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云狐不喜

安祭大天狗最近格外喜欢在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庭院里徘徊,像是在找什么一样。

不过与其说是寻找,他的举动更多的来说是像挑衅一样,他在试图把玉藻前新送来伺候阴阳师晴明大人的那只小狐狸弄生气。

那只小狐狸年岁似乎很小,和庭院里面来去匆匆的那几只一比化为人形的身量俨然是个少年模样。但是他有一张藏在面具下面的脸看不真切真实的面容,以及不同于其他常在庭院出入的妖狐一族的毛皮颜色。

那是只漂亮的黑毛小狐狸。

还是只凶巴巴,看着安祭大天狗就很不高兴的小狐狸。

除了立起来的尖尖大耳朵和尚未隐去的兽爪,他的化形比起他那些年长不少的同族来说已经是非常厉害了。不过区别于远高于同族的小狐狸的懒散的修为来说,妖狐一族对外的巧舌如簧就在他这打了折扣。

这只被阴阳师大人唤作小夜的小狐狸,对于人类的话语的掌握并不是十分的得心应手。

被逼急了还会一头扎进阴阳师怀里唧唧咕咕的叫唤一阵,完全就是仗着阴阳师大人和他是半个同族,交流障碍并不是太大来继续逃避学习人类语言的问题。

就像是现在这样,揪着阴阳师宽大的袖子躲在他的身后,用一种“仇恨”的目光盯着他控诉的对象。

“小夜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

“小生!小生才没有跟他吵!!!”

对,吵架这种事小夜一般吵不过,他都是直接动手。

“那你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又和安祭大天狗打架?”

“他!他掀小生的衣服!问小生的尾巴哪去了!!!”

……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晴明大人一时间有点发懵,“大天狗不是这般孟浪的大妖怪吧?”

也不是什么误会,这几日即便是入秋了,天气也闷热的厉害,小夜这只小狐狸穿的又挺严实的,摘了面具正在擦额头上的汗,就被某个路过的大天狗大人一把掀了衣服下摆。

“吾看其他小狐狸都有尾巴,你的尾巴呢小东西?”

小夜气的摔了面具就和他打成一团。

他和安祭大天狗真的是天生一对冤家,第一次相遇还是初春的一个晚上,晚归的大天狗路过庭院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从厨房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最开始以为只是阴阳师家里进了什么试图去厨房偷吃的小东西,便一路尾随了过去。

他在灶台间一伸手,在漆黑的夜幕中抓到了同样一跟长条形黑漆漆但是意外柔顺的皮毛,上面还有软乎乎的软垫,在夜色中隐约透着些粉色。

“唧!”

那是一只小狐狸的后腿。

被他抓了个正着的小狐狸愤怒地蹬了蹬腿,很明显嘴巴里面正在吃着什么东西,含含糊糊地压低声音责问他:“唧!!你这是做什么啊!!”

“小狐狸?大晚上来偷吃?”

“小生!小生才不是偷吃!!小生只是饿了来吃宵夜!!!”

月色渐渐移过来,照亮了小狐狸摘了面具后清秀面容,他的头发耳朵和露出来的皮毛都是如同暗夜一样的色泽,皮肤却瓷白地比得上最顶级的玉器。

现在小狐狸有一只还未变为人类形态的后爪落在了安祭大天狗的手上,正不满地一蹬一蹬踹着腿试图让对方放开它。

那只兽爪上的梅花印还是粉粉的嫩色。

小狐狸估计是生气了,一双蓝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闪着光,脸颊粉粉的因为塞满了食物而鼓起来,简直非常可爱了。

“阴阳师不给你吃饱吗?需不需要我告诉他明日晨间多给你准备点吃食。”

“才不要!不许告诉阴阳师大人!!!!”

“为什么?”大天狗饶有兴趣地摁了摁不断想要抽走的兽爪上的粉红肉垫,“不想我告诉阴阳师的话,你可以考虑求求我?”

小狐狸眼睛都瞪大了,浑身陡然升起一股凌厉的气势,即便是目前情况而言是他被大天狗抓住晚上偷吃这一事实。

“小生弄死你阴阳师大人就不会知道这种事情了!!!所以小生凭什么求你!”

然后他真的就和安祭大天狗打了起来,而且是往死里打的架势。

半夜的剧烈打斗理所当然的惊醒了阴阳师晴明大人,小狐狸被晴明大人发现了偷吃和打架又急又气地当即横了大天狗好几眼。

“怎么白日没吃饱也不告诉我啊?”

