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强项令·雪迹(终)

为了不把新杰杰饿死

为了不被基友千里追杀


我回来抄抄冷饭

上一章:强项令·雪迹(3)

 

——————————————————————

 

韩文清要带回来了一个向导。

年幼的、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均未成年的、高阶小向导。

这算是否极泰来还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霸图内部都在纷纷猜想,这是一个多想不开的向导?还是说老韩你终于憋不住了决定向塔下手,于是丧心病狂地决定浑水摸鱼先弄一个回来再说吗?

“匹配度不够的话……”季冷的这个欲言又止简直意味深长,“其实后期麻烦会更多的。”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扛着一个裹好的被褥蛋卷,在那张颇为狰狞的脸上居然很明显地露出了一点无可奈何:“我不是那么没有分寸的人。”

显然霸图其他人并不这么想,李艺博紧随着也意味深长了一把:“不过高阶幼年向导暂时能抵一阵子,实在不行……老韩你也别灰心啊。”

……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抬了抬肩膀上的蛋卷,心想你们也是一群大龄单身哨兵,到底哪来的底气来看我的笑话?

因为你是目前单飞时间最久的超龄单身哨兵啊韩大队长。

大家纷纷凑上来围观被韩文清“强行”带回来的小向导,柔软的黑色发丝遮住了他小半张脸,在睡梦中的模样确实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天使。

“从塔里硬抢来的吗?”

“有名字吗?看看能不能和之前的情报对上查到他的排名。”

“听说蓝雨搞到了一个冷静度高达96%的,就是可惜的很身体素质似乎不太达标。”

“拉倒吧,他们的达标是按照方世镜来选的话,有几个向导能达标啊?”

“那韩队搞回来的这个希望至少能比那个死对头的冷静度高吧,只要冷静度够高,其他方面就算是不契合至少能强行压下老韩的暴走。”

所以说……

大家小心翼翼地看着韩文清,试图用眼神委婉向他咨询这个小向导的名号。

“他说他叫张新杰。”

……

“……他叫张新杰?”

过了良久,在一片突如其来的冷寂中向来寡言少语的季冷开了口。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李艺博结结巴巴地开口了,“大的问题没有,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韩文清皱起了眉头,“说清楚。”

只是……

一份不久之前的情报传递到了韩文清的面前,到达日期刚好在他离开总部的这小半个月里。内容很简单,是塔对于这一季极为优秀的向导各个方面的一个素质测试和排名。

这种东西每年都会有一份在塔公开通知顶尖哨兵前来和即将走向高墙外的向导配对时,在各大势力手中普遍流传的情报。

简直跟公开叫卖没什么区别了,提起这个张佳乐最有话说,他当年就是厌恶死了这种破规则翻墙出逃自己给自己找了个他最看得上的哨兵。

每年最优秀的向导……

今年的资料上张新杰那个名字赫然在第一位,尤其是以他高达百分之百的冷静度最为瞩目。

这也是他和第二名明显拉开差距的两个方面,一个是他们的运动神经反射度,一个就是他们的冷静值。

韩文清的手指游移了一会,指着第二名问道:“这个是流到蓝雨的那个?”

“没错,就是这个叫喻文州的。”

他的手指往上顿了顿:“这个就是张新杰?”

“没错,”李艺博的声音突然暂停了一下,“虽然高阶向导这么优秀的太难的了,但是冷静度高达100%的话,是不是要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韩文清合上了那份文件,“去搞几条口味最好的野味回来,无论如何都要把张新杰留在霸图。”

“但是韩队!冷静值100%的向导可是……”

“不用担心,”他点了点那份文档,“绝顶聪明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坦白的展现自己的实力,直接的挑剔着所有前来招募的人。这种只要满足他的愿望,直来直往的性子没有什么不好的……”

还有一种……

“只能说希望蓝雨有本事留住他了。”

伪装自己和一般较为优秀较为聪明的人一样,本质上却像是一条漆黑夜色下的狡黠的黑曼巴蛇。

比起挑剔前来招募的人来说,他更像是在狩猎。

冷静值,是一个到达一个极限就会变得极其可怕的数据。

一个向导若是拥有绝对的冷静,他的确会在最混乱的时候也能抓住最薄弱的环节,但是同样因为他的过于冷静,会在属于人的“情感”上造成一定的缺陷。

准确是不管是谁,向导也好哨兵也罢,甚至于是普通人,都会有一定的情绪波动影响到他在思考上的冷静判断。如若说他的冷静值达到了完全不受干扰的地步……

他对于自己情绪的控制,已经不仅仅是属于控制这种单一定义的局面了。

在各种发生过的案例的结论下,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最大的可能性结果就是大家都普遍认为,这样的人会有感情缺失,他在玩弄感情,不管是自己的也好别人的也罢。

用一种不属于人的角度在打量着情感,将它作为一种试验品。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性……

韩文清突然脸色难看了起来,还在震惊于他之前让搞点吃、还是好吃的这个命令的众人立马原因都不问了,拔腿就跑坚决先完成韩队的命令。

韩文清突然伸手摸了摸张新杰那张白嫩的脸,在生死场上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张新杰属于另外一种可能性。

他似乎……应该是属于那种,情感上有点迟钝的过于耿直的家伙吧?

