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老板我来养你啦

观叶修最近老出来卖有感

可能会有人当做洗白老陶吧

吴雪峰x陶轩

伞修是刀

————————————————————————

联盟初期的副队都挺操心的,尤其是以嘉世副队吴雪峰为代表。作为一个资深、完美、有进取心的副队,常年干着正队的事,操着老板的心……

虽说操着老板的身也……咳咳。

所以说嘉世的老板陶轩真的是身心俱疲,为了叶秋不接广告不理记者不做宣传的事不知道跟吴雪峰吵了多少架。

“他还小啊!还小,”吴雪峰这个理由一用就用三年,显然在他心中叶秋还是那个当年16岁的破小孩,“不接就不接嘛,这不还有我嘛,来来来我接。”

陶轩拿起策划案糊了吴雪峰一脸:“你要是有叶秋那个人气度我还天天跟你吵?你接个屁啊!接隐形飞机广告吗?昭告一下天下你虽然很隐形但是也很牛掰???”

吴雪峰义正言辞地抱着陶轩不让他继续动粗:“只要组织搞得到这种广告,需要我卖肉都行!”

啊呸!你卖肉除了我看还有谁看啊???!!!!

陶轩被正队副队一起气得要死,有段时间心理阴暗地想到底谁和谁才是一对??

最他妈可气的就是,叶秋的工资借去给敌军的郭明宇了,吴雪峰就把工资给叶秋了!

Fuck!!!这算不算背着我养小的???

陶轩阴着脸把叶修叫来谈心,叶修在心里做足了要是老板让我接私活如何反驳的所有预案,也万万是没有想到老板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叶啊,陶哥也不反对你谈恋爱啊。”

叶修一时间看着陶轩一张脸有点没反应过来:“哈?老陶你说啥?”

说起来陶轩也不知道叶修是不会做人还是故意的,明明他和吴雪峰差不多大,叫吴雪峰是吴哥叫自己就是老陶,活生生要把自己叫老一辈!

当年在网吧占据我最好的电脑的时候你一口一个陶哥你叫得很上道啊!

陶轩当即提出了这个问题,板着脸表示老板很不高兴。

叶修低着头找了根烟叼上,努力试图压下弯起的嘴角然而在陶轩洞悉一切的眼神中未果:“哎呀吴哥逼我改口的,还拿戒烟逼我,说我没事叫你陶哥这么亲热干嘛。对啊,你说我叫你这么亲热吴哥他生什么气啊?”

老板立马试图压住自己喜笑颜开的表情,装出一本正经提醒叶修:“那你继续叫我老陶吧,对了顺便也别叫什么吴哥了搞得跟我们有个世界遗产一样,反正老吴跟我差不多大你也叫他老吴吧!”

在叶修揶揄的表情下陶轩想起了被带偏的正事,之前板着的脸都和颜悦色了很多,苦口婆心地劝叶修:“你想和郭明宇在一起我不反对啊,但是你也不能把工资全给他是不是?好歹给自己留点买烟钱啊,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扣你工资呢!”

……叶修默默举手报告:“报告老板我没想跟郭明宇那个穷鬼在一起,他是找我借钱来着。”

好吧……陶轩无语地示意叶修滚蛋,这一茬算是过去了,但是有一茬一直是陶轩心中的一根刺。

叶秋不肯卖身啊,连手都不肯卖一下,嘉世老板愁啊,天天都在想自己靠什么养战队上下然后发财致富买房养他家吴雪峰。好吧嘉世也不是缺那么一点广告费,但是看着一颗硕大的摇钱树放在自己面前但是他就是不让你用,陶轩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商人的玻璃心都碎成了渣渣。

最开始陶轩觉得,叶秋不卖就不卖吧,做为大神怎么能说卖就卖说接广告就接广告呢?至少要给足分量再说啊!可是有一天陶轩发现……

尼玛这么足的分量叶秋你都不干你是要闹哪样啊?

“你看在我们当初合作干过一个副本的面子上接一次行不行行不行?”陶轩不甘心,虽然胜利才是最重要的,但是他还是想看看叶秋能拒绝他到什么地步。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副队说我还小嘛,不适合曝光在荧光下。”

叶修缺钱吗?肯定缺啊!但是另一方面他这个人真的也特别容易满足,相对来说也不缺钱啊!

当天晚上陶轩致力于给吴雪峰算叶秋一个人就耽误了俱乐部多少宣传力度和广告的宣传影响力,算得吴雪峰想干的人也不能干整个人也痛不欲生。拉着陶轩的手恳切的跟他说:“我觉得叶秋他保持一定的神秘度实际上也是一种宣传对吧?”

“对你个头!”陶轩拎起枕头砸他,“你就站定叶秋那边了是吧?!你就准备看着有一天他把我搞破产还拍手鼓励是吧?!”

吴雪峰趁机抓着陶轩的手跟他深情告白:“老板你要是破产了我来养你。”

陶轩愣了愣,拎起枕头砸得更用力了:“所以你就是等着叶秋把我搞破产是吧?????你倒是给我想想是谁给你发工资?是谁还要发你退休金?是谁??是叶秋吗????是我好不好?!!”

