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九】

我乐就是这么……那啥的汉子……

(换个姿势抱住乐哥大腿(扭动

正文倒数第四章……

(与正剧无关的你们最期待的乐哥脚踏两只船、乐哥正面打老韩……放到完结后记来写……

上一章:【二十八】


黄少天发现一个让他不太能接受的规律,但凡喻文州头天晚上胡作非为把他压榨干净吃饱喝足了,那么这就意味着一般来说第二天一整天自己就能吃顿好的了。

他看着眼前不知道是早饭还是中午饭的一碗奶油玉米浓汤和蒜香香菇烤肉三明治无奈地想着。

喻文州看他蔫头耷脑地坐在床上,旁边依偎着布丁小胖子,整个人没穿衣服的上半身零星有一些印子和红痕,露出的肌肉又漂亮又诱人。身前放着一张床上餐桌,一人一猫对着一份奶油玉米浓...

  801 41

食为天·色(番外摸个鱼

就是……想搓搓小事情……(设定是韩张已经交往后啦

搓搓他

(更想把一群家伙搓到乐哥床上去(望天

上一章:【二十八】


肖时钦觉得谈恋爱这种事情,不是很高兴就是很浪漫亦或者……至少很放松应该有吧?

但是为什么自己谈个恋爱这个头疼呢……???

更头疼的是一群借着来提意见献计献策的,实际上是凑过来八卦的人。

“我觉得我们关系并没有好到……”肖时钦头疼地看着围上来的一圈人,觉得自己就是那喂狗的饭盆一样,周围围了一圈等着开饭的狗崽,“可以畅谈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是指哪种事情?”黄少天奋力地往前凑了凑,“肖时钦你害羞干什么嘛!?大家都认识多少年了什么关系啊都是!你看大家都有伴了结果就...

  649 39

食为天【二十八】

原则

哎……原则啊……

上一章:【二十七】


原则这种东西啊,一如黄少天挣扎在灵与肉、胖和吃之间翻滚痛苦一样,他往往给你带来难以选择的诱惑和麻烦。所以当喻文州看到孙哲平又送来的东西的时候,也是很纠结发愁的。

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永恒的问题。

自从知道张新杰软硬不吃以后,孙哲平就开始上演曲线救国的戏码。张佳乐是基本上没指望了,窝里横的对象也只是针对自己而已。是故正门不让进也就只能走走后门什么的……

但是你为什么要选择我来曲线救国?这个曲线也真真太弯曲委婉了一点好吗?

“火鸡还是活的,”喻文州为难地看了眼被捆了脚捆了翅膀巨大的火鸡,“你这是要干什么?”

孙哲平直截了当:“几个人都...

  765 64

食为天【二十七】

咳咳

项圈那个失(哔……)太黄爆了让我缓缓……

发现我还是爱着这种横起来蛮不讲理的乐乐

(捧脸

上一章:【二十六】


一时把人欺负过分后的报应就是事后会收获了一尊移动的冰山,软布偶成了摸一次狠挠一次的大野猫,方士谦为此表示他十分后悔。

早知道有这个下场就该多吃几次!狠狠地吃到饱为止!

自从那次上床事件后方士谦开始了他随叫随到的狗腿生涯,最可气的是王杰希用他的时候用得很上手,用完就丢也很顺手,但是悲剧的是最多的情况还是根本就不理不睬直接冷处理了。

“何必呢,”方士谦寂寞地捧着杯子跟喻文州吐槽,“床都上了还要玩陌生人的游戏真的好生尴尬啊,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吗?”...

  810 26

食为天【二十六】

哎,食为天的特典到底是纸胶带还是番外本呢……

纠结

还有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杰西卡爸爸是那种主动去洗碗的人呢……

上一章:【二十五】


说起洗碗这个事,其实是一直以来困扰喻文州黄少天张佳乐和张新杰四人吃饭组的一大问题。

喻文州是做饭的,很累,碗不归他洗。张新杰每次能准时回来就不错了,回来都是一脸惨白随时要厥过去的低血糖样,张佳乐舍不得他洗。

于是黄少天和张佳乐基本上分摊着来。

有人愿意来洗碗真的是瞬间戳中了他们软肋,吃饭很爽,吃菜也很爽,但是洗碗真的很不爽。

黄少天闻言顿时觉得茄盒更好吃了,外皮酥脆内馅软糯多汁,能拉出丝的芝士虽然冷了一点但是不像是刚出油锅那样爆裂的烫人。番茄...

