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九】

我乐就是这么……那啥的汉子……

(换个姿势抱住乐哥大腿(扭动

正文倒数第四章……

(与正剧无关的你们最期待的乐哥脚踏两只船、乐哥正面打老韩……放到完结后记来写……

上一章:【二十八】



黄少天发现一个让他不太能接受的规律,但凡喻文州头天晚上胡作非为把他压榨干净吃饱喝足了,那么这就意味着一般来说第二天一整天自己就能吃顿好的了。

他看着眼前不知道是早饭还是中午饭的一碗奶油玉米浓汤和蒜香香菇烤肉三明治无奈地想着。

喻文州看他蔫头耷脑地坐在床上,旁边依偎着布丁小胖子,整个人没穿衣服的上半身零星有一些印子和红痕,露出的肌肉又漂亮又诱人。身前放着一张床上餐桌,一人一猫对着一份奶油玉米浓汤和三明治,诡异地像是回到了他们最初见面的那一天。

黄少天一个饿虎扑食护住他的吃食,布丁不屈不挠地扑过去想要尝点甜头。他们两个开始了见面第一次那个扛沙包进食姿势,不过这次布丁一点都不配合了,扭着小粗腿小粗腰奋力挣扎着。

黄少天咬着三明治含含糊糊地问喻文州:“我怀疑你在讨好我,居然就片了一片火鸡肉给我烤三明治,还带皮的事胸脯肉吧?比上次吃的鸡肉嫩好多嗷嗷还有虾!”

蒜香面包酥脆的底配合着嫩的出水的烤火鸡肉,鸡皮和油脂恰到好处的焦香混合着柠檬酱和香菇油不腻人又满口肉香。奶油玉米浓汤用得是昨天鹅汤的底,香浓的肉香和奶香混着水果玉米又解饿又好吃。黄少天干掉好大一个三明治,秉着不能给布丁任何机会的原则,把浓汤也喝了个底朝天。

布丁怨念地一屁股坐在黄少天身上,大尾巴拍打过来拍打过去就是不起身。黄少天仔仔细细观察了一下他这个坐姿一脸惊恐地跟喻文州说:“他怎么跟耗子学了个坐姿????!!”

喻文州诧异地看了眼布丁那个屁股着地后腿伸直前爪耷拉在肚子上的姿势:“不是跟你学的吗?再说煤球那个黑度就算是这样坐也看不出来啊。”

煤球窝在张佳乐的脖颈处莫名其妙地蹬腿打了个喷嚏,张佳乐睡得迷迷糊糊听到声音地被它吓了一跳,伸手摸了把发现毛球热乎乎地一团一点反应都没有,大概是又睡过去了,也放心地往后一靠继续靠着某个更加热乎乎的什么东西继续睡他的懒觉。

张新杰应该晨跑去了毛球在自己肩膀上……但是为什么被窝这么暖和……

昨天吃了鹅汤版的米线今天吃啥来着……哦还有只火鸡……都要中午了还是不想起来……

累死我啦……腰酸……嗯……胳膊也酸……等等!!!我胳膊腿怎么这么酸啊?

张佳乐猛地坐起来一把掐住睡在他旁边的孙哲平:“要死了不是说好了你不来碍我家新杰眼的吗?你给我起来你大晚上的敢给我爬窗你真以为你是来走婚啊!走婚的早上也该消失了好吗?!”

孙哲平眼睛都没睁开,伸手揽住张佳乐的腰往自己怀里摁,张佳乐反手继续去掐他胳膊上的肌肉。他们两个动作之大,煤球吓得一溜烟连滚带爬栽下床在窗帘的阴暗角落里面瑟瑟发抖。

孙哲平无奈地微微睁开了点眼睛:“你不困吗?昨晚上那么能折腾,还是我捂着你嘴才小声点。”


微薄

不老歌



乐哥送走了定时炸弹心都放下了一大半,胡乱翻出一包面包裹着煎蛋熏肉片什么地就将就一下中午饭,正吃着突然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关键问题……

我家新杰是去晨跑吧……但是有晨跑到中午还没回来的吗?

妈的都是跟孙哲平鬼混才色令智魂到都没发现弟弟还没回来,张佳乐羞愧地摸出手机才发现张新杰早就跟着韩文清搬了虾上去了,还专门给他发了条短信提醒他睡醒了上来。虽然张新杰一直在纳闷为什么昨天晚上韩文清要把虾搬下来,白耽误时间今天还要搬上去放在喻文州家的啊。

喻文州黄少天倒是一脸了然地看着他们两,虽然在张新杰在一脸茫然的问他们的时候都做出一脸不可说的表情摇头。毕竟韩文清想借着一筐虾在你面前多刷几次存在感的事,说破了就没戏看了。

张佳乐爬上楼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准备披萨胚子,一只火鸡腿和翅膀以及部分带皮胸脯肉已经在码料入味了。孙哲平后他一步上来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在准备各式香料和烤盘了。

“今天的东西难洗了,”黄少天围着喻文州转了两圈被要求去切洋葱,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感叹到,“我多希望今天大眼也能来蹭饭,最好还把他家人工智能洗碗机带上。”

这似乎是个很好的提议,大家看了看烤箱烤盘还有烤盘什么的都纷纷表示应该召唤王杰希来一起共进晚餐。当然他来就是了,千万别忘了带上他家全自动洗碗机。

张佳乐兴致勃勃地摸出手机准备召唤人,电话响了很久在他都要不耐烦的时候通了,一个懒洋洋地男声响了起来:“张佳乐你作什么妖啊?大周末的给杰希打什么电话呢?!”

