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抗药性(下)

4000啊,猫崽好不好吃?

上一章:强项令·抗药性(中)

————————————————


关于那个抗药性实验到底到第几轮的问题,大概看看方士谦脸上的新旧不一的挠痕有几种颜色,就能得出一个比较准确的结论了。

说起来现在方士谦在大部分微草群众眼里挺可怜的,虽然比不上王杰希更让一群单身向导心生喜爱的程度。但是他毕竟是军团目前除了王杰希以外年龄最小的,而且还是个治愈系的向导,而且长得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想起他以前的斑斑劣迹也……不过好歹那些劣迹都是对外的。

已经深入了解过方士谦渣、不要脸以及不要命属性的林杰和王杰希只想呵呵。

虽然这家伙在战场上倒是真的蛮好用的。

方士谦一边脱了战衣一边往自己战车爬,闻言支出个脑袋:“其实我床上也蛮好用的。”

哐当!

方士谦迅速地关上门挡住迎面而来的一个头盔,朝着林杰略略略地一边吐舌头一边得意洋洋地关上门迅速反锁。

哎,林杰大大最近估计是到向导烦躁期了,火气这么大啧啧啧啧。

与此同时林杰也在外面觉得,方士谦估计是到烦躁期了,没完没了的作还没玩没了的招惹是非就差在脸上写着欠扁两个字了。

方士谦靠在门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跌跌撞撞地把自己往那堆软萌的抱枕软垫所在地挪去。但愿这几天那只猫崽子别想不开上门来找他,不然真得被贴上禽兽的标签了。

明明一言不合就兽化狂化的是哨兵来着,自己一个向导被扣上禽兽两个字简直冤枉啊!

一个猫崽引发的血案……林杰大大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恨才没事这么抽我抽着玩啊?

这个当然就不是了,因为事情不关王杰希的时候,林杰也特么想抽方士谦来着。

向导沉浸在自己构建出来的世界里面有些无法自拔,那些绚烂地不断迸溅的精神碎片就像是淬了毒的花瓣。如果他不是已经把自己藏到了可以隔离精神波动和精神碎片的地方,大概起码在他方圆一公里范围内的哨兵已经被刺激地开始发疯了。

王杰希似乎感受到了一点异常,他难得有些迷茫地四处张望了一圈。林杰抓过在腿边干坏事的猫崽放到王杰希头上:“干嘛呢?你感官又开始增幅了吗?”

“我不知道是我闻到了……”王杰希皱着眉头由着精神体调皮地咬着自己头发,“还是说我想到了……这个季节有桃金娘?”

“……”林杰微笑地揉了把猫崽的脑袋,接过软绵绵的肉垫掐了一把“你是哨兵我不是……你闻得到的你问我真的没用,自己去找找看吧,反正驻地周围是安全的,要是真找到了记得给我连根带回来。”

林杰一向很信任小哨兵的感知能力和行动能力,还没有异变的草药会越来越少,要是真的能搞渴桃金娘回来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那股香气若有若无就像是一个钩子,王杰希抱着精神体越走越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条路明明熟悉地很为什么自己之前没有注意到附近有桃金娘?如果不是一直长在这里的……

哦……方士谦的车子……他是不是又藏起来吃独食了?

王杰希亲眼见证了林杰把方士谦抽得鸡飞狗跳但是方士谦不敢还手的几个月,知道他也就只能嘴上说说,对他的警惕早就降了下来。

他知道方士谦的战车从外面怎么打开,齿轮和锁扣在发出轻微响声后就像是一个新的世界向他展开了门扉。

王杰希突然很想逃! 

里面充斥着带着各自信息的精神碎片,对于一个哨兵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大烟馆。这些精神碎片带着能让他们迷失的各种感官信息或者情感信息的浓缩体,是向导在特殊时刻用来保护自己让试图靠近的不良哨兵陷在感官屏蔽的一种手段。

“喂!方士谦……你等一下!”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动静,本来还窝在软垫被褥里面的方士谦开始轻轻笑了起来。像是得到了可心的玩具或者梦寐以求的什么东西,简直可以感受到那种铺面而来的愉悦。和王杰希稍微慌乱的眼神不同,他的表情冷静又癫狂到让人琢磨不透。 

“等一下……?在哪等?” 

方士谦盯着他局促不安的眼睛和背部已经弓起的精神体低语道:“真抱歉,我想你暂时出不去了,要不我替你选个好地方吧?” 

王杰希还没反应过来方士谦要干什么突然间就一阵天昏地暗,他睁眼像是在云端闭上的时候又仿佛在银河,感官似乎失去了作用但是偏偏什么都能感知到。

这是……

精神状态……自己在方士谦的精神世界里面???

王杰希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变态...... 


ao3


第二天……

方士谦神清气爽的一开门……

“……林杰爸爸我错了还不行吗?????????”



【1】 


说起来这次还真不是4000的错……

但是林杰爸爸这不妨碍你抽死他

(献上4000)

(快往死里打)

  496 57
评论(57)
热度(496)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