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43】

啊,走上了一条好污的路怎么办


上一章:【42】

————————

“其实越是很自然的投入,”喻文州无辜地看着黄少天给他解释着,“越是容易起到效果,比较大的运动量和情感波动是很容易让哨兵或者想到进入到状态的。”

这句话听上去似乎一点问题都没有,简直就是一本正经的照本宣科。但是黄少天还是觉得喻文州说起这些来简直是在字里行间藏满了让人脸红的暗示。

什么叫做大的运动量和情感波动……

“你要这么想我也很没有办法啊,”喻文州摊了摊手,“而且在动荡之前已经很早就有性爱学家提出了,做爱的时候多巴胺和肾上腺都是分泌的高潮,运动量不比跑个十多圈操场来得小,同时能够到达感官和情感上的高潮的事情就这么多,所以才会有磨合期的指南里面写的,第一个推荐的磨合行为就是性爱运动。”

“……”黄少天越发觉得喻文州是在驴他,“你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这些,你不觉得可耻吗?”

你脸上一本正经内心全是马赛克的样子对得起你纯良的外表吗?

“很正常的生理知识教导哪里可耻了?”喻文州目光坦荡地在书柜上找了一摞纸质书下来,随便抽了一本书给翻给黄少天看,“你看这个是官方出品的哨兵和向导契合度磨合指南。”

黄少天瞟了一眼简直觉得辣眼睛:“你为了把我搞上床用不用这么下血本???纸质书很珍贵的你不能这么糟践它!!!还官方出的你还要不要脸???!!!”

这这这……这些都是什么姿势!!!画得这么血脉偾张怎么就好意思在封面就朴素地写《哨兵向导契合度磨合指南》这几个字??!!

黄少天愤愤夺过那本书,不顾小脸一片粉红义正言辞地谴责喻文州:“这种书我没收了!”

喻文州逮不到跑得比兔子还快的黄少天,只能耸耸肩挨个把他抽出来的书放回去,手指划过一本书的书脊喻文州“哎呀”了一声,仔细瞧了瞧自言自语地苦恼到:“怎么办,带走的可是哨兵写的那本指南啊……”

失算啊简直,喻文州回过头去给方世镜交代一声的时候顺便提了一下这件事:“被抢了一本纸质书,哨兵写的那本磨合期指南。”

方世镜费了好半天才想起是哪本,不在意地挥挥手:“没事,说得好想光看理论他能把你怎么了一样,这么敏感的小哨兵他能把你怎么了之前,虽说你就那手速但是你应该早把他办了。”

说起来好像是这样的没错,喻文州捏着下巴想了想总觉得还是会发生什么……

因为黄少天抱着小黄书溜走的表情太做贼心虚,半路上就被搓了弟弟神清气爽走出来的张佳乐连人带云豹崽一起捕获了,张佳乐掂量了一下黄少天的重量内心十分感叹:“居然就养出肉来了,不容易啊。正好今晚上你乐哥又要孤家寡人一个人了,过来暖床吧。”

黄少天怀里抱着小黄书没敢大力挣扎:“不要!人家是正经人你把我当什么了?有事没事把我抓去暖床你信不信我叫镜镜打你!哎哎哎!动口不动手你懂不懂哎哎!!”

张佳乐感受了一下手下的硬度,蛮好奇地继续往里面探:“你这藏着什么啊硬邦邦的?上次还是软绵绵的一团简直和抱枕没啥区别,哎哎你乱动什么?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啊?”

“谁藏东西了?!”黄少天死不承认,“硬邦邦的那是老子的胸肌白斩鸡向导你不服吗?!”

“科科……”张佳乐冷笑两声稍微一矮身扣住黄少天的膝窝就把他整个人扛了起来,左手拎着一只挣扎无望的小云豹大踏步地往自己的房间走,“我让你看看谁是白斩鸡……”

黄少天在张佳乐这学到了永恒的一课,当你真的打不赢某个人的时候再在嘴巴上逞能会被欺负地更惨的。尤其是这种人是像张佳乐一样有着特殊癖好尤其喜欢搓崽的暴力向导的时候。

黄少天被扛起来直到扔到张佳乐那张硕大的床上之前反抗都是无效的,说起来为什么一个向导的暴力值会这么高啊?黄少天哭唧唧地看着自己从喻文州那里剿灭过来的小黄本落在了张佳乐手上,心有不甘地抗议道:“这是文州给我的!”

“编,继续编,”张佳乐抖着书皮顺手翻了一下,颇为无语地看着黄少天,“没想到你毛都没长齐的未成年样,也这么禽兽了?喻文州喂不饱你啊还是喂得太饱了都让你有时间思考这个了?”

