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食为天【三十一】

周五完结正文www

周天开始干完正文发后记,后记完了就准备发预售宣啦www


乐哥越写越不拘小节……

是条汉子(抱住乐哥的腿

上一章:【三十】


天要亮的时候他们才依偎着睡去,约好过几天一起去给衣冠墓扫墓,一切心事也都放下后睡得安稳宁静。布丁也挤上来不知道要在喻文州还是黄少天的心口霸占一个地方也暖烘烘地睡了过去。

说实话,他们三在床上挤成堆后看上去还挺有一家三口的样子

彻底完事后大家都挺闲的,张佳乐快闲到忘记自己是谁了,每天都过着纸醉金迷睡男人的日子。

不知道是睡得太爽了一时大意了还是故意的,张佳乐被张新杰抓奸在床了……

大概那叫抓奸在沙发吧……张佳乐挠了挠脑袋心想现在跪着跟新杰说我错了有用吗?

其实张新杰也是没想到,今天医院事不多教授就让他先回来了,回来刚一打开门……

张佳乐也吓到了,看着在门口都呆住了弟弟简直是用平生最快的速度,一把拽起孙哲平把他们两都先关进自己的卧室,然后两人面面相觑简直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

“没用的,”孙哲平翻着白眼,找了条张佳乐的裤子勉强套上“搞地下革命就要有暴露的觉悟。”

“闭嘴暖好我的床就行了!”张佳乐恼羞成怒,“都说了去你家你非要上来!找刺激感吗?”

是挺刺激的,至少你比平时敏感多了,孙哲平耸耸肩表示他闭嘴就是了。

张佳乐穿好衣服扑出去抱住坐在沙发上冷气坏绕模式的张新杰,特别低三下四地开始哄人:“我错了我保证你看到的都是错觉,宝贝你什么都没看见真的我立马撵人走!”

张新杰瞟了张佳乐一眼:“我看到你屁股挺白腿也挺长的。”

丢死人了!!!张佳乐萎靡地趴在张新杰怀里:“问题是我就是喜欢他怎么办?我怀疑他当年是不是给我下蛊了,还是新杰你说我们张家盛产情圣?”

“……我不是气你,”张新杰伸手揪了把张佳乐的头发,不知道是恨铁不成钢还是迷茫地看着张佳乐,“我就是想知道你怎么这么傻?按理说咱爸咱妈智商都不低,你是基因变异吗?”

……没见过这么明里暗里拐着弯骂自己亲哥哥的,张佳乐顿时觉得有点生无可恋了:“好好好我傻我傻……看在你哥傻的份上放过你哥行不?”

张新杰现在是很明显的恨铁不成钢:“说你傻你还真的傻!我说得不是这个是……”

“我来跟他说,”孙哲平伸手去捞张佳乐的腰,“本来也该我来做些什么了。”

张佳乐立马翻脸:“回去暖你的被窝!没叫你出来别捣乱!!!”

孙哲平只觉得张佳乐给他打眼神都要打抽筋了,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还真是傻的……”

然后立马遭到张新杰一个横眉冷对:“再傻也比有些人聪明,至少会看人眼色说话。”

喂喂!张佳乐委屈地瘪嘴看着张新杰,真的不带这样各种拐着弯明指着说你哥坏话的。

“你无非是觉得,每次对上你都是乐乐来当挡箭牌,”孙哲平摸了把张佳乐的头发当安抚,“开始还不觉得是什么,次数一多你觉得就不是他拦着不让我们俩直接起冲突而是我当缩头乌龟吧?”

张佳乐尴尬地拦腰抱住张新杰的腰和手免得他摸手术刀扎人:“我这不是怕新杰把你打残了……不不不宝贝我错了我不是心疼他我是心疼你打不过他吃了亏还不跟我说!!!”

到底怎么养出一言不合就掏刀子这个习惯的?张佳乐泪流满面地 抱着张新杰不敢撒手:“我说你们两个对上要打架吧?他皮糙肉厚你怎么办?要是一不小心伤了哪你要心疼死我啊!”

孙哲平看着他们哥两简直哭笑不得,反正不管他两谁到张新杰面前张新杰总有的是理由看他不顺眼。他倒是知道张佳乐一直想调和一下不过现在一看根本没法调和,张新杰就是看他不顺眼。

张新杰也是这样觉得,要让他那个死心眼的哥哥多长几个心眼是不可能了,他是彻底准备在一颗树上吊死了。这种事管不管都不好办,但是总不可能看着张佳乐一个亏接着一个亏的吃吧?

