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神隐【中】

可以环保绿色科学(?)无污染无伤害撸嘤嘤怪真的很爽

继续被迫营业

——————————————————————

会骗人的小家伙真的很可爱,越可爱那么行骗的成功率也就越高。

一目连就是被这样两个小可爱骗进来的。

他醒来时似乎已经是第二天还是第三天了?手表似乎进了水早就停在了那天晚上某个时刻,手机没有电也开不了机。而他自己本人浑身莫名酸疼的躺在一层一层绵软的被褥中,已经被换了一件日式寝衣,足足比他大上好几号的那种。

而且用料也很贵的样子,摸上去足够薄软丝滑,花纹也足够古典。

听神社真正的主人粗略的算算,这两个小可爱大抵有近百岁了,对于灵异故事里面的精怪来说,不足百岁尚且是个幼崽。

但是被两个近百岁的小朋友骗似乎也真的不是什么值得聊以自慰的事情啊……

“抱歉,如今现世通灵之人越发罕见,而人世又愈发热闹,所以他们两个用了点不正当的法子。”

神社真正的主人用词古奥,语调带着不自觉的宛转调子,一目连从细节辨别出那是千年之前贵族流行的平安腔。

而一目连也是在清晨被嘤嘤叫声和训斥声吵醒后,才知道那是神社真正的主人,正在训斥两只在他跟前因为自作主张而委屈认错的小水獭的声音。

对方在察觉他目光的一瞬间显露了身形。

异于人类的肤色和发色,穿着千年前贵族款式的浴衣,还有他脚边似乎被训斥到生无可恋的小水獭,以及……

一目连盯着他身后摇摆的长尾似乎挪不开眼了。

被主人的纸扇敲了敲脑袋的两只小水獭委委屈屈地抱着头朝着一目连走了过来,这两个极有灵性的小可爱学习人类的姿态真的是十足十的像,连土下座的姿势都……

一目连这时猛然才反应过来那两个小可爱在向他道歉:“啊……不用的……真的……太可爱了!”

“你们在干什么呀?”一目连喜爱地捏着水獭的嫩爪,满足的模样简直写满了再给他抱一会没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

在日光充沛的时候,两个嘤嘤怪似乎更可爱了,叫的奶声奶气已经足够可以迷惑人类的神智了,然后再故意撒娇卖萌的话……

“认真道歉。”

折扇准确敲在了嘤嘤怪的头上,正坐在一目连身前神社主人丝毫不为这样的撒娇所动,十足严厉冷酷的君王模样。

两只小水獭顿时就不敢继续嘤了。

“您是……”

“吾乃此间的主人,为河川所化。千年前本应消散,有追随吾辈的精怪不愿离去,驻守在曾经人类为吾建造的神社中继续祈求与供奉。”

岁月变迁,当初幼小的精怪繁衍出了一个家族,在鬼神流行的年代与通灵之人达成交易,他们寻来人类所追求的珍宝,那么人类就秉承他们的愿望,供养这方河川精魂。

“近代开始,人类似乎不太相信这些了,如若没有通灵之人,他们也无法跨过神域与人类进行交易,更何况……”

更何况百年间人类发展地过于迅速,各种新奇的事物层出不穷,幼崽好奇心本就旺盛,百年不能踏出鸟居一步只能远远看着那些让他们抓心挠肺的新鲜事物……

小水獭们心态都要崩了。

“所以就把我骗进来了吗?”一目连捏着水獭肉乎乎的肚子心都要化了,“这个我原谅你们啦。”

神社的主人微妙地顿了顿:“不止……”

“嗯?”

“食物和酒水都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吗?我似乎也没有吃坏肚子的问题……”

“他们拿的是贡品给你。”

想要留下这个人类,想要把他留在神社里,想要他从今以后的岁月无法与这个地方撇清关系,想要借此涉足人类的社会……

既然我们的力量不够的话,那就加上主人吧。

小水獭们是这样祈愿的,贡品是献于神明的,而与神明分吃贡品的只会是——

小水獭们太贪心了,他们拿来了贡品给一目连吃用,甚至还拿来了一瓶神社主人的收藏。

他们把一目连当做贡品,特殊的贡品,献给了他们的主人。

“那瓶酒有问题吗?”

“曾经有个酒鬼送的,大抵上有些麻烦……”

不是有些麻烦,神社的主人心里又腾起了要把这两个嘤嘤怪揍到嘤嘤嘤的冲动。

他们那个年代的大妖怪肆意妄为又妖气横溢,那个酒鬼把这瓶酒扔给他的时候似乎心情大悦,随口说了个送酒的理由,就说这是今天他开心,当做祝他喜结连理时的喜酒好了。

言灵出口成咒。

他有些难以向眼前这个人类描述真像,因为对方实在是太像了……

太过于像……

尤其是那双眼睛正视你的时候,认真地倾听你的话语,即便是手上有些不自觉的揉捏着两个作怪的小东西。

一目连脾气温柔性子随和,洒脱大气的模样一如千年之前……

所以他没有忍住。

酒香是咒,一目连也是咒。

甚至千年修养也并只是静静沉睡他在一瞬间醒来了,被灵魂上的悸动,被他的忠仆献上的祭品,被命运注定的结果,被一目连唤醒了。

神宫的正门突然打开,流淌而过的灵体开始迫不及待地享用他的祭品,享用被咒语成就的婚宴中另一位主角。

他散落的魂灵在这一刻有了指引和归宿,整条河川都发出了迫不及待的欢呼,向他们千年前真正的灵体化身聚拢着重塑真身而积蓄的力量。

以此庆贺他的回归。

“所以……有什么麻烦的事情吗?”

