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黄泉为镜

是双切

是赖光x觉醒切+白槿切

(你看那个白赖光,那么漂亮,给他两个切,他那么壮肯定受得住)

————————————————————————————


不及黄泉,无以相见。

这可能是他想过的唯一一种,也许他和源赖光再次相见之时不会拔刀相向的情况了。那些苦痛是扎在心口的荆棘、淬毒的蛇牙,让浸透了骨血的仇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搅动着他的理智和榨干了余生所有的意义去完成一件事。

杀了源赖光。

他明明是可以杀了源赖光的,把刀捅进他的心口挖出那颗人心,但是他失手了……

有千万个杀他的理由,有亿万的血海深仇在催促着他,但是对上那个家伙依然高傲到目空一切,似乎要把什么都算计到掌控中的...

  272 8

命途


我真的很烦举报……

————————————————————————————

吸血鬼paro

光切

发疯的是白槿切切

——————————————————————

还拥有眷属尚且存世的吸血鬼亲王中,酒吞童子这一脉似乎格外声名远扬。

不管从人类那一方来说,亦或者是黑暗眷属这一方来说,都是同样等级的让他们畏惧和头疼。

实在是因为这一族的眷属,大抵是在他们亲王某些方面的影响下,有着和大部分吸血鬼而言相当大的审美差异以及行为举止,总而言之就是——

“相当不优雅,而且很容易在打斗中发狂,一旦发狂他们的攻击可就是敌我不分了。”

另一位向来以优雅著称的吸血鬼亲王玉藻前如此评价道。

“如...

  205 10

如是观

赖光啊,我跟你说,人啊,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你懂吗?

小傻切某个香艳的黑历史

以及一只黑化了的切切

因为是肉里带刀于是决定错开七夕发

————————————————————————

如若是想困住一个灵魂,让他沉溺在编造而成的虚幻梦境中,如同猛虎失去对猎人的戒心、毒蛇舍弃捕食的毒牙亦或者苍鹰收敛起铁羽顺服地垂下他的头颅,这样编造而成的那片虚幻的牢笼需要从真实中诞生,切实的融入了无法反驳的天下大义和原本他所接触不到的更高层次的享受。

这样便落入了罂粟的陷阱,那是会从虚幻的梦境中长出真实的藤蔓,缠上四肢百骸融入骨血魂灵根植在他无法舍弃的血脉深处,哪怕有一天凶兽寻回自己发狂的真实,也会因为...

  362 14

飞蛾扑火

似乎光切

小伙伴说插满了刀子,不过我虐点一直很奇特,看惯了的应该知道吧

可能是个oe吧……

基本上是根据现有的剧情和切切的真实史料改编的

唯一确定,源赖光是个变态,真的变态

hei长,1w4,大家耐心看

————————————————————————

那是他的光。

他记不清楚作为一把刀而言,在成型之前会经历什么,大抵上是交融着紫红色火焰舔舐的温度和一击又一击的重敲粉身碎骨的滋味。就像是他驻守在一代又一代主人身边的漫长岁月中,听闻佛经上说过的那般,千般苦楚万种磨砺方能成就最剔透的一颗佛心。

于是在水和火之间来回交递锻造中得以成型,得以在刀身上展现洒上银沙般的颗粒状纹样。然后收...

  2393 64

流言

就是想给阿爸添点堵哈哈哈

cp是博晴和源赖光x鬼切

保宪师兄出来打个酱油哈哈哈

——————————————————————————


作为京都最为出名的天才阴阳师,白狐之子、贺茂忠行的爱徒——安倍晴明,在其师兄和师傅以及所有熟悉深交的好友的记忆中,鲜少有带着如此明显情绪的时候去评价亦或者抵触一个人。

他是生性淡然的鹤,山间的野狐亦或者拂晓的清风,不沾人间的烟火气一般谪仙的脾气,爱捉弄人的小性子是真的,但是情绪鲜明的表露自己对另一位同样冠有“天才”之称的阴阳师的抵触,还是保宪这位师兄极为少见的一件事情。

“你似乎很讨厌他?”

“如若说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带来的影响,对其他人而言简直...

  968 1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