  964 44

食为天【二十五】

预计正文一共32章的样子

我去纠结一下番外是什么……

(想看小乐乐搓小小烦和小小新杰……(怪阿姨脸

上一章:【二十四】

张佳乐过了几天莫名其妙地收到了一只漆黑的龙猫当礼物,孙哲平从方士谦那要来送他的。

那只龙猫黑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有天它光明正大地团在底色是黑的坐垫上打盹,布丁在它周围晃了三四圈愣是没发现哪里不对,然后一屁股做下去差点被咬。

说出去也挺丢人的,一只猫差点被啮齿类的给咬了屁股,布丁现在只要有机会就追着一团漆黑的毛球打。就算是张佳乐把毛球关进了笼舍,布丁也能锲而不舍地趴在笼子上寻求下手的机会。

张新杰倒是挺喜欢它的,当然喜欢的前提是张新杰确实不知道龙猫是谁送的。...

  919 62

食为天【二十四】

哎……跟着鱼总很容易发胖的…

可怜的烦……

(胖点摸上去有手感

上一章:【二十三】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最近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上,像是每一对热恋中的爱人一样他们互相黏着对方,然而又默契十足的在关于双方互相隐瞒或者到底清不清楚彼此身份的事情上只字不提。

尽管他们对对方的底线都有那么七八分的把握,偏偏就是不戳破似乎都布置了一张网看谁先彻底陷下去彻底交付身心一样。

大概唯一的晴天霹雳就是某天黄少天一上秤,悲愤的惨叫能惊动整整一栋楼。

从认识喻文州的这大概一个月以来,自己足足胖了7斤,这还是在他执行了一个高等级任务和前半个月忙得死去活来天昏地暗的情况下达成的体重增值。

“七斤啊!...

  840 29

食为天【二十三】

(宝宝看到一只特别适合乐乐的小毛球……

(真的非常的……

(咳咳咳

上一章:【二十二】


他把宝贝弟弟张新杰忘了。

韩文清不像是孙哲平那样,三杯酒下肚就成了蒙汗药受害者,老韩睡是睡过去了但是本能反应还在那。张新杰灌药的手法迅速狠辣非常追求效率,所以下意识里韩文清直接以为自己遭遇了敌袭。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张佳乐打着哈欠打开弟弟的房门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再惊慌失措打开客房的时候绝望地关上门想试图装作他看不见张新杰杀必死的眼神。

张新杰眼神里就写着:你居然还不来救驾!!!

可怜的小医师被韩文清拿杯子捆缚成了一条毛毛虫,手脚动弹不得整个人被压在韩文清身下。看着韩文清和开了门迅速关门的张...

  881 67

食为天【二十二】

啊……大概是两天更一次……周末周六让我出去浪……

白天要给老板打工的= =

说好的暑假呢……

上一章:食为天【二十一】


黄少天一点都不想接受这个表扬,在他的计划里这个大理石香草巧克力慕斯蛋糕应该全是他和文州的,而且说不定喻文州看在他昨晚上那啥的份上还要多给他点。

当然他的闷闷不乐不能流露出来,说不定张佳乐一不高兴起来连四分之一都不给他留了。

大理石巧克力慕斯蛋糕带着浓烈的巧克力香,大理石纹路盘旋扭曲仿佛和真的一样。整个慕斯蛋糕刚从冰箱里出来还打着一丝一丝寒气,看上去倒是冷冰冰的像块僵硬光滑的石头。

然而刀几乎是顺着表面就陷下去了一般,慕斯轻盈不腻嫩滑到了极致。入...

  874 45

食为天【二十一】

螃蟹啊螃蟹……

搞得我也好想吃螃蟹……

上一章:【二十】


张新杰到家门的时候黄少天正在和张佳乐上演“卡门之战”,黄少天堵在门口很有看家狗的姿势卡着门不让跟在张佳乐身后的人进门。背景是喻文州忙进忙出端着各色盘子烤架锅炉什么的,以及一丝丝已经迫不及待要溢出来的香气。

“就是放下酒你可以马上走人了!”黄少天拽着张佳乐的胳膊想把他拖进来,“没你的螃蟹!也没你要找的人!酒放下你们就两清了快点张新杰要回来了!”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张新杰闻言踏了出来:“我已经回来了。”

我屮艸芔茻……

张佳乐脑袋里面拉起了一级警报全是要完了要完了要完了,这是修罗场啊尼玛的怎么早不到晚不到偏偏这个时...

