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流年·十日谈【七&八】

继续特典的糖糖糖


上一章:流年·十日谈【五&六】

 

(七)

 

离家出走这种事也不过是他们恋爱路上一个波折的小插曲,第二天妖狐就兴致勃勃地挽着大天狗的手要带他出去好生逛逛街,打算置办点新衣服了。

用妖狐的话来说,那就是大天狗大人的那些衣物实在是太老气了,即使是情趣时穿着男友衣衫来玩玩,他也不太想往身上套。

“胡说八道……”

“大人您倒是别把自己往七八十岁穿的衣服上捣腾啊,”妖狐拽着他的胳膊把他往试衣间拖,“试试这几件吧难道您还不信小生的眼光?”

当然是……不相信啊!

一来因为这只妖狐的斑斑劣迹,他很难相信他会这么动机单纯地把自己往更衣室带,二来他委实不知道妖狐能把他捣鼓成什么伤风败俗的样……

要知道大天狗可是个上街看到姑娘的衣着露肩露腿没裹严实,都会觉得有辱斯文的老古董。

在晴明把管教狐狸这件艰巨的任务交给大天狗的同时,博雅也把改造大天狗陈旧思想的历史遗留问题交给了妖狐。

妖狐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应该先从扒了大天狗那身衣服开始做起。

“大人啊您那是什么表情啊?”在更衣间狭小的范围内妖狐的手果然不太老实,“仿佛小生要把您怎么样了似的……”

他的手意味深长地摁在大天狗还没褪下的裤子裆部,凑上去又甜又腻地问着引人遐想的问题,用不怀好意的力度揉弄顺便替大天狗更换衣物。

大天狗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好歹克制住没在公共场所摁着这只狐狸啪啪啪打一顿再说。

其实小狐狸的眼光挺不错的,选的高领风衣既禁欲又挺拔,配着笔挺的裤子和尖头的皮鞋,大概只需要单看背影就能勾得妖狐按捺不住了。

他装作乖巧地跟着大天狗去刷卡结账,偏偏手被抓住了,连一丝让他稍稍占点便宜的机会都不给,妖狐已经顾不得周围有没有什么漂亮小姐姐在看他们,要不要抛个媚眼过去勾搭一下了。踮着脚,下巴支在大天狗的肩膀上,锲而不舍地拿言语去骚扰他。

“大人晚上就穿这身呗……”

“现在不给摸等下让吗?”

“大人您理理小生啊,小生现在难受得紧啊!”

大天狗听得脑袋里绷紧了的按捺住想打狐狸的弦都要断掉了,还得维持一脸正常去和收银员交割,终于他趁着等待消费单据之际有些许空闲,一把抓住这只特别能闹腾的妖狐啪啪两下警告性地打了他的屁股。

“等不及了就忍忍,回家再说!”

“太残忍了!”小狐狸装模作样地叫道,“小生才不想忍!”

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直到收银员噗嗤一声笑出声才一起回过头去。

“你们兄弟关系真好啊,马上就好,请务必再稍等片刻啊。”

“并不……”

“哥哥~~”妖狐拖长了声音仿佛发现了什么新的玩法,眼睛都亮了,不怀好意地继续抱着大天狗的胳膊闹腾着,“好哥哥!”

……完蛋了!

大天狗已经预想到这个家伙能把这个称呼玩出什么新花样!

 

(八)

 

说起来虽然如今大天狗是个老古董,但是千年之前他其实是一位真正的风雅之士。

八大天狗中,他是位于中部的唯一一只。

长野县饭纲山的大天狗啊,品花鉴物,赏风题诗都是一等一的姿容风雅超然物外。

饭纲其意,天狗的麦饭。

传说在饥荒年代他还能教导附近的村民寻找食物度过饥荒,所以饭纲山才有了这么一个一点都不风雅的奇怪名字。

那还真是一个听上去很温馨的来历。

不过说起来,妖狐还蛮喜欢大天狗跟他说些过去的事的,虽然一个不小心他又要扯着上辈子那点事翻来覆去地吃点醋,但是他更愿意听大天狗用他那把好嗓子,告诉他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故事。

风雅这种事,确实怎么看也和大天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在音乐等很多方面的造诣挺高的,后来妖狐还发现,他对酒的品鉴能力也很高。

据说他还会酿酒。

但是据说那还是挺惨痛的一段经历,明明酿好的酒送给的是博雅。

然后博雅欢天喜地地提着一坛子酒告别了大天狗,下山找晴明对饮成三人去了。

“您居然还会酿酒?!”

大天狗被噎了一下,心想吾看上去有那么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吗?

“山上野果很多,”大天狗委婉表达了一下抗议,“酿酒吾还是会的。”

“哦……”妖狐意味深长地拉长了声音,“其他的就不会了是吧?”

“吾还会教导人类寻找食物,尤其是在灾荒之年。”

“您还会教人怎么寻找吃的啊?”

“饥荒年代应急而已。”

妖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所以这就是饭纲山名字的由来吧?”

他两条胳膊就这般朝着大天狗的脖颈搂了过去,蹭了蹭他的下巴道出了撒娇的目的:“大人小生也想尝尝您赐给凡人的吃食啊,或者大人您也指导小生寻找一些事物呗!”

“不管是吃的喝的都可以啊……”

大天狗摁住妖狐的手,一边愁着这小东西不知道一天多少次蓄意要把话题往某些带颜色的方面引导,一边试图把话题弄回正轨上去:“就是在山上就地取材吧,饭纲山有一些别的地方没有的,像饭一样的砂子般可以食用的东西。”

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还有呢?”

“还有就是山上野果那么多,实在是没有吃的花也可以酿酒……”

“等等……?”

“嗯?”

“饥荒年代?您教他们怎么酿酒?”

“这有什么问题吗?”大天狗丝毫没有理解到妖狐为什么突然震惊了起来。

妖狐指着他的手指抖了抖,良久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何不食肉糜……”

所以说,风雅的大天狗大人,果然和那种教导面黄肌瘦的村民满山坡找食的勤劳勇敢正直朴素接地气的形象,有的差距不是十万八千里。

那就是风雅和现实的距离。

大概也是小生和这个老古董能有一天心灵相通的距离吧?

小生居然还没和他分手,一定是真爱! 

 

第一章:流年【1】

下一章:流年·十日谈【九&十】

————————————————————

咳……

何不食肉糜的狗子………………

  154 4
评论(4)
热度(154)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