黄少天面红耳赤地分辨到:“都说了是喻文州给我的!让我好生看看一遍加快我和他之间的磨合!!!你们成年人怎么这么肮脏!?好好的一本生理知识教导材料你把他当成什么了?!”

张佳乐伸手掐了一把黄少天粉嫩粉嫩的小脸,好笑地捏着他的下巴教他:“你要是说着话的时候脸不这么红,嗯像我家新杰那样板着脸也好或者你那个喻文州一样也行,你脸红成这样说这些叫欲盖弥彰你懂吗?嗯,小哨兵?”

黄少天呆瓜一样愣了有半分钟,一把推开张佳乐就着他床上乱糟糟的一团被子把自己捂了起来。然后不到两秒,小哨兵抽了抽鼻子嫌弃地一把甩开被子爬下床,用一种谴责的眼神把张佳乐看着:“卧槽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自己去闻闻你那一床什么味你还好意思把我带回来暖床?”

……张佳乐郁闷地抓过自己的被子,他又不是哨兵他怎么知道自己一床什么味?我早上走得时候抖了几下被子的啊。

这根本不是你抖没抖被子的问题……

张佳乐的个人内务问题一如黄少天的话唠一样,都是根深蒂固与生俱来难以左右的、在本人眼中这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张佳乐还是颇有兴趣地捡起那本哨兵写的、在他自己看来简直胡说八道的《哨兵向导契合度磨合指南》,除了觉得他胡说八道以外,还顺便发现几个姿势其实……

咳咳,冷静一下。

张佳乐换了个姿势继续看得津津有味。

黄少天幽怨地把张佳乐扔了一地的衣服扔到洗浴室里面去,又幽怨地飘过来:“我觉得你让我来做家务的企图比让我给你暖床大。”

“有吗?”张佳乐津津有味地翻了下一页,“我其实觉得有人给我暖床也很重要啊。”

啊呸,黄少天嫌弃地看了张佳乐一眼:“你又不喜欢我这种的,你就是那我当烤炉和抱枕!你这是白嫖你懂不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有老婆的!那只美洲豹的味道重到吓死人你知道吗?!”

张佳乐认真拽过衣服闻了闻,一脸淡定摸了把黄少天的脸当敷衍他:“说实话向导没哨兵那个狗鼻子,别让我闻了我又闻不到。”

“不过说起来,”张佳乐翻完书颇为感慨地把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他有这爱好?给你看这个?”

黄少天伸手想去抢书:“我长得帅不行啊?我这叫驯夫有道你懂吗?还给我还给我!你个向导看这个干嘛?要给你家哨兵加餐吗?喂喂你还给我!!”

他们两个在床上打成一团,张佳乐随手把书往床上一扔摁住黄少天:“我就不还你怎么办?”

黄少天死命挺腰要去撞张佳乐,奈何他就不是个力量增幅的成年哨兵,张佳乐精神感官操控虽然烂但是好歹是在高阶向导的及格线上,他们两个在各自都不占便宜、而且由于张佳乐戏弄人的成分比较大没有对黄少天下狠手这种各自都有保留的基础上,打得难舍难分。

等黄少天奋力翻身把张佳乐摁在床上的时候,房门咔哒一声开了,黄少天和张佳乐一起转头看过去,发现进来的是张新杰……

哦……张新杰……

黄少天转过头想继续和张佳乐殴打,被向导一把摁住腰压回了床上,张佳乐摁住不听话的小哨兵有点心虚地冲张新杰笑:“宝贝这么晚来找我干嘛?”

张新杰看了一下张佳乐乱糟糟的地盘,简直就止不住手痒想帮他收拾,一边收拾一边数落他:“你就不能管管你内务?你也知道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你玩哨兵就算了你这么大个人了能不能有点正常的作息?”

什么叫做玩哨兵就算了?黄少天正想反驳就被张佳乐捂了回去,他们屁股底下还有本黄暴的玩意呢,先送走宝贝弟弟再说其他的。

张新杰扯了扯掉在地上的半截被子,看着丝毫没有挪窝意识的张佳乐和被他摁住的黄少天:“起来,掉地上了给我换一床。”

……张佳乐眼巴巴地看着张新杰:“那啥……要不你先睡我自己换?”

张新杰陡然意识到什么,眼神锐利地盯着张佳乐坐着的一片被子:“你偷偷又在被窝里面藏了什么?拿出来!”

……上午还软趴趴柔若无骨搓散架的弟弟哪去了?

张佳乐和黄少天被张新杰的气场给镇住了,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张新杰直接了当的翻出了那本看上去真的没什么的《哨兵向导契合度磨合指南》。

“这是什么?”张新杰抽了抽眼镜,表情冷漠地举着一本书如是问着黄少天和张佳乐。

【1】 

【44】


迫不及待想知道新杰翻开书的表情了

咩哈哈哈和

  480 23
评论(23)
热度(48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