是我男朋友不是你们厨子!!文州我还要芝士焗鸡翅!还有茄盒子!”

喻文州一一记下,挂了电话才恍惚想起,自己现在这个状况和去店里有什么区别?

嗯,而且还要更累一点,至少去店里下厨就是个掩饰,有的是打下手的。现在只有两个扒着裤腿要吃食的毛球球,以及可以预见的越来越多来蹭饭的人了。

等等……话说我说了同意王杰希来蹭饭吗??

王杰希一点都不尴尬地带着自己玄凤鹦鹉过来蹭饭,进门一闻到味道就感叹:“比起学生时代的手艺来说,喻文州你真的越来越贤惠了。”

黄少天简直与有荣焉:“那是,我选男朋友的眼光多好!”

焖饭在电饭煲里发出丝丝香气,已经把整个客厅给填满了米饭清香以及肉和香菇混合后丰沛的香气。喻文州正在处理山药和肉糜,茄子已经洗干净了放在一边等着被切开做成茄盒子了。出来看见王杰希和黄少天很友爱地坐在沙发上一个逗鸟一个揉猫温柔地靠在门上笑了笑:“这么悠闲啊?不想吃晚饭了是吧?”

黄少天立马把布丁塞到沙发上主动去切茄子了,玄凤鹦鹉则是乖乖得蹲在龙猫巨大的笼舍上看着主人如无其事的挽起袖子切葱剥蒜。

张佳乐带着张新杰回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大家都在干活的好景象,龙猫看到他回来立马从藏身的阴影处蹦出来拖着毛球一样的身子在他脚边晃来晃去。张佳乐生怕自己一脚踩死它,赶忙把它抱起来放到张新杰的帽兜里面:“煤球乖啊,蹲那等我吃完饭来爱你。”

“又改名叫煤球啦?”黄少天正在往茄盒子里面塞肉,那个架势很有塞不爆这个茄盒不罢休的趋势,“哎不过我说煤球听上去很合适啊,张佳乐你就是个手黑脸黑的挖煤工……嗷嗷!哇救命啊!人名警察打人啊!!!!放手我还在塞肉呢!!”

喻文州摇了摇头,示意黄少天让开:“算了吧,这个茄盒塞得……少天你去处理鸡翅吧,面上划三刀把里面骨头拆了,这样料酒什么的好入味。”

张佳乐嫌弃了一会黄少天塞的茄盒,指着一边的芝士片问喻文州:“你要做爆浆茄盒啊?”

“是啊,又有茄盒又有芝士焗鸡翅的话就太油了,”喻文州点点头,把芝士分割成小片小片的递过去,“上次少天跟我说胖了七斤,我还是弄时蔬酿炒鸡翅吧。”

黄少天默默地看了眼还剩下没有被捣成茸的山药,秒懂。

张佳乐明显在做饭上比黄少天王杰希和张新杰都有天赋,不然黄少天在靠喻文州的手艺活之前可是全是靠他的饭活着的。他往剁碎了的精肉里面包裹进了一小片芝士,然后把肉塞到两片茄子里面挂了面糊就下油锅炸。

黄少天弄完鸡翅就被打发过去和张新杰和王杰希剥番茄,三个番茄张新杰和王杰希那个都剥得还算光滑,就黄少天那个整个番茄看上去就跟狗啃了一样。

这是为什么呢?其实黄少天也百思不得其解,说起来他手还是很巧的,装个电脑什么的……

“我还是去切葱扒蒜吧,”黄少天哭丧着脸,“下次片肉什么的再叫我好了。”

当然他很快就振作起来了,炸好的茄盒子出锅了,油汪汪喷香的茄盒子堆起来像是一座小山,黄少天趁着众人不注意,抓了一个躲在门口和布丁分享了起来。

这个茄盒子的内馅意外的烫人,黄少天呼哧呼哧的一边吹气一边吃得不亦乐乎,滚烫的内馅需要小口小口的吞吃着,肉汁从肉馅里面渗出来的同时更加炙热的芝士浓酱也蔓延了出来。

啊!好香!啊!好烫!啊!好好吃!啊!!!!!

“我看他蹲门口……”韩文清提着一只人一只猫义正言辞地给一屋子的人解释着,“还以为他怎么了就……”

黄少天和布丁一人叼着半个茄盒子,很有种被人赃并获的感觉。

“罚你少吃一个茄盒,”喻文州弹了弹黄少天的脑门抢先把他拽到厨房,“过来给我打下手。”

“这个什么惩罚啊啧啧啧,”张佳乐伸手摸了把在张新杰帽兜里面露出个脑袋的煤球,“看到没有乖煤球什么叫做以权谋私啊,你看直接就进厨房了……老韩……等等今晚上似乎没弄你的饭。”

喻文州把黄少天拖进厨房捏了捏下巴:“想吃直接进来就是了,干嘛还要偷偷摸摸的?”

