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49】

我也不想停电……我已经遭遇了三次停电了(死目)


上一章:【48】

——————————————————————————————


招人喜欢的黄少天冷静下来之后,觉得自己还是不冷静不招人喜欢的状态好。因为方世镜看他真的冷静下来了也顺便问了两句功课:“这么说来,少天你把该看的看了多少?”

黄少天僵直着脊背,现在一时不知道是往喻文州怀里钻还是拔腿就跑。

方世镜愣了愣似乎他也没想到黄少天会是这个反应,狐疑地抓住黄少天的后颈脖子问他:“兽化和感官屏蔽的共同性起源和实际区别是什么?”

黄少天麻了爪,用可怜兮兮的眼神把喻文州看着,小可怜的模样眼睛睁得又大还带着水,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喻文州见多了黄少天有事求你的时候才卖乖的本性,也就顺势伸手想把他带回去:“这不长夜才完么,我还没跟少天讲多少,我这就把他带回去补课。”

方世镜冷漠地往后一趟捏住了黄少天的后颈脖子把喻文州的手挡了回去:“兽化和感官屏蔽是的共同性是向导学的,他答不出来其实很正常。但是关键问题是他连这个是哨兵的事还是向导的事都分不清楚的话……”

喻文州朝黄少天递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黄少天立马抛弃了他扭得跟没有骨头的蛇一样,转过身一把抱住方世镜的脖子拼命地撒娇:“之前那是没人教我嘛!你看老魏捡了我又不教我!好镜镜你看最近那么多事张佳乐还一天到晚想拐卖我的!就原谅我这一次嘛!我回去就补上进度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行啊,”方世镜换了个姿势搂着压着他心口好大一只崽,漫不经心地打开一份空文件拎起笔写了起来,“那你跟着我来上大课吧,同时小课也不准停,喻文州你不准再这么惯着他了。”

黄少天转过头瞄到方世镜正在写的《哨兵黄少天训练计划总章》,顿时心如死灰。

看到小太阳一样嚣张热切的小家伙萎靡成这个样子,喻文州也忍不住拿手背抵着嘴角歪过头去低低笑出了声。告状不成反而把自己坑进去了的黄少天蔫哒哒地垂着脑袋跟在喻文州后面准备回去,喻文州见他一脸心不在焉随时要撞墙的小模样蹲下了身子:“上来吧,我背你回去。”

黄少天一边念叨着:“就你这白斩鸡样子……等下别把我摔了……你别是想就这样把我摔了然后公报私仇是不是?”然后一边往喻文州的背上一倒,就势爬了上去。

喻文州的肩背还不如魏琛的结实,黄少天在他身上四处摸摸戳戳,感觉似乎和张佳乐的不相上下,还不如方世镜的宽阔有安全感。但是温热的触感和喻文州小心翼翼的动作让他感受到一种,简直要溺死人一般的温柔。

“你好瘦哦,”黄少天戳了戳肩背又摸了把喻文州的锁骨,有些不满地捏着他的胳膊,“蓝雨伙食还行啊?你是有多挑嘴还是说你老是任务不达标镜镜不给你饭吃啊?你看你瘦的一把骨头还背人,你也不怕把我膈着。”

喻文州拖了拖黄少天的屁股,感叹了一下这个手感真的好肉乎:“没办法,没有绑定的哨兵的话,或者哨兵长期不在身边的话,向导能维持正常体重也很不错了。”

“这是为什么啊?”黄少天歪着脑袋有些不解,“在觉醒者里面,我感觉向导比哨兵好过很多啊,你看你们不用担心长夜不用担心精神动荡也不用担心精神体饿死了……连感官觉醒都不同。”

黄少天越说越羡慕,喻文州背着他轻笑一声:“没有觉醒和变强是不需要代价的……”

“向导的精神力在逐年增加,那他接收的精神波也在逐年累计,”喻文州感受到裤腿被扒拉了一下,明白是小云豹顺着腿也爬了上来,继续给黄少天耐心解释着,“向导能转换他接收到的各种频率频段上的精神波最后转化为自己的精神波段,这些不仅仅是构建精神世界的必须,也是……”

“哨兵的食材?”黄少天歪了歪脑袋,和趴在他肩膀上的小云豹一个姿势看着喻文州。

“是的,”喻文州点点头,继续解释道,“然而任何事物不都是越多越好的,精神波越多能构建的精神世界也就越大,那就能容纳更多的精神波。就像是一个水瓶一样不断地有水注入但是又不能流出去,所以总会有碎掉的危险……”

“虽然碎掉也意味着新的重生和更大的精神世界,但是越大的精神世界也意味着越重的精神负荷,自然很消耗能量,”喻文州伸手去摸钥匙,“但是也意味着向导每一次成长都会出现的死亡。”

哨兵是他们在成长期最为关键的因素之一,哨兵可以吞吃掉过剩的精神波也可以通过精神或者肉体上的结合,帮助向导度过这一难关,亦如向导帮助他们度过长夜和结合热一样。

小哨兵闷闷不乐地被背回了房间后还死赖在喻文州的背上不肯下来,被整个放到沙发上后还抱着喻文州的腰不肯撒手。喻文州感受到后腰温热的一团有些忍不住伸手去摸,摩挲着黄少天幼嫩的脸颊温声问他:“这是怎么了?”

