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寻色

瞎几把的小摸鱼

————————————————


神使被要求下一次参加女子会的时候,要给这群小女生带些小礼物。

没有下一次。

他一冷酷无情地这么在心里无数次地强调着,晚上见到同居一屋的大狐狸的时候还是鬼迷心窍一般问了一句——

“你觉得送小女生们什么礼物比较好?”

“嗯?”

 

这种问题有很多个答案,也有很多含义,或者说提出这个疑问的家伙,或许心思并不在答案本身上。

玉藻前眼波流转地扫了荒一眼,意有所指地回应道:“是指金鱼姬辉夜姬还有烟烟罗那几个小女生们吗?”

他着重加强了一下对于人数的相关字眼,仿佛千百年来岁月赋予他的经验俱化作本能一般在细节上捕捉真相的细腻心思,然后由此蛛丝马迹追寻到似乎对方都没反应过来的情绪。

糟糕……

神使突然心虚地想到,好像又被这只狐狸抓到了什么把柄。

 

好吧,不管真的有没有心虚这种情绪,荒依然端着那副高冷的态度高傲的表情进了门,然后端坐在了玉藻前身边点了点头。

好像刚才一时迷了心窍试探九尾狐的根本不是自己一样。

玉藻前仍然是那种笑意盈盈的模样,软了骨头依偎进神使怀里:“那就很多了,就看你想送些吃的了,或者是穿着打扮上的,小首饰怎么样?或者你觉得一套好看的茶具怎么样?或者说……”

大意了……

荒抓住玉藻前意有所指往自己衣服里面探的手,心想——

我现在就想送你几个天罚!!!

 

天罚是没有送成,不过荒倒是接受了玉藻前的建议,然后看着玉藻前那一排种类齐全颜色各异的口脂陷入了沉思。

这个红色和那个红色到底有什么区别?

橙色也可以???

“选不出来的话可以拿我试试啊。”

玉藻前如是建议到,然后把自己那张芙蓉面送到神使面前,捏着神使的手指去触碰那堆瓶瓶罐罐,然后沾染上一层绯色,就往自己的唇上点。

“好看吗?”

神使的耳朵瞬间红了。

 

最后神使的礼物并没有让那群小姑娘满意。

“为什么是这个色啊!”

“这个色不好看嘛!”

烟烟罗打量了许久,意有所指地问道:“这个是谁推荐您选的啊?”

荒依然是那副严肃的表情:“我看玉藻前用这个颜色挺好的。”

女子会众人被噎住了。

……那废话,玉藻前您就是给他涂蓝色的他也能美得跟天仙一样!!

 

玉藻前无奈地摸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嘴唇上新沾上的颜色内心同样充满了各种翻滚的情绪。

“怎么就从二十几个颜色里面,就选出这个……”

亮粉色。

女子会那群小姑娘是绝对不会满意的吧。

————————————————————

荒酱:小姑娘就适合粉粉的

烟烟罗:……谢谢啊,问题是我不是小姑娘了


  175 11
评论(11)
热度(17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