“麻烦的事……可能,汝从此得住在这里了。”

“嗯??”

一目连的样子很疑惑,他似乎没有理解到,住在这里,到底哪里麻烦到他了。

真的,超不懂的,这里离热闹的市区很近,离刚签订工作的地方也很近,这样热闹的地方如果是要让他租房的话……

一想到要在东京这样的超大城市超繁华的地段计算房租和日常开销这样的事情,即便是想象而已,一向洒脱的一目连头皮顿时都发麻了。

“很抱歉。”

神社的主人眼神深邃态度又过分端正,甚至也给一目连以土下座的姿态道歉。

“不……不用……”

一目连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弹了起来,他实在是不会应对这样的场景,被迫接受别人的歉意,哪怕对方不是人类,一想到这个歉意的本质是自己并没有损失什么的话,他真的超坐立不安甚至会胡思乱想。

“真的不用……那个,不是什么很麻烦的事……也不用他们两个道歉啦……”

“实在不行……”

一目连看着对方似乎真的有认真要听他说“实在不行”以后的要求的一瞬间彻底慌神了,话完全是不经过脑子脱口而出——

“实在不行……那是您的尾巴吗?”

对方疑惑地用尾巴拍打了一下榻榻米,证明那个真的是他的尾巴。

“我可以摸摸看吗?”

话出口的瞬间一目连脸颊瞬间红了,完了,这句话真的没过脑子。

对方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眼睛渐渐柔和地带上了笑意,也真的将那条长尾转了一下角度搁到了他的怀里。

……好吧,凉凉滑滑的超好摸,是和小水獭手感不一样的棒!

“那……我叫您什么呢?”

“……吾……不太记得……”

“……那……那您是哪条河川所化呢?”

“荒川。”

“叫您荒川好吗?”

“可。”

“啊,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

“一目连。”

对方用那种带着些许戏谑,但是足够悠长有深邃的眼神注视着他,一字一顿地叫着他的名字:“一目连。”

完了……

一目连有点茫然的想着,虽然他一时半会并不知道哪里完了。

还是继续撸撸对方尾巴和可爱的小水獭吧。

在白日的平和的阳光下,一目连总算是看清楚这座神社的样子。准确来说这里不太像是神社,从鸟居步入以后参道旁边应该是手水舍的地方,更像是一个进出更衣换鞋的地方。参道并不太长,同时两边的狛犬雕塑和石灯笼也被替换成了水獭和龙鱼。

踏入神门和垣的范围后,就应该是神居了。

比起常见的拜殿和本殿组成的本殿来说,这座神居看上去更像是……千年前平安时代所流行的那种贵族居所,然后似乎勉勉强强为了迎合神社的造型,加上了破风式的造型和屋顶的鲣木来加以修饰。

回廊和庭院也比起神社那样的规格更像是古代贵族享乐的规格,好吧,准确来说大概也只有台风天的晚上,眼力不太好的犹如一目连这样的家伙才会把这里认成神社。

住在这里的话,没有什么不好,除了不太方便友人的拜访以外。

说起来,一目连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到非要领回住所来招待的朋友。

隔绝于人世的神居因为有了所谓通灵之人的踏入,再一次和世俗界有了往来,甚至于这里在水獭家族的努力之下终于接通了水电这些以后,成为了都市最完美的隐匿地带。

虽然对一目连来说,有小水獭给他捏捏肉乎乎的小爪子他已经超满足了。水獭家族心灵手巧把家务全都处理完了,饭菜可口被褥轻软,这里还有比外界更加平和的温度,夏日没有市区过分的炎热,冬日也不会冷到难以接受。

最主要的是一目连真的极其怕热。

只能说作为大学讲师的话至少还有寒暑假,最热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窝在神社里面不出去。

东京的高热完全是不可控的,热岛效应再加上愈发严重的全球升温,在这里度过的第一个夏天对一目连来说简直就是灾难。还没有放假而又贴近酷暑的那几日,一目连一路从学校走回神社不过短短十几分钟,就觉得几乎都被蒸熟了一般。

“得救了……”

踏入神社的一瞬间他就仿佛跌入了一汪凉水之中。

“汝真的是……”

荒川接住因为工作原因不得不正装包裹地严实的一目连,捏着对方汗湿的手腕调侃道:“仿佛从温泉里面捞出来一样。”

本来荒川是不会踏入神门之外的,直到有天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或许是东京过高的温度也影响到了结界里面。于是鸟居旁边向来只有第一时间等着一目连带来外界新鲜零食投喂的小水獭们的旁边,多了河川化身带着永恒凉意的身影。

就像是他预料的那样,一目连被人世的高温和骤然进入神社的凉意一冲刺激到暑气上涌,头晕目眩地跌到了他的怀里。

“因为太热了……”一目连有气无力地抱怨道,不自觉地还想再往对方带着凉意的怀里再贴近一些“东京的夏天太可怕了……”

他的西装外套被剥开随手扔在旁边屋舍的长椅上,然后是领带、马甲以及衬衣……

“贪凉不是什么好事啊。”

“那……荒川大人有什么建议吗?”

荒川替他裹上薄薄一层浴衣,咬着对方薄软湿热的嘴唇建议到:“去温泉如何?”


  91 10
评论(10)
热度(9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