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致青春

来自我和基友相爱相杀的过程

我带他去看大鱼海棠

他要求我陪他去看爵迹

(绝望)


————————————————————



黄少天在和喻文州谈恋爱。

这个谣言……阿不这个言论在全蓝雨从青训营到现役选手,从扫地大妈到老板都知道,除却两位当事人以及两位当事人的监护人……啊不是,是队长和代管家长。

大概因为这个言论太具有魔幻现实主义的特色了,因为黄少天前几天还和喻文州单方面掐的日天日地的,全蓝雨上下都知道他们八字不合见面就掐。之所以说是单方面掐主要是因为一般都是黄少天主动挑衅,不仅从言语上也从行动上充分阐述他要欺负死喻文州这种心态,连厕所约架这种事都干得出来。而且喻文州一般来说是不挑事不惹事……

他都来阴的。

比如拿出一脸温和的笑容和食堂阿姨商量,少天最近长身体缺钙晚上老是被抽筋惊醒,给他多补充点钙和维生素,我们吃一个星期的秋葵吧。

食堂阿姨想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多么关心队友啊!

更何况这个队友针对他针对得全蓝雨上下都知道啊!

阿姨义无反顾地做了两个星期的秋葵,逼得黄少天看着食堂两个字就反射性的想吐。

方世镜被他们两个不妥协不合作就是要闹的态度气得头疼,生生觉得自己是只龙猫,忧郁的都要和主席一样斑秃了。他目的明确地把他们两个抓到面前,诚恳地问:“你们两个是不是也要把我气走?然后少天你就称王称霸了是吧?文州你也是,没事你作妖干什么?”

喻文州和黄少天闻言同时萎靡了,魏琛走得悄无声息,要是方世镜也这样……

蓝雨为此很是风平浪静了很久,经理还暗戳戳地跑去和方世镜商量,这样真的好吗?小孩子有逆反心理啊,他们这样表面风平浪静要是内心狂风暴雨怎么办?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啊!

方世镜丝毫不以为意:“有表面上的平静,免得有外人知道这种事趁机挑拨就好。男孩子不就是这样打打出来的感情吗?你看小组练习的时候黄少天每天盯着喻文州揍了多少次?再说……”

方世镜难得哽了哽:“你让黄少天沉默真的太难了。”

经理……居然觉得方世镜说得很有道理,尤其是最后一句。

黄少天和喻文州不合这个传言在蓝雨消散了没几个月,一个更劲爆的言论开始蔓延了。

喻文州和黄少天其实在谈恋爱!!!

我靠?!!!

经理闻言当时内心觉得很震惊,很荒诞,很不可思议很异想天开简直难以想象。

但是他仔细一想突然觉得很有道理啊!

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不就是靠欺负对方来掩饰自己对对方那种羞涩的喜欢吗???

经理顿时对自己的想法也感到很震惊,很荒诞,很不可思议很异想天开简直难以想象。

他想,方世镜前段时间已经愁得连我都敢骂了,要是这件事他再知道他会不会和老韩一样直接暴躁地骂老板啊?!

但是这件事传的有板有眼要证据有证据要目击证人有目击证人啊!

黄少天都和喻文州一起去看电影了!!

一起!!去看!!青春爱情!!电影!!!!

经理当时内心有一千个岳云鹏在呐喊、在咆哮:我的天哪!!

怎么办啊????!!!!!!

经理想来想去,决定先不惊动方世镜以及两个当事人,他把青训营的一堆小朋友全部召集起来。

首先被拷问的是郑轩,郑轩一脸是我没睡醒还是经理没睡醒的表情,张口就是大爆料:“啊?我以为他们两个早就是……黄少天晚上踢被子喻文州还帮他盖回去呢。”

卧槽卧槽卧槽……经理捂着心想你们居然瞒着我上演无间道用相杀来掩盖相爱的本质吗?

经理强撑着一颗要破碎的心抓过方锐:“你是不是跟着去看了电影的?”

方锐眨了眨眼睛:“是啊,我说黄少你和喻文州瞒着我们去看电影不仗义啊!然后黄少就给我也买了一张票正好坐他们后面。天啦你们不知道那个电影有多难看!居然带我这么纯洁的小朋友去看备胎的故事!什么陆垚知马俐我简直……他们两个看到最后黄少天脑袋都支在喻文州肩膀上呢!”

经理的内心受到了毁灭性的冲击,觉得这件事真的不告家长简直对不起他今天破碎的小心肝。

然而“家长”方世镜得到消息就哦了一声。

半晌后他反应过来了,看着经理的表情简直就像是看神经病:“你今天没事来逗我开心是吧?”

经理指天画地说他冤枉!搬出人证物证:“你看看这些票据!你看他们看了些什么?致青春,一个爱情片;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又是一个爱情片;陆垚知马俐,还是爱情片;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这tmd还是一个爱情片!!!还有大鱼海棠……他们连动漫的爱情片都不放过吗?这不是谈恋爱是什么?这么烂的片子都去看还一看看了这么多?不是谈恋爱他们是去干嘛?”

