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流年·十日谈【三&四】

特典糖糖糖

上一章:流年·十日谈【一&二】

————————————————————————-

(三)

妖狐确实惹人生气的事一出是一出的,但是他讨好的方法也是层出不穷的。

尤其是在讨好小姑娘上。

于是他照搬了那套他讨好小姑娘的法子去讨好大天狗。

就是可能因为连讨好的目的也一并照搬了……妖狐最近走路都有点腿打颤。

何必呢……

妖狐捂着腰痛定思痛,这样显得他目的多不单纯一样的。

嗯,没错,这种事情虽然下不了床腿软腰酸的是妖狐,但是一般来说先动手的也是妖狐。

他会在送上新鲜烤好的奶油小蛋糕后,凑上去一般舔着大天狗嘴角的奶油一边不怀好意地摁着大天狗的腿根问道:“大天狗大人啊,小生和蛋糕谁好吃啊?”

最开始大天狗还很不知情识趣的回答他:“吾未尝吞食过妖狐……唔……”

谁要跟你说这个啊!!!小生还不如一个破蛋糕吗?!

然后就着那个桌子,妖狐扒了大天狗的裤子,借着满手的奶油自己把自己弄得又甜又腻就这么送上门去让大天狗大人好生品鉴了一下,妖狐和蛋糕到底谁更好吃的问题。

当然要是大天狗大人敢说他做的东西没妖狐好吃的话,那估计又是一种新的折腾法了。

晴明看着他们这样折腾就觉得心累,一而再再而三把自己送上去连着吃食一起被吃干抹净显得你多贤惠一样啊……

你个小混蛋考虑过清理厨房的费用吗?

忍无可忍的晴明大人把这两个黏黏糊糊的家伙扫地出门了,虽然他们不缺住的地方吧,但是小狐狸短时间努力伪装出来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暖得了床的形象很快就破灭了。

他就会烤烤漂亮的能甜的腻死人的小蛋糕来哄哄小姑娘啊,虽然有情饮水饱更何况他们还是妖怪,大天狗其实不太需要进食的,倒是最近配合这个小混蛋努力吃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两个完全没有认真谈过恋爱的家伙,在那条路是小的门是窄的爱情道上跌跌撞撞的前进着。

这些做点小点心来讨对方欢心的法子,妖狐还是从晴明庭院里那些漂亮的女式神姐姐手上讨来的办法呢!

“大天狗大人这样古朴的存在……想必还是会喜欢那些贤惠的性子吧?”

“对啊,就像是千年之前平安京温顺又贤良的贵族一般。”

妖狐于是信心满满的开始折腾起了厨房。

大天狗叹了一口气,心想又得叫人来打扫和修一下厨房了。

不知道月底博雅收到账单的时候会不会抓狂。

他收获了一只颓败的垂着耳朵扑到他怀里的花脸猫,大天狗低头吻了吻那对蔫哒哒的耳朵,细碎又温柔的吻从脸颊一直辗转缠绵到他们倒在沙发上,他的衣襟被妖狐蹭的一团乱。

“不必如此。”

“嗯?”妖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凑上去咬着大天狗的下巴黏糊得问道,“大人您说什么啊?”

“吾说,”大天狗认真的看着妖狐的脸,“吾深知汝是何种性情,所以不必为了讨吾欢心做些什么事了,吾也不曾是因为汝别的所动……”

被这样盯着说些这种话,妖狐只觉得心砰砰跳着简直都要蹦出来了。

大天狗诚恳地继续说:“所以这般装模作样的话不仅得不偿失,还浪费东西……”

妖狐脸刷的一下就黑了!

就知道这个老古董说不出什么情话!!!!



(四)

大天狗就是一个老古董,情话都不会说就算了,好好的浪漫气氛都能被他搞成道德教育现场,妖狐觉得自己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他计较了。

那不管情事也好情歌也好那小生还都是能接受的好吗?

大天狗憋红了脸,吭吭哧哧怎么也开不了那个口。

哪怕是小狐狸都直白的把曲谱和情诗册递到他面前了,大天狗也只能别过脸去最多摸出笛子问他要不要听自己奏笛。

“小生听不懂!”小狐狸达不到目的不罢休,言语都直白到底。

“可以学嘛,”大天狗也很诚恳的回答他,“吾教汝便是了。”

“但是小生就想听大天狗大人您唱歌啊!”

大天狗强硬的忽略掉了妖狐的请求,掏出笛子给他吹了一曲。本来还气鼓鼓的妖狐,在大天狗吹到一半的时候着实眼馋大天狗认真时又温柔又风雅的模样,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生气扑上去就开始对大天狗动手动脚。

外加动嘴。

嗯,比口技什么的,就像是大天狗大人自己说的,可以学嘛。

就是横吹笛子竖吹箫,大天狗伸手捂住眼睛压抑下涌上喉咙口的呻吟,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不该去和这个小混蛋争论一下他学的到底是哪门子的……

然后小狐狸就被深深陷入有辱斯文的罪恶感的大天狗,单方面、强制性的宣布禁欲了。

啧啧啧……

这个真的能难得住狐狸精吗?

妖狐晃着一双又细又白还带着各色斑驳印子的长腿,窝在大天狗怀里不老实的继续折腾着:“那大人您给小生唱首情歌呗,小生保证听您的话。”

不然……禁欲什么的……

妖狐骨子里的天赋就是专门为了折腾这些个禁欲的家伙而生的啊。

“胡闹……”

“唱个歌就叫胡闹了啊,那大人给我念几首情事呗!”

“汝……”

“大人连些好话都不肯说给小生听!”妖狐甩着尾巴手不老实的在大天狗的腿根摸索着,“那小生也不要听大人您的话!”

他那双白嫩的手又顺着刚刚褪去的情潮摸了进去,大天狗无可奈何的抓住他的胳膊把他困在怀里:“汝也不怕把自己都掏空了……”

腿都还打颤呢,就又这般不屈不挠的扑了上来。

“怎么会呢,”妖狐舔了舔大天狗的下巴,“这不大人你满足了小生的要求就没事了嘛!”

其实他本来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呢……

谁让大天狗大人偏偏要过左右而言他,本来只有几分好奇现在生生成了十分。

“那日在庭院大人您也听到了,”小狐狸得寸进尺地搂着大天狗的脖子,讨好的在他嘴角落下一个又一个吻,“荒川大人祭歌唱的那么好听大天狗大人您可不能输啊!”

被妖狐磨得实在没奈何的大天狗终于如了他的意,被吻得通红的薄唇几次三番地张开又闭上,到底是发出了声……

嗯……

嗯……

结果呢?

小狐狸痛定思痛的想难怪有传言说大天狗的真身是乌鸦呢,他安抚性的爬上去吻着大天狗的唇,卖力安慰着他:“大人您以后这嗓子还是放在床上喘吧,这种需要声调起伏的事……”

就不要耽误在唱歌上了吧。



第一章:流年【1】

下一章:流年·十日谈【五&六】

  203 12
评论(12)
热度(203)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