张佳乐惊讶地张大嘴巴回问道:“天辣方士谦!你从自动洗碗机上升到自动暖床机了吗?”

那边传来什么重物落地的声音,乒乒乓乓一阵响动后很快说话的就切换成了另一个男声。王杰希带着浓浓的倦意和鼻音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来吃饭吗?”张佳乐张望了一眼食材给王杰希报菜名,“有黄油焗大对虾,还有火鸡对虾披萨还有烤火鸡,也不需要你带啥把自动洗碗机带过来就行了。”

王杰希了然地看了眼现在在床底下装死的方士谦,和两只挤在架子上刚刚被惊醒的鹦鹉爽快的答应了:“好的,我过会儿到,我会记得带该带的东西过来的。”

“东西”方士谦同志百无聊赖地躺在地上装死:“我不是已经从智能洗碗机智能扫地机上升为专属于你的活体暖床自慰棒了吗?为什么要带我出去给别人洗碗呢?”

王杰希收好手机慢吞吞地给自己套衣服,漫不经心地回答他这个问题:“因为我想吃别人的饭。”

为了披萨和烤鸡不用抢占烤箱,韩文清和孙哲平还去下面专门把张佳乐家的烤箱搬了上来。

王杰希他们到的时候披萨正在慢慢膨胀起来,火鸡也在表明逐渐的沁出一点一点的油脂和肉香。喻文州和张佳乐在厨房里面做着各种口味的大杯思慕雪,两只毛球已经从相爱相杀发展到依偎在沙发上看着一屋子的人相亲相爱了。

“猫科的和啮齿类的关系这么好,”方士谦放出嚎叫着‘放朕出去’的灰鹦鹉和安静乖巧的玄凤鹦鹉,感叹着看着沙发上的两只毛球,“食物链就让你们这样给毁啦。”

很快毛球的队伍多了一只玄凤鹦鹉,灰鹦鹉可怜巴巴地蹲在沙发对面看着毛球三只组怨念地扑扇翅膀。倒不是他不想过去,他一过去布丁和煤球都要咬他,卿卿完全装作不认识它。

“方士谦管管你的鹦鹉,”黄少天不满地收拾着手上的虾线,“一扇翅膀全是灰,还掉毛!这一屋子都是吃的呢!!!”

被开了脊线新鲜肥美的大虾很快就在烤盘上蜷缩成一团,绽开的虾肉雪白粉红带着被黄油和柠檬激发出来更加鲜香野嫩的滋味。等要烤好的时候再撒上一点迷迭香和黑胡椒后,几乎是在喻文州宣布可以吃的一瞬间整整一盘大虾就被扫荡一空。幸好黄少天护食又护短,喻文州碗里还能有两三个滋滋作响的虾仁。

很快披萨和火鸡也可以出烤箱了,思慕雪也从冰箱里端了出来。火鸡尤其鲜嫩多汁的肉质配合着高温烤出来的香气猛烈地占领了味蕾和嗅觉,微微带着焦黄烤制出来丰美的鸡肉配合着时蔬更令人胃口大开。

大虾在披萨上卷曲着,芝士的浓香和黏腻拉扯着肥嫩多汁的火鸡肉和酥脆的披萨皮。一口下去简直可以把满腔的幸福感和满足感实质化地喟叹出来。这种大口吃肉后再喝上一杯微微沁凉的酸奶思慕雪,不仅很快地平复下尾调的油腻,又能更加催发潜在的食欲对着美食再来一口。

当然在他们一桌人吃得如此热火朝天香气四溢的同时,三只毛球加一只灰鹦鹉又被坚决地关进了书房。喻文州看了看周围一桌的人有些感慨地举了举杯子:“为了相遇和重逢,为了旧日和今朝,以及,为了更好的明天。”

为了更好的未来,为了未来的你我能一起携手走向更远更美的未来。

杯子纷纷碰到了一起,发出清脆的叮的几声。

仿佛幸福摁下了抵达的门铃。




【一】

【三十】

写到这的时候我就在想……

似乎可以打end了……

(被持续殴打

(双花真是黄暴成人组……

老韩你追人也太隐晦了

(当然不隐晦要被乐哥往死里打的

  801 41
评论(41)
热度(80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