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七】

咳咳

项圈那个失(哔……)太黄爆了让我缓缓……

发现我还是爱着这种横起来蛮不讲理的乐乐

(捧脸

上一章:【二十六】



一时把人欺负过分后的报应就是事后会收获了一尊移动的冰山,软布偶成了摸一次狠挠一次的大野猫,方士谦为此表示他十分后悔。

早知道有这个下场就该多吃几次!狠狠地吃到饱为止!

自从那次上床事件后方士谦开始了他随叫随到的狗腿生涯,最可气的是王杰希用他的时候用得很上手,用完就丢也很顺手,但是悲剧的是最多的情况还是根本就不理不睬直接冷处理了。

“何必呢,”方士谦寂寞地捧着杯子跟喻文州吐槽,“床都上了还要玩陌生人的游戏真的好生尴尬啊,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吗?”

“嗯……”喻文州把各色水果打成酱汁倒进一排排模具里面冻进冰箱,上下打量了一下方士谦,“如果你的房子每次都恰好买在他家隔壁,如果你不隔三差五就来一次偶遇甚至于一天偶遇四次,我也觉得其实你也不是那么变态的人。”

黄少天附和地点点头,语重心长地劝喻文州:“所以说你离这种人远一点,万一有病呢?又不吃药发起病来把你伤到了怎么办啊,我会心疼死的。”

方士谦大力翻了个白眼,这种抓紧时间秀恩爱的活该就被拖出去烧死。

不知道是介于喻文州的关系亦或者是方世镜的关系,黄少天现在尤其喜欢往这个酒吧跑。而且是专门挑着没到正常酒吧开门营业的时候来,很有一种要把这当做甜点屋的感觉。

方世镜倒是蛮惯着他的,比喻文州还要迁就他,想喝什么自己选想吃什么指挥喻文州做。

方士谦和方锐挤在吧台津津有味地看完整个过程,很有感触地点评道:“我觉得这看上去很有些父慈子孝的感觉,锐锐你觉得呢?”

“啊?”方锐从手机里挣扎着抬起头瞟了一眼,不假思索地开口告状:“老大!谦儿哥说你老!”

流年不顺流年不利流年不吉……

方士谦泪流满面地被扫地出门,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决定顺路去找王杰希算一算命好了。

喻文州最近调制饮品想了个新花样,满含果肉果汁的冰球冻得不要太彻底,只需要一个冰壳子包裹着丰富绵软的内里就好。然后在鸡尾酒调制妥当以后倒入底部铺满了应景颜色的水果冰球,不管是等着融化再喝也好还是含着能随时爆开的冰球被惊喜一下也罢,总归多了份新意。

虽然黄少天的爱好就是一个接着一个冰球的直接扔嘴里啃,被满满的果汁果肉冰得直吐舌头也不罢休,看得方世镜就想灌他一碗姜茶帮他驱驱寒。

“镜老大你不要管辣么多嘛都是成年人了是不是?”方锐凑过来捻起一个冰球扔到嘴里,享受地被冰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你看谦儿哥都说你老了你应该用年轻的心态啪啪啪地打他脸!”

方世镜冷冷一笑,看着扎堆凑过来的小朋友和蔼地问方锐:“今天份的盘子洗了吗?”

方锐瞬间哀怨地捂住心口:“亲哥你就这么对我!让我这么柔嫩的一双手每天给你洗盘子!”

“总好过你跟着不三不四的人到处鬼混好,”方世镜冷漠地指了指后面,“白吃饭的洗碗去。”

所以说,不管是在哪,洗碗都是一件阻碍人类彼此友爱深度发展的事情。

方锐撅着嘴巴去后厨洗碗了,喻文州还在试验到底哪几种果肉果汁混在一起做出的冰球内馅更为绵沙软细,黄少天偷偷摸摸地摸出手机打了一行字塞给方世镜,试图挖出点什么关于喻文州的事。

“方老大你知不知道喻文州的身份啊?不能说给点暗示呗我保证看完就删绝不外泄!”

方世镜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喻文州,眼神飘到满脸期待的黄少天面前。拿着手机回了什么然后还给了黄少天,顺便打趣一下:“你倒是对文州上心得很,有这么喜欢吗?”

