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47】

欺负小朋友真的好爽(扭动)

啊!大猫!

(怒搓伞哥的耳朵)

上一章:【46】

——————————————————————————————


叶修捂着这回真的散了架的腰感叹,哨兵真的都是被惯出来的得寸进尺的货。

嗯……虽然他也是个为惯得哨兵得寸进尺添砖加瓦的向导之一,不过就算是他脸皮再厚,面对被放出来又一脸无辜蓝色大眼睛又要往身上拱的白虎叶修也是实力尴尬。

虽然知道这个跟刚刚和自己在精神世界胡作非为的不是一个来着……但是……

“喂苏沐秋你管管他!”叶修被整个压陷在了被褥里面,只觉得又重又热又喘不上气,“我日……腰……我的腰!苏沐秋你把它给我弄回去!靠!不准舔那!我靠……啊!”

苏沐秋闻言立马转过身抓住白老虎的尾巴,很有要把精神体宰了的样子:“你丫的舔哪了?”

白老虎无辜地转过头看了主人一眼,然后低头那爪子摁住叶修舔了舔他的手。

哦……饿了啊。

苏沐秋拽了拽精神体的尾巴警告他:“脖子以下都是我的听到没有?脖子以上也是我的!腰以下那是禁区你敢舔我就敢把你剁了!”

叶修面无表情地陷在床里面,身上一个又厚又重还热得要死的皮草褥子,手被老虎抱着舔他也不肯多给人家一点精神食粮。

苏沐秋光着上半身和下半身在叶修房间里面翻找衣服,昨晚上他们两个玩太high了衣服直接就是用撕的,哨兵那个手劲撕了你就别指望能用了。说起来昨晚上叶修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思故意不提醒苏沐秋的,就等着第二天起来看热闹。

然而苏沐秋一点没觉得害羞,翻完叶修的衣服也就找了个啥给自己随手套脖子上后,光着身子跟着自己的精神体一块扑上去差点没把叶修压吐血:“没有合适的衣服啊!人家没衣服穿啊!”

真的,养猫不能惯,养猫科哨兵更不能惯……

叶修闭上眼睛冷静了五秒,抬手掀翻压在身上硕大的一只白虎,然后把苏沐秋扇下了床。

也不叫没衣服穿吧,叶修扒拉出两件他的宽松款的衣裤让苏沐秋将就套上,苏沐秋一边嫌弃颜色丑样式土一边穿得挺开心的,叶修看着他喜形于色连精神体的尾巴都摇起来了,伸手去勾他脖子:“把这个给我取了,你戴这个作用太小了,给新人用的脱下来别给我浪费东西。”

苏沐秋立马开始演:“我也是新人!我也要带一个!!”

叶修嫌弃地看着带在苏沐秋脖子上巨丑的项圈,难得开口哄他:“乖,换下来我给你个新的。”

咦??新的??

喜新厌旧的猫科哨兵果断取了,搂着叶修的胳膊一个劲的蹭,指望着叶修给他个什么样的新的。

等苏沐橙看到自家傻哥哥的时候十分的无语,这谁这么缺德给哨兵挂个……那啥圈啊!!

还是豹纹皮套铁扣的!还带蕾丝花边!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什么是吧??

还带跟铁链子!!!!这是要把猫科哨兵当狗溜吗??

偏偏苏沐秋还特别开心地亮给苏沐橙看:“好不好看?”

苏沐橙想抽这个傻哥哥,扑上去想替他弄下来:“谁给你带的!?难看死了你要不要这样?”

“哎?叶修选的嘛,”苏沐秋委委屈屈地弯腰任由苏沐橙捏着他脸使劲搓,“又不准我带禁锢圈还说我浪费!然后他说给我换个新的……”

苏沐橙闻言愣了愣,再次看了一眼苏沐秋脖子上的那个玩意,有点心塞的一挥手示意他哥自己玩去,反正他和叶修哥愿意这么丢人现眼……

自己也真的懒得管。

虽然看着就心好累哦,不知道是不是春天要来的原因,一个二个都腻的发慌。

苏沐秋不顾形象地黏着叶修,没几天就把他神秘高阶哨兵的描述毁得一干二净;张佳乐和孙哲平估计是重回了热恋期,已经有不下五个人看到他们两个在路边吻得热火朝天就差就地来一发了;连老韩都走路带风没事就去蓝雨那边抓鱼,几乎全联盟的人都要知道那是张新杰爱吃的了。

至于新回归的那只小哨兵……

黄少天正可怜巴巴地趴在方世镜的腿上跟他认错:“我不是故意让张佳乐把书抢走的……”

方世镜一边扫着文件一边摸了摸他的脑袋:“我懂,你就是打不过他。”

“哪有!”黄少天不服气,“我那时怕一不小心把他弄死了!再说我怎么知道张新杰会把书带走啊!他一个向导还抢我看的书到现在都没还回来!他好意思吗他!”

