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雪迹(1)

你们要的韩张第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充满了诱拐小朋友的罪恶感的老韩……

前文是跟着这个时间线走的:强项令【14岁的新世界(上)】

————————————————————————————



张新杰不仅是个幼年期的治愈系向导,还是个才刚满16的孩子,韩文清和他握手的一瞬间基本断定这还是个基本上没吃过苦的小幼崽。

毕竟治愈系向导的稀缺度一直高到离谱,塔舍得让哪种类型的向导出点什么意外,都不会舍得让治愈系的向导出哪怕一点点事。然而韩文清最头疼的就是治愈系向导被保护太过,过分到即使在这种战乱年代也是出了名的“身娇体弱”。

其实也有不身娇体弱,几年前塔给韩文清推荐了一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现在面前的小幼崽单从外表看就是一点都不能吃苦的典型性治愈系向导。

嗯,还带着眼镜,说不定还是书呆子那种。

但是那是一个治愈系的向导啊,能够在最大范围内最有效最快速解决哨兵的各种精神上的问题。韩文清仅仅是在和他短暂的交锋中被瞬间安抚了一下,哪怕他并没有配合张新杰的安抚也明显感受到了那一瞬间沉积的顽固精神渣滓的松动。

如此高的品级,而且他还是个幼崽,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磨合出一个让人满意的契合度。

这样的向导如果放到战场上,说不定还会引发一场战争的重点偏移。

哨兵的本能在内心咆哮着,告诉韩文清应该遵照着本能的指引。这样一个足以让哨兵们发狂的幼年向导就应该在没有除了自己以外人和觉醒者的时候,直接捂住嘴打昏带他走然后……

他是你的!

吃了他!

精神体永远比哨兵更加贴近本心,东北虎爪子往前悄无声息地迈了一步,肩背耸起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张新杰定定地看了一眼精神体肯定地说:“他想捕食我。”

不是狩猎,是捕食。是完整的将这个向导占为己有,然后吞吃下腹。

韩文清皱了皱眉拍了下那个硕大的脑袋,下意识挡在精神体面前解释了一下:“他只是饿久了,你站在这注意安全就行,有的是基地战队会来请你。”

“但是跟着你最安全。”

韩文清背上一僵直,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地步。这个小向导似乎打定主意要跟着他了。虽然这没什么不好甚至韩文清都能听到被他压抑到最底层,仍然澎湃汹涌的欢呼。

一个治愈系的向导,幼年期,要跟着他走!

不是没有向导对他投怀入抱,就算是顶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他的能力和他的等级在那里彰显着他的资历和战果。但是韩文清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向导,他的精神体不仅贪吃还凶狠,没有治愈系的向导愿意就这样羊入虎口,甚至连个全尸都留不下来。

小向导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甚至还主动凝聚出了精神食粮坦荡地送到被钳制住了的东北虎面前。精神体有些焦躁地挠了一下地,梗着脖子挣扎了片刻一口吞了下去。

饿了许久的精神体吞吃的速度有点凶残,但是看上去张新杰却丝毫没有什么负担。他甚至还能伸手摸了一把那东北虎脖子上的鬃毛,感受到温热的呼吸和手底绒毛根部锁住的,都快要烧起来的热感猛然睁大了眼睛看着韩文清:“他好暖和。”

“精神体也有温度,”韩文清能感受到渐渐被滋润的干涸精神通道,精神体被美味吸引几乎要到不可自拔的地步,简直能想象他们两个之间的初试契合度应该高到可怕,“你没有摸过精神体吗?”

张新杰遗憾地摇了摇头:“书上有说过,但是我没有实际摸过精神体……”

他唯一看过一只真正的精神体,是缠着哥哥的美洲豹,但是触碰已经绑定向导的哨兵的精神体,并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更何况张新杰对着孙哲平有着敌意,更是把对人的礼貌发挥到了极致。

填饱了肚子的东北虎试图把张新杰叼走,这样的美食如果仅仅只能吃一顿的话未免太过于可惜了。韩文清几乎能完全肯定这个小向导并不是他外表看上去那么单纯的无害,他上一次仅仅在言语交锋开始就被人掌控了全局几乎牵着走的时候还是遇到了对他刻意进行精神引诱的叶修。

现在仅仅被一顿饭就收买了的精神体,在韩文清看来实在是丢脸的很。

但是他也明白他绝不可能放过这个小向导了,如此高的初始契合度如果放走的话,可能直到长夜把他吞噬他也不可能遇到更加符合胃口的向导了。

虎尾缠上张新杰的腰,东北虎拱着张新杰的腰试图让他跟着自己走。张新杰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脑袋,显然对触摸到的毛茸茸的猫科的手感很是新奇和高兴。其实触碰已经绑定向导的哨兵的精神体,并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的关键在于,向导伸出手就是一种暗示。

