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三十】

大家好我是被屏蔽的多喵喵



我不知道他在屏蔽啥……

————————————————


没想虐来着

但是想来想去还是这样比较切合鱼总的性格

在大院长大身边确实有这样的例子……

我们还是看乐哥睡男人吧(喂喂

倒数第三章ww

上一章:【二十九】



其实时至今日再认真纠结喻文州是干什么的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床都上了胃口都被养叼了就算是敌方派来诱惑自己的黄少天也得把他掰回正途。而且总归不就是那几种单位几个部门,介于他身手确实还是有点烂,估计正面上连方士谦都打不过,黄少天一点都不担心反水的问题。

更何况方世镜还给了他一点的提示,是故黄少天爬床逼供的时候相当有底气。


微薄

不老歌



其实这段时间黄少天又进入了忙得要死的阶段,那件案子牵连太久太广,从第一代接手的人开始到现在已经快十多年了,不过收尾也已经接近尾声,大概半个月就能画上一个句号了。

见父母这种事放别家估计单是惆怅带什么礼物去都要惆怅半天,放到黄少天和喻文州这就商量了一下黄妈爱吃什么买什么菜就风风火火杀了回去,一点都看不出来紧张感。

“结果到了才知道少天根本就忘了打电话说这事了,”喻文州哭笑不得的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可惨了,少天差点没能上桌子。”

黄少天他妈的地位在家时说一不二的,喻文州一桌子都是她爱吃的菜哄得她眉开眼笑地,整个见家长的过程愉快而又温馨,喻文州和黄少天出门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改口叫爸妈了。

张佳乐蛮羡慕地看了他们一眼,他这连弟弟这关都没通过呢,更别说爹妈了。现在他和孙哲平上个床要不就是自己偷偷摸摸爬窗下去杀到孙哲平家,要么就是孙哲平爬上来。

对了,土豪孙为了方便爬上爬下的问题以及更加紧凑地蹭饭,把张佳乐家下面那个房子买了。

深秋气温降得极快,黄少天已经完全拒绝分床睡这种不科学又不合理的设定,每天要么抱着喻文州的腰不准他走要么就死活赖在喻文州的床上。倒不是喻文州分要跟黄少天分床睡,主要是黄少天开荤不久最近一两个月来吃得又好精力实在是太充沛了,根本就不知道克制两个字怎么写。

“投怀送抱这种事你都要拒绝!”黄少天光着身子缠着喻文州不放,目光灼灼言辞切切地控诉他,“你是不行了吗还是被我榨干了??要我找张新杰给你看看吗呜呜……唔……”

这种挑衅行为当然是要被就地正法的,黄少天吚吚唔唔地拉长调子呻吟着,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勾着喻文州的脖子又啃又咬。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放任自己完全无法抵挡黄少天的勾引。

剧烈运动后似乎整个房间都要安静很多,黄少天趴在喻文州怀里听着他咚咚咚的心跳冷不丁地问道:“话说我爹妈那倒是过关了,你那怎么办?怎么不准备带我上门要学张佳乐一样,把我养在外面就是啦?我告诉你这没门!想你黄少这么帅这么讨人喜欢的!”

“没说不带你去,”喻文州摁住他后脑勺把他往自己肩窝里面埋,“要等等,再等半个月一切都完事了,我好让他们感受一下双喜临门。”

黄少天像是抓到了什么灵感一样,缓了缓才闷声嗯了一下,抱着喻文州睡了过去。

这半个月他们都忙得快要飞起了一般,突然间连面都要见不上了一样。每天似乎他们都是早出晚归,而且是一个比一个早出门,一个比一个晚回来,甚至干脆就不回来。

今天要不是黄少天收到了一个饭盒,都快想不起自己到底上次见到喻文州是那天了。

那是一整碗火鸡拌饭,很明显喻文州偏心黄少天,虽然他做得足够滴水不漏一人一份,但是黄少天那份不管是火鸡肉还是金沙玉米都要多得多。

这样特别煮出来的白肉才能更加彰显火鸡的肉质鲜嫩,酱汁也格外的鲜香甜软咸淡合适。旁边堆成一座小山的金沙玉米黄灿灿的香脆酥软,咸香的盐蛋黄包裹着甜糯的玉米格外的下饭。再配合着满满的火鸡肉和酱汁,黄少天瞬间觉得自己饿得有点离谱了。

他捧着碗觉得幸福地都要落泪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样寻常的时刻已经是足够支撑他们,继续在这样一条危险而又血腥的道路上坚定地守护更多人的安危。

完事的那天黄少天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各个部门的人在做最后的检查和档案的整理以及扫尾的工作。最后一名嫌犯被押解离开张佳乐和肖时钦也确认最后的危险已经排除完毕,如释负重地摘下安全面罩。张佳乐一边脱安全服还一边念叨着什么,肖时钦一晃神没听清楚顺口问了句:“你说啥?”

