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双子恒星【2】

哎,小朋友撒娇什么真的hold不住啊



上一章:双子恒星【1】

————————————

主舰是蓝雨军团的核心,他的中控平台他的指令终端。

他是蓝雨的重中之重。

“我的心我的肝啊,”魏琛当年抱着新出炉的主控台直流口水,“我的小宝贝啊!”

才被魏琛拐到蓝雨的黄少天被方世镜抱着懵懂地看着这个巨大的主控台,听到魏琛叫小宝贝就咯咯笑着应了一声。魏琛一边猥琐地摸着台子一边去摸方世镜:“你是大宝贝嘿嘿嘿……”

然后……没有然后了。

现在掌握主舰权限的是军团长魏琛,如果魏琛退役了方世镜会接过他的权限,但是方世镜往后呢?难道要把主舰交给一心要开出星际最快飞舰的黄少天?

这样奇特操纵战略防御型主舰的方式,那魏琛恐怕就是战死也真的要死不瞑目了。

主舰的战略涉及前线后防中输补给等一系列复杂而又难以传授教学的部分,还要涉及战场的内外部环境已经星路的规避和开辟,魏琛有这方面的天赋当年也没少为此焦虑到掉头发,方世镜是学的又杂又广倒是用起来顺手,但是明显他们还是缺少了一个接班人……

除非蓝雨转变了他们的核心,不过现在看起来那个喻文州……

方世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地起身准备去训练室去围观模拟实战,突然觉得日后蓝雨的未来一定万分有趣。

他脚刚一跨出去就听到什么风声然后一个软软的身子就撞在了他的大腿上,方世镜转过身去扶住黄少天,捞着他的腰把他抱起来勾着小孩软乎乎的下巴逗他:“跑这么急要去干什么坏事啊?”

黄少天一脸严肃地抓住方世镜的手:“用你的权限带我进虚拟实战后台好不好?”

方世镜觉得黄少天脸上肉嘟嘟的捏起来挺爽的:“去后台干什么?你不是最讨厌战术演练吗?”

“带我去嘛!”黄少天一把抱住方世镜的脖子开始又扭又蹭,“好镜镜你最好了!你不是也要去围观嘛带我去看魏老大怎么吊打那个吊车尾的好不好嘛!?”

哎呀这个小磨人精,方世镜被他磨得不行,一边故意逗着人不给他准话一边往后台权限室走:“你都说了老魏会吊打文州的还这么赶着去看干嘛?平时你不是最不爱看这个的吗?我带你去后面新修的海井玩好不好?”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说他是急着去看喻文州,抱着方世镜的脖子坐在他怀里软磨硬泡扭股糖一样闹他:“去看模拟战嘛!就是看怎么吊打才有意思好吗!?”

哼!明明都往后台走了还要这样逗我,黄少天在方世镜肩脖处那头顶着他肩膀上那块硬骨头拼命地蹭来蹭去。手指拽着方世镜的衣领不满地看了副军团长含笑的侧脸一眼,越发变本加厉地在他怀里折腾撒娇起来。

“所以去看谁的?”方世镜把手搭在门禁上似笑非笑地看着黄少天,“小滑头。”

黄少天撅着嘴巴看着方世镜:“去看吊车尾……”

“吊车尾是谁啊?”方世镜刷了一下门禁抱着黄少天走进去,“吊车尾好看吗你非要看他?”

“我又不是去看他好不好看的!”黄少天从方世镜怀里挣扎出来,熟练地去找能够深度围观模拟战的终端,“我就想知道他发哪门子疯要去挑战魏老大,等下输得惨兮兮的要是被扔出蓝雨怎么办?难道要我去把他捡回来啊?!”

然后战况完全出乎了黄少天的预料,他还想着喻文州输了以后自己是先嘲笑他不自量力然后再安慰他好呢还是先安慰再嘲笑,结果三盘模拟战局……

魏琛完败。

黄少天看着各色战线和调度线有点不知所措,战局瞬息万变明明眼见着魏老大把喻文州压制得死死得怎么转头就……

他有点茫然无措地看着方世镜,方世镜难得看到他这个样子,心想难得黄少天今天有心思听战略战术什么,顺手把他抱过来详细解释三盘战局。

黄少天被方世镜讲得晕乎乎的,塞了满脑子跨地域打击拖延战局还有什么网点陷阱,整个人都是茫然地看着那片似乎一动不动的双子星系星图。

大概说那么多,黄少天只明白了喻文州其实不是个弱鸡,切开黑漆漆一肚子坏水连魏老大都被他吊车尾的样子坑惨了。

这个表里不一的坏家伙!黄少天咬着手指头偷偷的想,居然藏这么深还装出一副很怕小爷的样子躲着我!枉我还担心你被魏老大打哭了怎么办!枉我还想安慰你来着!

