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二十八】

原则

哎……原则啊……

上一章:【二十七】


原则这种东西啊,一如黄少天挣扎在灵与肉、胖和吃之间翻滚痛苦一样,他往往给你带来难以选择的诱惑和麻烦。所以当喻文州看到孙哲平又送来的东西的时候,也是很纠结发愁的。

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永恒的问题。

自从知道张新杰软硬不吃以后,孙哲平就开始上演曲线救国的戏码。张佳乐是基本上没指望了,窝里横的对象也只是针对自己而已。是故正门不让进也就只能走走后门什么的……

但是你为什么要选择我来曲线救国?这个曲线也真真太弯曲委婉了一点好吗?

“火鸡还是活的,”喻文州为难地看了眼被捆了脚捆了翅膀巨大的火鸡,“你这是要干什么?”

孙哲平直截了当:“几个人都吃不完,那干脆就叫上张佳乐他们兄弟俩一起来吧。”

黄少天愤怒地提了把刀出来:“感情一天到晚做饭的不是你家的你不心疼!没见过这么挖空心思赶上来蹭饭的!火鸡了不起吗!!??走文州我们扔到张佳乐家里去!”

“……”喻文州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你扔到张佳乐家里去他们也会叫我下去做。”

这是一个怪圈,不管是送到谁家最终还是得让喻文州来做。黄少天怨念地对着孙哲平送过来的一只活火鸡和一只大鹅,做的话舍不得喻文州累着,不做的话说实话不吃很可惜,而且是超级可惜。

喻文州任劳任怨地先指挥黄少天剁掉那个大白鹅的脑袋,放血拔毛收拾出一只干干净净的鹅。

张佳乐是闻着味上来,中午吃了宫保鸡丁糖醋里脊加一碗乌鱼汤本来已经满足地不得了。正左手弟弟右手毛球晒着太阳睡觉正酣,闻着楼上味道的时候他又隐约有一种饿了的错觉……

大概是错觉吧,张佳乐觉得怎么这么香呢?你看香得我都出现幻觉了,都看到孙哲平了呢!

鹅汤咕噜咕噜地冒着泡泡,锅盖一揭开就露出清黄的汤汁,没有见到一点油的踪迹的同时还有红艳的枸杞时不时翻滚着露出真容。鹅肉浮出汤面的地方肉质鲜红细嫩,香气和热气在房间里拉开一层朦胧的云雾遮拦。而在旁边另一口小锅里面熬着金黄金黄的鹅油,热切的翻滚着泡泡。

还有半只鹅在喻文州手上,看见张佳乐上来了他会转过头指了指放在旁边的米线:“少天说在云南的时候最爱和你们吃云南米线,硬是帮我砍了一半的鹅来烧汤说晚上先吃米线。”

张佳乐尴尬地提过黄少天削了他一顿:“你吃的云南米线是鸡熬出来的汤不是鹅!!上面飘得不是鹅油是鸡油好吗?这么大一只鹅你不让文州整个烧了你要吃鹅汤!?我让你吃鹅汤我让你想吃云南米线我让你是鸡油还是鹅油都分不清楚。”

黄少天被他殴打地抱头鼠窜,最后扯着孙哲平拼命叫张新杰:“张新杰你哥和某人暗通款曲秘密接头都到我家了!!!你管管你哥啊!!!他要跟着野男人跑了!!”

张新杰杀气腾腾地冲上来,进门注意力立马放在了砧板上的半只鹅上面,有些心疼地问喻文州:“为什么不留着整只烧鹅啊?”

黄少天默默往喻文州的卧室缩,利索地关门上锁心虚地躲了起来。

“五谷不分只会吃不会做,偏偏还要瞎指挥,”张新杰见状了然地看着喻文州,大力批判了一下黄少天这种行为,“都是你这么一个多月来努力惯出来的。”

喻文州不可置否地点点头,一脸我惯出来的我骄傲,然后继续看着半只鹅不知道如何下手。

张新杰这才想起上来的主要目的,瞟了一眼一脸绝望的张佳乐:“不是说不带回来招我眼吗?”

