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强项令·一战成名

爱你,杰西卡(抱住猛亲)

祝你昨天生日快乐

一个小队长的哨兵向导的小故事


(请忽视乐哥一颗丧心病狂想撸猫的心)

————————————————————

第一次有觉醒者全面加入的战争有着格外的意义,基本确立了人类的进步已经发展到了一个特殊时期,左右战场的兵种已经彻底向着一个未知的角度偏斜。

当掌握一场战争最后局面的那一波人仿佛被选中的受膏者、弥赛亚亦或者是其他的类似的存在被确定下来以后,便逐渐爆发以各大武装觉醒者军团为首要的阵地争夺的混战。这种情况逐渐有了个统一的叫法,从第一次基本上左右关键战场主力的兵种都是各大军团知名已久的觉醒者开始,便被叫做第一次使徒圣战了。

……说实话听上去有够中二病的,这种能给瓜分地盘和势力的行为都别具闲心的取上一个似乎很有历史感和宿命感的名字的做法,似乎也只有塔这种战乱时期都能关起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地方能有这个闲情别致。

除开顶级觉醒者本身的属性、等级、身手或者谋略等方面的条件,战团的所配置的座驾和其在战团的地位能调动的资源也关乎着一场战局的最终结果。新老的交替在他们这样的人群中格外的残忍也格外的直接。

最典型的一次可能就是第二次使徒圣战中,微草和百花全面对上的那一战。

那个时候张佳乐和孙哲平仍然算得上战场的新人,他们两自第一次使徒圣战下半场加入争夺。并且彻底打响这一对哨兵向导的名头。然后他们就撞了了更加新生的两个钉子。

微草内部的大变动自然不可能捂得一丝风声都没有,林杰退下后座驾连同他曾经最“心爱”的一个治愈系向导全权转手给一个小哨兵的事情四处疯传。

虽然微草内部的老人打三年前就知道,他们亲爱的前战团长、那个酷爱捡向导回来的林杰大大的心头肉,已经早从那个难得一见的“治愈系”向导偏心到新搞回来的小哨兵身上了。

那个“治愈系”向导张佳乐当然见过,不仅见过他还和孙哲平联手打过他和林杰好几次。哨兵和向导在力量速度上的差异不是训练就可以弥补上的,一对哨兵向导打两个向导的结果当然不言而喻。不过方士谦也是张佳乐生平见过的猛人,对于治愈系向导的了解张佳乐比寻常向导深刻了不少,毕竟他有个可爱的藏在塔里的弟弟朝着治愈系向导进化的可能性高达90%。

但是饶是如此,张佳乐也是头一遭遇上方士谦这样的别具一格的“治愈系”向导。

说起来张佳乐和孙哲平还是和方士谦同一期出现在战场上的尖兵觉醒者。擅长“闪电式”爆破突围的两个人算是在方士谦这里遇到了强行固守阵地的硬茬,要不是他搭档的那位是个向导,不然情况还要让他们两头痛上很多。

张佳乐最开始并没有把微草内部的变动放在头等问题上,也并没有把那个新接任微草的小战团长特别放在需要重点观察的地位上。直到他在战场上真正第一次直面这个小哨兵时,情况才发生了一个直接的改观——

“我曹!”还在战前准备期间观察敌情的百花战团副团长一把掐住了他的哨兵,也就是百花战团长的衣服领子,力气大到差点把他的哨兵掐闭气过去,“大孙!那个小可爱是什么???猫吗??那个小可爱哨兵的精神体是猫????”

还是一只特别漂亮的大猫!!

可以预料到的张佳乐有点癫狂了,晃动着孙哲平衣服领子的力气大的都快赶上普通哨兵了:“大孙那个小可爱是不是只猫???搞回来呗搞回来养啊!!!”

