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雪迹(2)

我错了……新杰杰让我抽出ssr吧!

我要妖狐!!!!!

上一章:强项令·雪迹(1)

————————————————————


韩文清首先选的是让张新杰咬他,毕竟小向导长得细皮嫩肉的他怕自己一口下去隔天就传出他禽兽的消息。虽然这么一来,嗯……这实在是一个……很……很……很不错的选择。

至少张新杰初次在非安全区觉醒者面前露面,会相当的让人难忘而且有震慑力。

能在顶级有称号的成年哨兵脖子上留印的幼崽向导,怎么想怎么tmd神奇怎么tmd不可思议。

虽然在震惊之余大家会恍然大悟,然后唏嘘原来韩文清你好这口啊。

张新杰一口咬下去并没有太大的成效,痕迹倒是有可惜在韩文清的肤色上根本就不明显。张新杰又咬了两口有些为难地看着韩文清:“你皮太厚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偏了偏脖子往下摁了一下张新杰的脑袋:“你使点劲。”

张新杰认真地盯着韩文清的脖子看了会,冷不丁地一口咬在了他的脸上。

韩文清猛地转过头看着张新杰,完全不懂他这是想干什么。然后张新杰严肃地摸了摸韩文清的脸,若有所思看着他震惊的表情问他:“你强化的是不是愈合能力和皮肤角质的厚度?”

……你是不是还是拐着弯骂我皮厚?

“还是你来咬我,”张新杰内心有点小羡慕地看着韩文清皮糙肉厚的身板,对于他们哥两天生的皮肉细嫩的特质相当的有意见,“哨兵的劲太大了,你避开两侧大血管就好,后颈太不明显了就算了。”

那……只有一个选择了……

但是正前方的话,哨兵一口下去咬到喉骨和气管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韩文清伸手触碰到张新杰细嫩的皮肤就略微皱了皱眉头,骨节和软体组织在自己手指下简直可以清晰地辨别出走向,细嫩的仿佛他一使劲就能塌陷。他手上略微使了一点劲让张新杰下巴完全抬起来露出和下巴相连的那一片白腻的皮肤,顶住了颌骨不让他有丝毫的动弹。

哨兵下巴下的青茬实在是太扎人了,张新杰唔的一声抓住了韩文清的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死死地咬住了唇。哨兵身上浓烈的血腥气似乎完全把他包裹住了,除了猛地一疼弄得他太阳穴都突突跳了起来他完全没有任何知觉了。

哨兵的感官强大到能够轻易的辨别出每一种血的味道,这些信息像是一种特殊的信号储存在哨兵的大脑内,然后传递给向导从而经过处理成为一种特殊的精神波段。这样独一无二的精神波段就像是一种信号或者一种标记,要么被向导引导覆盖在自己身上标志着归属,亦或是环绕在哨兵的周围彰显自己的存在。

所以张新杰真的无比讨厌解读出来的、环绕在张佳乐孙哲平身上互相彰显归属的特殊精神波段。

当然需要血的信息不一定非要咬一口,不过出入这种地方,一个新鲜的牙印足以表明这个向导明确的归属。当然,韩文清要张新杰咬自己一口同样也能这样理解,不过效果肯定……

哨兵传过来的信息有两段,张新杰就像是被老虎叼住了咽喉的猎物,呜咽了几声有些难受地捏着韩文清宽大粗糙地手示意他可以了。

他们两个带着互相彰显着存在的精神波段出现在那个临时的中转据点的时候确实引起了大范围的悚动,韩文清是目前已知单飞了最久的顶级哨兵,而他身边的那个小向导……

他身上披着的大衣明显不是他的尺寸,进门的时候韩文清的手放在他的腰间,几乎就是护在怀里才把他放了进来。那只硕大的东北虎尾巴卷着小向导的腰似乎在和主人争夺地盘一般,时不时还要亲昵地去蹭一蹭小向导的手臂。

这是一个幼崽,从未出现过的幼崽向导。

从张新杰跨入这个门开始,就有饥渴难耐的哨兵摁耐不住将赤裸裸彰显着他们内心渴求的眼神放到他身上,那种实质化的想要扒了他的皮带骨吃下去的凶狠简直遮掩不住。只是顾忌到他身边那只东北虎和他的主人实在是太凶名在外了,勉强没有直接出手抢人已经算得上是克制了。

冰雪的气息伴着风一圈一圈的在室内扩散开,仿佛遮蔽风雪的房屋已经失去了他的作用了一样。所有的觉醒者感受到了一股从心尖上开始蔓延的寒意,不少看到幼崽向导开始头脑发热的哨兵在一瞬间像是被浸在了冰水里一样,感受到一阵刺痛的同时,几乎能听到这种极端强行让他们冷静下来的方式给他们本来就脆弱的精神通道带来了多少破碎的痕迹。

或多或少都遭受到了一点攻击的哨兵们收起了他们肆无忌惮的眼神,有些遗憾地上下打量了他和韩文清一眼。这个幼崽实力已经非凡潜力更是可怕,更何况他旁边那个黑面神是出了名的不好惹,想要从他的手上抢向导……