可怜的吴雪峰大大在爱情和友情的夹缝中顽强的生存着,简直可歌可泣。

“你就这样惯着他!惯着他吧!”陶轩砸完人觉得手腕子酸,“算了,又不是没他老子就找不到钱运作战队了!”

吴雪峰苦口婆心地抱着陶轩的腰劝他:“你不能一门心思栽在钱眼里面啊!你要放眼未来!万一哪天荣耀能干成Dota2那种程度呢!!你想想西雅图那种层次呢?整整九百万美金啊!”

陶轩冷静地把吴雪峰地脸糊过去:“丫的那些都是选手的!我还没至于抠到这个都要扣下!”

但是我觉得我让自己的资产增加一点分量也不是错对吧??

对吧???!!!!

吴雪峰也不能说不对,他感觉自己不仅仅是被夹在了爱情和友情之间,还被夹在了理想和利益之间。当初最苦的时候陶轩直接划了一大半电脑供他们练习,然后奔波在各路赞助商和政府机关之间拉赞助办理手续。杭州最热的时候把他们关在有空调的房间里面练习,自己一个人继续在最初的战队基地和各路赞助商之间。要不是吴雪峰临时想起有事找他,也不会在临时改建的宿舍楼边上的小澡堂抓到正在换衣服的陶轩。

“干嘛?”陶轩赏了他个白眼,“没见过老板换衣服啊!”

吴雪峰举手投降,总算知道为什么陶轩买衣服一个款式一种颜色要备上两套,这样换了衣服出来,大家都以为他出去一趟便能轻松的拉到赞助解决所有资金上的问题。

“你就装,”吴雪峰私下拉着陶轩给他摸芦荟胶一边看着脖子上有点惊心动魄的晒痕,“大夏天你不穿西服出去会死?你不捂着这么严实会死?”

陶轩一本正经地看着他:“会拉不到赞助。”

好吧……

吴雪峰看着陶轩想着以前的事不由自主地问他:“你是不是觉得……有钱才有安全感啊?”

似乎被戳中了心事,吴大大被陶老板踹下了床。

其实……

陶轩有时候看着叶秋那张脸就在想,要是苏沐秋还在就好了……

真的,苏沐秋在就好了。

前几年吴雪峰在的时候其实陶轩和叶修的分歧也没多大,好吧叶修不接广告……其实初期也没啥广告可以接,接也没啥钱。整个电竞圈就算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的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也没有改变多少家长心中对网游电子海洛因的定义。

“你整这个能干什么呢?”

这是绝大部分人的意见和看法,所以当梦想的伟大只能以功成名就后的达官显贵来堵上世俗的嘴的话,确实有点难以描绘的悲哀。

然后就是,吴雪峰觉得陶轩就是奔着要功成名就后把钱甩到那些人脸上的这条路上,准备死磕到底了。

说起来……其实他也不太懂……为什么叶秋不接广告不搞商业活动……一点点都不……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和钱过不去的人?

叶修叼着烟,闻言一张刚20的脸非要做出要奔60的沧桑:“老吴我有苦衷啊……”

吴雪峰心想你最大的苦衷不就是没钱么……

叶修靠着椅背满心感慨,你们怎么懂我最大的苦衷啊……没钱算什么?

我现在都不敢跟你们说其实我叫叶修好吗???

其实吴雪峰在的时候他们的矛盾根本没有这么深重,毕竟嘉世年年拿冠军毕竟还有吴雪峰这个中和剂。其实第四年第五年也没有太大的问题,虽然吴雪峰退役了,挥一挥衣袖表示他要去海外考察学习,帮陶轩攒攒经验。但是苏沐橙是个比吴雪峰还要有利的中和剂,陶轩看着她就想起……

心就软了一半,更别说苏沐橙对于接广告什么的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对。

他们最大的分歧,就是在第六年爆发了。

陶轩想要将整个战队完全商业化运转,以利益为中心的运作模式。这个行业新旧交替快得惊人,淘汰的残酷性也如同其他的竞技项目一样。

不管一个战队采取何种经营模式,这其实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时代在进步,经营模式在不断地创新不断地结构调整……

然后岁月给予梦想和现实的最大问题就是将他们渐行渐远。

无数个夜里陶轩习惯性的打电话过去先骂一顿把叶秋“纵容”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之一吴雪峰,然后无数次咬牙切齿地表示他要跟叶秋在阳台单挑。在大洋彼岸被迫一大清早就接受负能量的吴雪峰大大,用一种“反正你现在打不了我了”的心态,淡定而又幸灾乐祸的表示,叶秋能嚣张成这样,老板你的默默纵容也“功不可没”啊……

拒绝承认这一点的陶轩老板把自己气了个半死,碍于能灭火的人逃窜到了大洋彼岸,只能把这顿气继续算在叶修身上!!!