张佳乐摩拳擦掌地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信誓旦旦地回答他:“我说我要回去睡男人!”

这种庆祝方式搞得肖时钦都不知道该夸他还是把他举报给扫黄打非的人……

黄少天偷偷摸摸摸出手机想问问喻文州在干嘛晚上要不要也陪他睡睡男人以表庆祝一下,几乎短信发出去的同时他也收到了喻文州的短信。

“完事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叫做默契什么叫做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就是!!!!

其实他回去的时候也已经很晚了,黄少天轻手轻脚地进了屋关了门,搓了搓手觉得这是个爬床看美人夜睡图的好时机。可惜等他稍微打开一点卧室门缝的时候泄露出了一点暖光,喻文州正靠在床头借着床头灯暖黄的光线看着什么。

见他进来倒是微微笑了笑,朝他招手示意他过来:“饿不饿?是先洗澡睡觉还是先吃东西?”

黄少天的手冰凉但是身体倒是暖烘烘的,闻言凑过去先摁住喻文州亲了两口:“我先洗澡!你帮我暖着被窝吧!等明天早上再说吃东西的事!咱们应该可以有个长假了!”

黄少天洗澡出来的时候喻文州还在抚摸着手上那个本子的封皮,眼神却是完全放空的悠长而又平静。黄少天心里一紧总觉得喻文州要化在他面前一样,一个虎扑上去狠狠压着他亲了又亲。

“没事……”喻文州回吻了他,两个人缠缠绵绵了一会才想起挤在他们之间的那个本子,喻文州主动掏出来指了指上面一张照片,“我爸我妈。”

照片皱巴巴的已经泛黄还有部分残损,黄少天惊恐地看了眼喻文州心想这么皱不是自己刚刚干得吧……不过看这个样子似乎已经很努力压平后的效果了,应该不是自己刚刚那一扑一滚……

“不关你的事,当年我带出来就是这样,”喻文州摸了摸他的脑袋,搂着他的腰往怀里带,他们两个在温暖的被窝里面挤在一起,脚缠着脚腰并腰,“想来还能有一张就……”

黄少天趴在他的怀里,似乎这样温暖又柔腻的身体能给他带来更多安慰感一样。

“其实应该和每一个暴露了的缉毒防爆的军警和他们的家属差不多的故事吧,只不过我家的似乎更惨一点,就我一人还算逃出来了,然后就住到了镜老家里。”

黄少天换了个姿势趴在他的胸口听他心跳砰砰砰的想:“你那个时候多大啊?”

“六岁吧,”喻文州耸耸肩,“可能因为我母亲很聪明的原因,男孩会完美继承母亲的智商,镜老觉得似乎也没理由也没法阻止我走上和父辈一样的道路,更何况这条路其实看来还是蛮适合我的,于是他就只能培养我往应有的方向发展了。”

“可惜只有我一人逃出来了,他们俩连尸骨都不知道在哪,镜老也只能帮我立个衣冠冢……”

黄少天趴在他的胸口,听着心跳砰砰砰的不知道是平静还是难受。

“其实我妈开始也特别不懂为什么我也要走我爹那条路,”黄少天闷闷地趴在喻文州心口上,有些笨拙地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他,“为此她又家暴我又家暴我爹,我爹一遇上我娘就特别怂简直毫无反抗任由家暴,简直是助涨我娘的气焰。”

“那少天你为什么要去呢?”喻文州替他理了理头发,顺手捏了把红彤彤的耳朵感觉心情大好。

“啊……”黄少天挠了挠脑袋,“因为有一年山洪泛滥降水又多决堤了,然后冲到了市中心了。学校又不敢放人说是让家长亲自来领,我可惨了我妈是全校倒数第二个来接人的家长,最惨的是张新杰,还是我妈好说歹说把他们接走了。”

“但是这还不是最惨的,一出去我们才知道,他爸就在我们学校前面一个路口执勤帮忙疏散人群,然后我爸就在我们学校后面一个街道抢险,反正就隔了一条街的距离我们三一直等到最后我妈从外地赶回来解救我们。”

“所以你埋怨过他们吗?”喻文州感受到自己的手被黄少天拉去捂在心口上,若有所思的问道。

“大概……会有吧,”黄少天愣了愣,“其实就是那个时候估计还是有点抱怨的,但是从小我们就看到军区大院和隔壁警区大院家属区的白事告示上面只有两种人,要么是八九十岁寿终正寝的大爷大妈们,要么就是没到四十甚至于没到三十就牺牲的军警。”

“我也担心我和我妈也有一天会哭成丧事上家属那样,但是我们几个从小就看着他们那些叔叔大伯长大,有些就再也回不来了有些就跟孙哲平那样了就想啊,当兵当警察真的太危险了,但是转念又一想要是谁都不想去做警察当兵就怎么办呢?”

