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双子恒星【3】

少天天生日快乐!!!

怒搓小太阳


上一章:【2】

——————————————————

魏琛感觉日子过得水深火热的,以前有一个黄少天有事没事缠着自己要造反要以下犯上就算了,妈的黄少天你还拉一个喻文州过来干什么?

你以为他打赢了我三次模拟战就可以完美压制我了吗?

小兔崽子我告诉你没门!!!!

魏琛掉头把方世镜叫过来,搓着手言辞凿凿地怂恿方世镜给他们好看!教他们做人!

方世镜冷漠地看了他一眼:“闹完了回去办公,你桌子上待批阅的文件堆成山了。”

魏琛没能如愿收拾掉两个要造反的小魔头,直接被大魔王先给镇压了。

不过魏琛倒是说的也没错,方世镜若有所思的拉开训练进度看了看,决定把实战和小组作战提上这群小家伙的训练日程。

第二天还是睡眼朦胧的郑轩摇摇晃晃地下去集合,然后得到了一个对他晴天霹雳一般的消息。

要加练?????要增加训练项目????要和黄少天组队磨合???

和黄少天???黄少天????我的天!!!!!!!!

郑轩望着黄少天的表情绝望地太明显了,黄少天率先扑上去摇着他的领子逼问他:“你对和我组队这个决定有意见吗?有多大意见你居然还敢有意见!郑轩你个懒鬼你居然对我有意见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郑轩内心翻滚着诸如要被你吵一天我要不要活了,居然要和你组队我早知道日常训练就多放水一点,为什么要让我这种爱好和平和睡觉的人上战场……虽然摸到弹药什么的时候内心是超爽的。

郑轩心里苦但是郑轩懒得说。

他们三个人凑成了一个小队,魏琛还在和方世镜商量他到底用什么。

“要不你跑个生化线吧?就三个小鬼磨都磨死他们。”

方世镜冷漠地看了他一眼:“我没记错的话上次你也是被喻文州磨死的。”

“这根本不一样好吗?”魏琛恼羞成怒,“那要不干脆你拿我的权限上主舰!我再去开个差不多的主舰过来我们搞双线作战?”

方世镜一脸你有病吗的表情看着魏琛:“你拿两个主防御的主舰搞双线?你说你准备打不赢就跑或者打不赢就建设基地搞持久战比谁能恶心死谁吗?”

魏琛偏偏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棒棒的:“要让小鬼们知道世道的艰难啊,这么热血的小朋友就是要这样让他们深刻体会一下对有些事的无望!”

“但是你还恶心到我了,”方世镜一脸冷漠地驳回了魏琛的想法,“给我一架暴徒。”

哇偶!暴徒重型破坏机哎!以死战和强行突破为己任,相当的暴力美学的一款同归于尽的战机。

魏琛当年有多头疼这种破坏机现在就有多幸灾乐祸,心想等会我家镜镜搞不死你们一群小的。

……结局其实很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方世镜确实凭借一人之力搞死了一群小家伙,但是他们队的主将魏琛却是第一个被开出战场宣告阵亡的。

无他,一开场黄少天“嗖”的一下就根本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完全就是一副不听指挥不服从命令的表现,好好的一个飞舰被他开出了潜入机的效果,方世镜几乎算是一路畅通无阻地杀到了喻文州面前……

好在郑轩在关键时刻还有点用,无间距地触碰爆炸网阵和精确的瞄准攻击拖住了方世镜的脚步,让喻文州没能在第一时间就直接阵亡在暴徒的轰炸下。

魏琛还在后方悠闲地建设据点等着方世镜一挑三干完回来的时候,他的主舰左翼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那艘装载了伽马武器的飞舰一晃而过,就像是星空中的幽灵船一样,魏琛连他何时靠近的都没有任何觉察。等方世镜接收到主舰遭受攻击的信息后,他连停顿都没有,直接加大了对喻文州所在主舰方向的攻击力度。

他完全放弃回去救援主舰,就需要在魏琛被黄少天搞死之前搞死喻文州。

虽然这个目标有点不切实际,黄少天有一种特别的天赋,完全找到了主舰最薄弱的地方几乎是用刺客一般的方式展开对敌方主舰的攻势。

完全大意的魏琛第二波骂娘和求救的信号还没发出去,就直接被急救舱包裹弹出了主舰。

接下来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开始他对于魏琛这种轻敌行为和这次完美的刺杀展开长篇大论的嘲讽的时候,方世镜已经果断地用行动告诉他们什么叫做一力克百计。

郑轩的抵抗极快地被不计后果的破坏机撕出了一道防线缺口,就在缺口出现的一瞬间喻文州还没来得及补上战略防御就被“暴徒”直接干掉了他身前唯一的一个火力点。

郑轩出局。

黄少天还在拼命赶回来的路上的时候,没了直接火力攻击点和防御被撕开一条口子的主舰紧接着被直接撞开了主操纵室。方世镜简直完美展示了“暴徒”的不计成本和疯狂地攻击方式,碾压一般彻底扫荡了敌队后方直接将喻文州也紧随着郑轩扫荡出局。

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燃起来了,那种狭路相逢的感觉让他每一丝神经都绷紧了在叫嚣着要和眼前的这个战争机器一较高下。他几乎是无意识地开始叫嚣起来:“来正面来我们干一架!”

然后他还有大段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就眼前一黑……

彻底出局了。

方世镜瞬间替代了魏琛其实也并不高大的形象彻底在后备役的小萝卜头们的心中树立起了简直巨人一般的形象,这种可怕的战斗力以及剽悍的操作,方世镜刚刚一下“暴徒”就被抱住了大腿。

黄少天眼睛里面闪着星星:“方老大!!”

