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孙哲平生贺

(不想取名字了……

(我果然更偏心乐乐一点……)

————————————————————————

当年在兴欣当名誉选手的时候,孙哲平就觉得这是个很不靠谱的战队了,只不过他后来没想过自己能进一个更不靠谱的。

当然这对比起来看的话,百花当年的副队长和队长实在是太靠谱了。

兴欣怎么奇葩的孙哲平就不想描述了,反正他去那里呆了几个月感觉和客居长老一般,叶修连工资都不给他开。他也是实在无语兴欣穷的程度了,后来听着要分自己奖金这种事情似乎心理上都有点罪恶感,干脆连奖金也不要了。

孙哲平他走得很潇洒,这么多年来他每次走得都很潇洒,大概是上天为了补偿他,让他从最穷的一个战队去了最土豪的一个战队。

嗯,上场六个人五个都是老板,十分、相当的任性。

孙哲平觉得当年自己也挺任性的,说起来联盟里面叶修也很任性,但是面对记者什么的迫不得已还是要应付一下。

到了义斩这边没有迫不得已这种说法,经理根本管不了选手,因为那些都是他boss!

还有一个好像能管得到的……但是那是他大boss的偶像!!!!

义斩很特殊,这一点从记者的称呼上就能看得出来,叫叶修叫的是叶队,叫韩文清叫得是韩队,到了楼冠宁的时候,叫得是楼总……

孙哲平亲眼亲耳见过钟叶离一个平时看上去还算文文静静温温柔柔的一个玩牧师的姑娘,拍着桌子打电话问经理这期报纸是哪个龟孙写的?!去把那个报社给我买下来让他给为我重新写!

以前都说记者想不开才回去采访叶修,后来是想不开才去采访黄少天,接着是想不开去采访周泽楷……等等,其实女记者对于采访周泽楷这件事一直想得很开而且前仆后继一波一波的上。

不过现在倒是真的想不开才去采访义斩。

一个没写对就要小心身家性命都要被捏在人家参赛队员手上了。

一时半会孙哲平想表扬一下义斩这个战队文化,也只能说他们肯定是为了荣耀而战,而不是为了钱而战的。

废话,那点奖金还不够钟叶离一个月买化妆品的开销。

在这种只要大家开心就好的气氛中日子过得挺快的,第十赛季义斩又没进季后赛,整个会议室的气氛不知道是在开股东大会还是战队总结,楼老板萎靡地趴在桌子上开始自我总结和自我批评以及宣布自我处罚。

孙哲平和其他股东……啊不,其他队友一起该刷微博的刷微博,该玩手机的玩手机,直到听到楼冠宁有气无力地说:“好吧作为队长先砍掉我今年10%的上半年年薪吧……”

孙哲平诧异地问了句:“我们队是算年薪啊?”

楼冠宁也很目瞪口呆:“是半年薪啊!我每半年给你开七位数的你居然不知道???”

经理也很惶恐:“我按时打了的啊!绝对是按照楼总您的吩咐每次第一时间让银行先打到您给他的那张卡上的!”

孙哲平纳闷地摸出了钱包,看着里面一堆卡问经理:“你说的是哪张?”

这件事后来孙哲平说给张佳乐听,张佳乐笑得前仰后伏差点踹翻了凳子:“卧槽哈哈哈你又不知道你工资多少你工资在哪??!你还不如跟以前一样打我卡上呢!”

孙哲平挂了电话深觉张佳乐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他恳切地找经理谈了谈。经理表情复杂地送走了这位大神,一脸认命地给银行和财务科打了个电话。

于是那个夏天张佳乐还在青岛的海边浪的不知道东西南北的时候,被一条银行的消息给镇得彻底不知道上下左右了。

“您尾号****的储蓄卡账户6月1日16时49分收入人民币xxxxxxx元,活期余额xxxxxxx元。[xx银行]”

张佳乐震惊之后转过头捧着手机看向他现在的副队:“这……这是诈骗短信吗?还是今天不是儿童节是愚人节?”

张新杰接过手机认真地看了看短信还给张佳乐:“应该是真的。”

张佳乐一脸茫然地长大嘴巴:“难道这意味着霸图给我加工资了??我居然要赶上老韩的待遇了我擦霸图老板对我黑转粉了????”

……张新杰一时间不知道该解释这个应该不是霸图战队打给他的钱,还是跟他解释其实霸图老板一直就不是他的黑,虽然也不是他的粉来着……

晚上张佳乐怀着忐忑的心情偷偷地在被窝里跟孙哲平聊了一下这件事,全程表现出虽然我很舍不得这个钱啊但是我就捂着看卡看一晚上就好了作死的银行打个钱还这么晚搞得我不能去今天去柜台得明天就去银行问问是哪个打错了话说我说了那么多大孙你怎么还不表扬我?

