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咸阳楼上凭江流。

有人在咸阳楼上挥毫,风带着山雨的湿意扬鼓了了他宽大的袍袖。

狼毫沾染着浓墨,卷染这层次分明的水墨色,转着承启,横竖弯折,手腕随着笔式行云流水地走下去。

他的眼里面只有那一张纸。

山雨欲来风满楼。

风满楼,风满楼。

他推开了那叠纸墨,洒金花笺、澄心纸、龟背纹宣并杂着白鹿玉版金粟纷纷扬扬撒开了最锋利地纸刀。

每一张都沾染着墨色,每一章墨色只有一个名字。

书不尽,书不尽。

书不尽平生恨意浓。

李轩。

最嘶声力竭地哽咽,无声无息。只有越发暗的天色,和明明不该看到的那一草色的肃秋碑文。

渡口江水带走纸笺,就像吞没那些思念一样,将他们泯灭在了视野里面。

反正,战...

  93 19

超感谢十七 @旗木SiLver 推荐的这首歌

第一次听就觉得适合双花

(其实在开始是想做双花mv的但是我没有那个J技能点)

献给双花的音乐

我觉得超级搭配啊

如果可以的话在一定要在阳光下面听这首歌和看完这篇双花


       张佳乐是在开满了山茶花和木兰花的街道上面第一次等待到了孙哲平。

       在大朵大朵的木兰花书下面,站在开的如火如荼的山茶花旁边,他转过头去对着喊着他的名字的少年露出了一个微笑挥动着自己的...

  134 27

点文啊,

结合给我的信息

喻黄的话,希望看到,吃醋,四手联弹

我就揉到一起了

请配合梦中的婚礼观看

谢谢

不不!!!俺得说一句!!喻黄俺只会写HE!!!!


暗恋是最苦涩的甜蜜。

他是植根在你心底的妄念,你最渴求的虚妄,你期待着的,你寻求着的。

一场无果的现实。

你可以远远地看着,可以亲密地和他勾肩搭背嬉戏胡闹,甚至同塌而眠。

但是这些都不是你真正所渴求的,就像饮鸩止渴一样,一口一口咽下最致命的思念,缓和疼到心底的欲念。

然后是更加不可抑制的疯狂和沉默。

你会和他相处地越发自然,心底会越发地酸苦。

因为你怕着。

怕吐出一丝心底的渴求,就被他猜到你对他的欲求,从此...

  154 29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