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流言

就是想给阿爸添点堵哈哈哈

cp是博晴和源赖光x鬼切

保宪师兄出来打个酱油哈哈哈

——————————————————————————


作为京都最为出名的天才阴阳师,白狐之子、贺茂忠行的爱徒——安倍晴明,在其师兄和师傅以及所有熟悉深交的好友的记忆中,鲜少有带着如此明显情绪的时候去评价亦或者抵触一个人。

他是生性淡然的鹤,山间的野狐亦或者拂晓的清风,不沾人间的烟火气一般谪仙的脾气,爱捉弄人的小性子是真的,但是情绪鲜明的表露自己对另一位同样冠有“天才”之称的阴阳师的抵触,还是保宪这位师兄极为少见的一件事情。

“你似乎很讨厌他?”

“如若说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带来的影响,对其他人而言简直是如同被蝇虫环绕一般的烦恼,作为一位尚未看透红尘也不想要出家的人来说,至少产生抵触这样的情绪是能理解的吧?”

其实比起抵触而言,如今阴阳师安倍晴明的语气已经转换成了一种对现实的破罐子破摔一般的无奈。

“哈哈哈,因为他和他那位式神的事情?”保宪一边品着师弟新开的美酒一边调侃他,“可能这就是你们这些天才阴阳师之间才会有的烦恼吧,你看我就不在世人对此的讨论之中。”

“如若说你愿意将你那只猫点化为人形的话,”晴明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师兄,“想必那些在京都各界传阅的浮世绘中也有你的一席之地。”

他们所言的是京都源氏一族最负盛名的阴阳师源赖光,还有他的爱刀、他的式神、他那把一往无前利刃——鬼切之事。

源氏一族向来是京都贵族谈论话题的中心,从这一族的风流韵事,风雅装束亦或者是族内各位公子,汇聚了武士和雅士的皇族一向是京都内的一杆风标,指引着潮流涌动的方向。

比如说,源赖光和源博雅。

“晴明,我今天去山上调试了一下傀儡术,然后用豹子他抓了几只兔子,”正说着,破门而入行走都带着风与火的武士就来到了阴阳师的庭院,“咦?保宪你也在啊,要不要一起尝尝野味啊?”

跟随在武士身边的是他的家传傀儡术所成的机关黑豹,行动之间和活物其实没有什么两样,甚至还能和主人互动。这一点上保宪倒是一直很有兴趣,毕竟他家那只猫又脾气上来了还能给他两爪子,一点都不如眼前这只乖顺。

“嘶,说起来你应当见过源赖光身边那把刀?”像是想起了什么保宪揶揄着自己的师弟,“傀儡术是源氏一族一脉相传的?”

这么说起来的话……

那把刀所化之式神亦步亦趋地追随着源赖光的脚步,神色冷然而又过分乖巧,带着兵器的凛凛杀气和作为式神而言都极为恐怖的忠心,就像是把自己完全倾倒进了另一个人的生命中,满满的沾染着其的气息和标志。一举一动带着焚骨的赤诚,掩饰在刀锋凛冽的寒光下,的确是万中无一的一把好刀。

“恐怕不仅仅是单纯的傀儡术。”

“当然不是单纯的,喏,你看,单纯的就是你眼前这位一样,怕是他还在开开心心地和他的大猫满山打滚的时候,那位正在用傀儡术给自己养……嗯……”

给自己养一位可爱而又各方面都切合心意的式神呢。

这就是近日来安倍晴明烦恼的源泉了,源赖光并没有遮掩自己和式神爱刀所化人形之间的过分亲昵,更何况鬼切所化人形相貌昳丽,风言风语简直喧嚣尘上。贵族本来就对着带着桃色的流言有着更多的关注,更何况还叠加了鬼神以及更加隐秘而又曲折的阴阳法术。

作为同样闻名京都的阴阳师大人,安倍晴明在被贵族暗地里询问了,关于式神是否真的可以作为在床上符合自己的心意的对象而召唤后,又被同僚咨询于和式神上床这种事,是否有利于主仆之间的契合的培养这样的学术问题。

神情淡然的安倍晴明有史以来难得的笑容破碎了,咬牙切齿地回应这些浮想联翩的问题:“我怎么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养式神至多让她们跳跳舞唱唱歌啊??!!

养的合乎口味然后可以顺利地养上床这种事情??!!!

这不是源氏一族最喜欢干的、一脉相承的光源氏计划吗???

还有我喜欢的明明是个人啊!!!完完全全的是一个活的、血统纯正的人类!

“而且,为什么都来问我???”

“大概世人以为,天才之间是会共鸣的?”

“可是作为同一氏族的人来说,最该问的不应该是博雅吗?”