方世镜挺高兴地摸了摸他脑袋,还是准备表扬一下他假装不听喻文州命令,躲起来干掉魏琛这件事的时候,就听见黄少天亢奋地嗷了一声。

然后一口咬在了他大腿上。

方世镜额角青筋跳了跳,一把抓过被喻文州抱起准备逃跑的黄少天,狠狠地揍了几把他的屁股:“你打不赢就咬人是吧?你还敢咬我了??!!给我说实话你上次是不是也是这样咬人家文州的?”

黄少天抱着他的胳膊求饶:“我就是太兴奋了!别打别打!嗷嗷!我错了!!!”

“你兴奋你就咬人?”方世镜差点没被他气死,掰开他的嘴巴看了看,“你倒是小心下次再磕到牙你这个熊孩子!”

魏琛哀哀怨怨地看着那片海感伤古今,心里面挨个唾弃一下一群见异思迁的小朋友。

见异思迁小朋友们正愉快地围着方世镜,认真地听他的指导。

晚上方世镜遭到了夜袭,魏琛一不要脸二不要命摸着方世镜的大腿奋力往他身上扑,表情和语气哀怨的活像守活寡的弃妇:“镜镜人家是不是老了啊?!”

方世镜冷漠地卷了卷被子不想理这个神经病:“是。”

“老了你们一群没良心的就嫌弃人家,”魏琛试图往方世镜的被窝里面挤,“无情无义啊用的时候就千好万好,用完就丢!”

方世镜想把他踹下去:“你睡不睡觉?”

“不睡,”魏琛大咧咧地解自己的睡袍,“今天我男人表现得太能干了我也亢奋,我也想咬他。”

“是么?”方世镜挑了挑眉毛伸手去摁魏琛,“这么说那黄少天还真是你亲生的……”

魏琛伸手去揽方世镜的脖子,不在意地夸他:“毕竟你能干嘛。”

“是啊,”方世镜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腰,“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挺能干的。”

说起来与此同时黄少天也悄悄抱着枕头准备爬喻文州的床,喻文州正半坐在床边就着床头的灯光看着什么,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一转过头就看着抱着枕头的黄少天……

喻文州有点拿不准黄少天想干嘛,小少年才刚刚到他下巴的高度披着一件漆黑的睡袍简直就像只半夜出行偷粮的小老鼠。几乎谄媚地趴在门上睁着大眼睛问他:“我能不能进来啊?”

他放下手上的东西走过去发现黄少天居然还是光着脚就跑过来了,连忙拦腰把他抱上床摸了一把胖乎乎的脚丫子。

居然还是温热的,小家伙就是身体好火气旺啊。

黄少天一点都不见外地往喻文州床头爬,丝毫不觉得不久之前自己还对人家横眉冷对现在就笑脸爬床的态度有哪里不对:“你在看什么啊!?”

“是战术心得,”喻文州拿被子替他裹了裹,晚上水行星的温度极为稳定但是一直维持在一个很低的水平上,也难为他一路溜过来没被冷着,“都是个人的笔记和感悟,这本是副军团长给我的,让我好好想想今天的战局。”

黄少天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数据画着横七竖八的各色战线,再配合着经纬坐标航线规避简直分分钟就能把他催眠。他几乎羡慕地看了喻文州一眼,根本掩饰不住发自内心的崇拜:“镜镜好厉害,我开始还以为他和魏老大一样精通主舰操作……结果今天他居然开的是‘暴徒’,我几乎就是一照面的时间就被他砍翻了,还是用一架都快被他撞拆了的破坏机就把我干掉了!”

喻文州摩挲了一下笔记的封面,有些不确定地开口:“我觉得他应该是全战精通……”

“哇……”黄少天长大了嘴巴,凑上去缠着喻文州,“你怎么知道的啊?”

怀里撞进了一个小暖炉,喻文州下意识搂住黄少天的腰,由着他用脚丫子一下一下蹭着自己:“你看,我刚刚粗略翻了一下笔记,这一部分几乎详细记录了所有的战备战机和武器,单说了解已经不够了,感觉写下这些的人几乎对于这些武器都了如指掌。”

黄少天似乎有什么心事,这样有意无意讨好人的样子喻文州见得最多的是他这样对着方世镜和魏琛,对着自己这样根本就是头一次。喻文州不动神色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背问他:“要不要睡了?在我这还是我抱你回去?下次不准不穿鞋就到处跑了,晚上水行星的温度这么低。”

黄少天窝在他怀里不动身,伸手去抱他的脖子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跟他说:“我今天不该不听你命令的……你是主舰我应该配合你的行动……”

连方世镜都以为黄少天是在喻文州的指挥下故意这样麻痹魏琛的,其实黄少天知道其实自己打一开始就没准备听喻文州的话,要不是喻文州故意帮自己圆过去,他估计要被方老大训到现在为止。

“那你下次听不听?”喻文州揉了揉他的脑袋裹上被子抱着他准备入睡了。

黄少天眼睛登时就亮了,抓住喻文州的手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你要是打赢我,我就听你的!”



【1】

【4】

每次写到方魏……

我总有一种镜镜被糟蹋了的感觉……

大概是我对老魏的怨念太深重了(我确实是他后妈)

还是看小朋友们抱团取暖好了……

捏天天小朋友的胖脚丫

(怪阿姨脸)

  258 13
评论(13)
热度(25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