孙哲平无语了三秒钟:“那是义斩打给你的。”

张佳乐咕噜一声从床上爬起来,声音大得估计能把韩文清弄醒:“义斩??给我的??等等!这是收买!!!!大孙我跟你说就算是再加一倍我也不会背叛党国的!!……等等加一倍是……哎好像可以考虑一下背叛党国的事哎……”

孙哲平更无语了,心想为什么张佳乐这么能脑补:“那是我的工资。”

张佳乐愣了三分钟嚎得更大声了:“你工资为什么义斩要打给我???!!!”

……孙哲平拿着手机彻底无语了,心想是啊我工资为什么要打给你啊?!

然后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张佳乐已经被吵醒后极端愤怒的张新杰摁回了被窝。

他实在搞不懂张佳乐这种拿了钱还想不通的人,真的他自己都很想不通为什么要把钱给张佳乐。

后来孙哲平在队里感慨这个小问题的时候得到了共鸣,虽然共鸣的方式相当之歪楼。

楼冠宁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果然真正大神都是一个性格啊,拿钱是请不来的啊!幸好我运气好!用真情感动了大神你啊!!”

……被真情感动的大神孙哲平面无表情地歪在真皮座椅上,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太对。

确实不太对,钟叶离也一脸羡慕地看着楼冠宁:“是啊把自己崇拜的大神买到自己队里多爽啊,上次明明我能竞拍的你们居然不准我去!”

孙哲平眼角抽了抽,心想上次竞拍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联盟还能搞竞拍??

竞拍什么??人还是账号卡或者装备??

其他人也很懵逼,顾夕夜戳了戳钟叶离:“什么时候的竞拍不让你去了?等等联盟什么时候来的竞拍……你说的不会是上次那个转会期的事吧?”

原来想买张新杰的不只是呼啸一家啊,孙哲平饶有兴趣地拿手机给张佳乐直播现场情况。

不过说起来呼啸是想把张新杰买去打比赛……钟老板你是想把人买回来……干嘛?

“买回来看都可以啊!说不定还能摸……”钟叶离的表情迷离地都要飘飘欲仙了,“那是张新杰哎!联盟第一奶!一想到我明明可以把他买回来并肩作战什么的……”

“咳,”楼冠宁打断她的幻想,“你想多了,克制一下!你就算是把他买回来我们战队也不需要上场两个奶的。再说呼啸2000多万都没能把他买下人家那是一颗红心向霸图……”

“他要是舍不得韩队把韩队一块买了呗,”钟叶离幻想了一下买韩队的事,打了个冷颤,“算了,虽然买得起但是我吃不消。”

经过钟叶离这一歪楼彻底没法回到最初讨论的事情上了,文客北冷静地思考了一下买叶修的可能性决定还是不要思考了。

张佳乐在手机那端笑得直踹凳子,收获张新杰横眉冷对五次和韩文清横眉冷对一次。

然后老实了的张佳乐偷偷摸摸摸出手机给孙哲平继续聊天,顺便卖力调戏孙总:“哎哎,已知资产就上千万的孙总你想买谁啊?”

孙哲平对着手机笑了笑,发了一行字过去就靠着座椅转过去看窗外茂盛的夏日树冠。

同样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有个愣头青不远万里而来,一头撞进了D市酒店劈头就问柜台客服:“那个叫孙哲平的在几号房间?”

张佳乐最初想的是要和孙哲平一起拿个冠军,时光荏苒岁月太过无情,张佳乐已经从最开始的梦想变成了要为百花拿一个冠军直到……拿一个冠军就好。

当年那个人说,要拿冠军,那就至少要拿个冠军。

孙哲平也是如此,最开始是想和张佳乐一并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然而现在他一次一次的复健只为了能再次站上比赛。

“我谁也不想买,只想把工资卡交给你。”

张佳乐默默看了两遍觉得自己应该是被调戏了,回了孙哲平一个“滚”字。

然后又补上一条:“你工资都打我卡上你哪来的工资卡!等着乐爷把工资卡给你好了!”

孙哲平还没来得及回什么前面那句话突然被撤回了。

很快他收到了一个红包,以及张佳乐新的回复。

“生日快乐!工资卡当生日礼物好了!!!”

——————————————————————


钟老板啊,你可以把联盟第一奶买回来摸奶啊……(喂喂)

上交工资卡不一定是给老婆的

真的

(有可能是给老公)

  611 32
评论(32)
热度(611)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