源博雅闻言无辜而又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晴明:“问我什么事情?”

“你家族那位天才阴阳师,源赖光和他的式神鬼切之间的事情?”保宪意有所指地给武士下着套,“你应当见过鬼切吧?你觉得他怎么样?”

“见过吧,是一把好刀啊,”博雅回想了一下过往的片段,“赖光很喜欢他吧,当然啦作为武士一族的血脉来说怎么可能不喜欢那样的好武器。不过我是用弓的啦,所以和鬼切也不是很熟。”

恐怕这种传言再离谱上几倍,坊间再出几十套源赖光和鬼切之前缠绵悱恻的爱情读物,这个直楞的武士都不会反应过来鬼切和源赖光之间除了主仆,阴阳师和式神之外,还能有什么更多的关系。

“所以说世人当然不会问他啦,”保宪语气轻松的调侃着师弟,当然这种事不关己就看起热闹的态度十分地讨打了,“你看,几乎全平安京的人都知道源氏博雅,天皇长孙怕是个感情上的二傻子,从十二岁起殿上人就开始每日收到成打的和歌,可惜啊,他看不懂哪怕是只言片语,最后只能便宜了柴房那炉火。”

这位血统纯正的人类武士朝着阴阳师露齿一笑,那不开窍的傻样简直让晴明身心憔悴。

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傻子?

怎么会被世人觉得我是个会把式神搞上床的无良阴阳师?

如果以上这般,只是人间的谈资其实阴阳师安倍晴明也不会烦恼成这样样子。但是往往你以为事情已经很糟糕的时候,还会有更糟糕的发展。

最开始只是安倍晴明单纯地需要水之式神一臂之力,来替他找寻一件失落在大江大河之间的祭品。顺应荒川之水请求而来的是一位神明级的大妖怪,是应属于这条河川的神格而诞生的河神荒川之主。

“吾多问一句,阴阳师。”

“嗯?”阴阳师安倍晴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礼貌地接应着河神的问题,“请问。”

“汝召唤式神,不是为了源赖光之于鬼切那般满足床上私欲吧?”

……那一瞬间晴明大人脑子里面只剩下风声水声,剩下的全是叫嚣着我要回去折了源赖光和他那把破刀的的心声。

大抵上阴阳师的表情崩的有点狰狞,荒川之主懒洋洋地收起了调笑的口吻:“看来汝不是啊。”

“这种事情,已经传出人间界了吗?”

“大抵上吾流域内的小妖怪,都在谈论这种事,还因为几种不同版本的读物哭了好几场。甚至还有一心想着顺应阴阳师的召唤,也来一场这样……”

荒川之主的表情有点古怪,显然对他而言他也对这样式神与阴阳师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发展敬谢不敏。

荒川之主这一茬只是事态的开始,随后作为相貌昳丽举止风雅闻名全京都的阴阳师大人,安倍晴明面临了更多让他心生要折了源赖光和他那把刀的内心咆哮的事情。

首先是找上门来的鬼女红叶,口口声声所谓愿意为晴明大人献上一切,从服侍他起居开始到他的安危。阴阳师还没严词反驳呢就先被迫和闻讯而来暴怒的大江山鬼王打了一架。

简直心累……

更想去折了源赖光那把刀了怎么办?

我这边平白无故被污清白,他们那边生生死死悲欢离合爱恨交加缠绵悱恻都演到第几折了?

雪上加霜的是,安倍晴明还接到了一封来自长辈的信,那位姿容至艳的九尾狐似乎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调侃和坏心眼,发誓要在阴阳师和武士之间添堵一般,用一种欣慰的口吻说道:偶然听闻晴明你最近开窍甚是喜爱式神在床上的服侍的话——

吾便把身边最为贴心乖巧的小狐狸送来给你温寝暖被,更衣梳洗,贴身伺候了。

那只小狐狸摘下面具后有着一双大眼睛和黑色皮毛的大耳朵,乖巧地端坐在阴阳师面前就如玉藻前所谓的那样表述着:“小生……小生!唧!小生一定遵照玉藻前大人的吩咐!伺候好阴阳师大人!”

阴阳师大人安倍晴明闻言内心一痛,心想,为什么非要坐实我也喜欢把式神搞上床的流言啊?

小狐狸什么的……

“变回原形。”

“唧!是的阴阳师大人!”

唔,变回原形的小狐狸拿来冬天捂捂手什么的,大概就不会有误会了吧?

其实无所谓的,保宪师兄拍着师弟的肩膀安慰道,即便是世人有所误会……

源博雅他也是绝不会相信所谓的流言的。

毕竟他就是个情感上不开窍的二傻子。


  540 15
评论(15)
热度(54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