梦想和无利益纠葛的信任是最容易被时岁消磨的东西,也是越能被光阴打磨地越发璀璨的事物。作为一个普通人,陶轩始终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最大的努力。

毕竟他叫叶修这个秘密,也只有沐橙和沐秋这唯二的两个知情人啊。

然而他必须要瞒着的一方——他的老板,作为一个战队的总的负责人和经营者,梦想和公司运营融汇在一起,涉及的不只是一个人的利益和梦想。而作为众多人利益的直接关系者,陶轩要考虑的更多,叶修是一方面,胜利是一方面,如何运营一个战队更是一方面。

他已经不单单只是那个网吧的小老板了,他肩负着嘉世上下整个俱乐部所有人的梦想和希望。

本来,在最开始,他们都是走在一条路上,他们是朋友,从同一个起点朝着同一个目标奔向了不同的地方。

直至决裂。

直到决裂后他才看到了叶秋,或者说叶修的真正的决心。

叶修至始至终怀揣着的……

可不是一个人的梦想啊。

他能忍受寂寞,安于贫困,能忍受一切误解和质疑。

他把心底最柔软的一块给予了一个家伙,他的梦想纠结于一个故人,深植于魂灵的颤栗和绝望一遍一遍用过往的离别在磨砺着他每一寸血肉,于是只能用最强硬的态度来对抗外来的是非。

如果能够实现和那个家伙的约定的话——

哪怕一无所有,哪怕只剩下自己单方面的宣言,似乎也能在那一瞬间恍惚看到少年的那张笑脸。

在谁都没有对错而言的人生道路上,命运才是最大的赢家。

时隔多年后他坐在去西雅图的飞机上,看着机窗外茫茫一片云海,昏昏欲睡间仿佛看到了年少的时光。

当时还二十多岁踏在奔三路上的他只是一个网吧的老板,来往的众多人中有两个最为闪耀,

他想起当年自己折服在他们操作意识和手速下的砰砰跳动的心情,亢奋到血液里面滚动着岩浆,他们的胜利就是自己的呐喊,至高的期望。

他想起中午的时候一个偷偷地敲他QQ,让帮订一份外卖,给另一个的一份多要个鸡腿。

很快另一个的信息也响了起来,让他把鸡腿放到那个家伙的盒饭里面。

然后呢……

然后他自己加钱给他们一人分一个鸡腿。

最后那两个鸡腿都归了随后过来的小姑娘,两个男生一口一个陶哥大概要把他夸到了天上。

他想起那个时候的叶修和苏沐秋叫他陶哥的语气,大概是此生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

一个基本已经决裂,一个长眠于地下。

他或许想过苏沐秋如果还在的话,嘉世、叶修和他大概都不会走到这步。

当然或者也会变得更糟。

毕竟苏沐秋肯定一定会站在叶修那边然后把自己气吐血的。

他想起他们在网吧并肩作战的时候,做为老板他偷偷开了权限在苏沐秋的配合下占据了最快的网速。三个人并排坐在一起再加上一个隔着屏幕的吴雪峰,不管是抢fb也好还是刷材料也好,那似乎一直是他记忆中最愉快的时光之一。

叶修会一边点着鼠标一边指挥他:“哎呀陶哥你反正都是在划水干脆帮我们泡个泡面吧?”

那么小就挺会噎人的,不愧是联盟未来能靠脸拉仇恨的叶修。

最可气的就是苏沐秋还在一边就是就是,陶哥我要一碗红烧牛肉。

陶轩嘴角露出一个笑容……

大概叶修还肯叫他老陶或者陶哥的时候还把他当着朋友而不是老板,而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直用着老板的身份去对待往昔的朋友。

他想啊,有些人终究会因为理想皎洁如明月,灿烂若烈阳,但是终会有人在这条路上找不到最初的那种感觉,落在他人眼里,便是低微如同尘埃。

大概他自始至终都没能像叶修那样,毕竟是个俗人他困于这个世俗间,他只是想活的更好……

顺便能够触及那轮明月。

终有人会那么幸运。

终有人会那么悲哀。

他们在人生的分岔路口做出选择,于是终于渐行渐远。

大概沐雨橙风,是他现今唯一能做的一点好事了。

飞机逐渐降低飞行高度,他的心被那种失重感压抑地难受,泪水终于忍不住溢了出来。

或许吴雪峰当年说得没错,有钱他才会有点安全感。从最初怕战队解散怕大家心血荡然无存的那种压迫感演变到完全追求商业化利润,陶轩其实仍然觉得自己并没有太做错什么。

或许这就叫死性不改吧,陶轩心想,茫然地守着转盘等到了自己的行李,然后过了海关,看着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心想,至少老子还有点钱,大不了从头开始。

这句话苏沐秋说过,叶修也说过,现在轮到他说了。

西雅图的阳光似乎有点刺眼,晃得他都快看不清楚迎面而来的那个人了。直到他的包被一只手提起来,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

陶轩呆愣地看着吴雪峰,看着他无辜地抽了抽鼻子然后给了他一个拥抱。

“叶修跟我说,他把你搞破产了,”吴雪峰拍了拍陶轩的肩背,“他好多年不联系我一来就给我个核弹级别的消息,所以我也只有……”

吴雪峰拉长了声音看着陶轩:“老板我来养你啦!”


  248 25
评论(25)
热度(24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