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抗药性(中)

哎,不知道为什么让林杰爸爸抽人怎么就这么爽呢……

上一章:强项令·抗药性(上)

————————————————————————————


方士谦拿到所谓的护脖的时候是委屈的,这tmd就是一个哨兵用的禁锢圈的改良版,加厚加宽能遮住整个脖子而已,林杰不知道是懒得还是故意的,连电击设备和锁链都没取。

对,还是林杰签名版的,只要林杰想,只需要动动脑的事,下达个精神波指令就能把方士谦这个向导给瞬间电麻痹过去。

方士谦闹了也抗议了,统统被林杰镇压下去了,连带方士谦自己签名的禁锢圈这种申请都被驳回了。林杰觉得自己拎着皮带抽人确实有碍观瞻不说,抽起方士谦来也很耽误时间耽误事的好不好?直接电击来得方便快捷多了。

方士谦作为史上第一个被迫套圈的向导,内心麻利地把林杰从干爹这一属性栏拉到了后爹的名目下,决定他下次要是有更过分的行为直接拉到后妈那一选项中去。

当然林杰为此也被死对头笑得很惨,魏琛一天到晚问他是不是捡了一个狂暴系的向导,向导还需要套圈?还是说你们微草望梅止渴画饼充饥,没有哨兵就饥渴到要让一个向导套圈伪装自己是个哨兵了吗?

以至于林杰回来看着方士谦就手痒难耐,简直就想再抽他丫的一顿。

说起来也是方士谦自己作,百花那个好好的有个狂暴属性攻击系的向导的地方,他的哨兵把他贡得好好的。到了所有治愈系向导都被贡得好好的如今,他一个拥有治愈系属性的向导被抽得简直鸡飞狗跳。

但是说来说去绕不开一个问题,他和王杰希契合度高,高到就算是强行把他们隔离开,等王杰希的精神体饿极了的时候,还是会自动找方士谦狩猎的。

所以说方士谦一直抱着一个总有一天你们要哭着求我的心态,作并作着。

毕竟就算是林杰怎么威胁他要找一个拟态型的向导来,问题是拟态型的向导很好找吗?知道的就三个一个叫叶修还有两个在蓝雨。

我看你能把哪个弄过来。

方士谦就秉持着这样的信念,肆无忌惮地骚扰王杰希,骚扰王杰希,骚扰王杰希。

林杰对于他这种中二期和青春期叠加还无限拖后的向导简直头疼。

他把方士谦抓去谈心,单刀直入直插重点:“你是不是喜欢王杰希?”

方士谦断然否认:“我不,就是觉得小猫崽挺可爱的。”

……林杰冷静地拿起了下意识要去抽皮带的手:“你信不信我给你打吐真剂?”

“我靠!”方士谦震惊了,“后爹你居然为了王杰希要这么不择手段的对我了吗?”

“哦,不喜欢吐真剂?”林杰淡定地换了一个,“你那个塔克电话怎么样?长途的。”

方士谦生无可恋地抱着林杰腿试图唤回他们曾经父慈子孝的日子:“同样作为向导,林杰大大你为何不偏心我一点啊?”

林杰大大毫不犹豫地把方士谦的脑袋推过去了一点:“物以稀为贵你懂不懂?看多了一群向导,我现在看到哨兵更心生怜爱一点。”

不再被怜爱的方士谦趴在林杰膝盖上:“我就想搓搓猫崽嘛。”

“只想搓搓猫崽?”

“要是有机会连人带猫一起搓也是极好的嘛!”

林杰忍了又忍感觉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你就打算搓完了不管了?你不喜欢你搓什么搓?过把瘾就扔一边是吧?我怎么捡了你这么个不负责任的向导回来啊!”

方士谦掏了掏耳朵,总觉得林杰最后一句话怎么这么耳熟?

因为一般来说这句话是拿来骂吃完就跑不负责任的哨兵的,现在被林方大大搬出来骂方士谦这个似乎兼具了一切渣哨兵品质的向导。

说起来,对比一下方士谦这个让他操不完心的向导,林杰倒是觉得王杰希这个小哨兵已经兼具了一切完美向导的品行……可惜他是个哨兵……

这两就不能换换觉醒方向吗?

“喂喂!”方士谦朝林杰提出抗议,“你看到我被渣你就爽了啊?”

“你倒是也知道你渣啊?”

方士谦翻了个白眼:“契合度96%……你倒是告诉我如何单方面渣?”

“你可以冷暴力,”林杰冷静地分析起来,“尤其是精神上的冷暴力,这个我感觉你特别拿手,你上次是不是去监狱转了一圈顺便写了个如何专业地逼疯一个哨兵的提案给我?”

“没有!”,方士谦断然否认,“林杰爸爸你是不是最近有迫害妄想症?”

我明明写的是如何引发哨兵长夜混乱然后再行逼供的提案。

其实这个和如何专业地逼疯一个哨兵有什么区别?