“……问题是这是喻文州家……”

“哦,”张新杰点点头,“但是他现在还是招我眼了。”

喻文州同情地看了眼被夹在男人和弟弟中间的张佳乐,翻了下冰箱问道:“谁去帮忙买只草鱼回来?再买块牛肉,筋少肉多的那种。”

张佳乐立马闻弦歌知雅意,转过头冲着孙哲平咆哮:“买菜去!”

果然只会窝里横……孙哲平无奈地摇了摇头下去坐到自己车里打电话指挥小助理去买食材。

黄少天这会才敢从卧室里面探出脑袋:“文州那半只鹅找到方法吃了吧?”

“找到了,”喻文州笑眯眯地朝黄少天招手,“不过首先少天你先去洗手,然后来帮忙。”

黄少天乐颠颠地从卧室窜出来,然后得到了一个艰巨的任务——把那半只鹅胸脯上的肉剔下来,然后拿木棒打成肉泥,然后等牛肉买回来了再一起混着打成肉泥。

耗时耗力还枯燥……放着料理机不用偏要用人力,一看就是喻文州在迁怒他。为此吃不成烧鹅的张佳乐和张新杰觉得很解恨,相当积极的监督黄少天捶打鹅肉的全过程。

牛肉买回来的时候黄少天手都酸了,鹅肉已经被锤成了肉泥,正当他准备要舒口气的时候牛肉也买回来的消息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喻文州安抚性地摸摸他脑袋:“为了美食乖啊,还有草鱼呢。”

我不干了!!!!累死个人了!!!!大不了大家都不要吃了!!!

一场造反才刚刚有了苗头,就被大家协力镇压了下去,捶打牛肉这种事情也交到了孙哲平手上,黄少天顿时舒了口气揉着酸疼的胳膊瘫在沙发上伪装自己是第二只布丁。

布丁和煤球都窸窸窣窣地爬过来窝在他肚子上团成团,一回头就能看到沙发上三个叠起来的瘫子,布丁在黄少天身上,煤球在布丁身上。

那锅鹅汤已经过滤了一遍渣滓和浮沫,重新在洗干净的大砂锅里面混着猪大腿骨一起熬煮起来,汤汁很快就从清黄转向雪白。比刚才更甚一筹的香气翻滚溢出来的时候,张佳乐吃不成烧鹅的心情也越发蠢蠢欲动的想拎过黄少天再打一顿。

这种心情直到混着鹅肉和牛肉的肉泥,包裹着内馅是鱼虾肉泥而成的圆子,下油锅炸出一个个圆滚滚喷香的球状的时候才好一点。喻文州凉丝丝地警告满血复活又开始想趁机偷吃一点圆子的黄少天:“只是外面炸熟了而已,里面是生的。”

黄少天怨念地伸回了爪子,口水滴答地看着已经高高耸起的一大盘子炸圆子。

喻文州装作没看见黄少天的眼神,很大一部分圆子直接被众人分了打包送到了冰箱里面,留作下次吃火锅或者自家下面的时候汆两个当配料,剩下的是拿来配米线的。

晚饭的时候倒是让黄少天如愿以偿的吃到了一点都不正宗的鹅汤版云南米线。熬得滚烫沸腾的汤汁被分到了小的砂锅里面继续加热,已经熬好的澄澈透亮微黄的鹅油和炸好的肉圆子也很快倒了进去。端上桌的时候根本看不出热气滚滚的样子,一层透彻的鹅油下面是风平浪静的一锅雪白的奶汤。直到还是生的鹌鹑蛋跌落进去蛋白瞬间凝固成白色,肉片曲卷着在汤里面浮沉才能感受到热度。

正中摆着一个大盘子,撕成丝状的鹅肉以及片薄的牛肉、笋丝、豆皮以及青菜都放在上面,需要的话就各自下到锅里。黄少天一口汤一口米线吃得很爽,额头和背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毛毛汗。就算汤汁滚烫他也顾不得了,一边哈气一边配着米线吃进去,享受性地感受浓郁甘美的汤汁从舌尖一直滚落喉头直线下去那种滚烫服帖的舒适感。