他喜欢这样的精神体,想要触碰他,想要得到他的亲近。

东北虎喉咙里面发出咕噜噜地催促声,混战地区的局势风云突变根本不容人耽误太久。韩文清想了想看着张新杰坦然到直勾勾看向自己的一双眼睛,突然伸手摁了下他脖子的某个位置。

小向导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不由自主地眼前一黑,软绵绵地倒下去被韩文清捞住腰一把扛起,他连脸上的血渍和烟灰都来不及擦去轻轻踢了下不争气的精神体:“带路。”

他们要穿过一片被积雪覆盖的森林,然后找到一个临时的据点才能有争夺出一辆可以代步的战车,然后返回霸图的战队基地。

张新杰如果连精神体都没有触碰过的话,那么塔一直准备将他雪藏到最有利的时候。一个治愈系幼年期可以成长为顶级向导的军医,那么单单凭借这一个头衔,基本上就可以拉拢到一个顶级的战队。

这一片很快会成为废墟,在韩文清带着人踏入森林后仅仅几分钟战火再次点燃,再过去了一个小时一辆战车匆匆而至,持枪的长发青年一脚踹开门。他走路都带着风和火的气息,暴烈地似乎随时都要点燃这一片区域。他的身后跟着一只毛皮发亮的美洲豹,溶金一般的竖瞳警惕地审查着四周的环境。

“妈的来晚了,”张佳乐随手翻检了一下战火下残存的事物,“哪个不长眼的敢带走我弟弟??!!”

孙哲平揉了揉太阳穴,深深为敢靠近张佳乐200米内还准备趁火打劫的哨兵点了个蜡烛。张佳乐的精神波带着极大的煽动性和暴烈的能量,除非是他承认的哨兵,在他情绪达到某种极端的时候这种带着火的精神波甚至可以点燃附近哨兵的精神感官,让他们陷入一种异常的如同火山岩浆的亢奋中。

和张佳乐相反,韩文清觉得自己走在雪地上,原本翻滚暴躁的精神波动在精神体饱腹了之后就像是被浸在了雪里。清凉而又带着冷香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抚慰着他多年没有被滋润过的精神沟壑。治愈系向导的安抚来得太及时也太合适了,

张新杰有意识的时候他正裹着带着硝烟和干涸了的血的味道的大衣躺在森林边缘,硕大的东北虎将他圈在身体旁边,见他醒来就凑上去闻了闻。

韩文清正背着他给自己缠绷带,狰狞的伤口和麦色的肌肉交错在他的背部,彰显着这个高阶哨兵的赫赫战功。张新杰和大老虎对望了几眼,突然伸手一把抱住老虎的脑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肯定地转过头去对韩文清说:“他胖了。”

韩文清一个趔趄差点绷带怎么打了都不知道了,转过头来看了好像真的没那么显骨头的东北虎严肃地强调了一下:“这个叫强壮。”

他正色地看着张新杰:“我不会放你走的。”

张新杰点点头:“我知道,你不可能傻到放我走。”

……韩文清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这个小家伙是拐着弯骂自己还是实话实说?

张新杰裹了裹大衣,对着扑面而来的血腥味略微皱了皱眉头,他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你要往北走,但是距离你的战队太远了?你是想要找什么代步的吗?”

韩文清压了压自己心里的震惊,点了点头:“你可以在这等,衣服内侧有枪。”

他笃定一个未成年的小向导再厉害也没法一个人从这片森林全身而退,而里面太过于混乱一个幼年期还没有被绑定的向导进去简直能引发一场灾难。

谁料张新杰摇了摇头:“我跟你一起进去。”

韩文清脸色突变下意识就想开口训人,小向导却丝毫不畏惧他的脸色一眼仍然定定的看向他:“森林里的异变才是最大的,我说过跟着你才是最安全的。就算是我还没有被绑定,但是一个暂时的、没有破绽的绑定你会做吧?”

他仰着头看向韩文清,那段脖颈的曲线就像是献祭一样惹得哨兵心中的野兽在咆哮着要咬住那片雪白的肌肤然后合上牙齿。韩文清被他的言语刺激地倒退了一步,皱着眉头厉声问他:“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张新杰毫不畏惧地看着他,往前踏出了一步侧过头露出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避开血管咬一口就行,最好出点血。然后我会牵引你的精神波融到我的精神波里面。”

一个暂时的,看上去却是有归属被豢养的幼年期向导,就可以诞生了。

“或者你介意的话,”张新杰顿了顿,有些困惑地建议到,“我咬你也行,不过可能我一时咬不出血,你就多担待一点了。”

【1】 

强项令·雪迹(2)

嗯,咬老韩得多咬几口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嚎叫着跟 @茶乐 茶乐乐说

我想看吸血鬼幼崽新杰饿狠了一口咬了老韩

(然后崩了牙)

(强忍着找哥哥哭……

(咳咳咳咳恶趣味)

  570 39
评论(39)
热度(57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