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天鬼明夷【6】

感谢黄烦,搓一把,好歹我记起怎么让伞哥爬上来了


 

自是无量相思意,自是无量寿身佛。

“自是有情众生……”叶修念叨了那几句话,像是突然被点醒了什么一样,“难怪能被佛祖挨着一个应龙君也要把黄少天看上,虽然是个屁事不懂一个小孩,但是偏偏说出来的东西还真有几分用。”

于是叶修决定看在黄少天还有几分用的份上,最后一个去搜刮南溟。

那段时间叶修总试图从天地四极手上硬抢劫出一点天地心意万物思绪,搅得四方不得安宁骂声不断却都又拿他无可奈何。偏偏他还摆出一副滚刀肉一般肆无忌惮地雁过拔毛,连带着黄少天都不想同情他了。

“滚滚滚!”黄少天扇着翅膀挥着利爪满南溟地撵叶修,“我就不该对你有同情心!你欺负我家文州镇海不能随意离开是吧?你是不是小看我不能打得你满地找牙啊?你敢上赶着来我家抢东西叶修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天下这么大怎么就没人管管你啊!”

“等哥哥爬上来,就会管他了。”苏沐橙权当安慰,毫不负责地那空话安抚黄少天。

要是换做听这话的是孔雀亦或是守着羣玉之山的韩文清,一准嘴角抽搐信都不信。苏沐秋哪会管着叶修?你参考他们两还在大雪山联手横行霸道的时候,他不跟着叶修为非作歹或者趁火打劫已经谢天谢地了好么?

叶修在天地间肆无忌惮的日子太久,久到坐在家里都能有无论是妖魔鬼怪哪一族中新生成年的崽子,找上门来跟他切磋切磋交流一下。虽然大部分都是趾高气昂的来,然后被收拾得灰头土脸垂着脑袋回去。但是为此叶修仍然为此烦不胜烦,有时候坏心眼地下个套子或者故意下手重点以为可以让这群小的消停一点,没想到越挫越勇的倒是越来越多。

“合着我就是块磨刀石是吧?”叶修本来指望苏沐橙帮着他挡一挡,结果没想到她转过头就把他卖了,“你到底收了什么好处?”

“他说让我七情六欲让我随意抽一束走就好,”苏沐橙摊开手心给叶修看她手上的一簇情火,“这种好事怎么能放过,他可是天地恩情修出来的,你看这成色多干净。”

叶修看着那截皓腕雪臂玉掌上的悠悠火光,映衬着美人容颜如画身姿婀娜。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着苏沐橙,语气无奈里面带着一点轻松:“你知道啦?”

“你都把自己供奉上了,”苏沐橙将那簇情火捧给叶修,“让我上个头香好不好?”

“上头香求一个魂兮归来么?”叶修拿扇柄敲了敲苏沐橙的脑袋,“只是可惜的很,你们天生鬼没有魂魄,我求不得。”

“我以为你要己身成望,然后当你的信念供奉足够浓厚的时候,他自己都会从三途河上爬上来。”苏沐橙拿指尖撩拨着那一簇小火苗有些闷闷不乐,“所以这个还用得上吗?”

“用得上,”叶修揉了揉苏沐橙脑袋上自己刚刚敲的地方,“我要点个灯。”

点个灯?

“肯定是天灯,”黄少天兴致勃勃地凑上来跟苏沐橙窃窃私语,“需要我加把火么?不需要加火让我给叶修扒衣服裹麻布浸油都行!”

苏沐橙还没来得及抬手揍他喻文州就幽幽从后面冒出了个头:“少天你想扒谁的衣服?”

黄少天在吱吱呜呜中被拎回了南溟。

叶修他要点个灯啊,苏沐橙叹了一口气,夏日的炎风又多了一股,吹得窗棱响动,吹灭了窗台边上灯花爆响的一盏孤灯。

叶修要一盏灯,他有了七情六欲那几束心火,他缺那盏灯。

灯,等,待归人。

“有道是十年相思百年渡,百年相思不忍顾,”叶修摇着扇子看上去就是彻头彻尾温柔红尘里面的纨绔,“你说上千年的相思要怎么样啊……”

“那就真的是相思刻骨入魂,成痴成魔了。”

“有些时候我也蛮怕的,”叶修看上去丝毫没有怕的意思,“你说,万一我要是招上来的不是你哥怎么办啊?”

