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双子恒星【4】

更新给我大天狗吧……

我要大天狗……

青行灯也行啊


上一章:双子恒星【3】

——————————————————————————————


嗯,喻文州又过上了被黄少天欺负被黄少天欺负以及被黄少天和魏琛联手欺负的日子。

因为他一时半会还真的在武力值上打不赢黄少天这个小家伙……

张牙舞爪的小朋友趾高气昂地等着喻文州能让自己听话的那一天,方世镜一边带着喻文州尽快地适应所有的主舰配置一边轻描淡写地拎起黄少天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一边闹去这个时候不准捣蛋,一边想着揍赢老魏一边你还想欺负喻文州我是不是给你布置的功课太少了?”

黄少天瘪着嘴抱着方世镜的腰撒娇:“已经够多了!再说我都做完了!功课太多要压迫我们的心灵健康的,你看吃饭的时间都要到了我是来叫你吃饭的!再说叫你吃饭我哪能叫闹了!?”

“那就是给文州布置的功课太少了,都能让你发现时间跟他闹了。吃饭的话你自己先去,我们这边弄完了就去吃,”方世镜架起黄少天示意喻文州继续,然后就把前来捣乱的小家伙关到了门外,“来我们继续讲,再过半个小时去吃饭。”

黄少天在门外饿得抓心挠肺的但是还是不肯离去,等半个小时后方世镜发现他还在门口的时候正一脸生无可恋地贴在墙上,满腔有气无力地嚎着:“我饿……”

……饿还嚎得这么中气十足,方世镜也是长见识了,示意喻文州带他去吃饭:“快快快把这个小饿鬼给我领走,让他早点睡不准没事找你茬。”

黄少天抱着方世镜的手不放:“你也去吃饭!都几点了你不饿吗?”

方世镜突然就有一种没白养这个小家伙这么多年的感叹,比魏琛知道疼人啊。他就势把黄少天抱起来摸了把已经瘪下去的肚子:“不是让你先吃饭吗?”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你们军团长副军团长明显吃得好得多嘛!我找不到魏老大但是我不想吃食堂!镜镜我要吃好的!我要蹭你们的饭我是要长身体的人我不想吃食堂!”

……方世镜满腔感动顿时烟消云散,这个就为了一顿饭的小没良心的!!!!

但是方世镜还是把他们两个带去开小灶了,顺带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顺带上的郑轩。

军团长和副军团长的伙食确实很好,三个饿得肚子咕咕叫的小的埋头吃得狼吞虎咽,喻文州和郑轩还知道什么是克制。到了黄少天这里,单是撕咬着肉的气势很有生怕这顿吃了下顿就没了的感觉,直看得方世镜后槽牙牙酸。

本来他还算有心事的都能被这几个小的逗乐了:“食堂就有这么难吃吗?”

“其实还是蛮好吃的,”黄少天一边迅速解决大块的烧肉一边偷眼瞄着方世镜面前的一堆海鲜,“但是完全跟你们的没法比嘛,谁让我比较受宠魏老大老是带我来这边吃好的嘛,久而久之就被养叼了也肯定不能怪我啊。”

方世镜借着给他夹海鲜的功夫顺势拿筷子敲了他脑袋一下:“叼嘴还是你有理了?”

黄少天顿时抱着甲壳类海鲜的硬壳子装作哭晕在了桌子上。

方世镜本来的满腹心思都让黄少天奋力搞没了,揉了揉黄少天又软又蓬松的头发问他:“跟了我一天了,想干嘛啊?”

黄少天脸埋在碗里含含糊糊说了什么,方世镜即便是没听清楚但是也猜的差不多了。

喻文州和郑轩都装作认真吃饭的样子,一错眼都能看到,就算是黄少天整张脸都快埋到碗里了也能感受到他到底是怎么样一种情绪。

魏琛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行踪简直神鬼莫测感觉下一刻在蓝雨基地消失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黄少天找不到魏琛变本加厉地拿喻文州出气的同时也缠着方世镜不放,哪怕能得到一点半点的消息也好过他没头苍蝇一样白担心。

方世镜叹了一口气,揉黄少天脑袋的手并没有放下去:“做好准备吧。”

前段时间一场激烈的争夺战主舰右翼被击中,虽然当时方世镜和魏琛都没有什么太明显的伤势,但是冲击波和碰撞带来的问题到后期才爆发开来。

魏琛一连恶心了好几天,开始他不以为意一天到晚没脸没皮地挂在方世镜身上摸着肚子试图让他和自己一起恶心:“我感觉我是不是有了……”

方世镜面无表情地赶走一群慰问外加看热闹的小朋友,若有所思地瞟了魏琛一眼:“但是算日子就不对了啊……”

魏琛板着脸从方世镜身上下来开始一哭二闹三上吊:“方世镜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跟你同床共寝这么多年你居然还怀疑我!?我跟你说blablbalba……”

方世镜突然觉得黄少天话唠的性子还是有来源的,你看魏琛这个样子带出去说黄少天是他亲生的恐怕都有人信。

但是恶心一两天有可能是魏琛晚上吹了凉风又剧烈运动了有点中暑,连续恶心好几天……

方世镜强硬地把魏琛拖到了医疗室,顺手还借了全套的设备亲自动手给魏琛检查。

临上检查台前魏琛还能嬉皮笑脸地跟方世镜闹:“今天是要玩什么啊?穿成这样你是来勾引军团长的你懂不懂?”

