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心宠【3】

博雅太……

我决定在这个大好的日子里推他和阿爸一下

顺便……

欺负狐狸真的好爽……

好爽……


上一章:心宠【2】

——————————————————————————-


晴明回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嗯……

单方面压制的、诡异的场景。

姑获鸟一脸慈爱地靠在门边看着什么,晴明咋一看到她这个样子就在想她不会上哪去又拐了谁家小鸟回来养吧?

亦或者是家里哪个崽又干了什么激得她母性大发的事了?

晴明好奇地凑上去看了一眼……

嗯……

博雅你家的大天狗在做什么啊?

悠闲地坐在窗边的大天狗铺开了翅膀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一边看摊开的书一边是不是低头拿指尖挑选着点心。还没完全长成年的一张清秀的少年容貌在阳光下越发显得神色优雅举止高贵,淡金色的头发熠熠生辉衬得伸出去的指尖盈盈如玉。

就是……

那啥……

“他两在做什么?”晴明困惑地看着被大天狗一只手撑住脑袋又挠又咬就是够不着的狐崽,“话说博雅家的式神怎么会在我这里?”

“据说博雅大人麻烦他来给你送些东西,”姑获鸟看着那个毛球一样圆滚滚的小狐狸声音越发愉悦了,“我来看看那个小混球下午要不要吃点东西,结果就发现他们两个相处得很好嘛!”

……这哪里是相处得很好的样子啊?!

小狐狸腿短还肉呼呼的,被一只手抵住了脑门抓又抓不到咬也要不着,看着属于自己的下午茶点被一个一个吃掉简直心急如焚。

这么欺负一只馋嘴的狐狸真的好吗?

似乎是听到了晴明的脚步声,妖狐停止了挣扎,丢下大天狗哼哼唧唧地拖着毛茸茸的长尾巴委屈地什么似的窸窸窣窣地窜到了晴明的脚边上,熟练地扒着晴明的裤腿抱着他的膝盖用一双水汪汪满是委屈的大眼睛看着阴阳师。

晴明和他对峙了不到五秒,果断地抱起这个小胖子狠狠蹭了一番。

“阿爸……”小狐狸奋力挣扎了几下,“小生的腰!不要捏哈哈哈哈!痒死了!!”

晴明把一只狐狸崽从头撸到尾,重点顺毛都摸了几下狐狸圆滚滚的腰才意犹未尽地回答他:“你小狐狸一个哪来的腰啊,”

…………………………

一天内遭遇两次说自己已经胖的没腰的打击,妖狐顿时整个狐都蔫了。耳朵尾巴耷拉下来,连毛色似乎都暗淡了下去。

“哎呀,”晴明搓够了狐狸,满足地捏着粉色的肉垫好歹有了一点良心想起安慰一下这个小家伙,“乖啦,你长成什么样阿爸都养你,来来来说别做出这个样子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就是了,我给你做主。”

妖狐把自己毛茸茸地脑袋往晴明怀里一埋毫不犹豫开口告状:“阿爸!他说我胖得和猪一样!”

“胡说!”晴明毫不犹豫地反驳到,抱着狐狸看向还在床边摆风雅造型的大天狗,“你看他这毛色你看他这个体型!你怎么能说他胖得跟猪一样呢?”

妖狐热泪盈眶地在晴明肩膀上蹭来蹭去,心里似乎好受了一点。

晴明一边撸着狐狸毛一边接着说:“你说哪有他这么胖的猪!”

小狐狸一颗脆弱的心肝,吧唧一声碎成了渣。

为此妖狐很是心塞了两天,萎靡地团成一团睡在自己尾巴上,任凭姑获鸟怎么哄也不愿意离开小窝出来吃饭。晴明到底有点担心,蹲在小狐狸的小窝前架着他两个前爪深情的看着他:“乖仔啊,你都两天没出窝了,阿爸有点想你啊。”

小狐狸哼哼了两声,蔫哒哒地摇了摇尾巴:“反正小生比猪还胖,当然就不出来碍你们眼了。”

“哎呀胖了就胖了,”晴明把他往肩膀上一搭抱了起来,“虽然我都快抱不起你了,但是我还是很需要你的啊乖仔!”

妖狐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心想晴明至少没有大天狗那么过分,说起来那家伙明明和阿爸一样有着一张美人脸,为什么嘴巴就这么尖酸刻薄啊!

至少阿爸还知道事后哄哄小生的!

