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双子恒星【1】

就当黄团团小朋友的生贺新坑啦


————————————————————————

“他像是一颗太阳……”

当这片星域具有独特轮回周期的电离风暴随着彗星尾离开中央星系,喻文州看着缓缓落下的恒星余晖闭上了眼睛。

水行星特有的带着浓厚水汽的大气层将这抹余晖交叠折射成了七彩的虹桥,就算是恒星已经降沉到地平面以下,这片天空还会持续亮上三到四个行星自转时。

“足够夺目,最够吸引人的眼光保持他所能覆盖范围内的热情,”喻文州顿了顿,嘴角微微翘起,“太让人喜欢了,情不自禁的……”

他的手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胸口,似乎时至今日也无法忘却和磨灭哪怕那么一点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心动和爱恋。手心下市砰砰跳动的心脏,心脏里面流淌着的是混了蜂蜜滋味的血液,带着那种甜蜜和暖意流经全身,然后又回到最初不听使唤加速的地方。

“大概所有人开始都觉得,我成为那颗太阳般耀眼恒星的伴星已是三生有幸,”他拿起放在手边的军帽,端端正正地戴在了自己的头上,“但是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我要成为的是另一颗恒星。”

如同这个行星所在星系的构造,这里是两颗恒星互相绕转形成双星系统。

不知道最初哪一颗恒星被另一颗恒星所吸引,抛弃了它原有的轨道和另一颗恒星并肩绕行。他们在不同的时间段内诞生于两片不同的星云尘埃,却会在同一个时期造就一片光与热无法抵挡辉煌灿烂的恒星系,最后在漫长岁月的终点一并冷却内核坍塌成为冰冷的白矮星。

甚至于互相吸引,恒星核融为一体,物质被压缩塌陷到极致,成为一个新的黑洞。

除却最开始诞生地的不同,他们将至始至终在一起,就连死后都是融入同一片星云。

这片星域人类活动地是星际远征的一个据点,最初荒凉地水行星发展至今已经成为最繁华的中转站商贸区之一蓝雨军团实在功不可没。最初的最初仅仅是由流兵甚至星际浪人组成的非正规军基地而已,作风行事痞气十足连带着蓝雨一带星际都蒙上了一层疑似海盗基地的怀疑。

“这他妈的就是嫉妒老子占了这么好一片地,”第一任蓝雨军团长魏琛为此拍着桌子骂的唾沫横飞,“海盗?谁他妈的是海盗?老子这个样哪里像海盗?格老子的有本事别落在我手上!”

方世镜在他后面看着堆积如山的文件头都大了,听着魏琛一口一个老子格老子的骂人简直想给他几下。像海盗怎么了?有我们这么执法为工服务为民的海盗吗?整个军团上下就你最像海盗!

方世镜摘了水晶眼镜痛苦地给自己揉了揉鼻梁,心想我怎么忍了这个傻缺上司这么多年还没造反干掉他然后自己上位啊?

他冷漠地看了眼桌子上堆积如山的工作,决定罢工一小会去后面操练一下小朋友们放松一下。

军团的新生力量们就是眼前一群被魏琛用尽各种手段坑蒙拐骗过来的小萝卜头们,比起人口贩子魏琛甩手掌柜当着潇洒自在,方世镜这个又当爹又当妈的劳心苦力一般的角色显然更受到小朋友们的欢迎。这一代小家伙中年纪最小的黄少天顶着璀璨的黄金一般的头发直往方世镜怀里扑,搂着脖子让他把自己抱起来后黏在方世镜的怀里一个劲的撒娇。

“我要去开战机嘛!要最快的那个!”小少天拽着方世镜的衣服领子又蹭又磨,“让我试试嘛!方老大你规避出一条航线不难吧?我又没要最新的那个战机你就让我开出去玩玩嘛!”

“偷偷地带我去嘛!又没人知道是不是?方老大你最好了就答应人家嘛!”

小磨人精就像是个黏糊糊的糖果,给你带来无数甜蜜的麻烦,方世镜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感慨地说:“你要是像郑轩那样安静就好了。”

“哼,”黄少天哼了一声,用眼神鄙视了一把靠在方世镜腿边都要睡着了的郑轩,“阿轩那么懒!我要是变成他那样早上起不来跑步也可以吗?”

“那像文州那样听话也好啊。”

黄少天一扭身转过去不理人了,气鼓鼓地样子看上去真的很生气。

把我跟谁比都好干嘛要和那个吊车尾比,他也就只剩下个优点听话了!

黄少天就是蓝雨军团基地里面的小霸王,仗着天赋卓越嘴巴甜长得乖四处横行霸道,偏偏魏琛还就喜欢他这样嚣张的小模样,惹了祸只用黄少天抱着他大腿撒个娇就能替他解决。要不是方世镜看得住还能镇压下去,黄少天非得让魏琛养成个跋扈的性子。

提起黄少天方世镜就头疼,这个小祸害确实很会讨人喜欢,但是问题是他闯钬了都是自己去给他擦屁股。对比起来郑轩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样子方世镜都能欣慰地看成他安静乖巧,喻文州那样出了体术和操作有点不尽人意以外,听话懂事不用他操心的样子简直就是他心中乖小孩的典范。

黄少天用羡慕嫉妒恨地眼神剜了在书柜下看书似乎入了迷的喻文州好几眼,扭过头抱着方世镜的脖子变本加厉地撒起娇来:“我哪里不乖了哪里不听话了!方老大你就是偏心!我要玩新战机嘛!答应我嘛!要不你下次去的时候带上我让我摸一把好不好嘛!?”