  821 56

食为天【二十】

啊……这个骑着重机买菜的黄烦

(简直不持家)

上一章:【十九】


喻文州一开门就被布丁咬住了裤腿,满脸怨念的短腿猫扒着他的裤腿想往上爬,就被他抓住短腿搂着腰抱回了沙发。没人性没天理了,布丁抱着喻文州的手腕蹭得打滚,以前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给自己加餐,现在连猫粮都不加了简直是虐待啊!

喻文州掰过布丁的嘴看了看,然后对照着镜子看了眼自己被啃得一塌糊涂的耳后,还有从脖子靠下的地方一直到后腰一带的挠痕,深深感受到了给猫剪爪子的必要性。

于是可怜的布丁没有早饭吃连猫粮都不给就被主人抱起来剿灭了所有的指甲。

这是迁怒这是虐待!!!还有没有喵权了还有没有人管管了?!!!

黄少天在床上翻了个...

  814 87

食为天【十七】

妈个鸡这个本宝宝出出出出……

花式抱画手大腿去了……

(烦烦不是打不过……他是不敢对新杰动手啦)


上一章:【十六】


一顿饭吃得黄少天痛并快乐着,除去秋葵以外的饭菜都好好吃,但是一想到有秋葵这个败兴玩意黄少天的表情就十分生不如死。

他偷偷摸摸地把一块秋葵递给守在他腿边的布丁,布丁嫌弃地闻了闻就是一个喷嚏,一溜烟自来熟黏腻地溜到韩文清的脚边,不怕死地挠着他的裤腿要吃的。

“布丁都不吃的……”黄少天可怜巴巴地看向喻文州,“为什么还要我吃?”

喻文州还准备耐心劝劝他的时候张新杰一个眼刀就飞了过去:“吃不吃?”

“……”黄少天万念俱灰地夹起一块秋葵塞到嘴巴里,满眼都是...

  807 42

食为天【十五】

为什么你们会觉得鱼总会这么容易掉马……

太小看人家智商了(喂喂)

上一章:【十四】


喻文州神色自若地指了指孙哲平:“我现在的铺子可是他挂名企业的商业区的商铺,托孙总的福生意兴隆,当然知道他家的地址了。”

黄少天当即就要扑上去挠人:“你倒是真的滴水不漏啊喻文州!!那方士谦呢?!他你怎么解释?!你连他之前干什么的都知道你是不是有个副业是查水表啊?!”

“这个啊,”喻文州摸了摸下巴接住飞扑过来挠人的黄少天,“因为以前他家在我家下面,我只是对他家家传的职业有所耳闻而已,更何况我只知道他要抢时间抢命现在是个兽医而已。”

真的是滴水不漏啊!!!

方士谦一脸同情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恭喜...

  893 69

食为天【十四】

咳咳……

双花大概就是黄暴的成年人组……

这就是警嫂的悲伤啊(望天)

上一章:【十三】


微博

不老歌


孙哲平连忙翻出张佳乐的手机,试探了几下顺利猜出解锁的密码看着联系人名单却有点迟疑的顿了顿。他到底还是没敢给张佳乐的宝贝弟弟张新杰打电话,拖出黄少天的号码拨了过去。

黄少天正把一份沉甸甸的心事交代出去如愿以偿地缠着喻文州,空气里都仿佛弥漫着甜蜜的气息,接到张佳乐的电话他倒是没当一回事,不过一听打电话人的声音脸色陡然剧变,呼吸变粗胸脯起伏着要不是碍于喻文州在旁边都想破口骂人了。

喻文州看着他的表情就像是要进厨房找把刀砍死谁一样,连忙搂住他的腰拍了拍:“这是怎么了?有谁惹...

  811 56

食为天【十二】

嘿嘿嘿……灌醉了

传说中的嫩牛五方啊……


(老被屏蔽……有啥好屏蔽的)

(lofter你再屏蔽我一次我搬家到你对家去)


上一章:【十一】


介于心情各种不爽,方士谦自从收治了一只玄凤鹦鹉后一周三次的找他堂哥闹,方世镜一边擦着酒杯一边看着方士谦抱着他的基酒当快饮喝,和蔼地建议他:“要不我给你调一排?你自己依着顺序喝‘他爱我’亦或者‘他不爱我’?哪杯喝倒了就是哪个?让方锐给你数着。”

方锐在酒吧后台笑得花枝乱颤:“老大这是嫌弃你啊。”

方士谦阴测测地看了方锐一眼:“老大这还缺不少洗盘子的吧?正好自家有个无业小青年,简直是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了对吧?”

无业小青年方锐立马闭

  875 8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