大概蓝雨的众人也想不明白当初为什么要选这个涉黄涉暴有工作不做,没事就猥亵认真工作的副军团长的魏琛来当蓝雨的军团长。

再怎么看方世镜也比他靠谱多了,不过说起来何况方世镜这么十项全能居然还能屈居人下大家似乎也能对魏琛高看一眼来着……

十项全能的方世镜直到检查结束都还皱着眉,魏琛不在意地伸手去捞方世镜的脖子就啃了上去:“这是怎么了啊?感觉就算是得绝症了好像查出来是你得了一样。”

“你闭嘴,”方世镜反手摁住他脑袋揉了揉,没压住转过身跟他吻了起来,“……还有我。”

新旧交替迅猛而又无法阻止,魏琛神经系统受了一定的伤害和压迫如果不静养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怎么样的不可逆转的伤害。就算是方世镜让一群小的做好了准备,这一天来得还是太过于突然……

嗯,一句话都不说就跑了,潇洒地不能再潇洒,潇洒得方世镜的脸都青了。

黄少天活像个被抛弃了的小可怜每天跟着方世镜当他的小尾巴,生怕他也一声不响地跑了。

没了魏琛做后盾的黄少天还是基地里面的小霸王,但是他最近很少惹是生非了,不过要是把欺负喻文州这种事情放到惹是生非之外,那他最近确实很乖很乖。

说起来魏琛悄无声息走的那几天方世镜还真怕黄少天出事,守了他好几天后发现这小家伙居然懂事了不闹了,就是话少了不少让人有点担心憋出点什么问题来着。等他又恢复话唠加欺负喻文州的日子后,方世镜松了一口气在纠结这算不算魏琛跑了过后的一件好的影响?

喻文州被他带到了身边,黄少天也不能放任他就朝着要把飞舰开成偷袭机的路子奔到底也干脆被他一块抓了过来。嗯,郑轩是顺带的,黄少天好歹不会在人多的地方公然欺负喻文州,有个郑轩在那搁着他们三老老实实该写作业的写作业,该跟着自己处理公务的处理公务,该睡觉的……

到底管不管郑轩这个懒得都要没骨头的习惯啊……

成为蓝雨一把手的方世镜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待遇有什么变化,反而操心的事还一个不少。

不过好歹有喻文州,喻文州真能干真懂事还脾气好,方世镜冷眼看着黄少天没事就去挑衅他欺负他居然这么久还没把黄少天拎出去打,当真能忍啊……

咳,其实不是喻文州不想把黄少天拎出去打,是他一时半会还真打不过这个熊少年。

惹不起但是喻文州躲得起,黄少天从欺负喻文州转变成了挖空心思把喻文州找出来欺负。可惜喻文州想打他确实打不过,但是想躲他还是轻而易举的。黄少天瘪了瘪嘴,盘算了到底多久没找到喻文州的人影了,丢开都快被他揉散架的郑轩跑去找方世镜了。

方世镜正在批阅文件,他工作室和卧室都合二为一了书柜和幔帐叠的像是一座山。他一把稳住跑过来就想往他腿上爬的黄少天,把最后几个字写完才把他抱上了膝盖:“这么晚了还不睡?喻文州上次还跟我说你喜欢晚上光着脚到处跑,鞋呢?”

黄少天熟门熟路地去搂方世镜的脖子蹭他:“落在郑轩屋里啦!镜镜你怎么还不睡?不是有吊车尾嘛让他看去吧我们去睡了吧!?”

小少年穿着睡衣撒娇撒的不要太轻车熟路了,整个人就黏在方世镜身上又蹭又闹。方世镜反手抓住那只软乎乎的脚丫子:“你什么时候跟人学的口不应心啊?到底来我这干什么?”

黄少天瘪嘴看着方世镜:“想跟吊车尾玩……”

“吊车尾是谁啊?”方世镜半靠在椅子上,瞄了一眼文件数量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的是时间欺负小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我们蓝雨还有叫吊车尾的啊?”

“这个问题都问过好多次了,”黄少天继续赖在方世镜身上又黏人又撒娇,“你明明知道是谁的你干嘛每次都要问啊!”

“人家功课比你好,文化课也比你高,战略战术我都不想打击你了,就体术落了你一点你怎么就好意思叫人家吊车尾?”方世镜捏了捏黄少天的脸,翻过一个东西给黄少天看,“你没事欺负人家我都不管了哎。”

黄少天不甘心地把脸埋在方世镜的肩膀上嘟囔:“我那是给他机会让他打赢我。”

“打赢你有什么好处啊?”方世镜捏了把小少年的屁股随手抓了条毯子把他裹上,“你要是喜欢做赔本生意就别说是我养出来的啊。”

“我跟他说好了,他要是能打赢我我就听他的,”黄少天扭过来目光灼灼地看着方世镜,“要让我服他好歹也得拿出点实力吧,我才不想要个连我都打不赢的老大。”

方世镜沉默了一会拎起黄少天打了一下他屁股:“那为什么,我打得赢你而且我是你的老大,但是你不听我的话?”

【1】


哎,就喜欢天天小朋友撒娇

(是啊,老方也打得赢你为什么天天你不听话呢?

(自投罗网的天崽)

  275 27
评论(27)
热度(27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