“虽然战术想法还没有太成熟,但是这个年龄还是很了不得啊,”方世镜的手指在数据流之间划过,看着明明灭灭的星团沙盘图眉头展开了又皱在一起,“还真能忍,老魏你也有今天啊……”

他怀里一轻发现黄少天突然蹬腿就下了地往外跑,瞬间就没了人影。

“不知道是去安慰人的还是去兴师问罪的,”方世镜想了想也站起来关了后台往外走,“我估摸着兴师问罪的可能性大点,那我去老魏那幸灾乐祸好了。”

这颗水行星上每一个联通海底城市和海面基地的竖行管道都叫海井,其中有七个是全透明材料修造的,但是他知道在哪一个里面能找到喻文州。

不同时刻的潮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潮汐和波浪会带来大批浮游或者随波逐流的动植物。黄少天赶到那根海井通道的时候正巧赶上一大波紫蓝色半透明的水母一般的水生生物拖着飘带一样的触手从眼前逶迤而过。

之前换门牙的时候黄少天每天都很不开心,拒绝说话拒绝吃饭跟个小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方世镜魏琛忙的要死没法顿顿哄着他,转手把他丢给年龄最大的喻文州管了。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更憋屈了,越发枯萎地蹲在角落伪装自己是个没人疼的小朋友。喻文州被他委屈地小表情逗乐了,抱起深觉自己被抛弃了的黄少天小朋友,算了算时间带他去海井看海了。

黄少天从来不知道在特定的时间这七个不同的海井会有这么绚烂的景色,潮汐和洋流带着翻滚的波涛推动了整个浮海生物链的漂流和更替。他趴在透明的井壁上微微张开嘴巴看着悠闲的大鱼或者成群的荧光浮藻,听着喻文州详细地给他介绍形成的原因。

“那……这个能吃吗?”黄少天指了指飘过的一大片软体生物,都顾不上自己说话漏风了。

“不能吃,”喻文州点了点挂在它身上搭顺风车的一个带着鳌的甲壳生物,“但是这个能吃,味道不错,今天中午就有少天要尝尝吗?”

黄少天果断地点点头,吃完中午饭摸着肚子满足地打饱嗝的时候,才突然想起说好的今天不说话不吃饭不理那个叫喻文州的王八蛋呢?!

郑轩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要是真的能做到一天不说话那真的是上天开恩了。

喻文州听到身后咚咚咚的脚步声,几乎不用去想就知道来的是谁。他刚转过身怀里就撞进来一颗小炮弹,连带他整个人都有些站立不稳靠在了冰凉的井壁上。

黄少天气鼓鼓地看了一会喻文州,发现他并没有要问自己跑来干什么的意思,立马张牙舞爪地伸手要去捏喻文州的脸:“我让你装我让你没事躲着我!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幼稚特别傻一边应付着我一边还准备秋后算账收拾我啊!”

喻文州张了张嘴巴,觉得自己好冤枉啊!

“我没有应付你啊。”

“你连魏老大都干赢了每次都输给我!这不是应付是什么?!”

喻文州简直哭笑不得:“比体术比舰船操作我肯定要输啊,我和军团长比的是战略战术和你比的不一样啊。”

“我不管,”黄少天一脸胡搅蛮缠,“谁知道你是不是装的等着给我来个总的秋后算账。”

“为什么我要跟你秋后算账啊?”

“因为我之前欺负你!”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着突然脸红起来的黄少天,觉得他逗起来怎么这么好玩:“你也知道欺负人不对啊?”

“哪有,”黄少天转口死不承认,“我才没欺负你呢,我那是关心你帮助你!”

“那你怕什么秋后算账呢?”

“所以说你还是打着秋后算账的目的是吧!”黄少天今天被方世镜塞了一脑门的阴谋阳谋战略战术,顿时觉得看什么都是阴险狡诈的,“故意输给我让我放松警惕!你是要搞捧杀是不是!让我掉以轻心然后好跟我秋后算账!”

谁给这个小家伙灌输的这些……

喻文州抱过要跳脚的黄少天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背:“没有没有,我不会和小孩子计较的,”

一句话有捅了马蜂窝。

“你才是小孩子!”黄少天跳着脚抗议道,“我不小了!明明我们是一届的你凭什么老把我定义在小孩子上面!亏我还专门去磨镜镜让他带我去后台看……算了我什么都没看!”

“去看我的模拟赛吗?”喻文州抱住黄少天的腰把他抱到怀里有些笨手笨脚地替他理了理衣服,心里面突然涌上一股带着暖意的感觉,“你觉得比赛得怎么样?”

黄少天别扭地蹭了蹭,转过头抱住喻文州的脖子:“恭喜你……”

小朋友又别扭又坦率地可爱,喻文州揉了揉他的脑袋带他往回走:“谢谢。”

黄少天抽了抽手没舍得使劲,悄悄反手握住喻文州的手跟他走回去,还是有点不放心的问他:“你真的不秋后算账吧?镜镜说你能忍,你不会是想给我算总账吧?”

“真的没有。”喻文州心想你都这样问了谁会傻的告诉你我就是要秋后算账呢?

黄少天满意得点点头,一把抱住喻文州的大腿像是跟方世镜撒娇一样:“那你教我怎么吊打魏老大吧!我想揍他好久了但是现在都是他摁着我揍!我觉得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让他欺负到底!”

坐以待毙似乎不是这样用的……

喻文州突然觉得魏琛有点可怜,他还以为黄少天是来帮魏琛出头的,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黄少天是过来跟他取经怎么殴打他的。

虽然在讨论犯上作乱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但是喻文州还是第一次气氛这么愉快地跟黄少天交流了起来。

【1】

【3】

嗯,我就喜欢这种犯上作乱的大逆不道

迟早痛殴老魏(哼唧)

  271 21
评论(21)
热度(27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