黄少天光明正大地摸了个茄盒啃了一口瞬间就被爆浆烫的呼哧呼哧地直喘气,还扑上去黏黏糊糊地搂着喻文州的脖子:“烫死了呜呜……要亲一个不然好不起来了!快亲一个!”

他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一个吻,喻文州轻轻舔了舔他被芝士烫的通红的嘴唇就深入进去勾着他的舌尖缠绵地纠缠了起来,口腔里面的嫩肉被温柔地舔舐着,尤其是舌尖几乎被喻文州花样百出地勾着安慰舔舐了一番,末了还轻轻咬了一口。

“看来茄盒味道合适,”喻文州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现在烫着了的地方还疼吗?”

不疼了,就是黄少天的脸通红通红的。

絮状的山药混着炒熟了的碎精肉煮在一起,咸香合适粘稠浓香,在砂锅里面冒着一个一个滚烫的泡泡。喻文州盖上砂锅盖锁住了不断飞升的水蒸气,让更深处的精华被熬得再浓厚一点。

被黄少天抽了骨头又填充上山药笋丝,然后整个勾芡后微微在平底锅上煎了一下,皮肉微微酥黄后,就被滑到锅里添上了料酒什么的被清炒了起来,最后配上片好的莴笋片大火过了几分钟就出锅了。汤汁依附在鸡翅上缓缓的滚到盘子里,留下一道诱人的微黄透明水渍。

喻文州一边熬煮的番茄酱也差不多了,在锅里最后加油炒制了一会就下了茄盒,微微通透的红色依附在金黄灿烂的茄盒上。最后的炒虾滑是个手艺活,喻文州喂了黄少天一口碎肉山药羹问他:“准备好打下手了吗?”

黄少天满意地吞下去凑上去又亲了一口喻文州,义不容辞地回答他:“时刻准备着!”

打好的虾滑需要在热水里面焯一下固定成型再混着时蔬炒,这个焯水的过程很考验手速和眼力。黄少天倒是手脚麻利迅速一个一个虾滑下去掐着秒钟就捞上来送到炒菜的铁锅里面。

四道菜一碗山药羹再加一锅焖饭,喻文州对着两个不速之客韩文清和王杰希异常的和蔼:“晚饭就少吃点了,老话说得好,早饭要吃饱午饭要吃好晚饭要吃少,为了省心健康嘛。”

喻文州最近在反思自己被当做厨师这种定位错误,还是觉得问题根源是自己看上去太好说话了的错。一个二个都来蹭饭,把自己当什么了?食堂炒菜的大爷吗?

韩文清毫无任何反省的行为:“我家还有一筐加急送来的新鲜大对虾。”

完蛋……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和张新杰同时亮起来的眼睛,顿时觉得自己估计还要当很长一段时间的食堂炒菜师傅了。

王杰希的玄凤鹦鹉倒是很喜欢安安静静趴在张新杰帽兜里面已经睡着了的煤球龙猫,两个毛团挨着窝在张新杰帽兜里面,时不时玄凤鹦鹉还要拿鸟喙替龙猫梳梳毛。王杰希本人也老神在在地坐在张佳乐旁边,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夹了一个鸡翅吃。

完全没有骨头的鸡翅一口下去既能感受到鸡皮柔糯鲜香的肉感,也能被山药的入口即化和笋丝的脆爽所折服。清炒的酿鸡翅完全吃不出油腻的感觉,反而更加多汁更加鲜嫩。

而且完全没有吃到骨头的烦恼,全是大口的肉爽滑的口感!

比起来同样是有山药的碎肉山药羹就更加浓稠黏腻,入口爽滑了,絮状的山药吃上去滑德根本包不住,直接从口腔就沿着食管带着暖意下去了,只剩下回味悠长余香和越嚼越香的肉渣了。

王杰希诚恳地看着喻文州:“我挺想交伙食费的,但是总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谈钱伤感情。”

黄少天立马横插在他们之间对着王杰希怒目相视:“谁跟你有感情?!谁跟你有关系!注意一点我家文州是有家室的人了!!!”

“所以呢?”喻文州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示意他快吃,“少天茄盒要是凉了吃不出爆浆了。”

“既然谈钱伤感情我们就不要谈钱了,”王杰希看上去满脸我很真诚,“缺洗碗的吗?”



【一】

【二十六】

讨厌洗碗(啜泣着去洗碗



  919 62
评论(62)
热度(91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