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腐的多喵

岁月长河,观之如瀑;绵绵尔期,攥刻于吾。


yys策划去死!!

 

强项令·抗药性(上)

哎……我发cp的首发,现在还卡在杭州

我为什么要发那么贵的顺丰

心好痛

————————————————————————————


方士谦的不要脸不要命主要体现在,他仗着自己是个罕见的治愈系向导和他随队军医的身份,厚颜无耻地提出多项看上去一本正经的非常不正经的训练议案。

林杰看着提案报告的时候都在想方士谦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你为了欺负王杰希已经丧心病狂了是吧??

介于方士谦是一个刚成年的小向导,林杰摁下已经涌到嗓子眼的破口大骂,他只是把方士谦抓过来问他:“你一天不欺负人家你浑身不舒服是不是?什么叫做专项抗药性试验?你明知道王杰希的精神体是一只挪威森林你还敢把木天蓼列上去?”

“就是因为知道是猫科的精神体,才把木天蓼列上去的啊,”方士谦无辜地耸了耸肩,摊开手表示自己非常好心,“这个闻一点都要抓狂,不从小练着抗药性怎么办啊?”

林杰被他气得又开始在桌子上翻检上次不知道扔哪的马鞭:“你是欠揍吧?啊?上次是不是没挨够?来我成全你!我的鞭子呢?”

方士谦老神在在地瞟了一眼窗外,心想早给你扔了,我有那么傻非要留着让你抽我吗?

其实找不到鞭子也能抽他,林杰拎起备用衣服的皮带,把方士谦抽了个鸡飞狗跳。

大意了,方士谦一边躲一边想,下次一定要把林杰屋里面所有能成条的东西先扔了!

虽然方士谦同志提出的提案目的是猥琐的动机是不纯的,但是指向性倒是真的又明确又科学还迫在眉睫。林杰抽完人揉着太阳穴忍着怒火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心想怎么给乖宝宝王杰希说这种事呢?

其实王杰希已经被方士谦的抽风和不要脸折腾得很淡定了,在林杰忐忑不安的眼神中结果提案面无表情地看了一遍,微微摇了摇头:“我没意见。”

哈?林杰捏着小挪威森林软乎乎的小爪子,手指力度适中地挠着猫崽的下巴,听着猫咪喉咙咕噜咕噜舒坦的声音简直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我说我对提案的可行度没有意见,”王杰希看了眼翻着肚皮在林杰手心蹭来蹭去一脸惬意的精神体,“但是我对执行人有意见。”

小哨兵微微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偷听的方士谦在门外垂头丧气地挠墙。

是的,加强抗药性训练没有问题,但是好像我们微草一点都不缺在哨兵的抗药性训练里面充当灭火和镇压的向导吧?

林杰了然,林杰微笑,林杰拍桌大笑。

方士谦你也有今天啊!

林杰大大嘚瑟得一点都没有一个战团之长的风范,抱着一只叫得嗲样子更嗲的奶猫从方士谦面前得意洋洋地飘过,还专门展示给他看小奶猫粉嫩嫩的肉垫捏起来有多爽。

方士谦冷漠地瞟了他一眼:“确实挺爽的,跟捏他主人的屁股一个感受。”

微草唯一的治愈系向导又迎来了被抽得鸡飞狗跳的一天。

林杰都在想会不会有一天他抽不到方士谦了他手痒难耐啊。

方士谦看上去漠不关心,然而内心咬着小手绢哭得嘤嘤嘤嘤的,心想总有你们哭着求我的那一天!契合度超过95%还想跑出我的掌心再找一个向导?找谁啊?林杰那个契合度还在及格线上零点零几的家伙吗?

确实,第一轮抗药性试验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方士谦就被急匆匆杀出来的林杰提着耳朵拖到了王杰希面前。林杰找了一圈没找到顺手的,抽了自己的皮带指着方士谦:“快点干预他的感官屏蔽,我盯着你干!”

王杰希在角落团成团,对一切靠近他的生物都具有攻击性。他的腿夹着难受地磨蹭着,木天蓼对猫崽的作用也极为显著,更何况方士谦之前还无意逼出了这只猫崽的第一次发情。

他的脖颈一片柔嫩的粉红色,下唇被咬的发红也挡不住勃发的欲望逼出的呻吟。

……方士谦油然而生一种我果然不是亲生的感叹,当着林杰的面摸了一把王杰希脑袋上支棱出的猫耳朵:“哎哎!你要是抽我你小心我直接把他的结合热逼出来啊!”

“我惯得你是不是?”林杰毫不犹豫地抽他,“你以为我不敢抽你吗?不就是契合度96%吗?你信不信我再去找塔要一个拟态型的向导???”

方士谦委委屈屈地抱住王杰希额头抵了上去,接着这个姿势狠狠亲了一口小哨兵红润的嘴唇,在林杰再次拎起皮带之前一股庞大的精神能量就宣泄了下来。

林杰提着裤子掂量了一下手里的皮带,觉得方士谦这回干得不错大概能放过他了吧?