晴明如愿把狐狸抱出了窝,心满意足地把暖烘烘的一只狐狸塞进了被窝由衷地感叹道:“哎,习惯了有一只恒温暖床的小东西,几天不用真的想得慌啊……”

尤其是在这种春寒料峭的夜晚……

小狐狸本来刚刚黏好的小心肝,吧唧一声又碎了。

春寒料峭的夜晚啊,晴明舒舒服服暖暖和和地躺在床上看他的书,被窝里面揣着一只持续供暖就是不太老实的小狐狸。本来还没精打采一脸心碎的狐崽没一会就满血复活了,晴明只套了一件薄薄的睡衣躺在被窝里面,美人就在旁边要是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去感伤自己……

那小生定是吃饱了撑的了。

小狐狸恢复了精神在怀里扭一扭的,晴明一边给博雅打着电话一边被这个小东西拱得笑出了声。博雅几乎是用捏碎手机的力度,咬着牙听着晴明在那边如何拎出一只狐狸然后镇压住这个四处揩油的小坏蛋……

然后在床上滚做一团。

博雅阴恻恻地挂掉电话,看着带在壁炉边烤翅膀的大天狗:“大天狗你需要狐皮褥子吗?”

大天狗挑了挑眉毛:“你要扒了晴明家的那个肥球吗?”

嗯……那个手感好皮毛又光滑的小家伙……

虽然体重有点超乎想象而且脾气也不温顺,但是软绵绵的爪子肉乎乎的样子好欺负得很,搓揉起来可是意外地让自己身心愉悦啊。尤其是那身柔顺的长毛,不仅手感好而且仅仅是摸上去就已经能感受到那股来自他体内蓬勃的暖意了。

“听上去是个好主意,”大天狗蒲扇了一下翅膀,诚恳地建议到,“记得背着晴明干这种事,狐狸皮硝好了给我就行。”

晴明估计被倒春寒冷坏了,见面十次有九次感叹他家小狐狸肉多暖和睡起来舒服用起来爽,博雅简直有心也顶一句大天狗也挺暖和的,奈何他知道他只要敢开口大天狗就敢就地拆迁。

所以说和平年代养杀伤力这么大的式神干什么呢?

更何况大天狗一点都不暖和,气温骤降他自己找个热源都恨不得霸占为己用,敢靠近他敢就给你一翅膀,更别说让他无偿提供点温暖这种事情了。

“就是要掉毛,”晴明顿了顿,终于有了一点甜蜜的忧伤,“还挺能掉毛的。”

“大天狗也要掉,”说起掉毛来博雅也想起了扫地机被卡住,自己和神乐被满天飞的绒毛刺激地直打喷嚏的日子,“而且他还挺能掉的,我就想知道他咋还没秃呢?”

晴明同情地拍了拍博雅的肩背:“所以这样一看我家狐崽还是挺可爱的吧?又能暖床长得也萌,平时抓出来搓搓还减压减负,除了掉毛和有时候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没有啥坏处了。”

说起狐狸的好来,晴明就跟说起他气人的事来一样滔滔不绝。博雅只觉得自己浸了一缸子醋在心间肺腑翻来覆去的倒腾,有一下没一下地应和着晴明对小狐狸的夸赞。

“毛量又多又保暖,手脚捂进去一会就暖和了!”

“嗯嗯……”

“而且还是恒温的,”晴明越说越欢喜,眉眼都染上了一层灼灼的暖意,仿佛现在就想把那只狐狸拖出来搓揉一番,“就是不老实的很啊,在被窝里面上蹿下钻的,简直痒得很。”

……博雅真心觉得自己和一只式神计较很丢份。

但是他还是止不住自己一颗翻江倒海的心,连话都不肯多说了,生怕还没出口就被察觉到了满腹的酸气。他和晴明最亲密的时候不过年少时候的抵足而眠,最多借着打闹亦或者研习弓道的名义滚成一团。

啊啊啊!!!

真的好想去弄一条狐皮褥子来啊!

“就是现在很苦恼啊,”晴明还在继续说着,“那个小家伙太胖了,虽然胖了看起来真的很可爱但是大半夜的,他一不老实我迟早哪天被他压死!”