张新杰冷漠地看了孙哲平一眼,决定,眼不见心不烦还是离家出走冷静一下好了。

新杰离家出走了!!!!!张佳乐内心在惨叫,伸手就去掐孙哲平:“都是你气的!!”

“好好好我气得……我去把人给你找回来?”孙哲平敷衍地给他顺毛,心想反正现在发生什么事都能归咎懂啊那是我气得对吧?

“暖你的床去!”张佳乐愤怒地一指卧室,“你还嫌他离家出走的不够远吗?你一去我是不是要追到天涯海角去找人了??”

其实张新杰也没离家出走多远,走到楼下就遇到皱着眉头打电话的韩文清,见他过去几乎眼睛一亮拦住人直截了当的问他:“有认识的兽医吗?警队有只警犬难产了,偏偏队里的兽医都出去公干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先带我去,路上我给方师兄打电话。”

方士谦赶到的时候最麻烦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第一只横产的小狗崽已经被张新杰抢救出来了,剩下两只他接手后明显顺利了很多。

“还真把我当兽医了,”方士谦一边检查狗崽的情况一边安抚母犬,“这只应该是憋久了或者压迫到神经了,本来大型犬幼崽的时候就可能发生后腿站不起来,估计这只情况更糟。”

这种退役的纯种犬繁育出来的小狗,要是没有意外的话是用来做下一代警犬接班人的,发生这种事大家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只小狗崽了。

“先留着养吧,”韩文清在旁边和赶回来的负责人商量了一下,看了眼张新杰先做出了决定,“等能离开母犬了再说领养的事吧,麻烦你了今天,去哪吃饭我请?”

张新杰欣然同意,装作没发现包里的手机在狂震,跟着韩文清就走了。

方士谦嘴角猛烈抽搐了一下,心想你好歹加个们字好吗?今天麻烦的就张新杰一个人吗?他也翻了个白眼和负责人打了声招呼和赶回来的兽医交接完也走了,不走留下来吃狗粮吗?那他还不如回去继续吃王杰希的冷眼顺便看看有没有摸上床的机会。

张佳乐找了一圈弟弟发现他真离家出走了,而且打电话也不接正暴跳如雷找不着人撒气,孙哲平已经平白无故……大概也算不上平白无故被他锤了好几次了,现在蹲在门口看张佳乐发飙。

“其实……”孙哲平看着张佳乐欲言又止,被他一个眼刀杀过来举手投降表示他说,“你可以先吃饭再找人,上去找喻文州他们蹭个饭?顺便问问他们的意见?”

喻文州的意见还没说出口呢,黄少天先发表了他的看法:“啧啧玩大了乐哥我怀疑他是故意的,就是专门在你宝贝弟弟面前挑破这事然后借机上位!你看以前张新杰不把他当根葱他就不能正大光明的进你家门,还专门在客厅就迫不及待扒衣服玩开了一准就是想挑明了然后正大光明进你家门!”

张佳乐闻言脸色青白红紫的变着色,其实一进家门在客厅就迫不及待把孙哲平摁在沙发上扒衣服的是他自己来着……

于是不知不觉踩了张佳乐痛点的黄少天又被他很削了一顿,喻文州同情地看着黄少天心想他怎么能每次都这么准确地抓住事件的真相或者关键呢?最主要的是他每次还说出来了。

喻文州认真地聆听完张佳乐的苦恼,认真地跟他分析:“其实我觉得这种心态你应该也能感受到,大概是类似于打老鼠又怕碰坏玉瓶儿——投鼠忌器的那种感觉。比如哪天新杰给带了个人回来,跟你说这是他一生所爱你……”

张佳乐认真思考了一下喻文州的言下之意,认真回答他:“要是新杰带个小姑娘回来当然只能捧着,要是个男的,我先打断他的腿!我家新杰才多大就敢下手老子……”

“喂喂喂!”黄少天听不下去了奋起反驳,“张新杰比我还大好吗?什么叫做他才多大就敢下手了?他都25的人了他还小吗??又不是15!!再说我比他小我和文州在一起的时候你还谢天谢地是什么意思啊!”

张佳乐睥睨了他一眼:“你又不是我亲生的,再说了你跟喻文州在一起人家文州是为人民除害。”

放他们两在一起说会话简直就是要打起来的节奏,喻文州伸手抱住黄少天的腰把他往怀里摁,一边安抚他被张佳乐刺激了的幼小心灵一边给张佳乐解惑:“但是你想想,要是张新杰真的喜欢那个人呢?不管是男是女也好,你真的敢动手或者是干些什么?”