闻言喻文州都转过身子蛮有兴趣地等着黄少天的回答,喜欢亦或者不喜欢这种事情还是说出来最具有杀伤力,更何况黄少天的性子就算是再害羞也到底会松口给一个回答的。

黄少天脸红红地抱着杯子喝了口,像是给自己壮胆一样:“喜欢嘛,肯定喜欢,不喜欢我追来干什么是不是?文州这么贤惠内外兼修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每天睡到自然醒都能有好吃的更……”

越害羞嘴上越能跑火车,方世镜适当的阻止了黄少天夸喻文州,转过头来打趣喻文州:“这么说少天在家可是吃了睡睡了吃?那你和养布丁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喻文州毫不迟疑地回答道,“毕竟布丁不能暖床……哎哎……不是重来重来……”

黄少天一双手蠢蠢欲动,随时准备捏得喻文州好生惩罚一下:“快!重新说点好听的!”

喻文州伸手摁住黄少天的一只手,眼神深情地似乎能把人溺死:“养布丁是因为喜爱,养少天则是因为我心甘情愿的喜欢你啊。”

黄少天脸红了红,突然大力挣脱喻文州的手一溜烟跑到后厨只探了个脑袋出来,摔下一句话:“我也去洗碗!”就彻底缩了进去。

居然有这么单纯,仅仅因为一句喜欢就能害羞成这个样子,喻文州都有点不敢相信了。

过了不到两秒黄少天又把脑袋探出来,郑重地看了喻文州一眼:“我也喜欢你。”

然后又缩回去了,动作快得差点把门磕到自己脑门上。

方锐看抱着手机笑得很……那啥的黄少天,一脸鄙夷地问他:“说好的帮我洗碗呢?!”

黄少天冷酷地看了他一眼:“白吃饭的继续洗你的碗,我是上面派来监督你的。”

白吃饭的小朋友方锐童鞋,在遭遇重重压迫后奋起反抗……无效。

方世镜看着他两公开场合打情骂俏,点了点桌子提醒喻文州:“他对你很好奇。”

喻文州点点头:“有点好奇是应该的,虽然也没有什么必要瞒着他,不过他这个样子着实有趣。”

啧啧啧,这种恶趣味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方世镜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反正这种事他们彼此都乐在其中,自己看戏就好,反正黄少天被喻文州吃得死死的这是一件事实。虽然喻文州也栽得差不多了但是架不住人家乐意啊,千金难买我乐意啊。

自从黄少天缠上了喻文州,张佳乐觉得自己身心舒畅吃嘛嘛香,当然就是在一点上……

“说我被女土豪保养,现在是男土豪,”张佳乐蛮有兴趣地掰着手指头给张新杰算,“我跟你说言情三部曲现在就差被上司包养了……算了老韩那个样子也难为他们编了。”

“男土豪是怎么传出来的?”张新杰敏锐地抓住了关键点,“而且还是现在这个时间点!”

张佳乐愣了愣,有些委屈地看着张新杰:“……不关我的事……”

“那你说关谁的事?”张新杰冷漠地转过头继续吃他的奶冻,“按理说你还每天骑着雅马哈暴龙送我上下班呢,怎么就没传出你包养我啊?”

那是因为你们全院上下都快知道我是你亲哥了!!!

张佳乐委屈地在沙发上和团成球的龙猫一起直面张新杰的审视:“我特别遵守我们的约定好吗!根本就没有把他带回来招你眼!”

“但是你是没事就跑出去,”张新杰冷静地指出张佳乐最近行动上的不对,“过夜就不说了还招摇过市,这和直接领回来告诉我你跟他又好上了有什么区别?”

“有……”张佳乐可怜巴巴地咬着奶冻为自己壮胆,“你不同意一切都是地下行为……”

这个对话怎么想怎么诡异,张佳乐恍惚觉得自己就是被老婆抓了出轨现场的上门女婿,宝贝弟弟比自己冷酷比自己无情最关键的是还比自己聪明……

“明明应该是我管你的……”

“我让你操心过吗?”张新杰睥睨地斜了张佳乐一眼,脸上就写着恨铁不成钢“你这么傻的一个人,万一又被骗了怎么办?”

人生太艰难了,何必老是拆穿我……人生真的贵在难得糊涂好吗?

