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流年【完】

完结啦!!!

上一章:流年【23】

——————————————————————————
实际上啊……

“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阴阳师端坐在阵法旁边,燃着幽幽的异香,在平安京的夜幕深沉下越发的君子如玉了。

“若是还有什么心愿的话……”

荒川之主不久前几乎耗费了心血替他的心头好续了一段希望,这次他是被阴阳师请来为其即将做的同一件事来压阵。对于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其实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但是想到可以借此看看大天狗的笑话,他突然就非常乐意。

知道大概要是有谁比自己过的还要心力交瘁,那荒川之主就开心很多了。

他应了阴阳师的要求,除非他骨血重现魂魄再临同意自己说出过往,荒川绝不会毁誓。

可惜就是独自藏着这么一段乐事,他也只能憋得心痒难耐的时候跟他安眠的风神说上几句。

还徒留在阴阳师小纸人上的几缕妖狐的魂魄凝结而成的实体,黏腻的趴在阴阳师的腿上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他惦记着晴明手下的式神鲤鱼精,惦记着在八重樱下翩翩起舞的樱花妖,荒川都觉得凭他这股风流劲似乎不用封存等待转世召唤了,等他这样长年累月的惦记来惦记去,总有的是够他惦记的美人能让他苟延残喘活下去的。

晴明的脸色都为之耸动了,阴阳师伸手顺毛摸着狐狸一对大耳朵,温声细语的问道:“就没有别的什么需要我给他带个话了吗?”

“还有上次小生在街上遇见的那位美人,晴明大人麻烦您给她带句话……”

阴阳师温柔地捏着狐狸的大耳朵,额头上浅浅的露着青筋。

“没什么要对大天狗说的吗?”

……妖狐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为什么……要跟大天狗说什么啊?”

“你不是喜欢他吗?”

“……小生那又不是真喜欢啊!?”

“那你为什么要拉着他的手还让他应誓别喜欢别人啊!?”

妖狐眼睛都睁大了:“小生……就那么一说啊,毕竟那张脸还真不错的,还是个绝色美人啊……”

末了还补上一句:“开玩笑的事……他不会当真了吧?”

妖狐满脸惊恐的重复道:“他不会真当真了吧?”

你以为呢???!!

晴明大人气得差点没撤了法阵让这个只会给他捅娄子的小坏蛋自生自灭好了。

事已至此荒川之主都要憋不住自己的笑声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为了什么应了那个誓咒,但是不阻碍他幸灾乐祸的随着大众的思维想一想这个冷清禁欲的家伙是不是终于一头栽到了情欲中无法自拔了。

然而他为止破戒的家伙,可真真一点都不喜欢他,连点真心的舍不得给啊。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啊,大概能够自己笑上千年了。

时至今日荒川也能为这种事幸灾乐祸,更何况如今不仅有大天狗的热闹可以看,还有那个小妖狐的,千年前这个家伙有多薄情,就映衬着现在醋缸子打翻了有多好笑。

妖狐现在满脑子都是嗡嗡的在响。

他不喜欢你啊……大天狗大人……

但是小生……小生……

他贪念着大天狗的容貌,贪恋着他温柔的态度,贪恋着他……

妖狐尝过了情爱的滋味,越发舍不得丢开手了,大天狗姿容之盛比的他平日酒吧里的那些小姐姐都暗淡了,吃过了饕餮盛宴让他去吃清粥白菜……

这也太过分了吧!

其实也不是没有姿容更在大天狗之上的,但是那都是一群实力不亚于大天狗的家伙……

小妖狐大概……大概只能想想好了。

毕竟他对大天狗为所欲为都是仗着大天狗对他毫无底线的容忍。

偏偏他现在想到这种容忍从何而来他心就烧的慌!

妖狐受不了晴明和荒川之主的眼神,几乎是落荒而逃拖着要惨了的腿出了房间。

夜空深沉的颜色就像是大天狗的羽毛,星子闪烁仿佛是他眼中的那点光……

不对!!为什么看到什么都要想到他。

他心思浮乱的不知道走到了哪里,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大天狗的声音。

“这么说你身上的那些业果孽障都结了?”

“嗯……差不多……”

“那你以后打算做什么?别告诉我你还想在神龛蹲着啊!”

“也该回饭纲山看看了……”

小妖狐满脑子嗡嗡的越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

就……就要离开了吗?

那……那小生……小生在你心里算什么啊?!

有一把火从他心底烧上来,越来越旺越来越疼……

妖狐咬着自己的下唇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什么,他应该做什么呢?还是说应该面对什么?

大天狗大人……您喜欢的,到底是谁啊?

一如千年之前一样,大天狗安眠在睡梦中,一只不规矩的手摸了上来。

他警惕的睁开眼睛伸手抓住的却是一把趁势栽进他怀里的小狐狸。

“他都不喜欢你!”