至少对比起那个排名第二的喻文州来说,张新杰这种性情真的算不上什么洪水猛兽了。

事实证明韩文清的做法还真的特别管用,张新杰是被香气活活熏醒的。小向导爬起来盯着食物的那一刻,前来围观的一群人突然心里一紧。

这种特别的压迫感是什么情况?

韩文清黑着脸把一盆按照锅包肉的做法弄好的变异后的野猪肉推到张新杰的面前:“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压迫感顿时消失了又是什么情况??

这种别开生面的情感缺失似乎和传说中那种冷静到变态的天生杀人狂差别很大啊!!!

一顿饭就能收买??

塔最近不给向导吃饭了吗??

其实不给向导吃饭的是一路上强行带人家走还不准凑热闹的韩文清。

一顿饭并不能收买张新杰,最多让他心情很好的坐下和韩文清谈谈条件。

“这是霸图的势力范围和这一年的冲突势力,”韩文清铺开地图直截了当的给小向导讲解着,“这是老对头了,嘉世的王牌就是叶修,顶级向导,我觉得他们暂时不需要替叶修找一位接班人。”

张新杰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这是蓝雨……”

“这是微草……”

“而这里,是百花,”韩文清顿了顿,“如果我们今年想要谋取利益和势力的最大化,两个最大的竞争对手,一个就是前面提到的嘉世,另一个就是百花。如果你考虑加……”

“这是百花?”

“没错。”

“他的王牌是孙哲平?”

“孙哲平是他的王牌之一,还有一个是孙哲平的绑定向导……”

“所以说,”张新杰断然打断韩文清的话,“今年是可以和百花对上,然后把孙哲平打一顿的是吧?”

……

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敢于打断老韩的话的小向导,该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围观了全程的众人不可思议的这样想着。

难道说能打孙哲平一顿也是他考虑的条件之一??

“当然是可以的,这是扩张的必然结果,如果我们想拿到最大的利益的话,和百花的冲突就是不可避免的。”

“很好,”张新杰点点头,“还有呢?”

这种直白的要价方式耿直得霸图众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时间全是既定的规律被完全颠覆的凌乱感。

冷静度100%的向导如果是这样的,有什么好可怕的?

“你想吃什么,直接让厨房做。”

这样匪夷所思的基地和向导的合约就这样基于两个大条件谈妥了,韩文清后来一度认为张新杰那个冷静度百分之百是仪器出问题了。

因为当他在霸图和百花的争夺战上,看到从自己的战车里面突然探出头的张新杰瞬间就傻眼了的张佳乐,已经因为向导傻眼瞬间被放生了的孙哲平……

额……

他才知道张新杰加入霸图那个能揍孙哲平的条件,到底是为了什么。

真的不是意气之争吗?被抢了哥哥这种事有这么耿耿于怀吗?

然而张新杰还在用事实和口舌来证明自己不是意气之争,冷静值百分之百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

“我们可以把张佳乐抢过来。”

“……你再说一遍你要把谁抢过来?”

“张佳乐。”

“……”

“百花的节奏已经乱掉了,孙哲平这个打法下去重伤是迟早的事,根据我对张佳乐的了解他独自撑起整个百花的时间也不会太长,所以说……”

“他是你亲哥吧?”

“我当年劝过,他不听的话,只能用事实来证明谁对谁错了。”

“这种事情不会有对错的……”

韩文清突然顿了顿。

张新杰在感情方面确实很迟钝,迟钝到他至今都没法正确的向他哥哥表达自己的关心。

“你到底是怎么看待哨兵和向导之间的关系的?”

张新杰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很肯定的说道:“合作关系。”

“很明显,张佳乐和孙哲平不仅仅是合作关系,”韩文清停了一下,突然也觉得张佳乐和孙哲平的腻歪在战场上会显得格外tmd刺眼,“契合度高成那样,他们已经完全无法割舍掉对方了。”

不管分开也好,各自奔向不同的地方也罢,他们为了同样的目标奋斗过,将彼此融入心底成为彼此的唯一,彻彻底底的结合在一起过,这些都是终其一生都无法抹去的痕迹。

“张佳乐不适合……”张新杰还在努力的固执着。

“这是他们之间的事。”

“明明还有——”

“没有你的事,”韩文清眉头皱了起来,“你可以给出建议,可以提出自己的抗议,但是你不能去强行阻止或者说恶意去破坏。”

张新杰抿着嘴不说话的样子,完整表达了一脸我就是要搞破坏的意思。

他有一日终于明白了少年时第一次跟随他们出去在战车内听到的动静是怎么一回事了。老实说他甚至连慌乱的情绪都没有升起来,就开始努力计算如何“抢”回哥哥的计划了。

韩文清哭笑不得地捂住头,生气到这个地步还不知道自己是生气了的张新杰,简直……

还蛮可爱的。

虽然为此崩溃的死去活来的应该是张佳乐了。

当然……韩文清也会为此在另一个方面上奔溃到无法解释,就像是张新杰对于孙哲平本能的敌意一样,张佳乐同样对他怀着更为深重的敌意。

更何况张新杰还是个迟钝的,在他心里,哨兵和向导的关系是——

哨兵和向导的关系是合作……

所以那条路是窄的,长的,长的,长的……

长的看不见尽头的。

【1】 

 

——————————————————

 

心疼一下老韩

反正你也迟早会被乐哥暴力摧残的

加油

对了

鱼总就是故意做错了,他也是百分百

所以说他其实才是最可怕切开最黑漆漆的那个

  635 131
评论(131)
热度(63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