我看你是一遇到那个叫孙哲平的就犯糊涂而不是难得糊涂。

张佳乐无奈地抓了抓脑袋,伸出手想再拿一块奶冻:“你不懂……我看到他的手我就……哎上次你们说的那个补偿心理到底是说给谁听的?我觉得我大概就是那种感觉了。”

“他的手关你什么事?”张新杰抓过他的手不准他继续吃了,“要吃午饭了不准吃那么多零食。”

张佳乐无奈收回手,顺势把张新杰搂进怀里:“你这个样子应该去查户口,其实那个任务我才是护卫的角色你懂吗?中心是他我是辅助,所以如果在最关键的时候是我掩护他……”

还是年少的张佳乐生平最恨别人夸他美人,偏偏被莫名其妙地任命到孙哲平身边充分扮演一个美人护卫,张佳乐简直从身心的嫌弃孙哲平设定下的扭曲而又变态的设定。

要一个除了生孩子啥都能干的身手矫健长得还好的护卫,能下厨能配衣服能伺候人还能打!

卧槽你tmd是要上演007啊?!人家007要的都是邦女郎而不是我这样的帅哥好吗?!

所以他们见面就干了一架,这种借故斗殴的事情发了好多次张佳乐被迫屈服在孙哲平的武力下很多次,虽然他们基本上都是平手但是孙哲平的战绩还是略占上风。

这种打出来的交情,在雨林和战场交锋这种生死边缘中逐渐被磨砺成了异常默契,其实他们两个谁都不知到是假作真时真亦假亦或者是在什么时候真的就升腾出了这种异样的感情……

咳咳……他们第一次胡天胡地后在床上看着对方都相当的尴尬,张佳乐抬腿不轻不重地踹了他一脚:“给我烧水去!技术真差……老子屁股疼!”

他曾经在雨林深处最险恶的地方孤独埋伏着,蚊虫窸窸窣窣的在四周泥泞里面出没,几乎没有一处能够完整下脚的地方。他抱着爱枪全身几乎没有干得地方,体温高得能把他烧熟。烈酒也没法让他从混沌中拉扯会一点神智,怀里硬硬地抵着一把手枪,他几乎在恍惚间看到了孙哲平的容颜,情不自禁地凑上去一个吻……

他几乎瞬间清醒了过来,那个吻还是落在爱枪“猎寻”的枪口上,冰冷的触感似乎在提醒他刚才的出格举动。简直就是鲜明的彰显出了他的心思——

他爱孙哲平……

张新杰冷漠地起身离开张佳乐的怀抱:“反正我就是不同意,没有原因。”

……张佳乐可怜吧唧地看着偶尔无理取闹的张新杰:“感情我刚刚说了这么多一点用都没有。”

张新杰抿了抿嘴唇:“原则性问题是不能动摇的!”

但是为什么偶尔这么无理取闹还坚持这种无理取闹的原则不动摇的弟弟也是好可爱的!!!!!!

张新杰被张佳乐一个饿虎扑食放倒在沙发里面,脸贴着脸蹭来蹭去脸颊上还被亲了好几口。张佳乐笑得一脸坏坏地摁着张新杰亲了他脸好几口:“哎呀这么舍不得哥哥以后怎么办啊,跟我过一辈子啊?那行啊晚上洗干净陪我睡呗?”

张新杰擦了擦脸,冷漠地把张佳乐的脸扭到一边去:“你不是晚上要去睡土豪吗?还是包养你的男土豪,不睡对不起人家包养你这么多年啊。”

“就爱你这口是心非的小模样,”张佳乐不折不挠地缠上来大力搓了搓张新杰的脸,“说了今天晚上伺候你肯定跟你睡一张床啦宝贝,我睡他的时间哪有跟你同床这么多年的日子比啊。”

这真的不是在哄老婆……张佳乐默默给自己刷了下下限,越发不要脸地抱着张新杰又捏又搓:“小时候那么软怎么长大了成了个小冰块了?宝贝今天中午我们吃什么啊?乐哥给你做啊!”

好吃的……

张新杰意动了一会,继续保持一脸冷漠:“我是很有原则的一个人。”

张佳乐熟练地给他顺毛:“我知道我知道,糖醋里脊宫保鸡丁溜乌鱼片汤怎么样?”

很好,这很上道,张新杰满意地点点头:“我们下去买菜吗?”

总算把弟弟哄回来了……张佳乐如释负重地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对付张新杰,张佳乐还是这么多年来很攒了不少经验,一提到吃的尤其是好吃的张新杰的原则就会出现一定的动摇,只要吃得管够……

原则是什么……

张佳乐和张新杰都表示他们不知道,所有的原则都没有一顿美美的中午饭重要。




【一】

【二十八】

(吻枪那……

捂心口

(其实我也喜欢新杰口是心非的小模样(擦口水

  810 26
评论(26)
热度(81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