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食为天·后记·【2】

啊……新杰(想出乐新搓崽系列……


上一章:食为天·后记【1】


小朋友实在是太难哄也太好哄了一点,张佳乐满意地和张新杰进行了一番美好的互动,搓够了软趴趴毫无杀伤力的弟弟张佳乐满意地关上门溜到了大门口。果不其然孙哲平正靠在门边点了一支烟慢慢抽着,见他出来就伸手去揽人:“哄好了?”

张佳乐抬手抢过那根烟抽了一口,立马被烟草的味道冲的脑袋一片发麻,拽着孙哲平的胳膊咳了好几下都没能缓过来:“……我……咳咳咳……我靠……这破玩意居然这么呛人……”

张佳乐家家教挺严的,他十八岁之前没吸过烟十八岁之后也没能有机会试试这玩意,酒倒是挺能喝的结果烟一口就把他呛得死去活来。孙哲平替他拍了拍背让他顺过气,抓过他的手就这吸了一口凑过去:“这样会好点。”

飘渺的青烟在他们交叠的口中一点一点散开,不知道为什么张佳乐确实觉得这样似乎浓厚的烟草味确实好了一点。或者说其实重要的已经不是香烟的那个滋味了,他勾着孙哲平的脖子回应着那个吻,唇舌之间斯磨纠缠着要不是顾忌到这是大门口,他们似乎能就地来一发。

孙哲平下去换了件衣服才上来等张佳乐出来的,张佳乐跟他在门口亲了几口一把拽住他的衣服领子把他往自己这拉:“我算了一下烤个曲奇饼干要大概2小时,我家宝贝大概三点才醒现在上午十点,所以……”

他拉长了声音志得意满地看着孙哲平,满心都是哄好了弟弟来又能睡男人两头都兼顾的沾沾自喜:“干不干?”


不老歌

微博



这样充实的日子张佳乐过得痛并快乐着,黄少天和喻文州热衷于看热闹更热衷于看张佳乐痛并快乐着过日子,出于各种心态他们两个商量后一致决定把本来就混的水搅得更混一点。

比如“好心体贴”地不告诉张佳乐最近韩文清各种不对劲的行为。

“啧啧,”黄少天沉迷声色后趴在喻文州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玩着喻文州的头发跟他碎碎念,“老韩就差扛袋米过去问张新杰介不介意他来照顾张新杰生活了,这种朴实的追人方式啊……”

“嗯,看上去比拽着我领子说要勾引我然后每天威逼我做甜点做大餐……唔……”

黄少天恼羞成怒地摁着喻文州亲了又亲,平生第一次有了让别人闭嘴的想法,面红耳赤地警告他:“这种哪里不好?我长得不帅吗我勾引你难道还不够下血本吗?最可气的是你居然坐怀不乱老子当时都脱光骑在你身上了你要跟我纯睡觉??!!”

说着说着黄少天似乎都把自己说生气了:“我这样的你不想要你想要哪种啊?还是说你喜欢韩文清那种抗袋米要照顾你的生活的?”

喻文州有些沉默的心想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被踩到痛处的话唠虽然很好玩但是似乎也略可怕了一点。喻文州忍耐了一会让黄少天把话说得差不多了,才主动凑上去安抚性地吻着一张一合的嘴巴跟他缠绵了一会:“我还是比较喜欢给你做好吃的感觉。”

这个转折很生硬,但是黄少天还是被哄得心花怒放,不过说到吃的他恍惚想起了什么抽了抽鼻子问喻文州:“你是不是烤了曲奇?我闻着味了!”

喻文州深刻感受了一下黄少天狗鼻子的威力,跟着黄少天一路闻着味去敲开了张佳乐家。

开门的是孙哲平,黄少天立马扒拉开他的手一溜烟地往厨房钻。看见张佳乐的瞬间就想扑上去要吃的,但是等他看清楚张佳乐的样子后生生地顿住了脚步。

因为张佳乐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

黄少天默默收回脚往喻文州身后走,捂着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辣眼睛!!他们刚刚绝对玩得很high!文州我赌五毛他们绝对在玩什么裸体围裙play之类的色情玩意!”

张佳乐裸着上半身就穿了条低腰牛仔裤和围裙,那裤子低得黄少天都能看清楚他内裤什么颜色。张佳乐闻言捂着腰警告性地瞟了黄少天一眼,感觉要不是手上拿的是的裱花袋就要给黄少天几下了。

他赤裸的上半身露出来的皮肉上全是一道一道地指痕和斑驳青紫的各色痕迹,再加上皮肤白皙腰线和各色肌肉线条简直性感……不,应该是色情地一塌糊涂。黄少天还很有职业病的发现各色人造痕迹基本上集中在张佳乐右边身子上,一看就是某个左手不方便的人蓄意留下来的。

喻文州倒是上下打量了一下张佳乐,转过头问黄少天:“但是要是不是在厨房玩的呢?而且更不是什么裸体围裙那少天打这个赌要跟我玩一次吗?”

黄少天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傻乎乎的问喻文州:“玩什么?”

张佳乐啧啧了两声:“瞅着也是刚下床啊居然还是这么纯,喻文州你是好这口没把他腐化了还是真的他在这方面已经无可救药了?”

黄少天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一时间面红耳赤内心暴动不知道到底该打这个穿的伤风败俗的张佳乐还是打这个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就是黄暴的喻文州。

但是打赌这种事黄少天不和喻文州的玩,玩一次能把自己输得下不了床。他耍赖一般缠着喻文州问为什么,喻文州想来反正他们离在厨房玩这种事也不远了,也就满足了黄少天的好奇心:“嗯曲奇饼应该不是做给自己吃的,看量就知道。更何况据我所知张新杰很喜欢带着榛子的香草奶油曲奇,既然要做给张新杰吃……”

张佳乐应该不会色令智昏到一边想着给张新杰烤曲奇一边还摁着孙哲平要他在厨房来一发。

黄少天一脸警惕地抓住准备融化巧克力的喻文州领子逼问他:“你为什么知道张新杰喜欢带着榛子的还是香草奶油口味的曲奇?”

“好歹大学同学四年,”喻文州将手指上蘸满了巧克力顺势涂到黄少天的嘴边,手指触及柔软红嫩的嘴唇有些心猿意马地想往深处探寻,“我最擅长观察了少天又不是不知道,巧克力好吃吗?”

……你在勾引人以及转移问题这两方面也很擅长……

黄少天红着脸睁大眼睛感觉整个人都是僵直的,可可的浓香送到嘴边他下意识微微张开了嘴巴含住却马上又反应过来这不是在自己家。他叼着喻文州的手指简直纯情地可以,一动都不敢动看着满脸无辜就像是单纯想问巧克力好不好吃的喻文州。

张佳乐咳咳了两声:“要玩回去玩,喻文州你不洗手别想靠近那盆巧克力了。”



【一】


食为天·后记【3】

黄烦搓起来也很可爱……

搓成小忠犬的小野猫

下章继续搓新杰

  852 43
评论(43)
热度(852)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