方世镜瞅了眼票据也有点震惊:“黄少天居然要去看爱情片?”

……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经理就差没抱着方世镜的腿跟他说:“镜爸!你好歹管管他们啊!”

“你滚,”方世镜抬腿想踹他,“谁是劲霸?你还男装呢!滚滚滚我会找时间问问他们俩的。”

经理感恩戴德的滚了。

方世镜在办公桌上冷静了一会,他不太相信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谈恋爱这种事,他直觉告诉他,大概这两个死小孩又背着他再搞什么幺蛾子。

谈心是要谈的,但是在跟谁谈心这件事上……

方世镜有着严重的选择困难症。

真的,只针对在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两个之间选一个谈心这种情况下的选择困难症。

毕竟前者方世镜总觉得自己不一定能问出真心话,这种事你逼着小孩承认也不是啥好事啊。再说就是两个青春期的小孩谈个恋爱……

也没太那啥吧?

哦……至于后者,方世镜相信其实联盟上下估计也没几个人会选择要去跟黄少天谈心的。

方世镜这个问题也没纠结多久,因为黄少天哭丧着脸来抱着他大腿哭了。

“镜镜!我跟你说……”

方世镜直接拿手指头抵住黄少天的嘴,冷漠的问他:“镜镜是谁?”

黄少天察言观色看着方世镜的表情从善如流地换了个称呼:“镜爸我跟你说……”

“镜爸又是谁?”

“方老大!!!!我跟你说我没钱了!!!求放宽零花钱的上限!!求拯救求贷款求拨发贫困生抚慰金!求组织的大力财政支持!!!!”

方世镜心想你一个月看那么多次电影还全是IMAX还要爆米花和可乐,你要是还有钱我还真奇了怪了。当然方世镜还是装作一脸冷漠的样子问他:“你钱都到哪去了?”

黄少天愤怒地瘪了瘪嘴:“都怪那个喻文州!我的钱都花他身上了!讨厌死了!我居然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多钱!!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了奶茶都买不起呜呜方老大救我!”

方世镜内心翻滚着一片惊涛骇浪,心想我知道你钱没了但是花在喻文州身上是怎么一回事啊?他目光炯炯地盯着黄少天问他:“你花了多少钱?你花那么多钱在喻文州身上干嘛?”

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着方世镜:“请他看电影,因为我和他打赌,对练的时候谁输了,就谁给钱然后去挑一场电影看,结果喻文州那个王八蛋居然拿我的钱看电影全给我挑烂片!然后我气不过就在我赢了的时候也给他挑烂片看……然后……”

然后方世镜懂了,冤冤相报何时了,你看这两个就是典型案例。

但是……

方世镜百思不得其解:“我觉得你们两个赢的概率是对半开啊,为什么你钱没了喻文州没事?”

黄少天更委屈了:“他不是在我挑的烂片的时候睡觉嘛……然后我就跟他说,下次谁再睡着就下下次还是谁请,然后对方选片……然后……看那个什么知马力的鬼片的时候我睡着了……还给他肩膀留了一滩口水……然后喻文州这个王八蛋为了避免自己请就变本加厉的给我选烂片!!”

于是黄少天变本加厉地睡得……更香了……

方世镜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把谁提过来骂一顿了,他小心翼翼试探性地问了黄少天一句:“你们两就不能不和钱过不去,换一个惩罚方式吗?”

黄少天简直都要委屈死了:“我提过!喻文州那个王八蛋说好啊,让我写一篇那些烂片的观后感!还要罗列至少十点以上逻辑通顺有据可查的亮点!十个啊!我怎么可能写得出来啊!他还要我写八百字!!那些破片要是能有这么多亮点还至于叫烂片吗?!”

方世镜一时间很想笑,原来还有你黄少天凑不够字数的时候啊?

黄少天很委屈黄少天心里苦,喻文州那个黑心肝的王八蛋,不是选恐怖片就是选烂片,恐怖片和烂片的程度还都不是黄少天能接受范围内的,黄少天在要被吓死和要被折磨死中选择了被折磨,新仇旧恨叠加在一起简直想咬死那个叫喻文州的。

方世镜安慰了黄少天一会,发了十块钱零用钱给他让他去买奶茶顺便把喻文州叫过来,黄少天似乎预感到方世镜要帮他出气以及喻文州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未来,欢呼雀跃地拿着十块钱就跑了。

虽然这个小家伙一开始是准备来预支下一个月的零花钱的。

喻文州送走扬眉吐气一脸耀武扬威的黄少天,走到方世镜办公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就听到了方世镜的声音:“进来,没关。”

方世镜带着笑看了喻文州一会,看着他嘴角也微微扬起一个弧度便问他:“欺负他很好玩吗?”

