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44】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爱搓新杰杰……)

上一章:【43】

————————————————————————



说起来,这也算是张佳乐人生阅历中有点尴尬的时刻,虽然他觉得自己好像没干什么也没做错什么,要是除开没有收拾内务以及又带了个小的疑似回来睡以外……

乐哥我还是很正直的嘛……

哈哈哈……

“他家向导给他学习学习的,”张佳乐转手把黄少天拎了出来,义正言辞地指着他,“他的书内容你得问他,我刚刚就是把他摁住准备看内容是啥呢!”

张佳乐义正言辞起来太有欺骗性了,仿佛他刚刚真的和黄少天的打闹就是为了看一眼这个书的内容。张新杰将信将疑地把书带走帮他关了灯警告他:“玩哨兵可以不准睡太晚,还有玩别人的哨兵的话注意扫尾工作,你自己去应付喻文州。”

……张新杰刚一关上门,黄少天立马翻身掐住张佳乐的脖子:“什么叫做玩哨兵??还有什么叫做玩别人的哨兵??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哨兵都是禽兽一般的人!!这样比起来你们向导还是连禽兽都不如的人呢!!!!!”

张佳乐表情跟死了一样由着黄少天死命摇他:“你那本指南是哨兵写的是吧……”

黄少天放缓摇人的动作,有些不解地点点头:“是啊,哨兵写的,难道这个还有向导写的?”

张佳乐表情复杂地看了黄少天一眼,翻身把他摁倒在床上,捏着还有软肉的脸一顿狠搓:“这么这年头小崽一个比一个单纯地招人爱啊……”

问题是……我现在去找新杰把向导写的那本指南换他手上那本……还来得及吗?

张佳乐认真设想了一下张新杰打开书看到里面内容的表情和心理活动后,突然心虚怂怂地爬下床把自己的门反锁了不说还奋力扣上了门链顺便推过一个柜子把门堵了起来。

其实张新杰并没有张佳乐想的那么暴怒,他只是随手翻了一下发现是一本非常正经的不正经指南,于是用一种医学严谨的态度认真在空白处批注了一下需要补充和注意的地方,准备第二天还给张佳乐。

虽然他不懂张佳乐为什么要看这种书……难道孙哲平才走了一天他哥就饥……

直到他翻到那篇关于同体化的……

韩文清提着两只变异七鳃鳗回来的时候,一打开门就看到张新杰似乎被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眼神有点恍惚地拿着什么东西往被子里面塞。

韩文清觉得从今天自己回来的那一刻开始,张新杰整个人都是不对的。

一般来说被搓揉狠了的小向导的羞恼期会持续一整天,而且韩文清回来的时候就在心里想不知道只有两只鱼的结果会不会让张新杰更生气,要是自己说为了能吃新鲜的我们明天再去抓两条,在张新杰那会不会更好过关一点?

韩文清想了一路的对策还是决定回去直面小向导的冷脸,可是张新杰没有对他带回来的明显不满足“几条”这个规定数目的鱼发表任何看法,恍惚的样子简直跟被雷劈了一样……

韩文清搂了一把张新杰的腰让他远离厨房灶台:“过去等着,不然你又把锅炸了……”

张新杰抿了抿嘴,有些不满地嘟囔着:“我按照菜谱来的……”

嗯,说起来张新杰这种按着菜谱来做饭的,除了视听效果实在惊人以外,和他根本不看菜谱尽情发挥的哥哥张佳乐不同。张佳乐自由发挥也能弄出卖相口感都不错的东西,简直对不起他内务一团乱全靠孙哲平的真实写照。而到了张新杰这,明明是亲兄弟……

围观过全程充当灭火减灾人员的韩文清也想不明白,明明菜谱他看着也没问题,他按照菜谱来也不会发生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为什么张新杰一上手就能直接干出引爆全基地警报器的效果?

韩文清伸手去解张新杰腰上的围裙,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把他圈到一边去:“菜谱这种东西就是来骗你们这种下厨房炸锅的。”

出乎韩文清的意料,张新杰并没有像平常一样一本正经地罗列例子来反驳他的话。韩文清转过头一看张新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进入不知道看着哪里恍惚的状态了。

……看这个样子也不像是被欺负狠了的后遗症吧?韩文清挠了挠脑袋,准备等张新杰去洗澡的时候翻翻床上看看是不是被张新杰顺手藏起来的那个东西带来的问题。

说起来张新杰是出了名的刻板正经的向导,但是也是坦率直接地让人难以相信。韩文清和张佳乐时常被张新杰的直球打得蒙头转向,不管是一针见血也好还是单刀直入直插红心也罢,剥开最初的震惊后会发现言辞后面全是满溢的情深意切。

“哎呀我家新杰就是辣么可爱,”张佳乐在床上打了个滚,有点嫌弃地看了眼睡得安安静静连呼吸声都要没了的黄少天,“你那本破书要是把人教坏了我搓不死你!”