这只小狐狸比起其他的惹是生非的小坏蛋很得阴阳师大人的宠爱的,晚上偷吃也不是什么大事,对于年岁最小的小狐狸,阴阳师大人用哄的语气的情况远多过于斥责他。

小狐狸害羞地把自己一头埋进阴阳师大人的怀里,细声细气解释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刚才对大天狗满脸横眉冷对的凶巴巴。

“小生是玉藻前大人派来服侍阴阳师大人您的,不能给您多添麻烦。”

阴阳师大人本来以为这次通过他的两边沟通以后,小夜小狐狸和安祭大天狗会和平相处,事实证明他两就没有和平相处的可能性。

安祭大天狗似乎一直在试图把小夜弄生气。

他有时候会从上方飞过的时候突然抢了小夜手上的东西,或者跟在小狐狸后面观察他要做什么,刺一口小狐狸经常不能说清楚话的毛病。

小夜如果因此发怒打他的话,又会迅速张开翅膀飞到小狐狸够不到的高度……

总而言之,这样的行为看上去非常幼稚

阴阳师对此也百思不得其解,带着些许担忧向寮内的式神们咨询着意见。

那些有着恋爱经验的漂亮式神欲言又止地捂住了下半张脸,面面相觑后才轻启檀口试探得说道:“阴阳师大人不觉得,大天狗这般行径,着实像是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试图吸引心上人的注意力吗?”

安倍晴明大人闻言犹遭雷劈。

他试探性地把这个想法,婉转地透露给小夜狐狸,然后好不容易搞懂了阴阳师大人想说什么的小狐狸就像是拽住了什么把柄,气势汹汹地撸起袖子就杀去找那个一直找他麻烦的大天狗了。

“小生问你!”小夜拦住安祭大天狗,直接又干脆地开口“听说你是喜欢小生才一直这样惹小生生气,来试图吸引小生注意力是不是!!!”

安祭大天狗毫不迟疑地摇了摇头:“我不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才惹你生气的。”

“那是因为什么!?”

“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看,我很喜欢。”

小狐狸呆呆愣愣了一会,似乎是没反应过来大天狗这到底是图什么。迟疑了片刻警告大天狗在这里等他一会,撒丫子跑去跟阴阳师大人求救了。

“他说,唧!他说欺负小生是因为他觉得小生生气的样子很好看,他就很喜欢!”

阴阳师绝倒,这只小狐狸到底是怎么长的,妖狐一族该有的那颗置于情爱中就越发七窍玲珑的心难不成哪天晚上被这个饿糊涂的小东西自己掏出来吃了?

“他说他喜欢你啊。”

“那就可以欺负小生吗?!”

“嗯,那你就这样告诉他,你不喜欢他欺负你,然后他再欺负他就别怪你下狠手了。”

“唧……唧……狠手就不用了吧……”

小狐狸突然扭扭捏捏地红了脸,两只大大的尖耳朵立起来一动一动的。

“小生看在他那张脸长得很讨小生喜欢的份上,意思意思打回去就好了……”

……这两个小傻子。

两个小傻子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谈起了恋爱,虽然他们自己并没有这个自觉。不,也不完全是这样,安祭大天狗倒是有一些朦朦胧胧的这样的捅破了窗户纸的觉悟,就像是知道自己心意到底是什么了一样。

不过小夜这只小狐狸真的是有点不开窍啊。

安祭大天狗气得小狐狸暴跳如雷的时候少了,其实比起生气时小狐狸亮晶晶气鼓鼓的表情来说,小夜还有很多更可爱的时候,比如说贪吃把自己两颊塞得鼓鼓的时候。

小夜这只小狐狸真的很喜欢吃,也特别能吃,大概还是年岁小了点,阴阳师觉得他还在长身体。

安祭大天狗于是有了晚归的时候给小狐狸带些宵夜回来的习惯,之前不沾人间烟火气的大天狗着实不知道哪些好吃,只能先买一些自己尝尝,然后给小狐狸带回去。

小夜现在最喜欢知道哪天晚上大天狗会晚归后,蹭蹭蹭爬到阿爸的屋顶,然后把瓦砾踩得嘎吱作响,简直压都压不住那种欢快活泼的劲。

“今天给小生带的是什么?”

“是章鱼烧。”

“唧……”小狐狸皱了皱眉头,“小生……唧……不喜欢章鱼……”

“那小夜喜欢什么?”

“小生喜欢鸡肉!!!!”

虽然说着不喜欢章鱼烧,但是小夜还是戳起一个啃了一口,砸吧了一会味道觉得真的比不上心心念念的鸡肉,就把剩下的全部塞安祭大天狗的口中了。

“明天是七夕……”

“小生知道啊,阿爸还给大家放了一天假,说让我们自己出去玩玩。”

“那跟我去山里好不好?”

“去山里做什么?”

小狐狸望向安祭大天狗的眼神亮晶晶的,就像是期待着什么,倒是安祭大天狗似乎有些紧张,平复了一会,才继续用平日里的语调继续说到。

“海的另一端,大唐不是有传说七夕的时候,有喜鹊搭桥,如果是有缘人和他喜好的人一起看到的话,就会百年好合,所以明天我们去山里……”

反正作为山神,指挥喜鹊搭个桥而已的事情……

小夜闻言眼睛都亮得像是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了。

“所以……唧!!!所以我们,明天小生!!唧唧!!可以跟你进山去!!!”

安祭的心渐渐提上去了,像是在等待着这个话说不太清楚的小磕巴狐狸的最终什么决定。

“小生可以跟你去山里烤喜鹊吗???!!”



——————————————

最后还是一起去了山上啦哈哈哈

喜鹊:所以我节日还加班还要被烤????

  388 10
评论(10)
热度(38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