……说实话王杰希这会儿正在和方士谦商量要不要针对他的精神体看上去就像只宠物猫这一点,实在不知道他的“趁着哨兵向导对他精神体产生轻视之际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计划,还没开始,他就被有点犯病的张佳乐重点盯上了。

究其原因大概就是张佳乐真的很想把他抓回来养。

那只挪威森林猫已经不像是小时候很直接的给人只有萌的肝颤的印象了,威风凛凛的样子其实不比中小型的其他猫科精神体体量小。又威风又可爱,张佳乐的心简直不可逆转的沦落了……

什么战前准备战前动员战略部署……有看小猫猫重要吗???

“你还记得你是有绑定哨兵的向导吗?”

“哈哈,吃醋啦?”张佳乐放下望远镜伸手就去薅孙哲平的头发,“哎呀小哨兵那么可爱大孙是帅嘛哈哈哈,所以你吃什么醋嘛,乐哥我不是一样疼你嘛哈哈哈哈。”

可能这是向导之间的共鸣吧,几乎同时方士谦也难得正经的告诫王杰希要小心张佳乐。

“张佳乐属于向导里面的哨兵,他的精神波极度不稳定的同时,你也要小心他对你有什么别出心裁的想法!”

王杰希不可遏制地对方士谦的话进行了质疑:“你不要把每个向导都想成你这样的人吧?”

“向导是什么样的我还不清楚吗?”

“是吗?”王杰希伸手去对讲器,“你把这句话给林杰前辈再说一次?”

方士谦想起那些年抽在他身上的皮带有些萎靡,但是仍然努力争辩道:“但是我动手都是基于合情合理的理由和我们96%以上的契合度才动的手啊!”

王杰希拉开抽屉找到一根军鞭啪的一声在空气中抽出了个脆响:“你意思是我还该谢谢你了是吧?”

“卧草!是谁给你的鞭子!”方士谦眼疾手快地抱住一边看热闹的精神体猫咪躲了起来,“对军医动手违反条例啊王杰希我告诉你!就算是你继承了林杰的位置也别继承他抽人的习惯啊!喂喂!你小心过几天落我手上啊!”

“谁说你是军医了,”王杰希慢条斯理地收回鞭子,“把你的战车给我开到前线去,切换到另一个模式。”

“替你拉住仇恨?”方士谦半真半假地抱怨道,“可真狠心啊,老林之前可从来舍不得把我搁到前线去挨打。”

他们的最大问题仍然是契合,不仅仅是方士谦和王杰希的契合,更多的是王杰希和整个战团的契合。他是等级极高的哨兵,身上还藏着只有林杰和方士谦所知的秘密,能够跟得上他的脚步和战略的人目前整个战团也只有方士谦一个人而已。

“我其实有点想林杰干爹了,”方士谦整体的气势都在缓缓改变,他换下军医的衣服往身上套着作战服,“虽然之前一直为了有一天而不断地模拟练习着,但是所有的练习对象都是林杰大大啊;也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以前都是……陡然换成你……”

“这只是开始,”王杰希伸手替他把挡在眼睛前的头发往上撸去,顺便带上防风镜,“以后只有我了,你还有所有人要开始习惯我,相信我。”

“请务必相信我。”

也相信林杰最后一次的决断。

他的眼神是坚定的,带着希望的星光也经历洗礼过血和硝烟,他明明是战队里年岁最小的,但是肩负着最大的责任和重压。是撞开封锁之地的一股劲风,天降的流星亦或者是——

是燎原的星火。

“好啊,”方士谦一把捏住王杰希的下巴吧唧一声亲在他额头上,“要是一直输得太惨的话换我做军团长怎么样哈哈哈?让我也尝尝管着你的感觉呗。”

他们战前的温存和外面流传的微草这一代的尖兵是极不对付这一点完全是悖论的,虽然他们微草内部一度也以为这对哨兵和向导天性失和。

实际上……失不失和的问题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对哨兵向导相处的模式格外另类倒是真的。

第二日初战打响后,不乏有觉得微草几乎都是新手的战团崩溃的发现,军医模式的方士谦已经很难缠了,从治愈系向导切换成守护系向导的方士谦难缠程度比起往日难缠不止十倍。

当然这不是最奔溃的,奔着欺负新兵而来最崩溃的是,那个新兵比微草往昔最顶尖的老兵还难搞!

