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后台

cp20叉琴无料

发送完毕,感谢喜欢地各位

封面by: @向天墜落。 

校对by: @星月流萤 

排版by: @薰衣酱☆ 

文本by:多喵喵

【愣是没找到校对版,有错别字担待一下吧!】

设定紧随狗崽那个太阳太阴简化abo后……

————————————————

据说,这是妖狐先生的告别演出啊……

“因为他要回去生小妖怪了,”咧开嘴露出满口尖尖的白牙的贝斯手笑起来分外邪性,“所以说……”

他的右手弹出摁住第一个音符的开端,左手按弦的手指不松开弦滑到第二个音,再接着从三弦滑到四弦,自然连贯地弹出四弦的一连串滑音。不知道哪来的风抑或是他的动作太大,险险披在他身上的衣服滑过一道危险的弧度,在台下粉丝过分热切焦灼的期待中……

“The Last Frenzy!”

他拽回了衣服,却丝毫没有想要管管那片基本遮不住下半身的布料的意思。紫色的长发在迷迭变幻的光影下格外引人注意,便如他的形象一般,明明是乐队中存在感较低的贝斯手,但是却分外地引人注目。粉丝的呼声越是狂热,他便越是在这种沸腾的氛围下兴奋不已……

“所以到底谁是这场的主角啊?”被抢了风头的妖狐相当不开心,咬牙切齿地压低声音拿手肘撞了撞亢奋过了头的贝斯手,“夜叉你这么亢奋干嘛?”

“不服你可以给大爷滚下去,”夜叉凑过去拿腰抵住妖狐毫不客气地回撞了几下,“隔着老远都能看到台下给大爷扔眼刀的,你肚子里的小妖怪的爹来了,不去打个招呼吗?”

夜叉他所谓的打招呼的方式实在是……

妖狐脊背一僵,看到台下因为贝斯手拿胳膊肘圈住吉他手朝台下扔飞吻而彻底亢奋起来的粉丝,冷汗都下来了。

完蛋了……

他一眼就看到大天狗为此已经冷硬的眼神了……

夜叉这种场面越混乱越亢奋的家伙,才不会顾忌他给妖狐惹了多大的麻烦或是得罪了谁,如若是不能见血厮杀到让他满意,那就让这般可以麻痹感官和神经的乐音彻底撼动神智……

他可是个疯起来没有神智、廉耻,根本不存在计划性的家伙,规矩和定律什么的会被他撕得粉碎,就如同他不断加速的弹奏一般,若不是鼓手对节奏强大的统领以及键盘手默契追加而上的和声效果,大概他们的表演真的就是一群疯子的群魔乱舞了,

“哎……我可是……”

作为他们中间唯一的女孩子,蝴蝶精实在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加入这样一支乐队。

真是麻烦死了好吗?

若不是她天生的对音感的敏锐和无论夜叉怎么加速都能赶上的本能,压根稳不住这群家伙的随性发挥……

更何况……更何况……

他们的主唱既不是那个怀了小妖怪还要卖弄风骚的妖狐,更不是穿得就很破廉耻的夜叉……

一向沉默寡言的键盘手突然放开歌喉将一个又一个高音飚出破开云层的感觉的时候——

才是他们整场达到最高潮的开端。

这支乐队跟别的乐队比起来格外放得开,或者说格外混乱,除了其中独树一帜的蝴蝶精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传闻以外,到底是贝斯手和吉他手搞上了还是贝斯手和键盘手搞上了又或是键盘手和吉他手搞上了……

大天狗冷漠地坐在台下,听着各色的传闻等待着妖狐在亢奋之下开始他的表演。

比如说,和贝斯手一块不专心演奏,去对那名面容姣好表情冷漠的键盘手上下其手。

比如说,在那名贝斯手亢奋到极点一边脱衣服一边应和着主唱越发高亢清亮的歌声都要把自己扒光时,干脆帮他脱得更彻底一点。

他们的键盘手可是乐队中最特立独行的主唱了。

表情寡淡冷漠得犹如寒冬山巅不会融化的坚冰,嘴角微微扬起的弧度都像是嘲讽。嗓音明明清亮得能够冻醒所有狂热的粉丝,开口应和着妖狐的低吟却把气氛推到了最狂热的极致。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要他想,就能轻松地把控住节奏,把全场带入属于他的领域之中。

“阿琴啊……你……”妖狐凑过去,突然皱着眉头闻了闻,却很快地切换了表情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你今晚上分外兴奋啊……”

妖琴师难得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似乎也压不住他眉宇间即将喷薄而出的狂欢了,一层一层拔高了的歌声有如振翅的翼鸟突破浮浮叠叠的云,破开云海仍有月亮洒下一片清光,却被彻底拖入纸醉金迷的人间无法自拔。

妖狐沉醉在那个笑容里,晕乎乎地凑上去和妖琴师耳鬓厮磨黏糊糊地蹭着,愈发顾不得台下为此几乎要炸开了的尖叫。

两个银发的美人在这种气氛和灯光下……


微博

  248 11
评论(11)
热度(24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