不知道摆出一副这么乖巧的样子给谁看,黄少天在内心唾弃来一番喻文州,有光脑不用偏要拿着实体书装乖!简直不知道演给谁看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关系在最初并不太好,喻文州是他们中年龄最大的身体素质却是最差的。和黄少天没把平日训练强度当一回事,练完了为了能偷偷开一开战机还答应下方世镜一系列额外的训练不一样。喻文州每天能勉强做完所有的日常训练,方世镜都能感到欣慰了。

军团就是凭实力说话的地方,连带着小孩子也是这样,谁更能打谁就是孩子王。

当然也有例外,郑轩就觉得这样好幼稚,真的好幼稚,有这时间打架我还不如去补觉。

喻文州连觉得幼稚都没说,只是摸了摸黄少天的脑袋让他自己去玩,不要玩太疯记得准点回来吃饭就好,顺便表示自己晚上会给他留宵夜当加餐的。

……管这么多你以为你是方老大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他觉得郑轩懒得跟他胡闹而已,但是喻文州就是明晃晃的觉得自己幼稚了!他开始没事就找喻文州的麻烦,最开始抓虫子吓人之类的小挑衅已经直接上升到打架斗殴。喻文州比黄少天大好几岁,他是被方世镜从一次宇宙脉冲混乱后遇难的船队中捡回来的幸存者。相比较而言他有着不同于同龄男孩子的沉静,连魏琛拿逗小孩子的方法逗了他几次后都觉得无趣,很快就丢开手继续去逗弄张牙舞爪的黄少天去了。

喻文州有时候被黄少天欺负得挺惨的,方世镜忙得天昏地暗好不容易能透口气了,就看到喻文州白嫩的脸上被咬出了一个牙印。方世镜目瞪口呆地把他抓过来看了看伤口,转身把黄少天提了过来打屁股:“你还会咬人了!你还咬脸上?你是生怕我不知道是你咬的是吧?生怕我不打你是吧?”

你欺负人好歹别露出明面上的伤痕啊,这样我想袒护你装作没看见都难啊!

方世镜一边揍人一边恨铁不成钢地这样想着。

明明被欺负地是喻文州,黄少天却委屈地什么似的,被方世镜揍得哇哇大哭。

喻文州连忙上去抱着黄少天挡住方世镜的手替他求情,黄少天却觉得他可恶极了,顶着一张被自己咬了的脸让方老大看到,这回方老大如他的愿把自己捉来打了一顿他还假好心的火上浇油地求情!简直心肝脾肺肾都坏得黑透了!

他才不管欺负人有什么后果呢,就着喻文州帮他求情的机会又咬了喻文州胳膊一口。方世镜差点没被他气死,又狠狠给了黄少天屁股几下:“你属狗的啊!给我松口!”

不松!黄少天恶狠狠地看着喻文州,用眼神倔强地表达他的坚持不妥协!

其实这点痛还真算不上什么,黄少天没咬到他胳膊但是咬着他衣服不放的样子也很让人为难。喻文州好脾气地搂着黄少天的腰哄他:“松口松口,你再这样方老大还是要揍你啊,乖松口有什么事我们回去说好吗?”

谁跟你你们我们的!方老大揍我还不是为了你!你还好意思给我装白莲花!

黄少天怒极咬了好几口喻文州,偏偏喻文州穿得厚他肉没咬着,不知道牙磕到哪,黄少天只觉得门牙牙根一痛,似乎什么困扰了他好几天的东西就不在了,嘴里热乎乎地一股咸甜味。就看着喻文州慌乱地掰着他的嘴巴看了看,转过头跟方世镜说:“……他门牙……掉了……”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黄少天傻乎乎地松口了,被方世镜接过捏着下巴掰开嘴看了看,找到地上明晃晃一颗还带着血的门牙……

黄少天看了看方世镜又看了看捡起牙提自己擦了擦的喻文州,舌头一顶就碰到自己牙龈明显凹下去的一个肉槽,瞬间哇地一声哭得更响亮了。

换牙的小朋友真的超难搞,方世镜生无可恋地抱着黄少天哄了又哄,觉得自己耳鸣得脑袋都疼了。死活想不起来前几年喻文州换牙是个什么光景,连去年郑轩也没这么能折腾啊。

黄少天现在说话漏风,别说找喻文州麻烦了,他连话都不想说了。小太阳一样地小家伙瞬间像朵晒蔫了的小黄花,看上去可怜极了。喻文州看他那个可怜又可爱的小模样心都软了,平时躲着他的时间也少了,主动抱着还是个小崽的黄少天又哄又劝。

直到四颗门牙换完之前黄少天都没有去找喻文州的麻烦,因为他一开口喻文州就笑得眉眼弯弯地看着他,黄少天直接被气得恼羞成怒转头跑了。

方世镜越来越忙了,蓝雨军团在好几次的交锋中落了下乘,他要处理的东西多得难以想象。魏琛的状态下滑的厉害然而新的一代却没有完全长成……

连黄少天逮着喻文州欺负这样胡闹的事也少了,黄少天咬了咬牙捡起他最难接受的战略素养想拉下脸去找喻文州问问,却得到一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喻文州要挑战魏琛……

挑战……魏琛……

黄少天突然满脸通红朝着训练场跑去,水行星的风潮湿而又绵长,刮过他的脸颊不动声色地带走了一丝水汽,转而纠缠着蓝雨猎猎作响的军旗在水平面上翻腾起巨大的波浪。

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够胜任的角色就要展现自己的能力,一向不被众人所看好的喻文州,一直以来大家对他的定义不过是成为一名普通的军团士兵,最多能够成为一个小队的队长。

他却像魏琛提出了挑战,挑战的项目是……

“主舰的战略作战。”


【2】


哎,小朋友多可爱的,特别是换牙的时候,就应该多逗几下让他说话啊

(其实轩轩也觉得你幼稚

但是轩轩懒得说)

  398 52
评论(52)
热度(39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