方世镜批阅文件的手顿了顿,语调有些古怪地问他:“张新杰拿走了?”

“对!”黄少天抱着方世镜的腿做忧郁状,“怎么办喻文州会不会借故欺负我啊!我把书整丢了!”

方世镜伸手在桌子上翻找了一会,拿出了一本几乎和《哨兵向导契合度磨合指南》看上去连标题都没啥两样的书塞给黄少天:“那你拿这个去还他吧。”

就当我日行一善好了,方世镜默默地看着欢天喜地抱着书撒腿就要跑去找喻文州的黄少天,心想反正书都是我的,反正黄少天估计你也分不清楚这本到底是哨兵写的还是向导写的。

但是喻文州分得清楚……

小猫崽得意洋洋地晃着书往你身上爬,喻文州伸手给小云豹由着他又啃又咬又舔,一边伸手搂过黄少天的腰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头:“跑到哪里去了?一晚上没回来。”

黄少天就长篇大论地概述了一下,自己是怎么英明神武地干掉张佳乐然后成功潜逃回来的全过程。越说越不安分地在喻文州怀里四处乱摁乱蹭,喻文州伸长了腿摁住小哨兵不安分的一双长腿,让他靠在自己怀里乖乖得躺好:“那给你的书看完了没有?”

黄少天理直气壮地撒谎:“看完了!”

喻文州圈好不老实的小哨兵,好笑地吻了吻他的额头:“你当着一个向导撒谎亏不亏心啊?”

黄少天脸红了红,转而又理直气壮地反驳喻文州:“你给未成年人看这个!你才亏不亏心啊!”

“为了你好有什么办法呢?”喻文州指尖在书脊上划过,意外地顿了顿,若有所思地问怀里想要挣扎出去的小哨兵,“你去过老师那了?”

黄少天心虚地往他怀里缩了缩:“人家好歹彻夜不归要给家长说一声嘛,免得镜镜等下想起关我禁闭你又救不了我。”

哦,喻文州恍然大悟,果然一早就找人求情去了,这两本书都在方世镜那里,没准黄少天弄丢了哨兵写的那本跑去求人包庇一下,然后方世镜顺水推舟就给了向导写的这本。

喻文州也不揭破他,看着吃饱喝足满意地爬上胸口和黄少天一起在他心口蹭来蹭去的小云豹,打开那本书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一起看?”

黄少天心虚地瞟了一眼书的内容,发现和之前看到的还真差不多心想镜镜果然是好人,放下一大半心又好奇又意外地跟着喻文州围观这本相当不正经的书。

太不正经了,就瞟了一眼黄少天就想撕书,这tmd真的是一个哨兵写的??

“共同开发感官,每一种感官以及每一个地方的感官……”

这句话暗示的意味太重了,尤其还是从喻文州嘴里一本正经地读出来,黄少天感受到了向导语调微妙的愉悦,有些坐立不安地磨蹭了一下他的脚踝:“喂喂……”

“怎么了?”喻文州顺手捏了捏小哨兵的腰反手就被拍了一下,“这么紧张干什么?”

黄少天怒视着喻文州:“把我的感官敏锐度降低!不然我跟你没完……唔……混蛋……”

满脸凶巴巴的小哨兵现在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有些不知所措地在向导的怀里扭着腰试图威胁他:“我警告你不准太过分啊!啊啊!混蛋!!我什么时候答应要和你共同开发感官了?呜呜……好痒你不准挠……哈哈哈混蛋……”

黄少天被欺负地嗷的一声就咬在喻文州的唇角上,他身上麻痒到了极致,坏心眼的向导还模拟着神经数据给他的感官下达了放松肌肉不允许反抗的指令,简直就跟被注射了肌肉松弛剂一样。黄少天没挨过一会就受不住了,委屈地咬着下嘴唇倔强地试图用眼神杀死喻文州。

“受不住可以求饶啊,”喻文州稍微削弱了一点敏感度,安抚性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背,“还仅仅只是一个地方的痒的触感哦,真的有这么难受?”

黄少天愤怒地咬着喻文州的肩背,含含糊糊地诅咒他:“我祝你下辈子是个哨兵!遇上你这么个向导你就知道了!呜呜……不要了痒哈哈哈……”

就算是下达了放松不允许反抗的指令,喻文州还是没能完全摁住一只要被他欺负地暴走的小哨兵。他有些为难地蹭了蹭黄少天的脚心:“完了,要是我哪天测试你这里的敏感程度你要拆房子啊。”

“或者我们换个试试?”喻文州安抚性的抚摸了一下黄少天的背部让他放松,“嗯,让我们看看这本书比较推荐的开发感官的方式?”

黄少天心里顿时涌上了一种更不好的想法。



【1】 

【48】



  527 31
评论(31)
热度(527)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