苏沐橙配合地皱了皱眉,言语间一片天真烂漫的小女儿样子:“那就推下去再招好了。”

话音刚落,游荡在三途河边的孤魂野鬼不知道哪个是痴缠那抹姝色没看着路,扑通一声栽进了一片漆黑的河水里面,连个泡都没冒上来就沉了底。

每年这个时节冥界里面万鬼狂欢,有祭品有供奉有烟火袅袅百世拜祭,更有女鬼在河边放歌,尖利沙哑的嗓音带着浓厚的金属锐气倒是别具一番风味,一层一层高音相互重叠就像是怒放到极致的曼殊沙华。

“我听过四种天花,”叶修掐了一朵曼珠沙华送进了三途河,“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以及摩诃曼殊沙华。当年有幸见过阿修罗王一面,他自摩诃曼殊沙华中而起,所踏之处皆是优钵罗。”

“怪不得他头上是红莲业火,”苏沐橙看着那朵曼殊沙华打着卷往河中心流去,“摩诃曼殊沙华便是所谓的大红莲花,能包住整个阿修罗王的红莲,果然大得惊人。”

“孔雀明火熄了之后,世间就会有一朵天雨曼陀罗华,”叶修又掐了一朵曼殊沙华戴在了苏沐橙的头发上,“你猜剩下的那个是什么意思?”

摩诃曼陀罗华…… 

摩诃曼殊沙华是焚灭,天雨曼陀罗华是涅槃,曼珠沙华是死亡……

“摩诃曼陀罗华是什么意思?”

叶修望着茫茫三途河,声音缥缈苍茫如同远远而去的鬼泣:“是大白莲花。”

天花四散四合,互相克制互相关联,如若摩诃曼殊沙华和天雨曼陀罗华是天注定的纠缠到永生永世,那曼珠沙华就是摩诃曼陀罗华不可分离的双生花。

“大白莲花……”苏沐橙一字一顿地念着,“因果并蒂,三世一花,忘川河边……”

摩诃曼陀罗华便是新生之意。

“你哥真的可以应了风华绝代这个词了,”叶修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自他消散在天地之间,这三途河岸边便多了这么多曼珠沙华,你说这玩意扎堆往这凑做什么?”

自然是……

“果真是……风华绝代。”

叶修从来不觉得风华绝代是个好词,但是放在苏沐秋身上却是意外的合适。那种用魂灵命途点燃的绝色和风姿,往往是见者销魂遇者失魄。而且最让人叹息不止印象深刻的就是,这类风华绝代者,往往都是盛年而卒。就像是开到最灿烂的牡丹没有衰落期,整朵整朵的从花枝上坠落下来的那种惊心动魄,往往见过一次变铭刻于心永世不忘。

不是那种美有多惊心动魄,而是他在最艳最盛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了然而。不会有美人迟暮的遗憾留给众生,他留下的是永恒。

“我从来不知道……”苏沐橙顿了顿,咬着下唇歪着脑袋看向叶修,“他是明鬼,第一个爬上来的,我以为就是那样从河底爬上来就好。”

“谁知道呢?”叶修毫不负责地耸了耸肩,“他要真的能从白莲花里面爬出来也好啊……”

苏沐橙掰着自己的手指盘算了一下,突然仰起头一脸严肃地看着叶修:“那我哥还是明鬼么?真的不是白莲花成精了吗?”

叶修信誓旦旦地给苏沐橙保证:“你哥肯定是鬼,不可能是白莲花成精,就他那心黑样怎么可能是白莲花,要是莲花都得是一朵黑得和三途河有得一拼的墨莲。”

苏沐橙自是送他一顿好捶。

“我突然想起十年相思百年渡,百年相思不忍顾怎么接下千年相思了……”

世人怎么可能接得上千年的相思是个怎么滋味,百年已是他们的极限。千年相思便是可以生白骨活死人,将一个人的魂灵藏在另一个人的思念温养。他们甘愿被捆缚在了一张情网织就的茧子里面,等待着破茧重生比翼双飞的一日。

放得下,已经放下,偏偏还是只有你,还是记得你,还是想你。

不再是流年成灾红尘褪色,我自在一片花花世界堪破情关又缠绵沉浸在情思之中,走一处想你一次,品一味念你一声。终究有一日我把天地山川都看过一遍,也把你和我对你的思念放之流水东去而返,花草春生秋凋,山川沧海桑田。

便成了是一个循环,得了一个生生不息。

他寄思念于天地万物众生,众生有情,便自是无量有情众生,自是无量相思意,自是无量寿身佛。

万物情谊可以塑造一个佛陀出来,更何况是苏沐秋?

既已许之千年之期,何妨承奉天地为待?

“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过,”叶修转过身慢慢往人间界走去,“思来想去这么多年,我觉得我还是要等到他爬上来站到我面前,我才对他说,不然白便宜了那片山川河流万物众生。”

自是要说,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知不知?

不过,叶修在心底哼哼了两下,心想要是苏沐秋还是那么不开窍敢说不知的话,自己还是学着苏沐橙把他踹下去让他自己再爬上来一次好了。

 

 

 

【1】

【完】

真的特别想下一刻,忘川河里伸出一只爪爪

"叶修拉我上去,顺便给我条裤子……"

 

白莲花伞哥哈哈哈哈哈哈

让我仰天长笑三分钟

 

 

 



  290 26
评论(26)
热度(290)
  1. 旗木SiLver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TC17
    多喵你失踪好久去干吗了!!
  2. 琉歌天腐的多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