黄少天抱着他的腰蹭了蹭:“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不正常。”

“是哨兵和向导之间相处的关系不正常还是……”喻文州顿了顿,语气充满了调侃,“同居的关系不太正常啊?”

喻文州遭受了来自小哨兵的背面攻击,被放倒在沙发上任由一只耀武扬威的小云豹和他的主子一起爬上来,占据了大腿和腰腹一带重要阵地。

黄少天手摁过喻文州的腰腹,感叹了一下手感然后撩起衣服看了一眼,一脸震惊地看着喻文州:“你居然还有腹肌,还蛮明显的哎!简直看不出来你这个弱鸡样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

“我至少还是有体能课啊……”喻文州捏了捏凑上来蹭他的小云豹的后颈脖子,“好歹应该有点自保能力吧?至少跑的时候还能有力气跑远一点。”

黄少天摸着喻文州的腹肌试图认真的跟他探讨一些问题:“我是说我们相处的方式不太对,你看我们才认识几天你就跟我动手动脚!还跟我睡一张床!你还奴役我煮饭烧菜!”

喻文州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可是我记得最开始好像不是我长夜时期狩猎狩猎到了别人的床上,还霸占了被褥和整个床连吃带睡还要强行捡一送一……”

黄少天恼羞成怒也不装什么思想家了,抓住喻文州的衣服领子摇他:“我这么优质的哨兵免费送上门你还有不满的?”

“没有不满啊,”喻文州笑意盈盈地看着黄少天,“我很高兴你那天晚上狩猎对象选择了我啊。”

黄少天面上微微有些发烧:“那是因为契合度的事我才来的……”

“所以说,”喻文州调整了一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姿势半靠在沙发上,“少天你觉得到底什么不正常呢?是哨兵向导相处的模式不正常?还是说其他的?”

“你不觉得太快了嘛?”黄少天嘟囔着摁了摁喻文州的心口,感受到砰砰跳动的心跳有点心猿意马地往边上摁了摁,“才认识几天啊……”

“但是哨兵向导的相处模式不就是这样么?”喻文州扬了扬眉毛,察觉到小哨兵不老实的举动也没什么动作,“在契合度的指引下的一见钟情。”

“又是契合度,”黄少天有点闷闷不乐,“要是没有这个呢?说起来我们两的契合度有多高啊?”

喻文州沉吟了一下:“主要是你还没有成年,在你成年前我们两个应该多磨合磨合能磨合到契合度99%以上,接近完美的程度或者直接就是达到完美。”

黄少天张大了嘴巴:“意思是我想甩你是没可能了???”

喻文州诧异地故作忧伤了一下:“原来你一直是在纠结怎么甩了我啊?”

“没有!!!”黄少天奋力反驳道,“我只是觉得认识才几天你就把我往床上拐的行为太禽兽了!”

喻文州觉得毫不讲理说的就是黄少天这种人:“明明是你先在长夜捕猎我的啊……”

“那是契合度的错!”黄少天毫不犹豫地甩锅给了契合度,“这个根本不能代表我内心深处的真实意愿!还有就是结合热的错!不然我怎么会跟吃了药一样往你身上扑!”

喻文州看了看摁在自己腰腹一截蠢蠢欲动的爪子:“你要是手不到处乱摸,这句话还有那么几分契合度,这么说来少天不喜欢一见钟情?”

黄少天倔强地拗着脑袋:“我只是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系在操作绳上的木偶!结合热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契合度让我去扑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我就去了!”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少天你喜欢日久生情啊……哎!”

被打上禽兽不如标签的向导被猫科哨兵摁住磨爪子,黄少天欺压了他一会觉得很没有意思,坐在边上不知道自言自语还是跟喻文州念叨:“其实说起来你除了身手太差了也没啥,长得蛮帅的我又不吃亏,但是你也认定就我这个哨兵了吗?我听说拟态型的向导很吃香的……反正什么高阶的哨兵都能匹配……干嘛不直接等着一个契合度完美的嘛……”

喻文州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刚给他感官训练的时候负面情绪太多了的后遗症,真的一般来说很难看到这么忧思寡虑的哨兵。他伸手抱住黄少天任由他整个爬上来窝在了自己怀里,吻了吻他的额头轻声安抚到。

“一来是我也等不了下一个更高契合度的哨兵了,二来,想来你……”

“你是我灵魂深处不可避免的回音。”


【1】 

强项令【50】

啊……

你是灵魂深处不可避免的回音……

这句话给哨向真是浪漫极了……

这句是纳博科夫写给妻子的诗


你是天空一朵温柔的云, 
你是海洋一朵透明的泡沫, 
你是大理石上含羞草的影子, 
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一支没有开头的歌曲响起来。


洛丽塔的作者



  540 39
评论(39)
热度(54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