炸过的包着鱼虾馅的鹅肉丸子外皮劲道内里柔嫩多汁,汤汁浸润了整个肉质鲜爽弹牙每口下去都是享受,汁水细润地流出来混合着层次分明的肉质,大家脸上都是满足。布丁和煤球按捺不住这种香气的诱惑,拽着各自主人的裤腿撒娇耍赖都没有用后,齐齐跑去拉扯孙哲平的裤腿。

有这么一大一小两只毛球睁着大眼睛扭动着圆滚滚的身体可劲卖萌盯着你吃,压力着实有点大,虽然其中一只毛球黑黢黢的根本看不出来脸在哪里。

孙哲平默默提起两只小东西一块关进了另一间屋子,洗了手回来继续面不改色的吃他的米线。

吃饱喝足后大家开始对还在卖力蹬腿的那只火鸡展开了讨论,黄少天介于刚才半鹅事件已经被撵出去和毛球们关在同一个屋子里面,没有发言权了。

喻文州委婉表示:“其实就算是少天没把那只鹅砍成两半,我这也没有那么大的烤箱来做烧鹅,更何况你们想吃的那个烧鹅需要烤炉而不是烤箱。”

言下之意就是比鹅还大的那只火鸡你们就别想整个拿来烤了,家里烤箱塞不下。

孙哲平很干脆地摸出手机:“要多大的烤箱或者是烤炉?”

张佳乐一巴掌把他脸糊过去:“现在没说非要吃烤的火鸡!你别一言不合就买买买!”

“咳咳,”张新杰捧着茶杯警告性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过头问喻文州,“你的意思是把整只火鸡分开成不同部位各做各的?”

黄少天这回抓紧时机打开门探出脑袋大声喊道:“烤个腿吧!!!”

这个意见值得采纳,张新杰点点头表示接受这个建议,然后动手把黄少天又关了回去。

“那还有一条腿就拿来弄火鸡拌饭,”喻文州盯着那只火鸡想了想,“还有两个翅膀一个胸脯这几个大地方,零碎的就拿来给奶油蘑菇汤添添色。”

一只火鸡可以吃好几天,但是就是因为他太大只了都不知道怎么下手做了,大家只能先讨论出明天吃什么,剩下的先抽真空冻起来好了。

当天晚上吃过饭韩文清还真给张佳乐他们家送了一筐大对虾,黄少天板着脸勉强答应去劝喻文州对那筐对虾下手。回过头就黏在喻文州怀里跟布丁一样又闹又拱:“对虾啊!!大对虾!!!超大只的大对虾!!虾肉那么多文州你弄嘛!!!”

喻文州深刻觉得自己的作用真的就是拿来当厨子了,简直不知道该欣慰的好还是纠结的好。

得到了满意答复的黄少天愉快地捞起布丁要跟它一起去泡澡,布丁腿短身子胖一旦进了浴缸根本就爬不出来,惨叫着盯着喻文州求救命。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布丁,还专门给黄少天找了个猫咪泡澡的木盆和沐浴液。布丁顶着一张热气腾腾的小帕子在木桶里面,浑身湿漉漉绝望地看着一个浴缸里面洗泡泡浴的黄少天。

等黄少天穿着短裤短袖的睡衣抱着生无可恋的布丁出来的时候,喻文州伸手先摘下布丁脖子下面挂着的东西检查了一番,感慨地评价道:“还真是防水的。”

黄少天正拿速干的帕子给布丁搓毛,闻言警惕地看着喻文州:“什么是防水的?”

喻文州愉快地挥了挥手上的饼干相机:“这个,饼干相机,可以远程操控的。”

啊啊啊啊你变态!!!!居然拍我洗澡!!!!!


微博

不老歌


【一】

【二十九】

哎……完结终于要倒计时了……

开始妖精打架和妖精聚会模式……


晚饭想吃米线……郁闷

  765 64
评论(64)
热度(765)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