“后来我妈又告诉我一件事,”黄少天眼睛突然亮起来,很有些八卦地意味偷偷贴着喻文州跟他说父母的事情,“她是外公的独女,外公当年和外婆拼下来挺大一份产业的又怕闺女守不守得住是一个问题,会不会被人盯上才是最关键的。就跟我妈说啊,去跟着外婆她亲姐姐,就是我姨婆的老公所在的那个军区去找个军官结婚吧,我妈特别冷静说这样也没问题,关键是她要找个帅的。”

喻文州大概能想象到这种纯利益联姻的目的,也配合黄少天的表情跟他八卦:“然后呢?”

“然后我妈选来选去选中我爹,觉得他阳光向上还满单纯的,更何况她姨夫也觉得我爸是可造之材能当接班的培养。可惜在结婚典礼上看到伴郎我妈当时简直要反悔了,对了你猜伴郎是谁?”

喻文州了然地点点头:“张佳乐他爸。”

黄少天乐颠颠地嘿嘿嘿坏笑着:“对对对,我妈当时看到心里就翻滚了,早知道多选一会了她就喜欢那种美青年。不过幸好后来发现他爸追他妈的时候啊,那个时候张佳乐他妈更漂亮,还是个冷美人,听我妈说他爸当年缠着他妈那股牛皮糖劲让我妈觉得三观都碎了幸好没选他。”

“所以,”黄少天自顾自地总结道,“其实别说没有自己的小心思,为国为民是一方面,当然我们这种家庭成分我当然跟着父辈的脚步走也比寻常人要更方便一点。像我妈那样连婚姻都可以这样处,结果还蛮幸福的,我觉得其实我走上这条路也很适合我。”

就像是孙哲平说的那样,他们从小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长大,不管外界怎么看他们身上总会有二代的标签。本来世界就不公平那他们何必因为外人的言语而推开有利的资源不去利用?反正他们干得事情也是利国利民,而且关键的那些都是一般普通人没法完成的任务。

他们如今站在的高度或许和他们的出身有关,但是他们的所取得的荣光和成就也是浸透了他们的鲜血和努力。

夜幕已经褪去,新的黎明即将来临。



【一】

【三十一】


我在警区大院长大,所以我对于医生、jingcha和junren以及老师这几个职业是很尊重的。

不否认有败类混入这些职业,但是我至始至终觉得这些职业是值得敬佩的。

黄烦说的所有故事来源于亲生经历和所见所闻,那个在学校最后被接走的案例是512大地震的时候的故事,我就是那个倒数第二个被接走的……

我哥们很惨,他就是爹妈两个jingcha一个在学校前一个路口执勤,一个在学校后一个路口执勤,直到全校走光……我都被接走了他还在大门警卫值班室等着人接的……

(我妈尝试接走他但是那个状况不是监护人学校确实不敢放人)

去年他警校毕业,去了云南。警衔升的很快,有没有爹妈的关系这个我不评价,但是他确实是靠命和血汗在给我们拼一个安定的环境。

写食为天的最开始那一刻的灵感是因为我去了台湾一次,重花花保养我和扣扣干掉了一顿非常爽的下午茶(就是第一章那个

我从台湾回来正巧他也回来探亲,我们两个站在贴满了白事的公告栏下面聊了很久。

他说的没错,正是因为他从小看到大的都是这些,他享受过安宁再干这一行的时候才能体会到幸福地不易,更何况他父母也是干这个的,他可能会在这一条路上走得更容易

也会走得更为艰辛。

用以鲜血和汗水铺就的荣誉。

此致敬礼。


黄烦父母原型来源于我土豪话唠同租室友的经历

鱼总父母原型来源于大院一位烈士遗孤的经历


乐乐他爹妈……就是那位……傻逼哥们的……

(他其实真的很傻逼……

(抓他爹的鸽子招待我们吃烤肉之类的……


  816 101
评论(101)
热度(81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