张佳乐愣了愣,默默地想了起来。

他或许会当时就暴怒,但是让他真的动手这是不可能的,就像是他放言要打断那个人的腿一样张新杰还想给孙哲平几刀呢,但是他们还要怕还要想——

就是因为他是真的喜欢,真的爱上了,所以这样一动手,为难地到底是谁呢?

还真是投鼠忌器,张佳乐郁闷地看了眼孙哲平:“带着煤球回你自己家反思去!我决定了就把你养外面好了,别老想着回家扳倒正房上位这种事我心里最爱的还是我家新杰!!”

孙哲平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还多了口是心非这个毛病,再说我似乎一直都是被养在外面的。

张佳乐执意要坐在门口等张新杰回来,孙哲平不放心他撵了好几次也没走。不过他后来觉得幸亏自己没走,要不等下张佳乐可怜巴巴地守到张新杰和韩文清两个一起回来还明显气氛很好,一下子爆发了谁来拉住他呢?

“我说了我要打断他的腿!!!!”

“别闹,”孙哲平把人压在门框上免得等下真把老韩腿打断了就麻烦了,“有话好好说,只不过一起上来了万一是碰巧呢?”

张新杰看他们两个的姿势冷冷地戳他哥肺管子:“真不是碰巧,一起吃了饭回来的,他请的。”

祖宗……你倒是继续保持高冷少说两句啊,孙哲平苦笑着拿肩膀顶着张佳乐不让他乱来:“那你也要好好说,我和老韩先走,你们哥两好生说话,说完了记得吃点东西别半夜饿醒了。”

韩文清和孙哲平一撤张佳乐立马不暴怒了,他真的生气起来其实和张新杰很有几分相似,漂亮的一张脸板着不说话,周身气氛冷凝得像是要冻住了一样。他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彼此背对背,气氛都能降到冰点。

张新杰也不知道自己在赌什么气,明明这种不理智的行为对他们没有任何帮助,想想大概是被张佳乐惯着顺着这么多年脾气悄悄见长,再看着张佳乐情根深种无法自拔的样子就是火大。

明明已经被伤得……

就那么重要吗?

张新杰抿着嘴唇站起来翻检了一下冰箱,他倒是记得还有一些喻文州上次分好的圆子以及青菜面条什么的,拿着食材进了厨房张新杰还是有一点懵逼,是冷水煮面还是热水来着?

他茫然了一会,摸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了条短信过去。

张佳乐听到厨房咕噜咕噜热水开了的声音有点不放心地轻手轻脚走过去,张新杰毕竟没怎么下过厨估计连面是下热水还是冷水都要问人的,等下烫了……

锅碗碰撞和小声的低呼还是让张佳乐绷紧了心,走过去抓过张新杰的手一看果然是烫着了。张佳乐也顾不得赌气生气什么的,关了火强行把人拖到沙发边上给他上药。

虽然比不了他们平时关系那么融洽,至少也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其实张新杰哄张佳乐也挺有一套的,示弱地往他怀里一靠张佳乐再怒火万丈也得降一半火气下来。

“警犬基地的犬只难产了,兽医全公干去了正好他楼下遇到我,我就去帮了个忙。”

张佳乐闻言顿了顿,小心涂好烫伤药一把把人摁到怀里狠狠搓了搓权当解气。张新杰乖顺地趴在张佳乐怀里,听着他砰砰砰的心跳伸手摁住那里轻声问他:“不怕再疼一次吗?”

……怎么不怕,当时那种疼得全身似乎一瞬间血都白了,只有那一种感受的时候他现在想起来也是难以接受的。他得到消息孙哲平折在了雨林里怕是连尸首都寻不回来,怕是只有一纸烈士通知他也心头绞痛得眼前发黑几乎无法呼吸了。

张新杰见过他最低沉最疯狂的时候,不管不顾拼到极致也没有换来一个说法。

但是,他就是喜欢,就是爱孙哲平,就是想跟他在一起。

“他不会了,”张佳乐搂紧张新杰喃喃自语,“他保证了的,我……信他,更何况我也不信命。”

他相信幸福地那天终会降临,他不信自己拼不到最想要的,他信着孙哲平。

“好吧,”张新杰抱住张佳乐的脖子,闭上眼睛,“祝你幸福。”

祝属于你幸福的黎明已经降临。




【一】

【正文·完·】


嘛,脚踏两只船和船翻了的乐哥在后记啦

不要着急

殴打老韩也在后记啦

更别着急

(老韩会打的,肉也会有的

(虽然我更想乐新在一起……(墙头的又一次崩塌


(我去抄党章冷静一下

  750 54
评论(54)
热度(750)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