岂止压得闷,晴明有一次在沙发上躺着小憩一会,本来被当做抱枕的小狐狸又嘴馋了,窸窸窣窣地准备从他怀里爬出来。只不过前爪刚刚踩着晴明的小腹后爪还没踩下去,晴明就活生生被这个家伙给踩醒了。

简直就是致命一击……

晴明事后捂着小腹心想刚刚那下估计胃酸都能给这小坏东西踩出来……

什么时候我把一个狐狸喂成这个分量了???!!!

“要不是现在太胖了,简直是暖床的最佳选择……”

“晴明啊……”

“嗯?”

晴明转过头,他看着博雅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了一个大决定一般一把抓住晴明的手。

“如果有一个家伙他不掉毛也不会太重晚上睡觉也老实而且也是恒温的……”

博雅语速越来越快,似乎下一刻就要把自己磕巴住了一样连带着呼吸都屏住了。

“虽然他还不怎么会做饭但是那只狐狸也不会是吧?比起只会吃成球的狐狸至少他还能干点其他的……”

晴明眨了眨眼睛,似乎有点明白博雅想说什么,但是似乎又不明白一般,像是感应到博雅手心的温度脸上开始微微爬上一丝一缕的粉色。

“……所以说晴明啊,这样的暖床你要吗?”

博雅的耳朵红透了,脖颈露出来的地方也渐渐爬上了绯红,眼睛却又亮又黑坚定而又热切地仿佛要灼伤人一样。连带着晴明都觉得博雅掌心的温度都随着他握紧的自己的手,带着电流一般的感觉酥酥麻麻向全身传递着热度。

晴明突然嘴角往上弯露出一个笑容:“只是暖床吗?”

“啊?”

“还是说他觉得暖床就够了吗?”

博雅似乎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死死抓着晴明的手又不肯放,固执地想要一个坦率的答案。

傻博雅啊……

晴明由着他抓着自己的手,屏住气就能压下砰砰乱跳的心一般凑上去轻轻地将一个吻落在已经傻透了红透了的博雅的嘴边。

“他不想再要点别的吗?”

他们两个团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明明有足够的位置偏偏要挤在一起。白色的长发没有束好像是流水一般躺下来遮住了晴明半张脸庞,然后和博雅乌黑的头发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博雅像是终于明白了那个他到底是谁一样,借着托词说出的心意被用同样的方式反馈回了最想要的答案。

“想要……”

“想要什么?”

两双唇又交织在了一起,晴明的空出的那只手摁在博雅的大腿上微微抬起头由着博雅又啃又咬就是找不到亲吻的要领,然后另一只手依然被博雅握得紧紧的。

像是抓住了就不肯撒手的小孩子一样。

“想要更多。”

“想要的话……博雅你得说想要什么啊。”晴明眉目之间一片言笑晏晏,仿佛春风拂面一样,“你怕我不会满足你吗?”

“……要什么都可以吗?”

博雅郑重地握住了晴明的手,严肃而又认真地开口了:“那晴明你把你家那只肥成球的狐狸给我吧,我要扒了他的皮!”

……哎哎哎???

晴明一直以为博雅是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豪放洒脱的汉子,万万没想到……

“原来博雅你还有这么记仇的时候啊?”

小狐狸在博雅手上挣扎着跟要下锅的兔子一样疯狂地蹬腿,晴明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等着看博雅如何收拾他。博雅手忙脚乱地抓着一只狐狸威胁他:“你再乱动我抓你耳朵了啊!”

……特么之前那个要抓小生尾巴你要抓小生耳朵!你们两个亲生的啊这么默契?!

大天狗在让他抑郁的早春寒流四处蔓延的时候收到了来自博雅的礼物,好大一团裹在包好的包裹里面还在不停蠕动。

大天狗嫌弃地想还给博雅,惊讶地发现这一团还很有点分量:“你又给我弄了什么活的回来吃?都说了多少次我不吃生的,还有我吃素!”

“小生才不是吃的!”一个毛茸茸地脑袋冒了出来,然后两个大耳朵很快就竖了起来,“放小生回去!”

“你要的狐皮褥子,”博雅指了指那个毛球,“活的,保暖还恒温,最近春寒料峭你会需要他的。”

临走前博雅似乎良心发现转过来补充了一句:“好好相处啊,大天狗你饿了也可以把他当储备粮吃了的。”

妖狐和大天狗面面相觑……

这……这……

式神不能混养的你们知道吗????!!!



第一章:心宠【1】

下一章:心宠【4】

——————————————————————

啊……我也需要崽崽那样的暖床的啊……


  774 24
评论(24)
热度(774)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