那些掠夺性的目光暂时性地收敛了起来,韩文清也隐隐地对这个幼崽的觉醒等级感受到了震惊,当然他更多的震惊是来自于张新杰本身展示出来的另一种实力。

刚开始看上去皮肉娇嫩的幼崽被他一口咬的似乎疼得厉害,抓着他手的手指痉挛似地抽搐了一下。韩文清下意识扶住他的腰顺着背拍了拍权当安慰,即便是再怎么头疼治愈系向导的通病,但是张新杰毕竟还是个孩子连抓人的力气都没有简直就是只无害的奶猫。对于这种情况韩文清还是能稍微体贴一点,勉强想安抚一下这个算是自愿被他强行抗走的幼崽。

但是这个幼崽给他带来的惊喜实在是超过了想象,不仅猜出了他的未来行程还能猜中他的打算。当然最让他惊异的是,这个幼崽敢顶撞他。从未有过幼崽直视他顶撞他而无所畏惧的,连韩文清都反应过来了他身上微微地颤抖并不是害怕,是被他咬疼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我有使那么大劲吗?

“你想去换一辆车,”张新杰努力想忽视掉下巴下面火辣辣的疼痛,“为何不是去抢?”

韩文清都被这个小家伙的想法惊了一下,一时间都不好意思给他解释,其实自己也就是对他这个还入世不深的小家伙说换,实际操作也是去抢。

大概是不想在幼崽面前一下子就撕开战乱后的阴暗面,韩文清含含糊糊地打算把他敷衍过去:“换比抢说出去好听点,战队发展还要靠这个吸引新人……”

“那我们可以不让别人知道是我们抢的。”

韩文清闻言深深地看了张新杰一眼,心想现在的塔到底教幼崽些什么东西啊……

他先是依言按照张新杰的指示勉力清除了一下自身上下还满是硝烟的尘埃,稍微打理出一点人样没有从战车里面出来的狼狈样后,才带着小向导进入了暂时安全据点的范围内。

如果不暴露韩文清失去了代步的战车这种事情,大概谁也想不到韩文清会看上别人的战车然后出手抢夺。而且韩文清在某些方面的名声确实好很多,至少正规军的出身让他在行事上确实算得上正派。

一个临时的安全据点也是一个临时的中转站和交易场所,张新杰终于露出了一点被关在象牙塔里太久后的对外面的世界的好奇。这种布满鲜血和硝烟的世界有一种扭曲的吸引力,将求生的欲望推到了巅峰又折磨着每一个人心底残存的雪白。韩文清时不时捞着张新杰的腰把他弄回来,免得他一好奇起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样子惹了什么多余的麻烦就不好了。

虽然看上去韩文清简直就是对自己的向导独占欲太重了,大衣把脸遮了一大半只能看到隐隐绰绰雪白的一点皮肤,连稍微往外多走几步都要赶紧抓回来。

“那个……”

“不能吃不好吃,”韩文清断然拒绝,“饿了等下我给你找吃的,这的别乱看了。”

张新杰有点不舍地再看了一眼那堆红果,被有些无语地韩文清直接抱着腰抓走。小向导被哨兵搂着腰往前带还是有点不死心:“真的不好吃吗?”

……被问了一路的韩文清漆黑的一张脸上表情很复杂:“塔不给你们东西吃吗?”

“只有固定的食材和搭配,”张新杰顿了顿,“前方十一点钟位置那个……”

“不能吃,”韩文清下意识反驳到,抬头瞥了一眼才发现哪里不对“不过……他的东西应该不错。”

那应该是个战车持有者,战靴和配置的信号器无一不在证明他的实力。

据点中部分人发现似乎韩文清看上了什么,然后交易者和他们互相交谈了什么就尾随他们而去。这种事情在据点太过于常见,高阶向导或者哨兵需要的东西一般不会轻易带在身上,找个更为隐蔽的地方作出交换才更符合他们的行为。

至于那个觉醒者去了就没回来,或者他到底怎么跟去的……

张新杰稍微弯了弯嘴角,对第一次出手暂时没有什么破绽和遗漏的出手感到了一丝喜悦。

那个哨兵被他直接感官麻痹后操纵了感官和知觉,韩文清身上的威压太重了出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觉醒者敢靠近他们。精神攻击隐秘而又直接。得手后,那个倒霉蛋也没有被谁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直接被他们牵引到了安全区外的森林隐秘处。

然后一个已经被感官麻痹后的哨兵连在向导面前都没有任何攻击力度了,韩文清和张新杰轻易拿到了他们所想要的东西以及这个哨兵的性命。

一切顺利到不可思议,直到他们上了战车韩文清还是觉得顺利地太不可思议了……

直到……

【1】 

强项令·雪迹(3)

宝贝,你这样乱来跟着老韩跑

乐哥抓到你要打屁股的啊


(我要妖狐……)

  462 27
评论(27)
热度(462)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