在方士谦的安抚下王杰希的躁动没有那么明显了,方士谦只觉得小猫崽把他肩膀捏得生疼,心想肯定是流血了等会完事了我非得逮着你和你的精神体统统要把指甲剪了!

林杰隐隐察觉有点不对,迟疑地掰了掰王杰希的手被毫不留情地抬手就是一挠。方士谦一边捏着王杰希的后颈脖子试图让他放松下来,一边在劝说林杰的空档有意无意地偷吻一下王杰希的嘴角:“没事……他紧张……焦躁……嗯还有点害羞哎……”

林杰看了一下方士谦衣服上已经渗出的血点皱了皱眉,手并成刀状放在王杰希的后颈脖子上:“我把他打晕你再来安抚一下,这样太危险了。”

“哟,”方士谦毫不在意地拿自己的手挤开了林杰的手,大力揉捏着王杰希的脖子,“这回想起我时亲生的啦?我说林杰爸爸……我靠!”

方士谦被王杰希一把摁倒在了地上,小哨兵的尖牙准确无误地抵在了他的脖颈上,要不是方士谦本能的格挡了一下,估计这一口正巧能咬中他的大血管。

林杰也被这一下甩开了,惊叹了一下哨兵瞬间爆发的体力就快步走到药剂台旁边抽出一支镇定剂和针管就准备给王杰希注射。方士谦听到响动艰难地仰着头看向他:“别介啊亲爹,你让我好歹再抱一会啊,契合度这么高我安抚下他只是时间的问题,你这一针下去基本上所有的努力都报废了啊。”

林杰弹了弹针管不想理这个生死关头还不忘揩油的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王杰希咬你脖子的时候你就捏着人家屁股!

“亲爹亲爹!”方士谦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王杰希现在同体化后牙正经挺尖的,“他现在没有感官屏蔽!是兽化啊亲爹!你别打镇定剂!”

“我再不打你就要被咬死了!”林杰要不是现在手不空简直想解了皮带继续抽他,“你别这么见缝插针的性骚扰了行不行?你要不是这么不要脸人家也不会逮着你咬啊!”

“我疼啊……”方士谦侧过脖子一只手搂着王杰希的腰一只手时不时地还要大力捏一把人家的屁股,顺便摁一摁猫尾巴根那个敏感到不行的地方,“只准他不爽了摁着我咬……我靠……不准我捏一下吗?”

明显是被激怒的王杰希睁着猫眼一般是竖瞳的眼睛,颇为不耐烦地咬着方士谦的肩头甩了甩。方士谦在内心骂了一排脏话,这真的他妈的好疼啊!绝对是撕裂伤我擦等下还要缝针,这代价真的他妈的大了我靠靠你还要甩!

血腥味刺激到了哨兵,王杰希松口有点茫然的舔了舔嘴唇,立起来的耳朵蒲扇了一下显然有点不知所措。方士谦脖子上有两排尖锐的血洞,很明显被撕裂地要被咬下一块肉来的样子。潺潺流出的鲜血瞬间侵染了他大半上半身,也引得小哨兵有些焦躁地半坐在方士谦的腰上,试探性地埋下头来舔了舔伤口附近的血液。

方士谦被舌尖刺激地头皮发麻,确实也受不了王杰希再这么狠戾地给他来一口了。被放出去的治愈系特有的柔和清凉的精神波陡然转换成了守护系深重沉稳的精神波动。几乎是在瞬间用庞大的量逼得王杰希彻底找回了理智。

方士谦做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看着上来给他检查伤口然后上药缝合包扎的林杰和一旁几乎蒙了的王杰希:“我觉得……实验数据还要加一个,论木天蓼对猫科哨兵暴力和武力指数的短暂性提升,我觉得这个简直可以当兴奋剂用!”

王杰希眼睛里面隐隐有不安,带着愧疚看着方士谦脖子和被血染得一塌糊涂的上半身:“是不是……很疼?伤得重不重?需不需要叫军医来?”

林杰面无表情地摁了摁伤口揭穿方士谦:“别演了,看着吓人,血止住就是个皮肉伤!缝针都不需要!”

方士谦不满地从地上爬起来:“那我也是伤病员啊……这个算工伤吧?有没有补助啊?”

他一双眼睛热切地看着王杰希,目的简直坦诚地一目了然。

王杰希动了动嘴,似乎想说什么,他的感情波动在一瞬间被在场的两个向导都捕捉到了。方士谦眉间一喜可惜还没等他开口,林杰就一口堵了回去:“下次方士谦来的时候做好全套的防护安全措施就好,我专门去给你搞个护脖!我保证杰希再兽化都咬不动的!”

【1】 

强项令·抗药性(中)

(方4000你这个变态)

(活该)

  588 58
评论(58)
热度(588)

© 天腐的多喵 | Powered by LOFTER