无论战机也好战车也好,在一个军用装备范围内大致的用途和能力是相同的,只是驾驶者个人的偏好以至于战力重点的偏移罢了。林杰之前又不是没有把“王不留行”这架战机开出来过,但是只是换了一代战机的拥有者而已,就这么……????

王不留行到了新任的主人一位顶级哨兵手上,彻底对外展露出了最狰狞的獠牙。

难以捉摸的航线以及难以确定的攻击效果,无法确定的目标路线已经极为难缠了,难以确定他下一次到底是攻击还是扰乱的作战目的。其实不说别的觉醒者搞不懂王不留行的行驶路线了,王杰希同队的搭档方士谦其实也搞不太懂。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他从弄一方面协助王杰希。蹊跷出现的战机和随之而来的扰乱和攻击能瞬间让对战目标陷入一种混乱的境遇。

更何况地面上还有一个死咬着你重火线不放的方士谦,第一次参与这种大型混战的王杰希可谓是一战成名,即便是当时大家还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但是一个人几乎用微损的代价干掉两个同等级觉醒者和他们座驾的成果,已经可以让除却微草之外的战团集体为这个新人的战果沉默了。

哪怕是他们最后联手也败给了攻势极其强势的百花那对哨兵向导,也无法抹去这对新人极为强势和出彩的表现。张佳乐那一次的精神状态亢奋的有点不正常。最后都是孙哲平拎着他后颈脖子把他抓回了战车内部,防止他激动地单兵奋战追出去硬是要把王杰希抓回来养。

“喂,小猫咪啊!”还不死心的张佳乐趴在孙哲平的战车顶上朝方士谦那座堡垒型的战车喊话,“跟我走呗!乐哥疼你啊!”

“滚!!!”方士谦头一次作为一个向导反应快过哨兵,直接冲着张佳乐和他对撞起了精神海不说,一边给王杰希包扎伤口一边跟他碎碎念,“我就跟你说要小心张佳乐对你有什么别出心裁的想法!!还小猫咪??小猫咪是他该叫的吗??”

“难道也是你该叫的?”

方士谦闻言眼神有点阴鸷,他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王杰希,然后一把抓住对方的衣服领子狠狠地压上去又亲又咬。

“那好,我不叫小猫咪了,我亲爱的哨兵,我的战友我的兵团长。”

“你觉得亲爱的这个叫法怎么样?”

“不怎么样,”王杰希和方士谦现在活像是两个觉醒属性反了的哨兵和向导,作为哨兵而言王杰希简直冷静地不得了地继续刺激要和张佳乐靠拢的方士谦,“有点肉麻。”

挪威森林猫还在一边似乎赞同地发出咪呜咪呜的声音。

“所以呢?”

“杰希怎么样?”

围观了全程的微草众人真的很有给他们已经退役到大后方的前任战团长打个报告的冲动,您真的确定方士谦是治愈系和守护系向导、王杰希是哨兵吗?

你看方士谦那个被哨兵几句话掉的阴晴不定的样子哪里像是以精神控制闻名的向导啊!

你看他现在那个被哄得要上天的样子啊!

远在大后方的林杰打了个喷嚏,不过要是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他现在偏心偏到北极的情况来说,他肯定会很欣慰的觉得,王杰希真不愧是他们微草一支独苗的哨兵,管向导管的相当好嘛。

蛰伏的羽翼已经完全展露出来了,新生的势力开始彻底走上了新的舞台,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王杰希是可以记录在传奇中的那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方士谦亦是如此。

 

属于他们的时间还很长,故事还有很多……


【1】 

  531 66
评论(66)
热度(53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