方士谦委委屈屈地抱着林杰的膝盖声泪俱下地控诉他的无情专治:“爸爸你不爱我了!你不是以前那个林杰亲爹了!你以前还要夸我写这些是为微草贡献力量贡献光和热,你现在只会一门心思怀疑我心理变态!就为了王杰希那个小妖精吗?宝宝不服啊!”

林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突然觉得方士谦恶心人的方式简直就和魏琛什么的如出一辙。

方士谦还在那委屈:“不就是抗药性实验嘛,你这是要歧视我多久啊?我还没列出感官屏蔽后哨兵的训练提案呢……喂喂!你又打我!!!你又为了什么打我?”

林杰轻描淡写地拎着皮带:“我打你还需要理由吗?”

谈个心感觉身心都受到了摧残和迫害的方士谦大大寂寞地溜达回了他的宝贝战车,一头栽倒在墙角一堆软糯得要把人陷下去的抱枕靠背里面就想……

“嗷!”“喵呜!”

方士谦捂着脸上的抓痕,看着一个劲舔尾巴还时不时抬头愤愤看自己一眼的挪威森林猫崽:“打人不打脸你知不知道?”

猫崽舔着自己柔顺蓬松的大尾巴,嗔怪地看了方士谦一眼责怪他刚才一屁股坐到了自己。然后用粉嫩嫩的爪子捧着尾巴一个劲地顺毛安抚着受伤的地方,对于方士谦的指责简直理都不想理。

方士谦戳了戳猫崽的屁股:“这是我的地盘。”

猫崽抬手就要去抓那只戳自己屁股的手指,方士谦连忙抽回手指抓过一个抱枕挡住自己的脸,不情愿地往边上挪:“好好好我怕你了,一言不合不是咬我就是挠我,有没有一点我好歹是你饲养员的自觉啊?”

向导依偎在角落闭上眼睛养神,他现在也处于一种要再次成长的阶段,精神海在不断地咆哮似乎要击破束缚他的壁垒一样。

他只觉得心口一热,仿佛什么踩上来了一样一下一下重击在心脏上,似乎就是生命中无法承受的重量。毛茸茸和软糯的触感踩到了他露出来的皮肤上,然后脸上渐渐开始结痂的挠痕被带着些许软刺的轻轻刮楞过……

方士谦猛地睁开眼睛,挪威森林猫正踩着他的锁骨粉嫩的鼻尖在他身上嗅来嗅去,见他睁开眼睛毫不胆怯地对着他“咪呜”一声,顺便还抬起前爪拍了拍他的脸。

“你要吃得也不能这么嚣张你明白吗?”方士谦躺在软垫上微眯着眼睛,看着踩着他脸的猫崽一点都不为之所动,“来乖乖卖个萌。”

“喵~~”猫崽踩了踩他的锁骨有点不乐意了,大尾巴一收团在脚上坐在方士谦的锁骨上就这么看着他,满眼满脸看上去都是睥睨凡人的神采。

“你很嚣张啊小家伙,”方士谦伸手接过一只爪子捏了捏。感叹一下这个肉垫的感觉真的又嫩又软,“别以为林杰大大偏心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啊,今天我才被骂了一顿心情不好,晚上大家一起饿肚子吧。”

猫崽不乐意地抽回了爪子,勉强拿脑袋在他下巴底下蹭了蹭,然后一口咬上了方士谦的耳朵。

“我……靠……”

方士谦伸手抓过猫崽,摸了一把自己的耳垂心想这家伙真的饿极了什么都咬啊。小挪威森林猫就算是被提着后颈脖子拎起来也照样凶悍得狠,挥着爪子露出尖尖的角质,虽然叫声依然软绵绵的但是还是不放弃威胁眼前的向导。

方士谦抬手轻轻给了这个小家伙屁股一巴掌:“能耐啊,都会咬人了。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是不是?我教你怎么咬人的啊?”

屁股上挨了一巴掌猫崽更加愤怒了,扭着腰翻身就要去挠方士谦的手。方士谦拖了一把他的屁股顺手还捏了捏:“你再闹真的饿你啊!”

小猫崽委屈又生气一点都不配合,大有要出去找林杰要吃的和顺便告状的意思。方士谦一阵头疼,伸手搁到猫崽的嘴边:“好好好我怕了你了,喂你喂你乖乖乖,快吃饭等下饿瘦了让人怪心疼的啊,来张嘴……你张嘴只会咬是吧?”

小猫崽磨了磨牙,权当报复一般咬着方士谦的手指头吃得又快又香。方士谦趁着小家伙吃饭的时候撸了两把尾巴和耳朵,心想我把这家伙养得真好啊,你看这体重你看着毛,摸着都舒服简直爽啊……

可惜猫崽吃饱了抖抖毛都不多看这个储备粮一秒钟,立马精神抖擞地跑了。方士谦知道小猫崽在他这估计王杰希也不远,看着猫咪高傲的小姿态眯了眯眼睛。

心想……老子迟早有一天让你哭着喵给我看!



【1】 


嗯,让杰西卡在床上哭着喵

(要带耳朵和尾巴!!!!!!!!)

  509 20
评论(20)
热度(50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