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最近沉迷狐狸精,恨不得打死他(喂喂)

 

百万回のジュテームで

给自己勤勤恳恳写生贺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摸鱼

文章名就是老猫的歌:百万回のジュテームで

非常苏

我爱一波一波被小妖精争先恐后告白的中央空调连

是狗崽不是邪教,就是个撸毛的关系

——————————————————————————


逼近春日的时候安倍晴明大人的阴阳寮里来了几位新的式神。

冬日太冷了,女孩子们总喜欢挤在一起围着桌炉说一些互相感兴趣的话题,例如喜欢的点心期盼的季节以及……

心仪的人。

新来的一位带着艳丽翅膀的女孩子似乎就怀着这样绮丽的心思,时不时就抬头望向隔壁热闹地男性式神那一桌,仿佛有什么勾着她的心弦不放一般。

“你在看什么啊?”

“是某位大人吗?”

“是谁啊是谁啊,你在看谁啊?”

“那位……那位穿着羽织银发长角的大人……是不是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你说的是一目连大人吗?”

抱着茶杯的童女和山兔挤作一团,叽叽喳喳地争相讲述自己对于一目连大人所知道的一切。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以前是什么时候……”

“不过一目连大人降临庭院的时候已经是这样啦,不过听说——”

“我知道的,他以前好像是粉色的头发,上次央求他变幻回去给我们看了的!”

“那为什么我没看到!!??”

“当然要找一个单独的时间让一目连大人只变幻给我看啦!”

山兔得意洋洋的样子又欠揍又可爱,她摇晃着长耳朵详细描述着似乎只有她看到过的一目连大人的模样。新来的唤作虫师的是什么似乎有所明悟了,在大家的要求下确定下了什么。

“几百年前,我见到的那位妖怪应该就是他了吧,不过那个时候……”

本来就是用绵长的记忆和时间织就的一个故事,山里尚未成型的小妖怪窥觊到对于她来说过分的美丽,并且牢记于心直到破茧而出。

混杂着忧郁的温柔衬托着曾经的风神容貌格外绮丽地让她难以忘怀。

然而时光荏苒,那种混杂着倾慕和渴求,好奇与难以言述的复杂情愫混杂而成的,直到今日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了。就像是过于逼真的一个梦,翻滚的都是属于自己的所思所想,美丽而又难以触摸得到的真实幻境。

那是成长道路上一座自己仰慕而又渴望的风景,期待着相遇却又发现相遇的一瞬间,世间随着时间变化的,永远都不只是自己。

“所以你是喜欢一目连大人吗?”

对于情感完全无知而又天真的小式神们睁大了眼睛,兴奋地怂恿着。

“喜欢的话一定要告诉对方啊!”

“是啊是啊,喜欢一目连大人的话就告诉他啊!”

“去吧,快去吧!被拒绝的话也没有关系的!”

金鱼姬骄傲地站出来继续鼓励道:“一目连大人被告白了很多次了!他会很温柔也会很熟练的拒绝你的!!!”

……这似乎一点都不是个好消息。

还有为什么金鱼姬你说的好像十分熟练的样子。

“因为金鱼姬说过很多次,长大了就要嫁给一目连大人。”

“才不是这样的!!还有明明是童女和山兔他们才是这样说过很多次!!!”

“那你说的是什么?”

金鱼姬自豪地挺起了胸膛:“我说的明明是等我长大了,一目连大人我就来娶你!我连聘礼都准备好了!”

鲤鱼精小声地跟椒图嘀咕道:“小金鱼所谓的聘礼不会是我们荒川吧……”

椒图同样用很小的声音揣测的:“说不定是全世界呢?”

辉夜姬从后面小小声地更正到:“好像小金鱼说的全世界是拿来给荒大人做聘礼的……”

“然后京都拿来送给晴明大人当聘礼。”神乐也趁机补充到。

单纯而又执着地只追求一目连大人的山兔和童女震惊了:“小金鱼她到底准备娶几个?”

这个……应该要看她到底准备了多少聘礼。

如果说是真的仰慕和暗恋的话,被拒绝是一件过于残忍的事,但是在目前寮里面的情况来看,似乎向一目连大人告白都是一件……

很流行的事情?

“因为一目连大人太过于温柔啦,”椒图安抚地摸了摸虫师的脑袋,“所以说哪怕是被拒绝,给予你的感觉甚至于都是幸福的……”

“所以说那群小家伙根本就不是去告白的,他们就是去争宠的。”

其实就算是内容不是告白,一目连大人也是极好的聆听者,可能交付于他的情感包括述说者在内都是混淆而又不知道到底想要说出来得到什么亦或者是达成什么目的。但是他都是拿出最大的耐心倾听着,不管最后是接受与否——

确实就像是椒图所说的那样,就算是被一目连大人所拒绝都是一种幸福。

那样的温柔对待不像是拒绝,倒像是一种鼓励,引得一茬又一茬的春风吹又生的锲而不舍的小妖精们争先恐后的来告白。

“小生怎么就没这待遇呢?”妖狐对此艳羡并嫉妒着,虽然他也是这一茬又一茬的小妖精之中的某个。虽然他还自持已经有“命定之人”了,但是这一点都不耽误他一边和大天狗大人纠缠不休,一边忙着时不时给一目连大人表个白。

“要是一目连大人您点头同意的话,小生都愿意嫁给您呢。”

“别开这种玩笑啊小狐狸,”一目连一边给蹭到自己怀里又拱又闹的狐狸顺着毛,一边努力劝他,“大天狗听到了就不好了。”

“没事,”妖狐大言不惭地表示,“嫁给您和娶了大天狗大人一点都不耽误嘛!”

对于妖狐这样的家伙是怎么拒绝都没有用的,需要一只突然从天而降的手掐住他后颈软厚的皮毛然后整只丢给不远处的大天狗去好生整顿。

手的主人有着水色的皮肤和高大的身材,端坐在一目连身后板着脸的时候,连叫嚣地要娶一目连大人最厉害的小金鱼都偃旗息鼓可怜兮兮地躲到了她椒图姐姐鲤鱼精姐姐的身后。

“汝等一个二个得寸进尺的……”

“荒川大人,”一目连抬起的手稍微挡住了一些他的怒气,嘴角露出微笑的弧度“这些又不是什么带着负面情绪的言语,何必这么生气呢?”

因为被众多小妖怪窥觊被告白的一目连大人,只接受了一个家伙的爱意啊。

“一目连大人,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虫师想起曾经那条带着萤火溪水铺就而成的路,荧光落在水面上波动着更加柔和的光亮,映衬着暗夜里那张柔白的面容忧郁而又美丽地让自己难以忘怀。

但是他笑起来似乎也很好看。

“啊?你说转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吗?”

露出从心底流淌出喜悦的笑容的风神实在是天地间难以被忽视的美人,靠着身后的荒川之主温和地讲述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因为有个家伙坚持不懈的要把爱意传递过来,很多次很多次以后啊……”

“唔,你说有多少次啊?”

“他说要是一万次无法实现的话,那就给我一百万次的爱吧。”

一目连抓住放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像是再一次确定一样问道。

“是吧?荒川大人,所以剩下的九十多万次告白呢?”


  191 14
评论(14)
热度(191)
  1. 被連連萌死@(・●・)@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活生生被掰彎啊啊啊啊 @怪獸家長maO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