被直球这样的从天而降地馅饼砸到自己脑袋上的韩文清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身体和感官上传来的感觉总觉得是向导伪造出来的幻觉。

他刚刚坐到床边的时候腿上就一阵温热,怀里一热像是浸在了温泉里面一样。向导柔软而又温暖的身体带着充满着安抚性的精神波动简直要让韩文清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敌军设下的陷阱里面了。

韩文清迟疑了一下,总觉得一股热气在自己身上乱窜的同时还一股脑地往下面涌。他咬了口舌尖提醒自己不要太禽兽了,伸手搂过张新杰的腰把他完全抱在怀里拍了拍后背:“怎么了?”

“我今天看到了一个说法……”

张新杰的耳朵可疑地红了红,韩文清看着心痒凑上去吻了一口,刚刚触碰到张新杰就敏感地一缩脖子,整片脖颈红得更厉害了:“先……听我说完……”

“你说,”韩文清喉结不动神色地动了动,手扣在向导的腰上,感受到手下柔韧的手感声音低沉地催他,“别说太久了。”

这句话暗示意味太强了,要是放在平时他早被张新杰抬手警告了。出乎他的意料这回不仅没有被打连一个怒视都没有,一个柔嫩东西触碰到他的脖子上,湿润濡糯的感觉几乎能让他瞬间烧起来。

“不会让你等太久,”张新杰始终没敢抬起头来,韩文清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他身体在微微抖动,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太难为情了,手指迟疑地从胸口往下滑,“我就想问问……”

韩文清觉得自己浑身的肌肉随着张新杰手指的游移和他低低的声音都绷紧了,手指若有若无地碰到皮肤直到停在他腹部的时候已经完全可以感受到他的颤抖了。张新杰才下了决心一样抵住他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是不是……这里彻底的同体化可以让……”

他的眼睛里面漾着水脸红得像是能滴血一样,表情却一本正经得像是在讨论什么重要的科研项目一样正直得让人难以相信。韩文清只觉得那只手摁倒他腿根的时候再看到张新杰那张脸,他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

像是无数次孤独直面长夜和结合热的之后,忍耐到了一个极致的时段一个和自己契合度极高的小向导不知死活地贴上来主动要帮他一样,或许更加糟糕一点……

他现在连张新杰想问他什么都听不清楚了,满心满脑子满耳都不停回想着要把眼前这个人撕碎了囫囵吞下去的欲望地咆哮。

撕开他的衣服把他摁倒在身下,把他弄得哭出来全身上下全是自己的味道然后吞下去……

张新杰到底还是没能在他好意思把话说完之前就被韩文清打横抱了起来,他只来得及看得到旋转扭曲成一条曲线的天花板光边就完全陷入了一片半昏黑之中。脖子和脸上被落下一个个粗粝直接地能把他烧成灰烬的吻,韩文清一边强硬地摁着他的手往身下带一边咬着他的耳垂:“继续问。”

这要人怎么问???

张新杰好不容易挣扎出来透一口气,声音都带着些许不稳:“完全进入状态的同体化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可以……更好”

他的声音哽咽地像是要掐出水,不知道是在控诉韩文清的过分还是受不了这种直接的刺激了一样害羞地都要蜷起来了。偏偏他的手指被动被摁在韩文清腿根的时候,又主动地往中间滚烫的部分挪动了一下,然后微微收紧上下滑动着。

韩文清闭着眼睛忍耐了一下,越发觉得张新杰今天是故意要刺激他一般,把人翻过来一口咬在后颈软嫩的皮肤上,威胁性地扣住张新杰的手往他们两个的腿根探去。

“我就想问……”张新杰紧绷了一下身体随即出乎韩文清的预料放松软了下去,埋在被单枕头里面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还是被感官惊人的哨兵听得一清二楚。

“是不是完全进入状态之后……对你的精神梳理和哨兵向导之间的契合度更有利一点……”

韩文清吻了吻耳后一小块软肉,有些无所谓地揉了揉张新杰的腿根和后腰试图让昨晚被搓揉了一整夜的小向导舒服一点:“这个无所谓,你不喜欢就算了,同体化的时候你就不舒服了。”

“但是我能感受到……”张新杰像是豁出去一样扭过身体抱住韩文清的脖子,闭着眼睛要把自己献祭出去的模样,“你精神体上面的的陈旧性顽固残余……松动了……而且……”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认真看着人的时候冰雪下带着最温柔地深情:“我也想让你更舒服一点。”




【1】 

【45】

老韩我跟你说你搓不散架这个新杰你不是人

(搓散架了你更不是人)


不我还是要打一下双花tag……

不然我又要去默念党章……

(其实团章你都做不到= =)

  547 47
评论(47)
热度(54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