喻文州老实地点点头:“挺好玩的。”

两个人相视而笑很有一种大狐狸见小狐狸的感觉,黄少天正接过奶茶突然鼻子一痒打起了喷嚏。

“下一任队长是谁,基本上已经定了,”方世镜转过椅子直直地看着喻文州,“光是觉得欺负起来很好玩可不行啊。”

喻文州点点头:“嗯,我明白,还得想办法让他甘心一直被欺负下去。”

方世镜眨了眨眼睛心想现在的小孩都这么吊吗:“这种事自己明白就好,说出来就不好了。”

黄少天一连打了好多个喷嚏,端着奶茶心想谁在背后骂我???!!是不是那个叫喻文州的?!

他一直觉得方世镜肯定那天把喻文州骂了个狗血淋头,看着喻文州的表情都是趾高气昂的我上面有人的样子。

喻文州轻描淡写地瞟了他一眼:“你也只会背后打小报告啊?”

黄少天暴跳如雷地去找方世镜,抱住他的胳膊撒娇语音折磨全用上了:“方老大你这事不准管!他敢说我打小报告!!!!还是只会在背后打小报告!!!!!你别管你知道不!!??”

方世镜勉强点了点头,目送黄少天怒气冲冲而来然后怒气冲冲而去,心想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管你两这破事了?

烂片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多,黄少天还是坚持要和喻文州互相伤害,黄少天还是熬不住要在放烂片的时候睡过去。

黄少天忐忑地看着喻文州,以及他肩膀上一滩口水,心想完了完了又要写烂片读后感了……

喻文州沉吟了一路,黄少天就纠结了一路,简直不知道这个花样百出心黑如墨的喻文州又要想出什么让人崩溃的法子来折磨自己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喻文州似乎有了决定,出乎黄少天的意料,喻文州既没有让他写烂片赞美这种折磨身心的玩意,也没有再选一部鬼片折磨他:“去给我买一杯奶茶?要宿舍后街第三家那个我最喜欢的口味的。”

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太大,黄少天一时间欢喜地都不知道该干啥了,欢天喜地出了寝室门,然后返回来拿钱包再跑,接着再次跑回来拿钥匙……

一次没被欺负,眼见地都要欢喜傻了……

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

黄少天跑了一会才想起喻文州要的是他最喜欢的奶茶味道……

问题是喻文州喜欢啥味的啊?

黄少天想了又想决定抓个人问问。

郑轩看着黄少天一脸藏不住的欢天喜地就想啊,闹妖啊这又是做啥啊?

“你知道喻文州最喜欢喝啥味的奶茶不?”

郑轩翻了个白眼,心想你这么一脸高兴地来问我这个问题是不是来炫耀啊?问题是你知道喻文州喜欢喝什么口味的奶茶这个是有什么好炫耀的?

郑轩慢吞吞地回复黄少天:“我不知道。”

黄少天瘪了瘪嘴,转身就跑:“不知道就算了。”

郑轩懵逼,心想我知道你还想把我怎么了啊?

这种事好像问多了人有点不大好,黄少天想了想直接跑到那家奶茶店:“要一杯奶茶,喻文州最喜欢的那个口味!”

黄少天结果奶茶地时候“哦”了一声,原来喻文州你喜欢巧克力奶茶啊?

然后全蓝雨上下又开始传,黄少天真的在和喻文州谈恋爱啊,还帮着喻文州买奶茶的时候到处炫耀他知道喻文州喜欢巧克力口味的奶茶。

其实这还是一个开始,喻文州开始在惩罚——看烂片里面穿插给我买白斩鸡,帮我抢中午饭,下一次小组指挥的时候听我的……等等各项对于黄少天来说无异于天降甘露的小惩罚。

虽然黄少天都能背全喻文州的爱好记录了。

虽然蓝雨对于他们两个谈恋爱的言论甚嚣尘上,甚至言辞凿凿地有他们就等出道拿了冠军就去结婚了这种……

经理忍无可忍又去找方世镜闹了。

方世镜无语了半晌把喻文州叫了过来:“你们两个又是在做什么妖啊?”

喻文州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让他心甘情愿地被欺负啊。”

方世镜默然……心想这算不算打一棍子给个甜枣?

但是黄少天好像就是吃这套啊???

他们两……开心就好,方世镜把喻文州送了出去,心想喻文州越来越像黄少天的情绪开关了,用起黄少天来简直收放自如,看来可以很好的当一个蓝雨队长了。

这样很好很好。

方世镜对这种状态很满意,相当的满意。

经理哭晕在角落,我跟你说的重点是他们两个在谈恋爱根本不是喻文州能不能当蓝雨队长!

算了,看着方世镜也不想管经理也懒得去管了。

反正不就是谈恋爱嘛,小年轻谁没谈过嘛……

就是每次看着黄少天和喻文州被闪得有点眼睛疼。

嗯,蓝雨的经理已经破罐子破摔了。

反正……

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

属于蓝雨的夏天还有很多。




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后,蓝雨上下一点都不为之所动。

“不早在一起了吗?”

  633 49
评论(49)
热度(633)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