大天狗惊诧的抱住一只手软脚软的小狐狸,还没来得及问他到底说些什么嘴巴就被堵上了。

就像是要下一个孤注一掷的决定一般,小狐狸吻着他的唇似乎带着某种情绪,比起平时的引诱多出了几分急切,缠着他生怕他消失了一般。

大天狗顺着狐狸喘息越发急促、上下起伏的胸腔往下握住那只细腰,安抚地拍了拍脊背由着小狐狸发泄什么一般,哪怕是到了后面连啃带咬脾气都暴躁了起来。

“到底怎么了?”大天狗温声安抚着似乎又开始发脾气的妖狐,伸手拎过被子把他裹起来。

“他不喜欢你……”妖狐委屈的跟什么似的,明明被不喜欢的又不是他自己,“你还……你还那么……”

你还那么喜欢他,你可以因为喜欢他而迁就小生,你可以因为对他的感情而容忍小生肆无忌惮的捉弄你。

但是他又不喜欢你!他连说的那句话都是兴起的一句玩笑。

偏偏你要当真!

“他……?是谁?”

“就是千年之前的那个妖狐!”

大天狗一时没反应过来:“不就是汝吗……”

才不是!!!!

“小生都知道了!”小妖狐不知道是嫉妒亦或者是羡慕,却偏偏要摆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他当年可是亲自说了,他就是说着玩玩!”

他不知道是在期待着大天狗的生气还是期待着他失望,但是他自己内心最深的地方,却偏偏升起了一股希望。

在希望什么呢……

妖狐也茫茫然的不知道。

可是出乎他的意料,大天狗大人神色都没有变,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微微点了点头:“吾知道。”

他只是迟钝,又不是傻。

真正喜欢一个人的眼神,那会是怎么样的啊?

“那你……那你还喜欢他!”

妖狐的委屈都要溢出来了,简直是蛮不讲理:“你都没对小生这么好过!你现在吃干抹净了就想回山里躲着把小生丢开到一边!你之前还要打小生!明明吃亏的又不是你你干嘛要打小生!阿爸都没那样打过我!”

……这回被打了个措不及防的成了大天狗:“吾……吾不曾喜欢他啊?”

啊?

啊??!!

噫???!!!!

“吾只不过是……”大天狗抱着一只傻愣住了的妖狐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吾是饭纲山山神,已有千年未能尽守山神之职,自然要回去看看。”

“那小生呢?”妖狐愤愤不平的扑上去咬了一口他的嘴角,眼里却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期待,“你这还不是要躲着小生!”

“汝……”大天狗的性情已在千年之间磨平了许多,不再是往日那个孤傲冷清、目下无尘到没有一丝烟火气的大天狗了,“汝不是讨厌吾吗?”

“小生只是!只是!只是讨厌你什么都管着小生!”

其实大天狗也没怎么管着他,他们重新见面不过小半个月,时间用在床上做爱的时候最多,要说管着这个小混蛋大天狗也是那天被他满口污言秽语给气着了。

“吾知道那个婚约的事汝甚是生气,”大天狗安抚的摸着他的脊被,温言劝他,“是吾的错故意拿此等大事设计于吾,汝生吾的气也是应该。”

“但是汝若是单单为此生气就百般纠缠的话,吃亏的也是汝自己而已。”

他越这么说妖狐心里越慌,像是明明抓牢了什么却发现他早就飞出了自己的掌控。

“那件事就此作罢,不知道汝可否原谅吾?”

他怀里的小狐狸慢慢低下了头,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表情。时间一久大天狗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莫不是自己又说错了什么?

在人情世故上迟钝又毫无天赋的大天狗大人发起了愁。

“小生才不要原谅你!”

妖狐慢慢抬起了头,在夜色中映衬着那一点微弱的光,他整个看上去简直幼嫩的可以。

大天狗莫名其妙的涌上了一股深深的犯罪感。

“小生偏要借此闹着你,缠着大人您没法摆脱小生,小生可从未听说过谁被妖狐缠上了,还能全须全尾做个没事人一样脱身离开!”

他越说越急越说似乎越占理一般,趾高气昂的坐在大天狗怀里直直地盯着那一双湛蓝的眼睛:“所以小生不把你榨干之前绝对不要原谅你!”

“小生可是说过不准你喜欢别人的!大人你自己应了咒了的!”

……所以不知道刚刚摆出醋坛子翻了的样子吃的到底是谁的醋啊?

“所以……所以……”

他突然扑上去搂住大天狗的脖子,黏腻的在他脖颈胸膛一带蹭来蹭去。

“小生不懂何为情……何为爱……”

“但是小生可以学!所以……所以……”

小狐狸整个窝在他的怀里,那一双金瞳亮晶晶的,像是带着火苗一般,麻酥酥地烧着大天狗心底泛起一阵有一阵异样的感觉。

“所以,劳烦大天狗大人教教小生吧!”

这……

大天狗心底莫名地颤了颤,叹了一口气。

那只抓住他衣领的手又紧了紧,像是期待更像是紧张。

他伸手捞住那只妖狐把他抱进怀里,吻了吻那对大耳朵嘴角弯起了一个惊艳的角度。

“其实吾也不知道……所以……”

他掰过妖狐的小脸,将一个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所以只能说,余生多指教了。”


第一章:流年【1】

番外:流年·十日谈【一&二】

——————————————————————————

恭喜他们终于可以开始谈恋爱了……………………

番外大概就是小甜饼和一些肉吧………………

(这两个真的要老命了哈哈哈哈)

  402 27
评论(27)
热度(402)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